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我感到輕鬆無比。疲累一掃而空,精力百倍,彷彿換了個人似的。


阿米正在檢查控制儀。他對我眨眨眼睛:「現在感覺好多了嗎?」


「是的,棒極了!我睡了多久啊?」


「十五秒。」


「什麼!」


我起身向窗外望去。飛船還停在原地,剛才看到的人群和那位白頭髮男人也還在。一切都和我上床睡覺前沒有不同。


「我怎麼可能只睡了十五秒?」


「你睡覺是因為需要充電我們有充電器,只要十五秒就可以讓你的精力恢復到像是睡了八個小時一樣。」


「真是神奇!那你們從來都不睡覺的嗎?」


「當然要睡,睡眠比充電的效果好多了。但是,我們的耗電量比你們少得多。只要睡上幾秒鐘,我們的電量就充足了。」


「高度進化的人類真會充分利用生命,活了五百年幾乎都不用睡覺!」


「正是如此。」


「這麼說那位先生已經活了五個世紀。活這麼長時間難道不覺得厭煩嗎?」


「你想問問他本人嗎?」


我們在屏幕前坐下。阿米拿起麥克風,在鍵盤上按了幾個鈕。


那個男人的臉出現在屏幕上。阿米用一種非常奇怪的語言跟他交談,我聽到他發出一陣「嘶嘶」聲,這聲音立刻讓我聯想起剛剛聽到的音樂中的火車頭。那個男人聽著阿米說話,接著就來到飛船旁邊,對我倆笑了笑。他的身影出現屏幕上,簡直就像是站在我們眼前!他口齒清晰地對我說:「你好!彼得羅。」
 
 
我知道我們是透過「翻譯通」溝通,因為他嘴形的變化與我聽到的聲音並不吻合。


「你…好!」我有點緊張。


他說:「你知道嗎?我們是近親,我的祖先來自地球。」


「啊…呃…」我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但是那個古老的文明由於缺乏愛而自我毀滅了。」


「啊…呃…」


「你幾歲了?」


「我…我…九歲了。您呢?」


「按地球上的年齡計算,我五百歲了。」


「活了那麼久,您不覺得無聊嗎?」


「無聊?無聊?」他露出疑惑的神情。  


阿米解釋說:「就是當一個人的理智想找事情做,卻找不到的時候。」


「喔,那種感覺我早已經忘記了。為什麼會無聊呢?」


「比如,活得那麼久…」這時,有位年輕漂亮的女子來到男人旁邊。她十分熱情地跟他打招呼。男人摸摸她的臉,兩人親吻了幾下,邊笑邊說話,兩人看起來十分相愛。女子離開了。男人繼續跟我們談話。


「人生下來就有感受幸福的能力,當一個人將自己完全奉獻給愛的時候,就一點也不會覺得無聊了。」他微笑著說。


我想他跟剛才那位漂亮的女子一定是情侶,便問:「您在戀愛嗎?」


他長長地歎了一聲,說:「我完完全全處於戀愛狀態中。」


「是跟剛才那位小姐嗎?」


他露出寬容的笑對我說:「我愛的東西可多著呢!我熱愛生命,熱愛人群,熱愛宇宙萬物,熱愛我現在的生活…當然,對於愛情,我也有相同的熱情。」
 
 
此時,另一個女子走了過來,她比剛才那個女子還漂亮.她和男人互相擁抱、親吻臉頰,不時凝視彼此。兩人說說笑笑了一會兒,然後才互相道別。


我心想,這位先生簡直是個花花公子。


「您回去過地球嗎?」


「噢,去過好幾次呢。不過那裡看了讓人傷心。」


「為什麼傷心?」


「我去的最後一次,地球上發生戰爭,遍地饑荒,居然還有戰俘集中營。有些城市就這麼被毀滅,真是悲慘極了!」
 
 
我覺得很難過,感覺自己簡直就像是地球上的原始洞穴人。


「麻煩你替我帶句話給地球人。」男人親切地笑著說。


「好啊,您說吧!」


「唯有互相友愛、團結一致、追求和平,地球的情況才能獲得改善。」


「我會把您的話寫進書裡。」我告訴他。


因為還要參觀奧菲爾的其它地方,我們便告別了那位先生。飛船繼續飛行。我問阿米:「那位先生是不是娶了兩個太太?」


「當然沒有。只有一個。」阿米回答。


「可是,他親吻了那兩個女人。」


「健康的親吻和擁抱有什麼不好?他們相親相愛,但那兩個女人都不是他的妻子。」


「如果他的太太在他親吻別的女人時當場逮住他,那會怎麼樣呢?」


「高度進化的星球上沒有吃醋嫉妒這種事。」阿米笑了起來.


「所以男人可以同時和許多女人交往,真是太自由了!」我調皮地說。


阿米定定地望著我說:「當然不是。每個男人都只會和一個女朋友交往,也就是那個他最心愛的人。」


有關男女戀愛的事情其實我還不大明白。


「阿米,那位先生說他愛所有的人,愛所有的一切。」


「那又怎麼樣?」


「可是你剛才說最心愛的人,意思是只愛一個人。」


「啊,我明白了。你是在用邏輯和理智,來理解心靈情感上的問題。你要問的是,普遍的愛與個人的愛之間有什麼區別,對嗎?」


「普遍的愛?」


「那位先生說出了他對於普遍的愛的想法,也就是說,他愛每一個人。愛一切萬物。但是,我們還有個人的愛:愛我們自己、愛我們的伴侶、愛我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子女、朋友、貓、狗、花草植物…」


「還有奶奶。」


阿米笑著說:「對。但是有的人就只有個人之愛,無法達到更高的進化水平。」


「當然!那未免太自私了。我想,如果一個人只有大愛,一定會變成聖人!」


「你錯了。這種自私自利的人實際上誰也不愛。」


「你是說,有人雖然愛全世界,卻不愛身邊的人?」


「彼得羅,恰恰相反。我的意思是,不愛身邊的人是無法擁抱大眾的。」


「為什麼?」


「你必須先認識身邊的樹木,學會照料它們,愛護它們,對它們認真負責,才可能進一步熱愛大森林。」他明亮的雙眼注視著我。

  
我實在聽不懂他的話,只好保持沉默,欣賞起舷窗外面的景色。


飛船在農田上空飛行,田野裡有機器在耕作。每隔一段距離,就出現我們曾經看到過的那種中心,還有半圓形的住宅,以及散佈各地拔高的金字塔.我隱隱約約看到前方有幾條小路,路邊種滿了樹木和野花,還擺了一些石頭做成的裝飾品。我還看到小溪、小橋、瀑布。整個世界就像是一座日式風格的大花園。人們三五成群地走在路上。看不見大馬路,只看到條條小徑,和一些彷彿是高爾夫球場上來來往往的小型交通車。
 
 
「怎麼沒看到汽車、卡車和火車?」  


「這裡不需要。一切交通運輸都在空中進行。」


「啊,所以天上才有這麼多飛碟。那怎麼避免相撞呢?」


「我們都跟超級計算機保持聯繫,它會控制每艘飛船的駕駛儀器。現在做個試驗吧。我們要向那些岩石撞過去!別害怕喔!」阿米啟動了幾個控制按鈕,讓飛船全力加速,筆直向岩石俯衝下去。就在快要撞上去之前,飛船咻~地閃躲過去了,繼續水平前進。而阿米根本沒有觸動任何躲避撞擊的按鈕。


「你看!不可能撞上岩石,因為計算機不允許。」


「真是太神奇了!」我一邊驚歎一邊鬆了一口氣。


「奧菲爾有多少個國家?」我想知道奧菲爾星球最重要的國家是哪一個。


「一個也沒有。奧菲爾是一個發達進化的星球。」


「進步的星球就沒有國家嗎?」


「當然沒有。或者說只有一個,那就是奧菲爾。」


「誰是總統?」


「沒有總統。」


「那誰來領導呢?」


「不需要領導。沒有人領導。」


「可是,誰來組織一切呢?」


「這裡的一切都是經過組織的。如果出現意外狀況,專家學者會開會討論,做出決定。所有的一切都在計劃之內,全部的繁重工作幾乎都由機器負責。」


「那人們都在做什麼呢?」


「人們生活、工作、學習、享受、為別人服務,同時也會花一部分的時間去幫助不進步的星球,這當然也是在協助計劃的範圍內。我們有時也會幫助一些人創立他們自己的宗教團體,前提是他們的教義必須是以追求愛為目的才行。」


「什麼意思?」


「你認為在摩西的時代,古以色列人經過曠野時獲得的神賜食物『嗎哪』是怎麼一回事?」


「是你們做的?」


「是我們做的。」


「好哇!我一直以為是耶和華神送給人類的呢。」


「事實上,是神把嗎哪給了我們…不管是神給的還是我們給的,其實都差不多的。可是我們還做了其它事情來幫助你們-我們的科學家們已經合力完成一些對地球有益的研究報告,包括生物學、地質學和很多其它的主題。此外,其它星球發生災難時,我們也加入營救優秀人才的活動。亞特蘭提斯島沉沒的情形就非常悲慘。」
 
 
「沉沒是炸彈造成的嗎?」


「也有仇恨、迫害、恐懼等原因。地球那時已經無法承受人類造成的惡性輻射影響,和威力強大的武器爆炸的後果,使整個大陸都沉沒到海底去了。


「如果地球人還不改變現狀,繼續搞核爆炸試驗,繼續製造不公正、不平等和不幸事件的話,地球可能無法再次承受這麼多災難,類似的沉沒事件仍然會上演。」


「我從來沒想過這個。」


「我們一直密切關注著地球的動向。整個宇宙是個統一體,是活生生的有機體。我們不能忽視任何一個非高度發達星球上出現的科學發明。我告訴過你,有些能源如果被壞人掌握,就有可能打破銀河系的平衡!我們的星球當然也會被影響,因為萬物之間是互相作用的。我們為此而努力,讓你們加快進化的速度。這等於是幫助你們,幫助我們自己,也幫助宇宙的其它地方。」


「阿米,這裡都看不到鐵絲網,那怎麼知道哪塊土地的主人是誰呢?」


「這裡的一切是屬於大家的。」


我陷入長長的思考。


「如果人人都不求上進呢?」


「彼得羅,我不大懂你的意思。」


「求上進,就是與眾不同,比別人強。」


「你指的是進化水平比別人高?那得要加強精神修練、無私地幫助別人,才能加快進化的速度。」


「阿米,我說的不是進化,也不是度數。」


「那你指的是什麼?」


「我說的是比別人擁有的多。」


「擁有什麼?」


「金錢。」


「這裡沒有金錢。」


「那怎麼買東西啊?」


「不用買啊。需要什麼,自己去拿就是了。」


「任何東西都可以隨便拿?」


「只要有需要就可以拿啊。」阿米說。


「任何東西都可以拿嗎?」我不敢相信。


「如果有人需要某個東西,而這個東西也在那裡。為什麼不能拿呢?」


「地面上開的汽車也能拿嗎?」


「當然可以,就算是宇宙飛船也沒問題。」
 
 
聽阿米說話的口氣,彷彿這是世界上最自然的事。


「每個人都能擁有宇宙飛船嗎?」


「每個人都可以使用宇宙飛船。」阿米斬釘截鐵地說。


「這艘宇宙飛船是你的嗎?」


「我正在使用它,你也正在使用它。」


「它是不是你的呢?」


「等一下你的表示佔有和歸屬;可是我說過了,一切都是屬於眾人的,屬於需要它的人和正在使用它的人,和公園裡的長椅一樣。」


「假如我拿了一艘飛船,不用的時候我就放在自家的院子。這樣可以嗎?」


「你會有多長時間不用?」


「比如說,三天吧。」我回答。


「那你可以把它停在指定停泊這些飛船的地方,我們稱之為飛船碼頭這樣的話,你不用的時候可以方便別人使用。等你有需要時,你可以用這一艘或者任何可以使用的某一艘。」


「如果我就喜歡這一艘呢?」


「為什麼非要這一艘不可呢?這裡的飛船這麼多,再說,每艘都長得差不多。」


「這麼說好了:我喜歡這一艘,就像你喜歡那台老古董電視機。」


「電視機對我來說是個紀念品。沒有人會需要它,因為已經是老古董了。當我不想保存它時,會把它送給電器行,讓他們判斷是要修理、拆掉,還是丟到垃圾桶。我也可以終生保存它,因為它並不是公用的東西。但是,如果打算一輩子都保存同一艘飛船,恐怕就有點奇怪而任性了,因為這艘飛船不是你製造的。再說,飛船這麼多,如果你執意要使用某一艘飛船,可以等到沒人使用它的時候再去用。」


「假如我想永遠保留這艘飛船,不讓別人使用呢?」


「為什麼別人不能用呢?」阿米反問我。


「也許,我會不喜歡別人用我的東西。」


「為什麼?這裡又沒有傳染病。」


「我說不出為什麼,但是我希望這個東西只屬於我,而不屬於別人。」


「這是病態的佔有慾,是自私自利。」


「這才不是自私自利呢。」


「那麼是什麼?難道是慷慨,是樂於分享?」阿米哈哈笑了起來。


「這麼說,我必須跟大家共享我的牙刷了?」


「你又犯了偏激的毛病。你當然用不著跟別人共享牙刷或任何個人物品。這裡的物品應有盡有,甚至多到不能再多了,沒有任何人是物質的奴隸,怎麼會有不想和別人共享飛船的念頭?而且,飛船碼頭有專門的機器負責檢查和修理飛船的狀況,用不著你操心。」


「聽起來很理想。可是這有點像寄宿學校,是強制性的,有人在背後監視。」


「你錯了。這裡的人享有充分而完全的自由。」


「難道沒有法律?」


「有法律。但是所有的法律都以宇宙基本法則為基礎,以造福大眾為前提。」


「現在能告訴我這個神聖的法則了嗎?」


「以後吧!再耐心等一等。」他微笑著說。


「那假如我不小心違背了這個神聖的法則呢?」


「你會很痛苦。」


「我會被處罰嗎?會被送進監獄嗎?」


「不會。這裡沒有處罰這種事,也沒有監獄的存在.但是如果你犯了錯,你會很痛苦。你會自己懲罰自己。」


「我自己懲罰自己?阿米,我不懂。」


「你會打奶奶一巴掌嗎?」


「不會!當然不會!你在說什麼呀?」


「想像一下,如果你打了奶奶一巴掌,你會有什麼感受?」


「我會很難過、很後悔。那簡直無法忍受!」


「這就是自我懲罰-用不著別人來懲罰你或是把你關進監獄。有些事情誰也不會去做,並不是因為法律禁止;就像你不會傷害奶奶,不會讓她難過-恰恰相反,你會想盡辦法地幫助她、保護她。」


「對,因為我愛她。」


「在奧菲爾世界人人都互敬互愛,大家都像兄弟姐妹般親密。」
  

有時候,明白了某些道理會在我們內心產生神奇的化學作用。奧菲爾星球與地球不同,這裡不是競爭的地方,不是充滿恐懼和擔憂的地方,不是對別人不信任的地方,不是你爭我奪的地方。在這裡,人人互敬互愛,互相幫助;為了彼此的幸福,大家總是同甘共苦。現在我覺得這個道理非常簡單明瞭。
  

阿米很高興我能領悟這個道理。他解釋說:「宇宙中所有進步發達的星球都是這樣組織起來的。」


「那麼,組織的基礎就是愛囉?」


「對,彼得羅,就是那個宇宙基本法則。」


「什麼?你說宇宙基本法則是什麼?」


阿米說:「就是愛。」


「是愛?」


「對,是愛。」


「我還以為宇宙基本法則是很複雜的東西。」


「其實,宇宙基本法則是一個非常簡單、自然的道理。但是要體認到這一點並不容易,所以整個追尋的過程就稱之為進化。」


這些話再次對我產生了化學作用。
  

「進化意味著向愛心靠近!」我興奮地下了結論。


「高度進化的人具有實踐愛心、表現愛心的能力。人的品格是否高尚是由愛心的多寡程度來決定的。」


「阿米,現在我覺得這個道理是完全符合邏輯的。可是實踐愛心對有些人為什麼會這樣費力呢?」


「因為人的心中有個阻撓我們發揮愛心的障礙。」


「這個障礙是什麼?」


「就是自我意識。這是一種對自己產生的錯誤觀念,也就是自我認定錯誤。如果我們的自我意識膨脹過了頭,就會逐漸跟社會脫節,變得越來越冷漠,越來越覺得自己比誰都重要,也會讓我們以為自己有權去蔑視、傷害、控制和利用別人,甚至有權支配別人的生活。此外,自我意識是獲得大愛的阻礙,它讓我們感受不到同情、溫柔、親切、好感和愛心等情感,也會讓我們在生活中變得麻木不仁。」


我有些生氣地說:「自我真是邪惡!」


阿米笑了,他繼續說下去:『自我』就是只管自己,不管他人,這本來是生活在原始環境裡的人們保護自己的手段;因為那種環境實行的是適者生存的原則,而自我可以幫助人們存活下來。但是,如果一個星球已經具備進入進化時期的條件,比如說地球,那麼過度膨脹的自我就沒有意義,反而會成為個人和整個地球進化的障礙。」
 
 
「有道理!」


「自我加崇拜,那就是只崇拜自己,不欣賞他人;自我加狂妄,那就是妄自尊大;自我加中心,那就是認為宇宙是以自己為中心旋轉的。所以說,人類進化的目標就在於避免自我過度膨脹,讓愛心和智慧得以發展。」


「你是說我們地球人太以自我為中心了?」


「這和進化水平有關;進化程度越高的人,就會越無私:進化程度越低的人,自我意識就越強。」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