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過程的扭曲:思想可能會加速、減慢,或者完全被抑止,並可能會有不平衡、奇特或是非理性的想法。可能人會感到瀕臨瘋狂, 進入完全恍惚的狀態,或是變得沖動,感到被孤立而一片混亂。我所研究過的案例,大多曾在拙火過程中的某個階段經驗過這種轉變。華許關於靜坐與思考的個人自白與此有所關連。回想那次為期十天,期間每天要花十八個小時練習「專註」(佛教的內觀靜坐)的避靜,他寫道:

 

「身處這種心靈所創造出來的奇想中,其微妙、繁複、無限的幅度與數目,以及它迷人的力量,似乎是無法理解,無法與現實區隔開,更加無法對沒有親身體驗的人描述的…這些內在對話與奇想之力量,及無所不在的滲透力,使我訝異於我們何以能在平日清醒的生活中對之亳無所覺。」

 

華許更進一步描述他如何遭遇強烈的焦慮感,以及一旦這無法控制的焦慮消返,他又如何無理地被這個沒來由的恐懼消失了的事實大大煩擾。這種拙火歷程,如同深沈的靜坐,攪動潛意識的淤泥,並逼人面對他最不想去視察的心靈素材。除了令人不快外,這種歷程也有使人變得更不穩定的危險性。

 

抽離(detachment):正在經歷生理拙火歷程的個人,可能會覺得自己像是在從一段距離外觀察自己的思想、情感以及感覺。這種旁觀的意識狀態,不同於僅僅是超然或是焦慮的撤出,因為這個旁觀者自性是以與被觀察者對立的立場經驗自身。蘇菲派的一種說法——「分離之火」,以及帕坦亞里瑜伽中「先知」的概念,都暗示了這種狀態。這種狀態通常並不會幹擾個人的正常機能。

 

解離(dissociation):抽離的狀態,或是旁觀的意識,乃是藉自性從認同或對相關心理過程的積極涉入中撤出所致。當有深度的心理抗拒、恐懼、迷亂,或是社會及其它環境的壓力存在時,這種抽離的位置便會失衡。如此,這種抽離的位置便會伴隨或導致歇斯底里,或是近似精神分裂的狀態。再者,此人可能變得自我中心地認同於這種生理拙火歷程,而導致,例如,認為自己是為某種使命而被神明挑選的妄想。這種失衡通常可以因著時間過去,或是得到支持性的環境而被克服。

 

單視(single seeing):這種現象的那種清晰可辨的狀態,借著那些經驗過的人所使用的生動而大同小異的描述,可以輕易地被辨識出來。例如,穆克達難陀尊者便曾在他值得註意的自傳中,以下面的文字提及這種現象:

 

「我的眼睛逐漸向上滾動,而集中到頂輪的空間(akasha)…現在它們不再分別地看,而是如同一體地看。」

 

1976年二月,一次講課時,他描述一種狀態,其間他的眼睛似乎同樣程度地內轉和外轉,同時「看見」內在與外在的景物。

 

第六章中我曾述及一位女藝術家的案例,她報告說,她的「眼睛似乎會個別運動,感覺瞳孔像是兩個洞般鉆進頭部,而在中央會合。」

 

一位現代神秘學家——冠爾托斯,也曾寫下她自己的經驗:

 

「我的視力轉變了,集中到一個極小極小的點上,這個小點不停地移動,與舊日慣常的路徑全然不同,像是從一個新的源頭流出般… 它就像是某種內在的眼睛,某種古老的覺知中心,一直都在那兒,只是被恢複罷了。這種內在視覺似乎是以一種與肉眼視力無關的方式聚焦於無極,卻又對視力有深刻的影響。」

 

容格在他1932年的拙火研討班中所作的觀察,進一步闡述了 「單視」這種不尋常的現象。當被問到有這個經驗的人是不是失去了一眼的渥頓時,容格說是,並說歐西瑞斯也曾有過這個經驗。然後他繼續說:

 

「渥頓必須犧牲一眼給彌米爾之泉——智慧之泉,也就是潛意識(the unconscious);你知道,一眼將留在此深處,或是轉向它。因而,當波釆用他自己的話「被誘進自然的中心」時,他寫下那本關於「翻轉的眼睛」的書。他一眼轉向內,不斷看入另一個世界,最後他失去一只眼睛;在這個世界,他不再有兩只眼睛。」

 

也許我們必須將這層意思,至少是其中一部分,歸給「路加福音十一章三十四節」那段我們熟知的聖經話語:「身體的光是眼睛;因此,當你的眼睛為單一時,你的全身也就充滿了光。」這段經文是根據詹姆士王版的譯文。在較近代的聖經版本中,這個字「單一」被改成了 「完好」(sound),這是對這個本質上屬於秘教的經驗之秘教的再詮釋。

 

我們也會想到希臘神話中賽克洛普的獨眼。英國古典學者巴特渥斯曾有以下獨具慧眼的述論:

 

「我知道除了某種瑜伽體系中的眉間輪外,賽克洛普額頭上的那只眼睛,便再沒有可能的解釋了。容我提出,在《奧狄賽》一書中,奧狄修斯將這「第三眼」挖出,乃顯示了他反對人類擁有任何這類的視能。」

 

這種「第三眼」,在圖像上通常是描繪成位於額頭的中央。但是據達愛,阿難塔曾明確指出,它真正的位置應該是腦核本身。

 

有趣的是,艾麗斯•格林曾報告說,某些參加她生物回饋實驗的受試者,曾在深深放松時,感到單眼的內在幻象。也許在此我們可以看到第三眼的一種象征式的表現。

 

單視有很多層面,但在此書中,我們只將它理解為視覺功能實際上的改變。

 

大身(Great Body)經驗:偶爾拙火歷程會伴隨著覺得比肉體大上許多的感覺。或許這種現象是被描述成「感到有十呎高」的喜悅狀態之加強版。這時肌肉運動,知覺似乎伸展到平常經驗的疆界之外。人會感到身體像是被充氣一般。

 

非生理性現象

 

出體經驗:出體經驗(OBE)是以一種沒有形體的意識體,或以一種超肉體複本的形式(「以太的複本」或「星光體」等)主觀感到離開肉體的現象。這種現象引起醫學界的註意,是因為有相當數目的病人報告說,在麻醉或其它無意識狀態時有過這種經驗。醫學上一般將出體經驗視為幻覺或妄想。

 

然而,超心理學家不斷嘗試建立這種經驗的客觀性。有些證據顯示,出體經驗可以至少是部分客觀的。這對當前西方對於腦與意識的關系提出質疑。如同在單視現象中,用來描述出體經驗的語言是如此大同小異,我們可以料想此種經驗是與其它分離意識狀態明顯有別的。

 

關於這種經驗,有許多軼事式的報導。其中瑪克艾佛所提供的一則很有意思。她曾有多次出體經驗,每次都是由她所作的蘇菲派放松練習與靜坐所引發。她下面的觀察特別地有趣:

 

「不久,通常是五到十分鐘的事……我會看到大片雲層往下掃過並分開、卷回,然後再以不同的陣勢與色彩再度掃下、分開,總是在中間讓出一條通路……同時會有一種溫熱感及運動感,從我脊椎的尾端開始升起,愈變愈熱,直到肩胛骨上,並有陣陣熱氣上透皮膚,直到手臂、腿、手及背,最後是腹部。有時會感到熱得難受。這「推進者」,我如此稱呼那在脊椎里爬升的東西,在到達頸部前似乎遇到了些阻礙,但無妨,每次我作此練習時,它都一次強似一次地挺進。最近,在六個星期將盡時,我註意到似乎是在房內近身處,在這私人劇場之外,有陣陣閃光出現在我眼簾之上。」

 

如我在瑪克艾佛書中的附錄所言:「我認為她這種進入現實之隱微層次的旅程,顯然對她的生命具有正面的、治療及啟示的作用…,這個結論時常受到一種論調的駁斥,認為此種經驗只可能發生在相信它們的人身上。對這個論調,我的答複是,沒錯,這種經驗只可能發生在相信的人身上,事實上,有時甚至是由此信仰所引發的。但這個答複並不會減損此一經驗的價值,相反地,它使我們對人類潛力的定義變得更為開放,而不受局限,並對心靈成長的深度和廣度,提供了無窮遼闊的視域」。

 

關於出體經驗更進一步的資料,我推薦羅拔•孟羅(Robert Monroe)、希文•穆頓(Sylvan J.Muldoon)及羅柏•克魯卡(Robert Crookall)的著作。

 

心靈感覺(psychic perceptions):正在經歷拙火歷程的人,常常會有特殊的心靈能力或經驗,特別是非經我們知識範圍內之肉體感官而得到訊息的能力。這種超常經驗,如經證實,便應該列入「感官性」一類,並且,如同出體經驗,需要以超越現今神經生理模型的觀點來解釋。

 

在某些案例中,這些心靈感受顯然是拙火覺醒的作用。然而,這些經驗時常是先於拙火之覺醒的。這可能意味著在天生較為敏感而具心靈力的人身上,生理拙火歷程較容易被發動。
 

 

拙火經驗 (方智出版社)

作者:Lee Sannella

譯者:梅心

轉載: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category/%D7%BE%BB%F0%BE%AD%D1%E9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