目前分類:愛的覺醒 (3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人為什麼無法轉化?他只能在這裡改一點,那裡改一點,還竟然想擁有一個良善的社會。他不但想為自己、為自己的關係(不論親疏)帶來秩序,同時還想擁有一個和平的世界;他想獨自與花為伍,擁有某種程度的美善。如果你觀察一下從古至今的歷史,你會發現這一直是人類最深的渴望。然而人類越是文明化,製造的失序和戰爭就越多。地球從未有一個時期是沒有戰爭的,人殺人,宗教摧毀宗教,某團體掌控了另一個團體,而某個組織又壓搾了其他的組織。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我佔有你、擁有你,這就是愛嗎?我佔有你,就像我佔有汽車、大衣、布匹一樣。因為在佔有中,我覺得非常富有,所以我依賴這種感覺,它對我的內心非常重要。這種佔有、擁有和依賴,就是我們平常所謂的愛。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學生看他的眼神充滿著優越的自在,好像他們不屬於任何家庭、組織、任何政治或宗教團體。他們說過他們既非資本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他們根本不關心政治活動。他們的微笑帶著寬容,還有幾分尷尬。新舊兩代之間顯然有一條鴻溝,而他們並不想彌補這隔閡。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有冥想能徹底轉化人類的瘋狂。人類深陷於主義及意識形態,因此無法解決彼此的衝突。國家主義、宗教意識形態與冥頑不化的虛榮正在摧毀人類,世界各地都遭到破壞。人類雖曾嘗試容忍、懷柔、溝通和保留顏面的策略,但仍受到自己的局限。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一名聰慧、有洞察力而又熱切的年輕人,大概35歲,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他毫不在意國家主義、種族動亂或宗教信仰的分歧。他想探討的是心中的一個困擾,但是又不想表達得太粗俗。他說他已經結婚,而且有一個小孩。那孩子很可愛,他希望她長大後,世界能變得截然不同。他說他的困擾其實是性,但不是夫妻之間需要調整,也不是有了別的女人。他說性所以會成為困擾,是因為他的內心只塞滿了這一件事。他的工作本來做得挺好,但現在他只熱衷於性幻想。他愈來愈渴望更多性愛中的歡愉、美與溫柔。他並不想和一般人那樣,要不是性冷淡,就是把性變成生活中唯一的主題。他很愛他的妻子,但是他覺得自己已經開始把她當做尋歡的工具。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性慾愈來愈盛,現在已經是沉重的負擔了。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是行動?」他問道,「愛又是什麼?這兩者有沒有關聯,還是,它們是截然不同的?」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是一名年輕人,對人性有些研究,他的認識主要來自觀察和與人談話,而不是死讀書。他到過許多地方旅遊,結識很多人,人類和自己的關係是他最感興趣的一件事。他目睹過世界各地的學潮—一種自發的反體制暴動。在南方和北方,他都認識一些學運領袖。他很關心如何揭露潛意識和顯意識的自我。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很希望自己能突然出現在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智力極高、快樂而又有愛的世界。我很想既不費力,也不需請教專家便能到達彼岸。我曾經在世界各地遊蕩,觀察過人類在不同的領域所付出的努力。除了宗教之外,其他的都不吸引我。我只想使出渾身解數渡到彼岸,進入那完全不同的次元,以前所未有的明澈的雙眼來看所有的事物。我很強烈地覺得我們必須從這低俗的人生中走出。真的必須如此!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並不是在護衛自己,他只是在陳述他看到的事實。然而,這一群聰明的學生也看到了這一點,他們毫不屈服地微笑著。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思想永遠無法穿透人際關係的問題。思想是膚淺而陳舊的,它是過去的結果。過去的思想無法深入嶄新的問題,它可以加以解釋,或組織一下,傳達一番,然而它畢竟不是那嶄新的東西。思想是語言、象徵、意象。沒有象徵的話,哪來的思想?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所謂的宗教人士都有一個共同點,在大部分前來聽你演講的人身上,我也看到了同樣的東西。他們都在追尋所謂的涅、解脫、悟道、自我實現、永恆或上帝。各種不同的教派都替這個目標下了定義,並且擺在他們信徒的面前。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知道我們必須停止恐懼、痛苦、憤怒與人類所有的煩惱,我也知道人必須有良好的行為基礎—統稱為正道,其中沒有任何仇恨、羨妒或暴力。我認清了自由的必要,這裡指的是純然的自由,而非擺脫某件事的自由。人絕不能永遠都關在需求和慾望的牢籠中。這些我都看得很清楚,而且我會試著—也許你不太喜歡「試著」這個字眼—活在這份了悟中。我深入於自己已經到了某種程度,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事或任何宗教可以再牽絆我。現在我想問一個問題:假設某個人的內在與外在都解脫了不幸與困惑,那麼在牢牆之外的又是什麼?我指的「牢牆」是恐懼、痛苦和思想不斷製造的壓力。當心智安靜下來,而不執著於任何活動時,它看到的又是什麼?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有一個主要的習性,我也有其他的習性,但是沒有這麼嚴重。從有記憶以來,我就在和這個習性奮戰。它一定是自小形成的。以前沒人在意到想要更正它,於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它愈來愈根深蒂固。有的時候它會消失,不久又會重現。我似乎無法把它去除,但我又想徹底控制它。為了克服它,我已經快要發瘋了。我到底該怎麼辦?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發現我對人非常的執著和倚賴。在我的人際關係中,這份執著會發展成明顯的要求,它會帶來一種掌控的感覺。身處倚賴中,你會看到自己的不舒服和痛苦,於是就想要抽離。然後我又覺得非常寂寞,而且無法面對這份寂寞,於是我就透過酗酒和其他的方式來逃避。可是,雖然如此,我並不因此而想要膚淺和隨便的關係。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到你這裡來,是想弄清楚為什麼我和妻子或其他的事物,甚至和自己都是分開的。無論你走到哪裡,都會發現這個界分,不只在自己身上,每一個人都是如此。人們講了一大堆有關眾生一體和兄弟愛的事,但是我懷疑我們真的能解脫這份界分感嗎?我可以在智性上假裝沒有界分,我可以對我自己解釋這些界分的起因—不只存在於人跟人之間,而且也存在於理論、神學和政府之間。但是我很清楚我的心中存在著無法解決的分別心。這個鴻溝隔開了我和其他人,我永遠覺得我站在河的這邊,而其他人站在河的對岸。我們之間存在的是那深幽的河水。這就是我的問題。為什麼這個鴻溝會存在?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無論外在或內在都有許多事情令我矛盾。外在的衝突我可以解決,我現在想知道如何解決內心那些永無止境的衝突。我想解脫這所有的爭鬥,我到底該怎麼辦?有時候我認為衝突是無法避免的,我在生存競爭中看到大欺小,智力高的控制智力低的,某種信仰壓抑另一種信仰,某一個國家統御另一個國家,如此循環不已。我看到這個現象,並且接受了它,但又好像不怎麼對勁:其中好像沒有任何愛的品質。我覺得如果我能停止內心的爭戰,也許能產生一些愛。但是我對整件事是那麼不確定與困惑。所有偉大的老師都強調我們必須奮鬥,要想找到真理或上帝,必須透過訓練、控制和犧牲:不論哪一種形式的宗教,這個奮戰都被神聖化了。然而你現在卻說,衝突是混亂的根由,我如何能知道衝突的真相是什麼?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問:我脫離了寫作的生涯,因為我想過靈修的生活。雖然我有足夠的才華,我還是放棄了所有的名利和慾望。我到你這裡來,希望能領悟絕對真理。三五年來,我不斷地到這棵大榕樹下聽你演講,現在我突然發現自己變得那麼遲鈍、疲憊、寂寞與淒慘。早上我起來發現自己什麼也沒領悟,幾年以前當我還有強烈的宗教熱情時,情況比現在好得多,現在什麼熱情也沒了。為了尋找上帝,世間的一切我都犧牲了。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乾癟的橘子,該怪罪的到底是什麼?是不是你、你的教誨、你的環境,還是我根本沒有能力找到那個能看到天空的縫隙?或者這整個的追尋,從頭到尾都只是海市蜃樓。也許我根本不該考慮宗教,而繼續過我從前那種現實的生活?到底出了什麼錯,我現在該怎麼辦?我是不是應該離開這一切?如果離開了,我應該到哪裡去?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天清晨的大海看起來像湖又像大河,上面沒有一絲的波紋。它平靜得讓你可以在上面看到晨星的倒影。朝陽尚未升起,因此你可以從水面看到星星、遠處鎮裡的燈火,以及懸崖。接著太陽從水面升起了,懸掛在無雲的晴空,照射出一條黃金大道。看到加州的陽光照耀在大地、每一張葉片和每一根草上,令人覺得不可思議。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後的山丘非常壯觀。夏天的烈日把它們曬得焦黃,但不久所有的綠色植物都會出現。雨下得很大,山丘美得無法形容。天空仍然佈滿烏雲,空氣中充滿著漆樹、鼠尾草和尤加利樹的味道。處在其中真是好極了,你整個人被一股奇特的靜謐佔據住了。不像你下面的海,那些山丘是完全寂靜的。看看四周,你會發現你把所有的東西都留在那棟木屋了—你的衣服、你的思想,以及你那奇特的生活方式。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思想製造的空間裡是沒有愛的。這個空間阻隔了人與人,其中充滿了變成的活動、生活的爭戰、痛苦和恐懼。冥想就是這個空間的了結,以及自我的止息。然後關係才有截然不同的意義,因為那個新的空間不是由思想製造的,你不存在,相對的東西也就不存在了。如此一來冥想不再是追尋某種幻影(不論傳統如何將它神聖化),它將是思想無法進入的無限的空間。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