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人生是如此可怕,並且如此令人迷惑。我希望事情可以更清晰些。

 

神:如果你不執著於結果,人生一點都不可怕。

 

尼:你是指如果你不想要任何東西的話。

 

神:沒錯。選擇,但並不”想要”。

 

尼:對於那些沒有任何人依靠他們的人,這說來容易。但如果你有太太和孩子呢?

 

神:作一家之長的人的道路一向都是很具挑戰性的。也許根本就是最具挑戰性的吧!正如你指出的,當你只處理你自己一個人時,是很容易”不需要任何東西”。而當你有其他所愛的人時,很自然的,你就只希望他們有最好的東西。

 

尼:當你無法給他們你想要他們有的一切時,你會很難過。一座好房子、一些不錯的衣服、足夠的食物。我覺得好像光是使收支平衡,就讓我奮鬥了二十年。而我仍然沒有什麽足以傲人的表現。

 

神:你是指以物質的財富而言?

 

尼:我的意思是,只就一個男人會希望傳給他的兒女的一些基本東西而言。我的意思是,只就一個男人會想供給他太太的某些非常簡單的東西而言。

 

神:我懂了。你認為提供所有這些東西是你人生的任務。那這是否就是你想像你的人生是的樣子?

 

尼:我不確定我是否這樣說了。但這並非我人生的主旨,而如果這可以是個副產品的話,那顯然也很不賴。

 

神:哦,那麽讓我們回頭看看。你到底覺得你的人生所為何來?

 

尼:這是個好問題。多年以來,我對這問題有過許多不同的答案。

 

神:你目前的答案是什麽?

 

尼:我覺得對這個問題我仿佛有兩個答案:我喜歡看到的答案,和我真正看到的答案。

 

神:你喜歡看到的答案是什麽?

 

尼:我喜歡看到我的人生是有關我靈魂的進化。我喜歡看到我的人生是有關表達和經驗我最愛的我的那個部分。我的那個部分,有同情心、有耐心、願付出,並且願助人的部分。我的那個明智、寬容和…愛的部分。

 

神:聽起來像是你一直在讀這本書嘛!

 

尼:是的,在玄秘的層面上,它是本很美的書,而我正試著想出如何”付諸實行”的辦法。而關於我的另一個答案,我看到我的人生真正是什麽的問題,答案是:它是關於日常的生存問題。

 

神:哦,而你認為其一排除了另一個?

 

尼:嗯…

 

神:你認為玄秘部分排除了生存問題?

 

尼:事實是,我希望做的是不只為了生存的事。但是這些年來,我一直都是這樣存活著。可是現在我希望,只為了生存而奮鬥這件事能終止。我看得出來,只是日複一日的生存仍然是個奮鬥。我想做些不只是求存活的事。我想要發財。

 

神:你所謂的發財是什麽意思呢?

 

尼:擁有足夠的錢,所以我不必擔心我下一塊錢從哪兒來;不必感受到壓力,只為要付房租或付電話費。我的意思是,我恨我這麽俗氣,但我們在這兒談的是真實的生活,而非你這整本書所描畫出的關於人生的空靈浪漫的畫面。

 

神:我是否聽到了一絲憤怒啊?

 

尼:說憤怒不如說是挫折。我玩靈性遊戲已不只二十年,看看它帶我到了哪步田地!離救濟院只有一步之遙了!而如今我又失了業,眼看著馬上又沒進帳。我對這種掙扎真是厭倦透了!我今年四十九歲了,我希望在人生中有點保障,以使我能貢獻更多時間在”神”這碼子事,在靈魂”進化”等等上。那是我心之所欲,但並非我的人生所允許我走的方向…

 

神:嗯,你剛才所說的一大堆話,你所談到的那種經驗,我想你已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我會一句一句地回答你的心聲,這樣我們就可以很容易地追蹤和分解答案。

 

你並沒有”玩靈性的遊戲”玩了二十年,你只不過擦過它的邊緣罷了(順帶說一句,這並非”責備”,只是句真話而已)。我承認二十年來你曾看著它;與它眉來眼去;偶爾實驗一下…但直到最近,我都沒感覺到你對那遊戲有過什麽真正的—最真的—承諾。讓我們講更清楚些,”玩靈性的遊戲”意味著奉獻你的全心、全身、全靈給創造”肖似神的自己”的過程。

 

這是東方神秘主義者曾寫過的有關自我實現的過程,也是西方神學鉆研甚多的救贖過程。這是日複一日、每個小時、每分每秒的超越意識的作用。它是每個瞬間的選擇和再選擇。它是個繼續不斷的創造。有意識的創造。有目的的創造。它是利用我們討論過的創造工具,並且以覺察和崇高的意向去用它們。那才是”玩靈性的遊戲”。而現在,你那樣做了多久呀?

 

尼:我好像甚至還沒開始呢!

 

神:別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並且別待自己這麽苛刻。你是曾致力於這個過程,並且事實上,你比你歸功於自己的要努力得多。但你並沒有努力了二十年—還差得遠呢!然而事實上是,你曾努力多久並不重要。而是你目前還在努力嗎?那才是重點。

 

讓我們繼續談你前面的聲明。你叫我”看看它帶你到了哪步田地”,而你描寫自己”離救濟院只有一步之遙”。但我看著你,卻看到一個十分不同的東西。我看到一個離富貴之屋只一步之遙的人!你覺得你離湮滅只差一張薪水支票,而我看你則是離涅槃只差一張薪水

 

支票。當然,這大半要看你將什麽當作是你的”報酬”,而你努力的目標是什麽而定。如果你人生的目的是要獲得你所謂的保障,那我明白,並且了解你為何會感覺你是”離救濟院只有一張薪水支票之遙”。然而,即使是這項評定,也還是有改正的空間!因為,隨著我的報酬,所有好的東西都會到你身上,包括在物質世界裡感覺安全的經驗。

 

我的報酬—當你為我”工作”時,你得到的收益—提供了比靈性上的安適多得多的東西。你也可以得到物質上的安適。然而,諷刺的是,一旦你經驗到我的收益所提供的那種心靈上的安適,你將發現,你最不會擔心的就是物質上的安適。

 

甚至你家人的物質安適也不再會令你憂心,因為一旦你上升到神的意識層面,你將了解自己不必為任何別的人負責,而且,雖然希望每個靈魂都過著安適的生活是值得贊揚的,但每個靈魂在每一瞬間都必須選擇—都在選擇—其本身的命運。 

 

很明顯的,故意去凌辱或毀滅別人並非最高尚的舉動。很明顯的,忽視那些你招致來依賴你的人的需要,也同樣的不妥。你的責任是令他們獨立;教他們盡可能快速且完全的知道如何沒有你還能過日子。因為,如果他們需要你才活得下去的話,你對他們而言就並非一項賜福。只有當他們醒悟到你是不必要的時候,你才真的是他們的一項賜福。

 

同樣的,當你醒悟到你不需要神時,也才是神最快樂的時刻。我知道這和你一向被教導的一切正相反。然而你的老師們卻告訴你有這麽一位憤怒的神、一位嫉妒的神、一位需要被需要的神。那根本不是神,卻是神明的一個神經質的替代品。

 

一位真正的大師並非擁有最多學生的人,而是創造出最多大師的人。 

一位真正的領袖並非擁有最多追隨者的人,而是創造出最多領袖的人。 

一位真正的國王並非擁有最多臣民的人,而是引領最多人到王權的人。 

一位真正的老師並非最有知識的人,而是令最多人擁有知識的人。       

而一位真正的神,並非擁有最多傭僕的那一位,卻是為最多人服務的,因而使得所有其他人都成為神的那一位。因為這是神的目標,也是神的榮耀:即,他不再有臣民,並且所有的人都認識到,神並非那不可及的,卻是那不可避免的。 

 

我希望你能了解這點,就是:你快樂的命運是不可避免的。你無法不”得救”。除了不明白此點之外,並沒有別的地獄。所以現在,作為雙親、配偶及被愛的人,不要將你的愛造成一種黏人的膠,寧願成為一塊磁石。它首先吸引,然後轉而拒斥,以免被吸引的人開始相信他們必須黏著你才能存活。再沒有比這離真相更遠的了。再沒有比這對別人為害更甚的了。

 

讓你的愛推你所愛的人進入世界—並且進入完全體驗他們是誰的經驗裡。這樣做,你才算是真正愛過人。

“一家之長”的道路是個了不起的挑戰。有許多令你分心的事,許多世俗的憂慮。苦修者則完全不受這類干擾。人們會帶給他面包和水,送給他簡陋的草席躺臥,他則可以奉獻他的每個小時給祈禱、冥想及沈思神。在這種情況下是多麽容易看見神!多麽簡單的任務!

 

但是一個有配偶和孩子的人呢,在一個半夜三點需要換尿布的嬰兒身上看見神、在月初必須付清的一張張帳單裡看見神。在令其配偶一命嗚呼的病、在失去的工作、在孩子的感冒、在做父母的痛苦裡認出了神之手。現在我們講到的已是聖人的行止了!

 

我了解你的疲倦。我明白你掙扎得已厭倦了。然而我告訴你這點:當你跟隨我,掙扎便不見了。住在你的神的空間裡,事件全都會變成祝福。

 

尼:當我失了業、房租等著要付、孩子們需要看牙醫,我如何能到達我的神的空間呢?而處在我的高高的、哲學的空間裡,才仿佛是最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的一種方法。

 

神:當你最需要我時,不要背棄我。現在正是你面臨最大考驗的時候。現在是你最大的機會,正是證明寫在這兒的每件事的機會。

 

當我說”別背棄我”,我聽起來就像是我們談起過的那個欠缺的、神經質的神。但我並不是。你大可以如你所願的”背棄我”。我並不在乎,而那並不會改變我們之間的分毫關係。我這樣說是在答覆你的問題。往往在你遭遇困難時,你會忘了你是誰,以及我賦予你的、創造你想選擇的人生的工具。

 

你現在比任何其他時候更需要去到你的神的空間。首先,它會帶給你內心最大的平安,平安的心才會流出了不起的想法,可以解決你想像自己所有的最大問題的想法。

 

其次,在你的神的空間裡,你才能自我實現,而那是你靈魂的目的—唯一目的。當你在你的神的空間裡時,你知道,並且了解所有你現在經驗的事情全是暫時的。我告訴你,天堂和地球即將消逝,但你卻不會。這恒久的觀點有助你以正確的方式看事情。

 

你能界定這些目前的狀況和環境,如它們本來真是的樣子:暫時並且現世的。你隨時可以利用它們為工具,因為那就是它們本是的東西,暫時的、現世的工具,用以創造現在的經驗。

 

你究竟自以為你是誰?在與所謂失業這個經驗的關係上,你認為你是誰?並且,也許更重要的是,你認為我是誰?你是否想像這個難題於我而言是太大了,我沒法解決?要想脫困是否是太大的奇蹟,我無法處理?我了解你可能認為它是太大的困難,你無法處理,甚至以我曾給過你的所有工具而言—但難道你真的認為對我而言這問題也太大了嗎?

 

尼:在理性上,我知道對神而言沒有一件工作會是太大的。但情感上,我想我無法確定。並非你是否能處理它,而是你肯不肯處理它。

 

神:我明白了。所以是信心的問題。

 

尼:是的。

 

神:你不是質疑我的能力,你只不過懷疑我的意願。

 

尼:你知道嗎,我仍活在某種神學裡,它說,在這兒的某處,也許有個我該學的教訓。我仍然不確定我是否該得到解答,也許我該有的就是一個問題吧!也許這是我的神學一直告訴我的”考驗”之一。所以我擔心這個問題也許不會被解決。擔心這是你要讓我跟它一同懸在這兒的那種問題之一…

 

神:也許現在正是再一次談談我與你如何互動的好時機,因為你認為這是我的意願的問題,而我卻告訴你它是你的問題。

 

我希望你擁有你想要擁有的東西。不多也不少。我並不是坐在這兒對每件要求一一的下判斷,看看是否該應允你某樣東西。我的律法是因與果的律法,並非”我們將考慮看看”。沒有你不能有的東西,如果你選擇它的話。甚至在你請求之前,我就會將它給你。你相信嗎?

 

尼:不相信。我很抱歉。我看過太多的祈禱沒被應允。

 

神:不必道歉。只要永遠守住真實—你經驗的真實。我了解,我也尊重你的看法。我不會在意的。

 

尼:很好,因為我不相信我要什麽就能得到什麽。我的人生並不是這句話的一個證明。事實上,我鮮少得到我要求的東西。而當我真的得到時,我只會認為自己是真他媽的走運(damned lucky)。

 

神:你選擇的用字很有趣哦!看來仿佛你有一個選擇:在你人生中,你可以是他媽的走運,或你可以很有福氣(blessing lucky)的走運。我寧願你是有福氣—但,當然,我永遠不會干涉你的決定。

 

我告訴你一點:你永遠會得到你所創造的東西,並且你也永遠在創造。我對你招致的創造並不下判斷,我只不過賦予你力量去招來更多—更多又更多又更多。如果你不喜歡你剛剛創造出來的東西,就再選擇一次。身為神,我的工作是永遠給你那個機會。

 

你說你總是沒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然而我在此告訴你,你永遠會得到你招來的東西。你的人生永遠是你對它的想法的一個結果—包括你鮮少得到你所選擇的東西,這個顯然具創造性的想法。

 

現在,在這目前的例子裡,在你失業這件事裡,你視自己為那情況的受害者。然而,事實是,你不再選擇那件工作。你不再於早晨懷著希望起床,反而是開始懷著恐懼起床。你不再對你的工作感到快樂,而是開始感覺憎惡。你甚至開始幻想自己在做別的工作。

 

你認為這些事毫無意義嗎?你不了解自己的力量。我告訴你:你的人生是由你對它的意圖而開始進行的。所以,你現在的意圖是什麽?你是否意圖證明,人生鮮少帶給你你所選擇的東西這個學說?或者你是否意圖表現出你真的是誰以及我是誰?

 

尼:我覺得很懊惱。好像受了責罰。很窘。

 

神:你喜歡那樣子嗎?當你聽到真理時,為什麽不就簡單的承認它,向它移近呢?沒有必要反控你自己。只要留意你選擇過什麽,然後再選擇一次。

 

尼:但我為什麽老是準備好永遠選擇負面的,然後又打自己屁股?

 

神:你又能預期什麽呢?從你還小的時候,你便被告以你是”壞的”。你接受你是誕生於“罪”裡的。感覺愧疚是個學到的反應。在你還不能做任何事之前,你便被教以對你做的事感到愧疚。你被教以為了沒有生來完美而感到羞愧。

 

你在所謂不完美的狀態裡來到世上,那就是你們的宗教膽敢稱為原罪的東西。而它的確是原罪,但卻非你的原罪。它是由一個完全不認識神的世界永遠加在你身上的第一個罪,那個世界認為神會—或可能會—創造任何不完美的東西。

 

你們有些宗教曾圍繞著這個誤解建立起整個神學。而那真的就是它的本來面目:一個誤解。因為,我構思的任何東西—所有我賦予生命的一切—都是完美的;是完美本身的完美反映,以肖似我的形像造出來的。

 

然而,為了要合理化一位會處罰的神的概念,你們的宗教需要創造一些令我憤怒的事。所以,甚至那些過著可為模範的生活的人,不知怎地也需要被救贖。如果他們不需要被救離他們自己,那麽他們就需要被救離他們自己與生俱來的不完美。所以你最好對所有這些(宗教)採取一些行動,並且要快!不然你便將直接下地獄。

 

在末了,這也許無法撫平一位奇怪的、報複心重的、憤怒的神,但它倒真的賦予了奇怪的、報複心重的、憤怒的宗教其生命。如此宗教便永續永存。如此權力便保持在少數人的手裡,而非經由眾人的手被體驗。

 

當然對你自己和你的力量,你經常地選擇較差的思維、較小的想法和最渺小的觀念,更別提對我和我的力量了。你是這樣被教導的。

 

尼:我的天哪,我如何才能除去這些教誨呢?

 

神:問得好!並且正問對了人!

 

你可以藉由一而再地讀這本書來除去那教誨。一遍又一遍的讀它,直到你了解每句話,直到你熟悉每個字。當你能向別人引用本書中的字句,在最黑暗的時刻,你能想起其中的句子,那你就是”除去了這些教誨”。

 

尼:然而我還有那麽多的問題想問你,還有那麽多我想知道的。

 

神:的確沒錯。你之前已提出了一串非常長的問題。我們要不要再回到那些問題上去?

 

 

與神對話 I (Conversations with God I)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李繼宏

影片: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YKrGyXkzyM0/

線上閱讀1: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0f5bf50100baxn.html

線上閱讀2:http://yushenduihua.5d6d.com/thread-34-1-2.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