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許多對新信仰趨之若鶩的人不知為何突然間相信,寬恕是一件很簡單的事。不過,只有當一個人確信真的沒有罪惡時,寬恕才是容易的。而現實恰恰不是這樣。

 

這種錯誤的認識容易把人引入某種陷阱。有一本非常流行的新時代運動的著作《愛讓恐懼走開》,作者是傑拉爾德·詹姆潑爾斯基,一位心理醫生。這本書就是關於寬恕的,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但我的問題是,在詹姆潑爾斯基看來,寬恕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對此只做了一個籠統的說明,並沒有對人做出分析。實際上,我們應該努力發現人的優點,尋找到他們心中的上帝,並證實它們的存在。

 

一般來說,對於籠統的想法和觀念我總是心存疑慮,因為它們有過分簡單化的傾向,容易使人惹上麻煩。我想起一位蘇菲派大師的話:在我說哭泣的時候,我的意思不是叫你總是哭泣。在我說不要哭泣時,我的意思也不是要你總是變成滑稽演員。 但不幸的是,在新時代運動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相信肯定的意思就是永遠肯定。我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都同意,那的確是你應該做的,但或許百分之十的情況下-當你面臨某個像希特勒這樣的人時,如果你仍然肯定的話,那無疑就是你做的最糟的事了。

 

不要搞錯了,寬恕和肯定不是一回事。肯定是避免與罪惡正面衝突的一種方式。它是說:是的,我繼父在我還是小孩子時猥褻我,但那只是他人性的弱點,部分是因為他在孩提時被傷害過。而寬恕卻要直截了當地面對罪惡。它要求你對繼父說:你做的事情是錯的,儘管你有自己的原因,你對我犯了罪。我知道得很清楚,但我還是原諒你。

 

想像力再豐富的人,要想做到這樣也不容易。真正的寬恕是一個非常非常艱難的過程,但它對你的心理健康絕對是必要的。

 

許多人都在忍受著廉價的寬恕所帶來的煩惱。他們第一次來看醫生時,都說:我承認我的童年過得不完美,但是我的父母已經盡力了,而我原諒了他們。 但是當醫生瞭解到他們的情況後,發現這些人根本沒有原諒他們的父母。他們只不過使自己相信他們原諒了。

 

對於這樣的人,治療的首要部分就是要把他們的父母放到審判席上。這要做大量的工作。需要起草起訴狀和辯護狀,然後是上訴和庭審,直到最終做出判決。由於這一過程需要太多的工作,所以多數人都選擇了廉價的寬恕。但它的前提是,必須先做出有罪的裁決-不,我的父母沒有盡力,他們本能夠做的更好,他們對我造成了傷害-只有這樣,真正的寬恕才能夠開始起作用。

 

你不可能寬恕一個沒有罪過的人。寬恕只有在有罪裁決後才生效。

 

在前來治療的人中,不少人有受虐傾向。我的意思不是說他們從身體的痛苦中獲得性快感,而是說他們純粹是在以某種奇怪的方式慢性自毀。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有這麼一個人,他傑出而能幹,在他的領域裡陞遷得很快,但是此後,在26歲就要成為公司的最年輕的副總的時候,他做出了一些絕對可恥的事情。事發了,他被辭退了。由於他是那麼出色,他立刻又被另一家公司聘用了,又是飛快地陞遷,在28歲,恰好就要被提升時,他再次做出了可恥的事,又再次被解職了。此後的第三次,他開始意識到自己可能陷入了某種自毀的狀態,一種受虐狂的模式。

 

另一個例子是關於一個女人的。她漂亮又出色,迷人而能幹,但是她不停地與一個又一個的失敗者進行約會。陷入這種慢性自毀狀態的人通常也是廉價寬恕的犧牲品。你會發現他們總是在說:噢,我沒有最好的童年,但是我的父母都盡力了。

 

為了解釋為什麼廉價的寬恕毫無功效,為什麼真正的寬恕是助你從自毀的陷阱裡逃脫的必由之路,我首先要解釋,構成受虐狂的基礎是什麼。要想說明這一點,最好的方式就是回顧一下孩子們的心理動力因素,因為那些對成人來說是心理疾病的東西,在孩子們當中卻是完全正常的。

 

拿四歲大的約翰尼來說,他想在客廳裡玩泥餅,而媽媽說:不,約翰尼,你不能玩那個。但是約翰尼堅持:不,我要玩。媽媽還是說:不,你不能玩!約翰尼跺腳上樓哭著進了自己的臥室,砰地一聲關上了門,在裡面哭起來。

 

五分鐘後,哭聲停了,但他還呆在屋裡。又過了半小時,媽媽想她該做些什麼哄孩子高興。她知道,這世界上約翰尼最喜歡的東西莫過於巧克力冰淇淋蛋捲了,於是她做了一個巧克力冰淇淋蛋捲送上樓去,發現約翰尼還躲在房間角落生氣。瞧,約翰尼,我給你做了一個巧克力冰淇淋蛋捲。她說。但約翰尼嚷道不要!啪地一下把冰淇淋蛋捲從她手上打落。

 

這就是受虐狂。約翰尼在自己就要得到最喜歡的一件東西時,卻這麼輕易地把它丟掉了。為什麼?比起對冰淇淋蛋捲的愛來,約翰尼當時更恨他的媽媽。受虐狂就是這樣,它總是偽裝成施虐狂,假裝仇恨,假裝發怒。

 

處於這種自毀狀態的人在前來治療時,都會玩弄責備遊戲。他們在某種無意識的層面會說:瞧我的父母(因為通常事關他們的父母),都是他們把我毀了!這就是他們正在啃的骨頭-記住,他們總是在啃他們自己-他們最初的動機就是為了展示給世人,他們那可惡的父母是如何毀掉他們的。

 

如果他們自己身體健康,事業成功,如果他們的婚姻很穩定,他們的孩子也前程光明,他們怎麼會說:看,都是他們把我毀了!他們不能這樣,不是嗎?但是,如果那是他們的骨頭,他們能夠繼續啃下去的唯一方式,就是繼續自毀。而他們能夠改變現狀的唯一方式,就是寬恕,真正地寬恕他們的父母,這是非常非常艱難的事情。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少有人走的路  The Road Less Traveled
來源:http://blog.sina.com.cn/chuangyeziliao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