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徵兆(客觀的指徵)與癥狀(主觀的描述)區分開來,並將之分別歸入四個基本類型,對了解拙火綜結是有幫助的。這四個基本類型是:運動性、感官性、詮釋性,以及非生理性現象。

 

1運動性—任何可被獨立觀察而測量出來的現象。

2感官性—像是光、聲音,及感受這類的內在感覺,通常可歸入此類。

3詮釋性—任何詮釋經驗的心理過程。

4非生理性—某些必定牽涉到生理學不足以解釋之因素的現象(假定它們是真實的)。

 

這種四重分類是為了方便而設計的,事實上,生理拙火作用—像是自發身體動作、刺痛、內光等—常常只是單一完整經驗中,幾個不同的層面。另一個問題是,有些現象同時分屬兩個或三個類別。

 

例如,客觀的熱力顯現同時屬於運動及感官類;而「單視」既屬感官,又屬詮釋性現象。在這種情況下,我會將該種經驗列在每一個可行的類別下,以利參照,但只討論一次。

 

自動性現象

 

自發性的身體動作與姿勢:這種在瑜伽語匯中叫作「凈行」(kriyas)的動作是自發的,雖然有時可以以意誌來制止。它們可以作用於身體的任何一部分,包括眼睛。動作可能是平緩彎曲,也可能是痙攣抽搐,或者是震動。其範圍小至肌肉抽動、長時間的顫抖,乃至自動采取一些平時難以,甚至不可能做到的瑜伽姿勢(體位法、身印等等)。一個人可能在先前對這些瑜伽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做出這些動作,這也許可為這些瑜伽姿勢最初是如何被發現的問題提供線索。這種自發動作也包括自發性的喊叫、發笑、尖叫,或發哨音等。

 

不尋常的呼吸模式:根據瑜伽理論,生命力(prana ,真氣)充盈全身(以及外在世界)。真氣與呼吸關系密切,而呼吸也就是生命力得以進入體內、流行其間,而後離開身體的機制。瑜伽行者,特別是哈達瑜伽行者,冀求能控制呼吸及生命力的流動,以調和身體能量,增加活力。一般認為,這是為了使身體能夠承受心靈歷程的沖擊,尤其是拙火的覺醒。前面我們已看到這種覺醒可能會帶來各種令人難受的凈化性副作用。

 

這種對生命力的瑜伽操控法,技術上稱為pranayama ,這個字是由prana (字面意義為「生命」)及ayama (伸展、延長)二字組成。這個詞通常被譯為「呼吸控制法」。如果我們能記著呼吸承載著生命力,這個譯名倒也堪用。有些瑜伽行者每天要花上數小時來練習各種呼吸控制技法,這些技法一般都包含長時間的閉氣。

 

不尋常的呼吸模式是發生在生理拙火循環中的自發動作之一,像是快速呼吸、淺呼吸、深呼吸、長時間閉氣等。和其它瑜伽凈行一樣,這樣自發地改變一個人慣常的呼吸模式,可能會導致相當的焦慮。不過,根據道行高的瑜伽行者的說法,這種情況多少算是拙火歷程常見的特征。然而,這些大師也告誡人們,不要用呼吸控制作為加速拙火躍升的手段。

 

癱瘓:在深度的冥想中,有時身體會暫時被鎖定在某種姿勢。我在第六章曾討論過的兩位年經女子部分癱瘓的案例,不可視為一般的現象。她們功能的喪失是漸進的,而後持續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並且妨礙到正常的運作。當我得以藉由解釋、情緒上的支持及鼓勵,減輕她們對拙火歷程的恐懼後,兩人的癥狀都消返了。可能她們的癱瘓只是一種從屬性(secondary)的癥狀,而非出於生理—拙火循環的原始作用—藉由拙火能量的沖擊,而將組織潛在的弱點轉化為外顯的癥狀。

 

感官性現象

 

刺痛感:皮膚或身體內部可能會感到刺痛、發癢、搔癢或震動。適切的描述應該是一種深沈而恍惚的癢感,和類似性高潮的感覺。這種感覺通常始於腳和腿,或是骨盤,然後上行至背部、頸部、頭頂,然後再下行至額頭、臉部、喉嚨,而止於腹部。這些感覺很少完全遵照這個順序行進,但我們稱這種行進順序為典型的生理拙火循環途徑。

 

冷熱感:拙火循環典型地會在全身或局部產生冷熱感。像痛癢感一樣,冷熱感偶爾也可能在體內遊移,但並不總是循著可辨識的模式。這種冷與熱的感覺,可能會客觀地顯現出來,並且,如前所見,可能會有超乎尋常的現象。

 

內在的光與幻象:生理拙火歷程中,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光」的經驗發生。某些傳統,甚至曾概述這種光現象的整個序列。例如穆克達難陀尊者,便曾區分出如身體大小的紅光、黑白光塊,以及他在其中看到宇宙母型的扁豆大小的「藍珍珠」等幻象。有時也有人「看到」此種或類似的光,照亮身體的特殊部位,像是脊柱或是顱骨內部。

 

具有各種複雜形式的光也可能發生,雖然較為少見。

 

我已經說過,光的經驗在神秘世界及心靈傳統中的重要性了。在我有機會研究的生理拙火案例中,大部分都有光的幻象產生。名著《宇宙意識》(Cosmic consciousness)的作者—心理師理查德•巴克認為,光的幻象是一個經驗是否屬於宇宙性的最重要基準。從主觀的癥狀到客觀的征兆,他想象出光經驗的整個屬面。最微妙的經驗之中,據他說,照明(illumination) 純粹只是一種掌握某件東西的新方式,就像是「啊哈!」(aha!)經驗那樣;然後是一個或數個內光的幻象;再下來是有視暗室如白晝的能力,伴隨內光的經驗;更加客觀,或外在化的經驗是,悟道者周身有靈氣或光圈,能為他人所見。

 

內在聲音:內在感知的聲音,包括各式各樣特殊的聲音,像是哨聲、嘶聲、鳥叫聲、隆隆聲,以及笛聲般的聲響。我有機會研究過的案例中,大半都有聲音方面的經驗。這些聲音經驗似乎是隨他們所習的靜坐方式而改變。瑜伽文獻,尤其是哈達瑜伽的梵文典籍中,關於這現象的記載很多,有些甚至將這種聲音作正式的排列,由粗糙到微妙,而終於那種叫「天樂」(nada)的「超凡」聲音。這種聲音又稱為神聖的音節— 「唵!(om)。

 

疼痛:「拙火事件的一些作用,對身受者就像是撞墻般的明顯,疼痛是其中之一」。「患者」常會報告頭部、眼睛、脊椎,以及身體其它部位出現疼痛感。這些感覺可能會沒有明顯原因地突然發生,一段時間後(可能是幾分鐘、幾小時到幾天)使同樣突兀而神秘地消失。

 

第六章描述了一位女心理學家的經驗,這位女子發現她的頭痛是因為她嘗試控制拙火歷程所致。這個例子暗示拙火循環中的疼痛,可能是由對這歷程有意或無意的抗拒所引起的。而那位女演員的案例,則暗示當拙火能流遭遇體內的阻塞時,疼痛便會發生。這種說法是可以解釋的,例如,與拙火覺醒相關之夾鉗般的頭痛。在1978年,「新時代」雜誌三月號的一篇訪談中,班托夫曾就此點發表意見,以班托夫的思路為基礎,馬克利夫曾就這個主題完成了一篇論文,題目是「拙火、頭痛及生物回饋」(Kundalini,Headaches and Bio of feedback)。也許這樣說沒錯:四千萬苦於周期性的緊張性頭痛的美國人中,有好些是正在經歷不完全的拙火覺醒令人不快之副作用的人。馬克利夫作了如下的觀察:

 

「在一個對拙火覺醒過程亳無了解,只是從經驗中得知發生何事,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國家中,緊張性頭痛可能是未被辨識出的拙火覺醒癥狀。而偏頭痛可能是拙火活動的前驅,或相關的毛病。串發性頭痛—一種通常侵擾男性的特別劇烈的頭痛,可能與拙火的循環性有關。這些頭痛喜好發生於春秋兩季,雖然有許多理論提出,無人確知它們為何如此。這種疼痛可能大約持續半小時到兩小時,然後消失一陣子,每天再發好幾次,疼痛嚴重到會令患者痛苦地在地上翻滾。他們可能會連續數周或數月如此成串發作,然後便完全消失,直到下一個發作季節…有人懷疑有某種具生物周期性的化學物質牽涉其中。拙火的研究也許能夠幫助解答這個謎。」

 

詮釋性現象

 

不尋常或極端的情緒:在生理拙火循環時,狂喜、至樂、平和、愛、喜悅,及宇宙和諧感幾乎與強烈的恐懼、焦慮、混亂、沮喪,甚至仇恨等情緒,同樣容易出現。一般而言,特別是在這種歷程的早期階段中,任何普通的情緒都會較往常加劇許多。而較晚期的階段,則傾向以喜樂、寧靜、愛與滿足等感覺為主。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