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個案是跟一位六十七歲荷蘭老人的對談,從中你能看到一個未經審查的故事所帶來的威力,它幾乎掌控了我們一生的所有想法和行動。

 

跟他同期參加「歐洲轉念作業學校」的一位德國學員,也有過炸彈落在身上的經歷。一九四五年,蘇聯軍隊佔領柏林時,他年僅六歲。士兵們帶走了他,以及在大轟炸下倖存的一些老弱婦孺,把他們安置在收容所裡。他記得他們正在玩一顆未爆的手榴彈,那是士兵們給他們的玩具。他親眼看到一個小男孩拔開保險栓,手榴彈立即爆炸,這個男孩的手臂當場炸斷。

 

附近的孩童也遭到波及而嚴重傷殘,他還記得他們哀號的尖叫聲、受傷的臉,以及被炸得四處飛散的血肉和斷臂殘肢。他也記得睡在他旁邊年僅六歲的小女孩慘遭一位士兵強暴。他告訴我,即使事隔多年,營房裡夜夜被強暴婦女的尖叫聲仍不時在耳邊響起。他說,六歲時的慘痛經驗籠罩著他一生,為此他來參加轉念作業學校,希望能深入他的內在和噩夢裡,從中找到回家之路。

 

有一位猶太婦女參加了同一所學校,她的父母是德國達郝(Dachau)集中營的倖存者。她童年的夜晚也一樣充滿慘叫聲。她父親經常在半夜嚎叫醒來,終夜來回踱步、哭泣和呻吟。她母親也經常跟著醒來,與父親一起呻吟。父母的夢魘變成了她的噩夢。父母教她千萬別信任手臂上沒有號碼刺青的人。她所受到的創傷就跟那位德國人沒兩樣。

 

開學幾天後,我聽到了他們的故事,便安排這兩人一起做練習。他們寫的「轉念作業單」各由相對的角度批評二次世界大戰的敵軍。他們輪流向對方念出自己的質問,我很高興看到這兩位「想法之下的重生者」最後成了朋友。

 

在下列對話裡,威廉審查他童年時期的恐怖事件,那個經歷如影隨形地糾纏了他五十年。雖然他內心還沒做好準備,無法坦然期待最糟境遇的再度來臨,但至少他已經從中獲得了重大的體悟。我們誠實地做完「反躬自問」後,根本無法預期能得到多少收穫或它對我們有何功效,甚至我們很可能永遠不知道它的功效,但那不是我們的事。

 

威廉:我不喜歡戰爭,因為它帶給我太多的害怕和恐怖。它向我顯示我的生存旦夕不保。我常處在挨餓狀態。當我需要父親時,他不在身邊。很多夜晚我都得待在防空壕裡。

 

凱蒂:很好,你當時幾歲呢?

 

威廉:戰爭開始時,我才六歲。它結束時,我十二歲了。

 

凱蒂:讓我們來看看「戰爭帶給我太多的害怕和恐怖」。請回到你最糟的情況裡,回到你又餓又怕,父親又不在身邊的最糟時刻,你當時幾歲呢?

 

威廉:十二歲。

 

凱蒂:我要跟十二歲的你說話,你在哪裡呢?

 

威廉:我正從學校回家,聽到了爆炸聲,立即跑進一棟房子,然後房子倒塌下來,屋頂正好擊中我頭部。

 

凱蒂:後來呢?

 

威廉:起先,我以為我死了,後來發現還活著,便奮力爬出廢墟,趕緊逃出去。

 

凱蒂:所以你逃出去了,然後呢?

 

威廉:我沿著街道一直跑,跑進一家麵包店,後來離開麵包店,再衝入一座教堂,躲進教堂的地下室,心想:「或許這裡比較安全。」後來,我跟其它受傷的人一起被送上卡車。 

 

凱蒂:你那時身體沒事吧?

 

威廉:還好,只是有點腦震盪。

 

凱蒂:好。我想要問十二歲的小男孩,哪個時刻是最糟的呢?是你聽到爆炸時,還是房屋倒塌壓到你時?

 

威廉:房屋倒下來時。

 

凱蒂:是的,當房屋倒塌時,暫時不理會你的想法,那小男孩還好嗎?若不理會你的想法,那小孩事實上還好嗎?

 

威廉:現在,從我成人的眼光來看,他還好,因為我知道我還活著。但我那時還是個孩子,他不覺得OK。

 

凱蒂:我瞭解。我正在問十二歲的小男孩。現在,我要你看著房子正塌下來,它塌下來了,你還OK嗎?

 

威廉:是的。我還活著。

 

凱蒂:然後,屋頂打在你頭上,就事實而言,你還好嗎?

 

威廉:我仍活著。

 

凱蒂:現在你正爬出房子。小男孩,告訴我實情,你還好嗎?

 

威廉:(停頓很久後)我活著。

 

凱蒂:讓我再問一次,我要問小男孩,是否有任何事不OK?

 

威廉:我不知道我繼母或兄弟們是否安然無恙。

 

凱蒂:很好。現在除了那個想法以外,你還好嗎?

 

威廉:(停頓一下後)在那情況下,我還活著,所以一切都還好。

 

凱蒂:要是你沒想到你母親和家人那個故事時,你還好嗎?我不只指活著而已。請看著十二歲的你。

 

威廉:雖然我當時很驚慌,但大致還好。我不只活著,而且很慶幸自己逃離了房子。

 

凱蒂:所以,請閉上眼睛。現在走到小男孩身邊,只是看著這十二歲的小男孩就好。看著屋子倒塌在他身上,現在看著他爬出來。

 

看著他,心裡沒有你編的故事,沒有炸彈和父母的故事。只是看著他,不編故事,你待會兒還可以編你的故事,但現在,請專心看著他,放下你的故事,就只是跟他在一起。你能在內心某處感到一切OK嗎?

 

威廉:嗯‥

 

凱蒂:是的,親愛的。你編了一個炸彈怎樣徹底摧毀你和你家庭的故事,然後用那個故事來嚇自己。小男孩並不瞭解心念通常如何運作,也不知道那只是一個嚇自己的故事而已。

 

威廉:我當時並不知道。

 

凱蒂:所以,房子倒塌下來,屋頂擊中你頭部,你有一點腦震盪,然後你爬出來,跑進一家麵包店,再衝入一間教堂。事實真相遠比我們編的這些故事「我需要我父親。炸彈是否擊中了我家?我父母還活著嗎?我能再看到他們嗎?沒有他們,我怎麼活呢?」仁慈多了。

 

威廉:嗯...

 

凱蒂:我很想回到過去,再跟那個小男孩在一起,因為他今天仍坐在這裡。「房子會倒塌,並害死我全家」的故事還比房子確實倒下來更讓你覺得恐怖和痛苦。你當時確實感覺到它壓在你身上嗎?

 

威廉:可能沒有,因為我當時太害怕了。

 

凱蒂:所以,親愛的,你在心裡重活了這個故事多少次?多少年?

 

威廉:常常。

 

凱蒂:你那時聽過幾次炸彈落下來?

 

威廉:轟炸了兩個多星期。

 

凱蒂:所以,你的實際經驗只有兩個多星期,然而,那經驗在你心裡活了多少年?

 

威廉:五十五年。

 

凱蒂:所以,炸彈落在你心裡長達五十五年,事實上,它只是你童年的一小段經驗。

 

威廉:是的。

 

凱蒂:那麼,誰比較仁慈呢?是戰爭,還是你呢?

 

威廉:嗯...

 

凱蒂:誰不斷地製造戰事呢?當你相信這個故事時,你有何反應呢?

 

威廉:充滿恐懼。

 

凱蒂:當你相信這故事時,請看看你是如何過日子的:這五十五年來,沒有轟炸,也沒有房子倒塌,你卻一直深陷恐懼之中,無法自拔。你是否能找到理由放下這個小男孩的故事呢?

 

威廉:喔,可以。

 

凱蒂:沒有它時,你是怎樣的人呢?

 

威廉:我會覺得自由,可能是沒有恐懼的自由,尤其是沒有恐懼了。

 

凱蒂:是的,那也是我的經驗。我要再跟十二歲的小男孩說話。你需要父親在場,那是真的嗎?那確實是真的嗎?

 

威廉:我知道我很想念他。

 

凱蒂:我完全瞭解。但是,你需要父親在身邊,那是真的嗎?我在問你事實真相。

 

威廉:我在沒有父親的情況下長大。

 

凱蒂:所以,「你需要父親」,那是真的嗎?除非你能跟母親相會,要不然「你需要母親」是真的嗎?事實上呢?

 

威廉:不。

 

凱蒂:當你飢餓時,你需要食物,那是真的嗎?

 

威廉:不,我沒受飢餓之苦。

 

凱蒂:你能否找到一個理由讓你毫不焦慮地持有「你需要母親、需要父親、需要房子、需要食物」的故事呢?

 

威廉:這樣我才能活得像個受害者。

 

凱蒂:那是很沉重的生活方式。這個古老卻不真實的故事,只會帶給你沉重無比的心理壓力。「我需要母親」,那不是真的。「我需要父親」,也不是真的。你聽得進去嗎?如果你不是個受害者,你將如何過活呢?

 

威廉:我會活得自由自在。

 

凱蒂:活在收容所的十二歲小男孩啊,你是否能找到理由放下「我需要母親、需要父親、需要房子、需要食物」的故事呢?

 

威廉:是的。

 

凱蒂:只因我們的故事從中作梗,才使我們無法知道我們其實一直擁有所需的一切。你能反轉你的答覆嗎?請再念一次你的答覆。

 

威廉:我不喜歡戰爭,因為它帶給我太多的害怕和恐怖。

 

凱蒂:「我不喜歡我的想法‥‥」

 

威廉:我不喜歡自己有關戰爭的想法,因為它帶給我太多的害怕和恐怖。

 

凱蒂:是的。事實上你遇到的最糟狀況只是腦震盪。所以,讓我們慢慢移到下一個答覆。

 

威廉:人們應該只用討論的方式,而不該發動戰爭。

 

凱蒂:你能肯定那是真的嗎?你已經在頭腦裡討論了五十五年!(威廉大笑)但卻沒處理掉你內心的戰爭。

 

威廉:嗯...

 

凱蒂:當你持有「不該打仗」的想法時,你會作何反應呢?這五十五年來,你懷著那個想法,卻天天在報紙讀到有關戰爭的報導,你如何過日子呢?

 

威廉:我很沮喪、失望和憤怒,有時也很絕望。我拚命設法用和平方式解決衝突,但從未成功過。

 

凱蒂:所以,事實上,戰事仍持續在你內心和全世界爆發。你內心一直在跟這個與現實不符的「不該打仗」的故事作戰。沒有那個故事時,你是怎樣的人呢?

 

威廉:若沒有那個想法,我大概能更自由地處理衝突。

 

凱蒂:是的,你會經驗到「跟現實的戰事」己經結束了,你將是一位值得我們傾聽的人,一位和平使者,一位可信任的人-正向我們述說如何結束戰爭的真理。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威廉:國際衝突應該用和平方式解決。我應該反向思考嗎?

 

凱蒂:是的。

 

威廉:我內在的衝突應該用和平方式解決。

 

凱蒂:是的,透過「反躬自問」,你學會在自己內心和平解決問題,現在,我們擁有一位老師了。恐懼只會教導恐懼,唯有平安才能教導平安。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威廉:戰爭摧毀人類的寶貴生命,而且浪費大量物質資源。它帶給家庭巨大的悲傷和痛苦。它是無情、殘酷,而且可怕的。

 

凱蒂:當你說這些話時,是否聽到或感受到了它的反向思考?讓我們來聽聽它的說法,請做反向思考,並把你自己放進所有的反向思考裡。

 

威廉:把我放‥‥?

 

凱蒂:「我的想法摧毀‥‥」

 

威廉:我的想法摧毀了我寶貴的生命,而且浪費我大量的物質資源。

 

凱蒂:是的。每當你在心裡述說戰事的故事時,它就消耗了你最愛的資源:平安和幸福。下一句呢?請反向思考。

 

威廉:我帶給我的家庭巨大的悲傷和痛苦。

 

凱蒂:是的。當你懷著這個故事回家,你帶給家人多大的悲傷呢?

 

威廉:真難接受。

 

凱蒂:我沒看到任何炸彈落下來。這五十五年來,除了在你心裡以外,沒有炸彈落下來。接受它雖難,但比這更難的只有一件事:就是「不接受它」。事實真相統治著一切,無論我們是否意識到。你的故事,使你無法經驗到自己當下擁有的平安。「你當時需要母親」-那是真的嗎?

 

威廉:沒有她,我還是活下來了。

 

凱蒂:請只回答「是」或「不是」,並且感受一下。「你需要母親」,就事實來說,那是真的嗎?

 

威廉:不是。

 

凱蒂:「你需要父親」-那是真的嗎?

 

威廉:不是。

 

凱蒂:感覺一下。請閉上眼睛。看著這小傢伙正在照顧他自己。只是看著他,不要讓你的故事介入。(停頓很久。最後,威廉開始微笑)我也是如此。我曾忘了我的故事,忘了我那充滿痛楚的人生,在恐怖和內在戰爭的另一邊發現一個很美妙的生命。我製造出一個對抗家人和我自己的戰爭,它跟任何可能落下來的炸彈一樣殘忍。到了某一刻,我停止轟炸自己,開始做這「轉念作業」,只用簡單的「是」或「不是」來回答問題。然後,浸泡在那些答案裡,等它們慢慢自行沈澱,從中找回我的自由。讓我們看下一個答覆。

 

威廉:我再也不要經歷炸彈落在頭上或成為人質或感到飢餓的恐怖故事。

 

凱蒂:你很可能會再度經歷到這個故事。而且,當你聽到自己又在訴說那可憐的小男孩需要父母的故事,因而失去了平安或無法一笑置之時,表示該再做「轉念作業」的時刻到了。這故事是你的禮物。除非你能一無所懼地面對它,你的「轉念作業」才算做完了。你內心的炸彈只會落在一個人身上-你,而且天底下只有一個人能結束你心裡的戰事,那個人也是你。所以,讓我們作反向思考。「我願意‥‥」

 

威廉:我願意炸彈再落在我頭上。

 

凱蒂:它只會發生在你的想法裡。炸彈不會來自身外,它們只由你內而來。所以「我期待‥‥」

 

威廉:很難說出口。

 

凱蒂:我期待最糟的境遇,只因它顯示了我還未徹底了悟。我深知唯有真理才會帶來真正的力量。

 

威廉:我期待炸彈再度落下來,並感受到飢餓。飢餓並非如此糟。(停頓一下)我還未感受到它或許以後會吧。

 

凱蒂:你不必現在就感受到它,沒有關係。你還無法期待炸彈落下來,也是可以的。你的坦白承認,已經帶給你一些自由了。下次故事再度浮現時,你可能會經驗到一些令你開心的事。你今天的經歷會持續影響到數天或數周以後的生活,你可能覺得受到一記棒喝,但也可能感覺不到什麼。不論如何,期待它的出現吧!然後坐下來,寫下心裡的想法。要對五十五歲的魅影動手術,確實很不容易。親愛的,謝謝你的勇氣。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