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你說:「身體沒有問題-只有頭腦會出問題」,那是什麼意思呢?倘若我失去了右臂,而我又是右撇子時,我該怎麼辨?那難道不是重大的問題嗎?

 

答:我怎知道我不需要兩隻手臂呢?因為我只剩下一隻了。宇宙裡沒有失誤。你若另作他想,必會引起恐懼與絕望。「我需要兩隻手臂」的故事正是痛苦的開始,因為它與事實真相不符。不編故事的話,我擁有所需的一切。即使沒有右臂,我仍是完整的人,雖然開始寫字時可能歪歪扭扭,但那正是它應呈現的樣態。它會做到「我需要」的程度,而不會按照「我認為我需要」的程度。很顯然,這世上需要一位老師,教導人們如何快樂地用一隻手臂寫出歪歪扭扭的字。在我也樂於接受失去左臂的事實之前,我的「轉念作業」還未做完。

 

問:如何學會愛自己呢?

 

答:「你應該愛自己」-那是真的嗎?當你相信你應該愛自己的這個想法,而你卻不愛自己時,你如何對待自己呢?你能否找到一個放下這故事的理由呢?我不是要你放下這神聖的觀念。倘若沒有想到「你應該愛自己」的故事,以及「你應該愛別人」的故事時,你是怎樣的人呢?這不過是另一個折磨人的玩意兒。它的反向思考是什麼呢?「你不該愛自己」,那豈不更加自然嗎?你還不該愛自己,除非你開始這麼做了。這些神聖的概念、靈性理念,常常變質為一種教義。

 

問:你說:「你是我的投射」,是什麼意思呢?

 

答:整個世界都是你投射出來的。內在和外在世界永遠搭配得好好的-它們是彼此的倒影。世界是一面鏡子,如實反照出你心裡的影像,你內心若感受到渾沌不明和混亂不堪,必會反映在你的外在世界。你必會看到自己所相信的,你這個混亂的思想者往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你是一切事物的詮釋者,你若渾沌不明,你所聽到和看到的,必是渾沌不明。即使基督或佛陀在你面前跟你說話,你也只會聽到令人迷惑的言論,因為聽者根本是混亂不清的。你只會聽到你認為他說了什麼,你自己的故事一旦遭到威脅,你就會跟他爭辯不休。

 

我是你的投射,除此之外,我還會是什麼?我毫無選擇的餘地,我是你認為我是誰的那個故事,你沒看到真正的我,不論你把我看成老、少、美、醜、誠實、欺騙、關心、冷淡,對你而言,我只是你未經審查的故事,是你虛構的神話。

 

我明白,「你認為的我」,對你而言是非常真實的。然而,我也曾那麼無知,被騙了四十三年,直到我覺醒過來的那一剎那為止。「那是一棵樹、一張桌子、一把椅子」,那是真的嗎?你是否曾停下來反問自己?你曾否靜下心來,仔細聆聽你的反問?誰告訴你那是一棵樹?誰是最早告訴你的權威人士?他們怎麼知道的?我的整個人生和一切身份,全都建構在一個不曾質疑過、有如孩子般天真的信任上。你是這樣的小孩嗎?透過「轉念作業」,你開始認真閱讀真理之書-你自己這本書,這時,你的各種玩具和編造的謊言都慢慢棄置一旁了。

 

人們告訴我:「但是,凱蒂,你的快樂也全是投射出來的。」我如此回答:「是的,那不是挺美的嗎?我喜歡活在這美夢裡,過著幸福的日子!」要是你活在天堂,你會結束它嗎?它不會結束,也無法結束的。這即是我的事實真相,直到它不是為止。它若改變了,我永遠可以反躬自問。我回答那些問題,領悟出內在的真相,因而化解了所做的一切,使得原本有事變成事事無礙了。在兩極之間,我找到了平衡,我自由了。

 

問:你說「轉念作業」會讓我沒有焦慮,也不會有問題。但是,那豈不是變成不負責任嗎?倘若我三歲的孩子叫餓時,該怎麼辦呢?我是否能毫不焦慮地想「嗯,她肚子餓是事實真相」,然後讓她繼續挨餓嗎?

 

答:噢!我的天!親愛的,愛是仁慈的。當它看到自己的需要時,不會保持沉默,無動於衷的。你真的認為必須先有未雨綢繆的負面念頭,才會讓你去餵小孩嗎?如果你三歲的孩子叫餓,就去餵她,那是為了你自己的緣故!不焦慮也不煩惱地餵養飢餓的孩子,感覺如何呢?你豈不更清楚知道如何以及何處可找到食物嗎?而且,難道你不會因此而振奮和感恩嗎?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不須藉助焦慮來完成我明知要做的事;焦慮不會帶來效率,唯有平安與清明的心,才會有效率。愛是行動,而且根據我的經驗,真相永遠是仁慈的。

 

問:你怎能說真相是美善的呢?那麼,戰事、強姦、貧窮、暴力和虐待小孩呢?你豈能寬容它們? 

 

答:我如何能寬容它們?我只注意到,如果我認定它們不該存在,我就會受苦。在它們消失之前,它們就是存在的。我能否結束內心的交戰?我能否不再用殘暴的念頭來戕害自己和他人?若不能,我就會繼續在心裡進行我要你停止的那些事。神志清明的人永遠不會受苦。你能消除世間的戰爭嗎?透過反躬自問,你至少消除了一個人的戰爭,那就是你。這是結束世間戰爭的開始。倘若生活激怒了你,很好!在紙上批評好戰人士,然後反躬自問,並作反向思考。你真想知道真相嗎?所有的痛苦都肇始於你,也終結於你。

 

問:「永遠接受事實」,聽起來好像你從此一無所需了,擁有那些東西不是更有趣嗎?

 

答:我的經驗是我確實一直在「要」一些東西,那不僅有趣,而且帶給我極大的快樂!我要的就是真相,而且我要的,其實是我早已擁有之物。

 

當我要的就是我本已擁有之物,想法和行動就不會分裂,它們同步前進,沒有任何衝突。如果你感到任何匱乏,把那些想法寫下來,一一反躬自問。我發現生活從未虧待我們,我不需要未來。我需要的一切永遠無虞,而且我不必為它付出任何代價。

 

我現在想要什麼?我想要答覆你的問題,因為那是此刻正在發生的事。我回應你,因為基於愛。「你」是所有結果的初因。我愛這個生命。我怎會需要比我現在擁有的更多或更少之物?何況那是很痛苦的。我之所見、所在之處,所聞、所嘗和所感受到的,全都如此美好。如果你熱愛生命,你會想要改變它嗎?沒有比熱愛真相還更令人興奮的事了。

 

問:有時候你會說:「神是一切,神是美善的。」那不也是一種信念嗎?

 

答:我只是用「神」來稱呼「事實真相」而已。我永遠知道神的旨意,那就是「每一刻的事實真相」。我不再懷疑,也不再干涉神的事,就這麼簡單。從這個「新視野」去看一切,萬物是如此完美。這終極真相-我稱它為「最後的判斷」-即是:「神是一切,神是美善的。」真正瞭解這點的人,不須反躬自問了。當然,說到究竟,連這種說法都不是真實的,但如果它對你有用,就好好享有它吧!祝你有個美妙的人生。

 

一切所謂的「真相」,最後都會消失,因為世間每一個真理都已經扭曲了。如果仔細審查,我們甚至會放掉這終極真相,那個遠遠超越所有真相的境界,是真正的合一之境,進入神的境界。歡迎回頭,那永遠是一個開始。

 

問:如果一切真的只是空無,那又何須自尋煩惱?為何要去看牙醫,為何還要治病呢?

 

答:我去看牙醫,是因為我喜歡咀嚼食物,我喜歡自己不是「無齒之徒」,我真傻哪!倘若你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妨反躬自問,找出屬於你自己的真相。

 

問:我如何活在「當下」呢?

 

答:你一直活在當下,只是沒意識到而已。 只有在這一刻,我們才活在真相裡。你和每個人一樣,都能學習活在當下;在每個當下,愛你眼前的一切,愛它如愛自己一般。只要你繼續練習「轉念作業」,就會愈來愈清楚地看到你的真相,沒有未來或過去。愛的奇蹟自會降臨在你每一個當下-每一個未加詮釋的當下。倘若你的心念跑去管其它人的事,你便錯失了真正的生命。 甚至這「當下」都是一個概念。一個念頭完成它自己時,便消失了,不會留下任何存在的證據,只留下一個概念讓你相信它曾存在過,然而現在,連那一個也消失了。現實永這是一個過去的故事,在你抓牢它之前,它已經消逝了。我們每個人其實早已擁有自己一直在尋找的平安之心。

 

問:我發現很難說真話,世事變化無常,我如何前後一致地說真話呢?

 

答:人類的經驗不斷變化,然而我們那真實且完整的存在卻不曾改變過。讓我們從當下所在之處開始吧。我們能否只說「當前的真相」,而不必跟「前一刻的真相」作比較呢?如果你稍後再問我一次,可能我會有不同的答案。「凱蒂,你口渴了嗎?」不,不渴。「凱蒂,你口渴了嗎?」是的,我渴了。我永遠說我此刻的真相。是的,不是的,是的,不。那就是真相。

 

有一次,我堂兄在清晨兩點鐘打電話給我,非常沮喪地說,他正拿一把上膛的手槍對準頭部。他說如果我無法給他一個活下來的好理由,他就要炸掉自己的腦袋。我沈吟了很長一段時間,很想給他一個理由,卻怎麼也想不出來。我跟電話線另一端的他等了又等,到最後,我告訴他我一個理由都找不到。他突然放聲大哭,顯然這是他需要看到的真相。他說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聽到的誠實無欺之言,而那正是他一直在尋找的。當時,如果我認為他不該自殺而編造一些理由,就絕對無法給他我所能給予的真實答案-也就是我在那一刻擁有的真相。

 

我注意到,練習「轉念作業」一段時日的人,他們看待事物時,能真正看清真相,因而變得容易活在真相裡,也容易靈活地改變他們的想法。只因為,誠實地活在當下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 你認識的人當中,有誰不曾改變過想法呢?這扇門過去是一棵樹,以後會變成柴火,然後回歸空氣和大地。我們全都像這扇門,不斷地變化。當你改變想法時,只需據實以告。倘若你害怕實話實說,人們將如何看待你,那就是你開始混淆的一刻。「你改變想法了嗎?」是的。「你發生什麼事了嗎?」是的,我改變了我的想法。

 

問:我真的無法傷害到別人嗎?

 

答:對我而言,我不可能傷害別人。(請勿相信這說法,對你而言,它還不是真的,除非你已親自領悟到了)我唯一會傷害的人是我自己。倘若你要求我直截了當說實話,我才會告訴你我所看到的。你要什麼,我就給什麼,而你接收答案的方式,決定了它對你是傷害還是幫助,我只是給你我能給予的東西而已。 但是,如果我認為對你說實話,會傷到你的感受,我就不說(除非你告訴我,你真心想知道)。如果我感到待你不善,內心就會不舒服,連帶也害自己受苦。所以,純粹為了我自己的緣故,我不會那樣做。我要照顧我自己,在那同時也照顧到你。我的友善與你完全無關,我們全都要為自己的平安負責。我可能說出最有愛心的話語,卻激起你的戒備之心,我能夠諒解那點。我瞭解,你認為我說了你什麼的那個故事,才是你受傷的原因。你之所以一再受苦,因為你不曾用四句問話反躬自問,並作反向思考,探求你的真相之故。

 

問:這麼多人、這麼多靈魂都在逐漸覺醒,這似乎是整個宇宙的集體渴望,渴望共同覺醒,宛如一個有機體、一個生命。你意識到這趨勢了嗎?

 

答:我對那一無所知。我只知道,心痛之時,就去審查它。覺悟只是一個靈性概念,另一個遙不可及的渴望而已,甚至連「無上真理」本身,也都只是一個概念。對我而言,經驗才是一切,那是反躬自問要帶給你的珍寶。每個痛苦,逐一被化解了-現在、此刻、當下。倘若你認為自己開悟了,那麼即使愛車遭到拖吊,你依然歡喜如常。就是那樣!你的孩子生病時,你如何反應呢?你先生或太太要求離婚時,你如何回應呢?我不知道人類是否正在集體覺醒。你現在痛苦嗎?那,才是我的興趣所在。 人們常談「自我覺醒」,這就是了!你是否能僅僅快樂地呼吸呢?如果你此刻很快樂,豈會在乎開不開悟呢?只需覺醒於此時此刻就夠了。你能做到這一點嗎?其餘的,最後都會冰消瓦解。心靈與理性合而為一,不再分裂。它找到了家,安息在自己裡頭,成為它自己。除非徹底瞭解自己編造的故事,否則永無平安之日。

 

問:我聽說解脫的人沒有任何偏愛,因為他們認為一切都是完美的。你偏愛什麼嗎?

 

答:我偏愛什麼嗎?我是熱愛事實真相的人,而且永遠如此。「真相」有它的偏愛,白天有太陽,晚上有月亮,看起來,我一直偏愛當下發生的事。我偏愛白天的太陽、晚上的月亮,也偏愛眼前跟我比肩而坐的人。只要有人開始發問,我就在那裡,而他就是我的偏愛,此外別無他人。然後,當我跟另一個人說話時,她就成了我的偏愛,除她之外,也別無他人了。我專注自己正在做的事,由此孳生了我的偏愛。無論我正在做什麼,那就是我的偏愛。我怎能知道呢?我「正在做」啊!我是否偏愛香草更甚於巧克力呢?我「是」如此,直到「不是」為止。改天,我們到店裡買冰淇淋時,我會讓你知道。

 

問:需要化解「所有的」信念嗎?

 

答:只要檢查所有使你痛苦的信念即可。你只需從自己的噩夢中清醒,美夢必會隨之而來。如果你的內在世界無比自由、無比美妙,為何要改變呢?活在快樂美夢裡,誰要醒來呢?倘若你的夢並不快樂,歡迎來做「轉念作業」。 

 

永遠只有一個問題: 你當前尚未審查的故事。

 

 

 

需要詳細內容請參考書籍或與thework相關網站聯絡,謝謝!

 

 

 

一念之轉(Loving what Is)
作者:拜倫.凱蒂Byron Katie、史蒂芬.米切爾Stephen Mitchell
譯者:周玲瑩
Byron Katie的網站:http://www.thework.com
線上閱讀:http://hi.baidu.com/theartoflove/blog/item/3eb83df1fbb1dcc47831aae3.html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8xk6.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