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他醒得很早,感覺精神不錯。他的第一個念頭是,“嗯,那什麼是幸福呢?”他一面笑自己的固執,一面翻身下床走進浴室。做早餐時,他的頭腦也一直在思考那占據了他整個身心的問題。

 

“什麼是幸福呢?”在他感到快樂的那些時刻,有什麼是共同的呢?斯、密爾頓、瓊、奈…什麼是其中的共同點呢?他隱隱覺得那和愛有關,但一開始他不明白那是什麼樣的關係。最後,當那答案出現時,它是那麼地簡單、純粹、完整,他想,他怎麼以前就從未想到過呢?

 

“幸福,是當我在愛時!”他認識到,在所有的那些事件中,他都強烈地感受到對另一個人的愛,那是他幸福的來源,它源自他自己的愛的情感。

 

現在他已經非常清楚,被愛不是幸福的答案。他意識到,即使有人愛他,但除非他也愛對方,否則他不會感到幸福。他們的愛也許會讓他們感到幸福,但那不會也不可能讓他感到幸福。

 

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新概念,盡管他本能地知道這個答案是對的,但他過去在科學方面的訓練,不允許他未經檢驗就接受一個結論。因此,他開始檢視他的過去,他回憶起生命中那些他在愛並感到幸福的時刻,意識到在那些時刻,對方並不一定也愛他。

 

他又檢查了另一面,那些他不快樂的時刻。知道了他要找的是什麼了,他很輕易地就發現那時的他沒有在愛。哦,他以為他愛她們,當他和奈以及瓊在一起時,他覺得他愛她們,他需要她們,他想要她們,但此刻他不由問自己,那是愛嗎?不,那很痛苦……他體驗的是她們不愛他的痛苦。

 

盡管他把那稱作為愛,但實際上他是想要完全占有她們,他以為他需要她們全部的愛才能幸福。那就是關鍵!他體驗的不是愛,而是被愛的需要或愛的缺乏。他期待他人能提供那愛,他等待他人來讓他幸福。

 

他禁不住大笑起來,這似乎太荒謬了。認為他人會讓他幸福似乎是這世上最可笑的事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從來沒有任何人能讓他怎樣,他一直都是一個非常高傲、固執、自給自足的人,他當然永遠都不會需要任何人或任何東西。“太可笑了!”他想。可真相是,在內心深處,他一直都渴望著愛,一直以為他必須從什麼人那裡得到它。

 

認識到一生苦苦遍尋不得的愛,就在自己的內在,他止不住地笑啊、笑啊,眼淚滾滾流下他的面頰。一直以來,他就像是個心不在焉的教授,到處尋找他的眼鏡,而那眼鏡自始至終都架在他自己的頭上。

 

“真遺憾,”他邊擦去臉上的眼淚邊想,“真遺憾過去我從來沒有認識到這點。所有那些時間,所有那些歲月都浪費了…唉,真遺憾哪。”

 

“但等等!”他想,“如果幸福在我對他人的愛裡,那意味著幸福是我內心的一種感受。
如果過去我感覺不愛,嗯,我知道我無法改變過去,但我有沒有可能改正目前我內心的感受呢?我能不能把那感受在此刻轉變成愛呢?”

 

他決定試一試。他審視他最近的一次不快樂的經歷,他離開醫院的那天。

 

“首先,”他問自己,“那天我是不是體驗到愛的缺乏?”

 

是的。”他大聲回答,“沒人關心我的死活,護士、護理員、甚至連舒爾茨醫生對我都漠不關心,他們一點都不在乎。我病得那麼重,他們竟然把我趕出醫院,讓我回家去死,以為這樣他們就不必面對他們的失敗之作了…哼,讓他們見鬼去吧,讓他們都下地獄。”

 

他聲音裡的狂怒讓他自己嚇了一大跳,他全身都在憤怒地顫抖,他感到虛弱。他真的很恨那個醫生,他能感覺到那恨意在他胸中燃燒。“噢,好家伙。這肯定不是愛。”他想。

 

“嗯,我能改變這感覺嗎?”他問,“有沒有可能把這恨變成對那醫生的愛呢?”

“噢,見鬼,不。”他想,“我幹嘛要這麼做呢?他做了什麼配得上愛呢?”

“這不是問題的重點。”他自己答到,“重點不是他配不配得上愛,重點是你能不能辦到?

 

有沒有可能簡單地把恨的感覺變成愛的感覺—不是為了對方只是為了你自己?

 

隨著心中出現的這個念頭,他感到有什麼在他的胸腔裡一下鬆綁了,他感到一陣輕鬆,一種化解的感覺—那像火燒一樣感覺消失了。一開始,他有點不相信,這似乎太簡單了。他再次想像和舒爾茨醫生在醫院裡的情景,他驚訝地發現,這次他只是感到些許怨恨,而不是剛才那麼強烈的憎恨。

 

他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可以再次做到。

 

“讓我看看”他想,“我剛才做了什麼?…哦,耶,我能不能把這恨的感覺變成愛的感覺?” 他輕輕地笑著,感覺那怨恨正在他的胸口化解,接著,那恨意完全消失了,他非常高興。他再次想起舒爾茨醫生,想像著他的樣子,他感到很快樂,甚至感到愛。

 

再次回顧他和醫生的最後會面,他認識到,舒爾茨醫生是多麼不願意對他說那些他不得不說的話呀,他能感覺到舒爾茨醫生不得不告訴一個正當壯年的年輕人他的人生已經結束時的痛苦。“舒爾茨醫生,你這家伙,”他咧嘴笑著說,“我愛你。”

 

“嗯,在這件事上這奏效了。”他想,“如果我這個理論是成立的,那它應該在所有的事上都奏效。他熱切地開始把這試用在其它的情況上,可結果都很一致。

 

每次他問自己是否能把那敵意、憤怒、仇恨的感覺變成愛的感覺時,化解發生了。有時,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重復這個過程,直到他對那人唯有愛的感覺。有時, 整個過程只需要一兩分鐘,有時,他可能要在某個特定的人或事件上花上幾個小時,才能把那完全變成愛的感覺,但他頑強地堅持著,直到他對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唯有愛。

 

他一點一滴地回顧了他的整個一生,一個接著一個,他把過去的傷痛和失望變成了愛的感覺。隨著那沉重的痛苦一點一點地消散,他開始感到自己逐漸變得強壯。他比他一生中的任何時刻都要快樂,他繼續不斷地修正著,每修正一個新的事件,他就覺得更快樂些。

 

他不再回床上睡覺了,因為他全身充滿了太多的能量,他無法讓自己躺下來。當他覺得累了時,他就在椅子裡打個盹,一個小時左右醒來後,就再繼續開始。他的一生中有太多要修正的了,在他把他整個人生的方方面面仔細徹查一遍之前,他不願停下來。

 

另一個讓他感到好奇的問題是,他能讓這進一步到什麼樣的程度?

 

每修正一件事情,他就覺得更快樂些,他可以十分清楚地體會到這點。但他很想知道他能快樂到什麼程度?快樂有極限嗎?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發現那快樂的邊呢,到底有怎樣的可能,簡直讓人不敢想像,所以他夜以繼日地繼續著。

 

他的精力漸漸恢復了,但他不想被打擾。他避免一切社會活動,甚至連周日的家庭聚會也不參加。半夜兩三點,他才外出買他的食物,只有很少的人在那個時刻還在外活動。他喜歡深夜城市裡的那份安靜。他不間斷地修正著他的人生,即使是在做這些必要的事情之時。

 

他注意到,當商店裡或者街上有人讓他生氣時,他能夠立刻或隨後不久便把那反應修正為愛。這讓他非常高興。他發現自己對他人的愛,強烈到遠遠超越他一切可能的想像。正如他多年後描述的那樣:
當我和他人在一起的時候,一次又一次,當他們做了什麼我不喜歡的事,我心裡產生不愛的感覺時,我會立刻把那變成對他們的愛,即便他們正在反對我。最後,無論我受到多麼強烈的反對,我可以依然保持著對他們的愛的情感。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