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我所說的,那是對它真正是如何的一個了不起的描述。而當然,現在我知道那一點了。在我與神對話之後,這一切變得清楚了。但在當時,我則以為它只是另一個機會。因為當時我們的廣播長才之一,一個叫約翰·華克的傢伙,在我到後兩個月就離開電台,去弗吉尼亞的理奇蒙市做事。然後不久,約翰在理奇蒙的上司離職去加入另一個公司,那公司在馬利蘭州的安那波裡斯買了一個小的調幅電台。約翰不想離開裡奇蒙,所以他對他這位上司說他認識一個年輕的新秀,推薦他用,說這人可以帶給安那波裡斯電台一個新形象及好名聲。而那個年輕的新秀就是在下我。

 

於是很快的,我就要啟程去東岸,但我母親絞著雙手,請父親阻止我。可是我父親說:「讓那孩子走。他的時間已經到了。」

 

「但萬一這一切都個錯誤呢?」媽問道。

 

「那他就是個錯誤。」我父親只說,「但他知道我們在哪兒。」

 

我在一九六三年到了安那波裡斯,差一個月就二十歲了。我的薪水是一週五十元,但,嘿,我可是在一家真正的無線電台哦!這不是調頻,這是調幅。是那種他們在汽車裡能收聽的廣播,那種他們從小型手提收音機帶到海灘去的廣播。當我滿二十一歲時,我已經變成該電台的製作經理,主管他所有的廣告製作了。

 

我告訴你們這些故事,尤其是這一個,是因為我要你們明白,神如何的在我們的生命裡做工:以及我們如何真的與神為友,而甚至不自知。我想要表明的是,神如何利用人、地與事來助我們上路。或勿寧說,他是如何的容許我們,給我們創造的力量去決定我們人生的識相—雖然當時我不會用這種說法。

 

到一九六六年,我已努力升任為全國最南邊城市的一家廣播電台的製作經理。我不說出那城電台的名字,是因為我不想讓那裡現在的居民難堪或憤怒。雖然我很確定那邊現在已不同了,但在一九六六年,我認為我到那兒去是個錯誤。可是我當時尚未學到「在神的世界裡沒有錯誤」這個觀念。而現在我才明白,所發生的全是我的教育的一部分,是為我在世界裡要做更大的工作的準備。

 

使我認為我到南方城市去是個大的錯誤的原因,是我在那兒發現的種族歧視態度。那時在六零年代中期,詹森總統才簽下了人權條款。它變成法律是由於有其必要(正如今日反仇恨罪行的立法有必要),而那種需要再沒比在最南部的某些角落裡,某些長期種族歧視的堡壘裡更明顯的了。我正是在這樣一個角落裡—以不止一種方式而言。我不想幹了!我恨它!

 

記得當我第一次開進那城市裡時,我需要給我的車加些油。於是我將車駛進了一個加油站,但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發現每個油幫浦上都掛著一個硬指板,上面寫著「白人專用」。而「有色人」則在後面的一個幫浦那兒加油。飯店、酒吧、旅館、戲院、公車站,以及其他的公共地點都這樣的被隔離開。

 

由於我是來自米爾瓦基,所以我從沒見過這種東西。並非米爾瓦基或任何其他的北方城市就沒有種族歧視。但我從未面對如此露骨的、將一整群人標明為次等公民的事。我從沒住在一個地方,在那兒整個社會都同意那樣做是可以的。

 

事情每況愈下。我曾被邀到某個新認識的人家家裡餐宴,我確犯了一個錯誤,我四處詢問有關我在每個地方接觸到的種族態度。我以為這家的主人,一對顯然教養很好的夫婦,可能能提供我一些洞見。

 

我也的確獲得了一些洞見,但卻非我所預期的那種。

 

那時男主人正舉起他的酒杯讓一個名叫湯瑪斯的老黑僕斟滿,這位男主人帶著怒氣,透著勉強的笑容,操著南方特有拉長的慢腔調說:「哦,且慢,我的新朋—友,我希望你老兄別太嚴苛的批評我們了。你明白嗎,我們對我們的黑老弟們真的很友善哦。沒錯,我們就是那樣。真的,我們對待他們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樣。」然後他轉向湯瑪斯:「老湯啊,你說是不是呢?」

 

我畏縮了。這人甚至不曉得他在做什麼。

 

不過,湯瑪斯並非如此的無知。他悄聲的說:「那是個事實,老闆,那是個事實。」然後悄然的離開了房間。

 

現在如果我看見露骨的不公平,我第一個行動已經不是轉身走開,反而向他靠近:去試著瞭解是什麼發動了他;去看看我是否能做任何事來治癒他。但那時是我較年輕的時光,那時我的心正在決定其真相,而非對它採取行動。因此,我只想抽身。以最糟的方式,我無法忍受不寬容。我完全不瞭解那個層次的偏見,我完全不瞭解有關我們今日會稱之為黑人經驗的東西—而我只想脫離那一切。

 

我向神大喊:「把我帶離這裡吧!」但我無法想像我怎能真的迅速離開。廣播是個非常專業的領域,但在這個你選擇的市場上並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工作。而我當時覺得,只要找到任何工作我都算幸運的了。

 

當然,我並沒想到神的友誼。在那些日子裡,我仍然將神想作是某個「人」,他對你的有些祈求會答覆,有些則會忽略,並且如果我的靈魂帶罪而死,他還會隨時隨刻嚴厲的懲罰我。如今,我知道神無時無刻不答覆祈求—並且我也知道,我們的所思、所言和所行都是個祈禱,並且神都會反應。他就是那樣的一位好朋友!但在六零年代初期,我不瞭解那點,所以在那時我並沒有真的在期待一個奇蹟。

 

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下當我得到另一個奇蹟時,我有多驚訝吧!

 

那是來自一個完全的陌生人的意外電話。一個自稱為湯姆·費得曼的人打來的。「你不認識我,但我從安那波裡斯的馬文·墨維斯(我之前的那個電台老闆)那兒知道你的名字。我正在為我們巴爾的摩的廣播電台找一位節目部主任。馬文說你很有才幹。你有沒有興趣到這兒面試呢?」

 

我無法相信我聽到的話。你在開玩笑嗎?我在腦海裡大叫。「我有興趣。我想我可以安排一下。」我對湯姆說。

 

「不過,有件事我想你該知道。」他繼續說,「這是個全部黑人的廣播電台。」

 

啊,是的,我記得那件事。我好聰明呦,不是嗎?

 

聰明?根本就是共謀嗎!因為當我被巴爾的摩的WEBB僱用時,(沒想到呀沒想到!)我親身發現了偏見是什麼,以及黑人是如何體驗它的,即使在一個所謂很世故的大城市裡。

 

我也學到了很多。關於我自己的自以為是,以及我是如何地以為我們的大都市心態就是比最南部的鄉下佬要好些。我發現,我們的種族態度終究也好不到那兒去—但我必須深入黑人經驗才能看到那點。在最南方以外,我們的偏見只不過是表現的不同—主要是帶著多得多的虛偽而已。

 

在當時所謂的「節奏與藍調」電台的任職期間,我放下了許多錯誤和高傲的想法,而我對黑人文化也親身學到了很多。與一批黑人同事一同工作,並且日日與黑人社區互動,帶給了我無法由任何其他方法獲得的洞見。

 

當我已學到了我到這裡來學的東西時,神又再次的插足,給了我另一個不可置信的機會,去為我最終在世界上該做的工作做了近一步的準備。

 

等一等。當然,你領悟到了,是你而非我在做這事?你真的瞭解,對不對?除了你為自己設定的議程外,我並沒給你議程?

 

是的,我現在知道那點了。但那時我仍停留在是神要我做一些事,並且是神控制和引起了我生命中的所有境況和事件的模型下。

 

哦,那麼,複習一下,到底是誰控制和引起了你生命中的境況?

 

是我。

 

而你又是如何做到的?

 

以我所想、所言和所行的每件事。

 

很好。但在此需要加以澄清,不然的話,有人會有我是你經驗之起因的印象。

 

但剛才你的確偷笑了一下,說你將我放在那個全是黑人的廣播電台是多聰明的事。

 

我如何助成你所選擇招致的事是很聰明的。這既是你與神的友誼是如何運作的方式。就是首先你決定你選擇什麼,然後我使它成為可能。

 

是我決定我想在一個全是黑人的廣播電台工作?

 

非也。是你決定你想更充分的瞭解種族偏見及公正是怎麼一回事。你在一個非常高的層次決定了這點。在靈魂的層次。它是與給你自己的教訓有關。它是與帶給你自己的提醒有關。它是與將你的自己導向覺察有關。

 

你潛意識的想法是逃走,離開那裡。但你超意識的想法卻是,在意識層面發現有關種族態度和不寬容的更多資訊—包括你自己的。而你同時聽從了所有的這些行動。

 

而你,身為我靈魂的朋友,永遠會使我可能做到那點嗎?

 

是的。我會將工具放在你手裡,你可以用它來造成你所選擇的經驗,使你可以達到更高又更高的意識曾面。你可以選擇用這些工具,或不用它們。

 

是什麼會讓我去做其一或另一?

 

看你對現在正在你生命中發生的事的源由有多覺察。

 

以後我會跟你談有關覺察的層次,以及層次之內的層次。

 

看起來好像我總是在事情發生之後遠比在事情正在發生時,對它們來得要覺察得多。我現在清楚的看見在我人生中隨後發生的事的原因,但在當時,我是在咒罵你。

 

那很常見呀!

 

我知道,但現在我覺得很不舒服,因為我看見了兩件當時我無法看到的事。首先,我明白了所發生的是我自己招致的事;而其次,我明白它是為我自己的最高善。

 

就你說在你經驗中想到哪兒而言。

 

是的,就我說我想到哪兒去而言。我現在明白,我一直是選擇做個老師,一個提升意義的人,而我一生都在為這做準備。

 

那是真話。

 

但我當時很氣你,關於我自己創造的事情。我並不瞭解你只不過是給我工具—正確且完美的人、地與事件—讓我準備好去面對我所選擇的經驗。

 

沒有關係,別擔心。如我說過的,那是很普遍的事。現在你知道了。所以,現在別再對你的人生—對你人生中的任何事—感到憤怒了。將它全視為完美吧!

 

你認為我能嗎?

 

你認為你能嗎?

 

我認為我能。

 

那麼你就能。

 

但那時我若知道現在我知道的就好了。

 

你現在知道,那就夠了。

 

我父親以前常說:「老得這麼快,卻聰明得這麼慢。」

 

我記得這個。

 

你覺得我將這句話記得太牢了嗎?

 

你覺得呢?

 

我想我是,但現在我將它丟出去了。

 

很好。那麼,讓你自己回到你所謂我「再插足」的地方,容許你自己越來越準備好去做你已決定在世上做的工作。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