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十四:女秘書

 

這位女子在1975年初,開始在腿部下端感到刺痛與麻木時,已經練習超覺靜坐有兩年了。那時她是二十八歲。不久,因為一條腿變得僵硬,而使她行走不便。她請教了數名醫師,包括神經科大夫。當醫生建議她接受脊髓X光攝影術檢查時(在脊椎註入顯影劑後照X 光片)她拒絕了。她自己發現,在長時間的靜坐後,癥狀會惡化,於是她決定轉而尋求關於靜坐對她的影響這方面的建議。

 

看樣子,她是處於生理拙火循環的早期階段。而緊張和擔憂可能的身體疾病,更加深了她的困擾。我解除她的疑慮,告訴她這些癥狀是正常過程的一部分,是她過度地靜坐,而使得神經系統進展得太快所致。由於不再疑慮,並暫時中止靜坐,她不久便複元了。後來她又再度靜坐--適度地。她的生理拙火循環仍持續進行,卻不再產生不當的副作用。

 

案例十五:家庭主婦

 

這位婦人現在年近四十,在七十年代中期開始靜坐。她很快就有了刺痛感覺,左腳和腿偶爾會感到麻木。當她的婆婆住進她與丈夫的家後,這些癥狀更為加劇。她一腿變得僵硬,而發展為足垂癥。她去看醫生,並照了脊髓顯影X光片。接著癥狀更重了 ,大夫開可體松給她。她的神經科大夫甚至告訴她,也許她的腿永遠不會完全複元了 。這使她十分沮喪,變得幾乎什麽事都不能做。就在這時候,她來找我。

 

這位婦人有異常敏感的神經系統,她顯然是處於生理拙火循環的早期階段。她對病情的憂慮以及可體松的施用,導致了背部與腿部的疼痛與僵硬。而一旦正確地指出她的癥狀乃由覺醒的拙火所引起,她的康複指日可期。今天,在又經歷了十許多類似的案例後,我會說,這種情形有時仍可能會在功能上,留下一些殘存的輕微損傷。

 

案例十六:家庭主婦

 

在1972年,這位當時五十五、六歲的婦人,開始經驗一連串劇烈而擾人的過程。她突然覺得有什麽東西降到她頭上。英德拉•戴維也曾用幾乎一模一樣的字眼描述過這種經驗。這經驗發生在她第一次靜坐時,接著便是自發的拙火覺醒。而這位婦人的情形,是在感覺到這些經驗後,便昏厥了一段時間。這種模式又重複發生了幾次。值得註意的是,她在恢複知覺後,從未感到經常伴隨突發性毛病的虛弱感。醫生也未能給她任何幫助。

 

後來有一次,她聽見頭中有一個聲音說:「妳準備好了嗎?」然後她聽見內在的音樂。而有一天,她起初沒什麽異狀,但近黃昏時,她的左腳大拇趾根開始作痛。不久,疼痛便上達足脛,她可以感到膝關節中的活動。這痛楚時斷時續,但卻使人無力行動。她躺了幾天, 並在床上自發地做了許多瑜伽姿勢。

 

幾天後,她覺得身上從腳趾到背部,一段一段地被「作用」著。這過程伴隨著鼻子兩側的疼痛,並有能量的波及疼痛感移上頸部,再由臉部下來。她感到頭部四周有強烈的鉗子般的壓力。在這些能量流動時,她有時會被迫用一種嘆息的方式呼吸。偶爾她的頭和頸會急促地扭動,能量一度還下移到頭部,使她的頭皮發冷,臉部發熱。

 

在大約三年之內,她慢慢相信自己是被上帝挑選而重生成為一種進化的人類。因此她走向容格曾警告過的傾向:聲稱這種非關個人的力量,是由自我所創造,結果便掉進了自我膨脹及不實優越感的陷阱。她期望別人了解她所說的一切,並且毫不質疑地接受,而對那些不同意她所作的詮釋的人,變得不信任。這位女子從未隸屬於任何正規的靜坐方法,對我所能提供的幫助也不感興趣。

 

案例十七:男心理治療師

 

我的這位同事現年四十出頭,已經規律地靜坐了三年,並在他1975年經歷拙火覺醒時,擔任我們以磁場仿真裝置所做之研究的受試者。值得註意的事,他有天生的脊椎缺陷,並為此動了一次手術,這導致他從十余歲起,便有慢性下背疼痛的毛病。

 

1975年十二月,這位心理治療師參加了已故的穆克達難陀尊者在加州奧克蘭學校的一次周末課程。一被尊者碰觸,他便進入深沈的冥想,在十分鐘內,他的嘴自動地張大,並伸出舌頭。幾分鐘後,他體驗到一種喜悅的平靜,並見到許多內在異象,在這些異象中,穆克達難陀尊者現身,幫助他體驗與「上師」的融合。幾分鐘後,他「看見」自己腹部、胸部及喉嚨的內部,為金色的能量所照亮。然後他的下背部開始劇烈作痛。但在靜坐快結束時,背痛消失了,以後也沒有再犯過。

 

然後,在1967年一月中旬,他開始發疹,而疹子形成了一條曲線。曲線由下背部開始,橫過脊椎兩次,後轉而向上斜至左肩。他想知道這是否有某種象征意義,就像是許多基督教神話人物的聖痕那樣。大約在此時,他也註意到,以前在受過幾過月的磁性裝置剌激後,在靜坐時會聽到的高頻聲音及爬搔聲又出現。

 

一月他又參加了第二次的周末密集課程,並再度被穆克達難陀尊者碰觸。他立刻感到難受的刺痛及冷與熱的感覺,傳播到上背及頸部。然後他感到內在的平和與喜悅。稍後他的頭開始旋轉,並覺得手掌上有震動。接著他的膝蓋開始發燙,並覺得有嗡嗡聲爬上脊椎,最後在頭部感到光與能量。整個過程中,他的呼吸並不規則--有時快而淺,有時慢而深。他體內的每一部分似乎都被拆散了。他覺得自己像是在分娩。

 

次靜坐快終了時,他感到內在極為平和,並深刻地認識了最內在的自性,接著是完全的自由與「回家」的感覺。第二天,他覺得難以回到自己平時的狀態。他覺得全身不協調,並無法專註,有好幾天都覺得筋疲力盡。

 

然而,他的靜坐仍持續加深。後來有幾天,他覺得左腳及左大拇趾十分疼痛,並且擴及腿部下端。他的後腦左半邊也感到疼痛,左眼也被波及,有時會自動閉上。幾天後,這種斷斷續續的疼痛消失,而藥石對之罔效的腿痛,也大約在同時停止。

 

在日常生活中,家人與朋友覺得他變得較為放松。一位時常遇見他的心理治療師證實,我這位朋友自此次拙火覺醒以來,便感到較為放松而完整。他那種「回家」的感覺,並演進為一種與世界合一之感。

 

隨後,他靜坐時額頭開始發癢,臉頰偶爾也會,顯示此生理拙火循環,有了進一步的進展。

 

1976年底,他來到穆克達難陀尊者在印度甘那濕婆里的隱居所。他每天靜坐三次,共計四小時。並花兩到三小時詠唱。在他靜坐時,大都會感到使人心醉神馳的愛與喜悅,並且常常「融入意識的藍光中」。這密集的心靈訓練,刺激了第一和第二脈輪區域的拙火能量,因此他感到有強大的能量湧動,而使他的泌尿—生殖系統產生高潮般的抽搐。他感到精液向上流過身體的中央信道(傳統上稱為中脈)。

 

他後來明白,這次的經驗是與「第一結的穿透」有關。他自發地過了一段時間的完全獨身生活,並看到自己兩腳的小趾趾甲,在一夜之間脫落。

 

從印度回國後,他花了幾年來將其心靈經驗與日常生活實際事務整合,並獲致了難得的協調與平衡。其它的靜坐經驗相繼而來,顯示他正在「穿透第二結」。在返回甘那濕婆里修行所後的一次晚間靜坐中,他的拙火能量密集地集中在兩眉之間的微妙中心。穆克達難陀尊者自發地走向他,並立刻開始以手指在他第六個中心及頭頂中心工作。拙火能流開始以V字形流向他頭頂中心。自此,他報告說,拙火能量便很少離開他的頭頂中心。

 

討論

 

生理-拙火綜結有許多主觀及客觀的特征。以上概略描述的典型生理拙火過程很少實際發生,而常常只是顯現出其中幾個作用。

 

如果我們接受這個觀點,認為這些作用是拙火清除整個系統中的阻塞之平衡行動的結果,那麽癥狀模式上的個別差異,便是由於阻塞部位的不同所致,而這又可能是緣於基因組合的差異,以及每個人不同過去經驗的影響。另外,生理拙火循環進行的不同時程—持續數月到數年—可能是受到此人練習靜坐的密集度,及所需平衡總量之影響的結果。

 

如前所述,此種循環常常並不完成全程。生理拙火循環的阻滯,常會發生在沈迷於自己的一些特殊心靈能力的人身上。再者,這些象征與癥狀,並不是持續不斷,而是間歇出現的,多半是發生在靜坐、安靜的時刻,或是睡眠中。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