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與你的對話之間,我學到我的關係是神聖的。它們是人生最重要的面向,因為,我是經由關係來表達及經驗我是誰,以及我選擇做誰的。

 

並且不只是你與其他人的關係,選有你與每個地方的每樣東西的關係。你與生命的關係,以及生命的所有元素的關係。你與金錢、愛、性及神—人類經驗的四基石—的關係,你與樹木、植物、動物、鳥、風、空氣、天空及海洋的關係。你與自然的關係,以及你與我的關係。

 

我與每樣東西的關係決定我是誰和是什麼。你告訴過我,關係是片聖地。因為,缺乏了與別的什麼東西的關係,我就無法創造、認識和體驗有關我自己所決定的任何事。或者,如你的說法,缺少了我不是的東西,我是的東西…就不是了。

 

我的朋友,你學得很好。你在變為一位信使了。

 

然而當我試圖向別人解釋這點時,他們有時候會被搞糊塗。這觀念並不總是很容易轉譯的。

 

那就試試看用〔白色的比喻〕。

 

對,那立刻有助於我。

 

想像你是在一間白色房屋裡,有白牆、白地板、白天花板,沒有角落。想像你被某些看不見的力量懸吊在這空間裡。你在半空中擺盪。你無法觸及任何東西,無法聽見任何東西,你看見的一切只是白色,你想這樣你會「存在」於你自己的經驗裡多久?

 

不太久。我會存在那兒,但我不會知道有關自己的任何事。很快的,我就會發瘋了(go out of my mind)。

 

事實上,那正是你會做的事。你真的會離開你的頭腦。你的頭腦被分派要擔當的任務是整理所有進來資訊的意義。而如果沒任何資訊進來,你的頭腦便無事可做。

 

立刻的,你離開頭腦的那一瞬間,你便停止存在於你自己的經驗裡。就是說,你對自己不再知道任何特定的事。

 

你是大?是小?你無法知道,因為沒有外在於你的東西可以拿來與你自己比較。

 

你是善嗎?是惡嗎?你無法知道。你究竟在不在這兒?你無法知道,因為這沒有東西。

 

你無法知道有關你自己在自己經驗裡的任何事。你可以盡量去將之概念化,但你卻無法經驗它。

 

然後有些事發生,以改變所有這一切。在牆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點。就好像曾有人帶著一支墨水筆前來,擠出了一小滴墨水。沒人知道那個點實際上是如何跑到那兒的,但沒有關係,因為那個點救了你。

 

現在,有別外的東西在了。有你,有牆上的點。突然之間,你又能做些決定了。你又能有些經驗了。那點是在那邊。那意味著你必然有這邊。那個點比你小。你比它大。你又再度開始界定你自己—相對於牆上之點。

 

你與那個點的關係變得神聖了,因為它給回了你對自己的一個感受。

 

現在一隻小貓出現在房間裡。你不知道是誰這樣做的,是誰在引發所有這一切,但你心懷感激,因為現在你可以做更多些的決定了。小貓顯得比較柔軟,但你顯得比較聰明(至少,部分的時間):它比較敏捷,你比較強壯。

 

更多的東西開始出現在房間裡,而你開始擴張你對自己的定義。然後你覺醒了。只有別的什麼東西在場時,你才能知道你自己。這別的什麼東西是你所不是的東西。故此:當你不是的東西缺席時,你是的東西…就不是了。

 

你記起了一個巨大的真理,而你發誓永遠再也不忘記它。你張開雙臂歡迎每個人、地與物。你什麼都不拒斥,因為你現在明白了,所有出現在你生命中的東西都是個祝福,送給你一個更大的機會去界定你是誰,並且認識你自己為那個。

 

但是,如果我單獨被放在那白房間裡,我的頭腦難道不會想出到底發生了什麼嗎?它難道不會說「嘿,我是在一間白房間裡,事實不過如此。放鬆去享受它」?

 

當然,一開始會。但很快的,在缺乏任何進來的資訊之下,它不會知道該怎麼想。終究,那白色、那空洞、那空無、那孤單會影響它。

 

你知道在你自己的世界裡所曾發明出來的一個最厲害的懲罰是什麼嗎?

 

單獨拘禁。

 

一點都沒錯。你無法忍受長期的單獨一人。

 

在不人道的監獄中的單人牢房裡,甚至沒有燈光。門是關著的,你是在絕對的黑暗中。沒東西讀,沒事可做,根本沒有任何別的。

 

既然思考就是創造,你就會停止創造你的實相,因為你的頭腦必須有資料以便創造,你稱你頭腦的創造為結論,而當它無法達到任何結論時,你會離開它—你會「發瘋」。

 

然而,離開你的頭腦並不永遠是壞事。在你所有偉大洞見的時刻,你都是那樣做的

 

呃,請再說一遍?

 

你不會以為洞見是來自你的頭腦吧?

 

唔,我一向以為…

 

那就是了,那就是問題所在!你一向以為。試試看偶爾不去想!試試看只是存在。

 

當你只是與一個問題「同在」而不是繼續思考它時,最偉大的洞見才來到。那是因為思考是個創造的過程,而存在是個覺察的狀態。 

 

我不大明白。請讓我更瞭解一些。我以為不思考才是問題所在,在白房間裡的傢伙發瘋了。

 

我沒說他發瘋了,是你說的。我說他離開了他的經驗。他停止創造他的實相。因為他沒有資料。

 

但是,如果他停止創造他的實相有相當一段時間了,那又是另一回事。可是如果他只這樣做一下下?只一個短短的時間?這樣一種「暫停」,是會幫助他或傷害他?

 

這是個有意思的問題。

 

思、言、行是創造的三個層次,是嗎?

 

是的。

 

當你在思考,你就是在創造。每個思維都是個創造。

 

沒錯。

 

所以,當你在思考一個問題時,你是在試圖創造一個解答。

 

一點都沒錯。那有什麼不對?

 

因為你或許可以試圖創造一個解答,或者你也可能只是變得察覺到已經被創造出來的解答。

 

再說一遍!為了我們一些較遲鈍的人,你能否再說一次?

 

你們都不遲鈍!但你們有些人在用一種非常慢的創造方法。你試圖用思考來創造。如我們顯示過的,這能辦到。但現在我再告訴你一些新東西。思考是最緩慢的創造方法。

 

記住,你的頭腦有資料來創造。而你的存在根本不需要資料。那是因為資料是幻想。它是你們所假造出來的東西,而不是本在的東西。

 

試著由本在的東西而非由幻想創造。從一種存在的狀態而非由一種頭腦的狀態創造。

 

我在試著繼續聆聽,去瞭解它,但我想我跟不上了。你走得太快了。

 

藉由思考,你無法很快的找到答案—任何答案。你必須脫離你的思想,將你的思想留在身後,而挪入純粹的存在。你難道沒聽過真正了不起的創造者,真正了不起的問題解決者,當你在給他們一個問題時,他們會說:「唔…讓我跟它在一起一會兒…?」

 

當然有羅

 

那麼,這就是他們所在說的了。而你也可以做同樣的事。你也可以是個偉大的問題解決者。但如果你想像你可藉由思考它而去解謎的話,那就行不通了。不行!做個天才,你必須離開你的頭腦!

 

天才並非創造答案的人,而是發現答案已然在那兒的人。一個天才並不創造答案,是發現答案。

 

這並不真的是發現(discovery),卻是尋回(recovery)!天才並沒發現任何東西,只不過是尋回失去的。它「曾經失落,但如今被尋回」。〔譯註:著名聖歌「奇異恩典」(Amaging Grace)中的句子。〕天才是記起了你們所有人都忘懷了的東西的那個人。

 

而你們大多數人卻忘了的一件事,就是所有一切都存在於現在這永恆的一刻。所有的解決之道、所有的答案、所有的經驗、所有的瞭解。事實是,你們不需要創造任何東西。你們所需要的,只是覺知你們希望和尋求的每樣事物都已然被創造了。

 

這是你們大多數人都已遺忘了的事。那就是我為何會派人來提醒你們說:「甚至在你們提出問題前,你們已被答覆了。」如果事情不是如此,我不會告訴你這些事。然而,你無法藉由思考所有這些事而挪到一種覺知的狀態。

 

你無法「思考覺知」,你只能「就是覺知」。覺知是一種存在狀態。所以,如果你對人生中的某些事困惑或不明白,你必須不在意。而當你有難題,別去思慮它。當你被消極、負面力量及負面情緒包圍時,什麼都別在意。

 

當你在意它,你就是服從它!明白了嗎?你被它控制,因為你在意它。別像孩童一樣,他們總是太在意父母。脫離你的頭腦。

 

記得,你是一個存在的人,而非一個在意的人。所以,挪入存在吧!

 

那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現在是在什麼狀態裡?

 

激動。因為你這胡言亂語讓我有聽沒有懂,所以我很激動。

 

啊,所以你的確知道你是在什麼狀態!

 

不,那是我的感受。我覺得激動。

 

那是你的狀態。你的感受就是你的狀態。我不是告訴你感受是靈魂的語言嗎?

 

嗯,是有,但我並不是這樣瞭解它的。

 

很好。所以現在你是在比較瞭解的狀態了。

 

是的,一點點。

 

你聽見我說什麼嗎?

 

什麼?

 

我說,現在你「是在」比較瞭解的「狀態」了。

 

你在試圖跟我說什麼啊?

 

我是在說,在現在的每一個「當下」,你都在「是」什麼。而你的感受是什麼正精確的告訴你你是在什麼狀態。你的感受從不說謊。它們不知如何說謊。它們精確的告訴你在任何一刻你是什麼。而你能簡單的藉由改變你是怎麼樣的狀態,來改變你的感受如何。

 

我能嗎?我該怎麼為呢?

 

你可以選擇「在」一種不同的狀態!

 

那看起來不太可能。我感覺怎麼樣就是我感覺怎麼樣。我無法控制它呀!

 

你感覺怎麼樣是對你是怎麼樣的一個反應。而這個你能控制。那就是我在這兒要告訴你的。

 

「是」是你將自己放在其中的狀態,它並不是反應。「感覺」則是個反應,但「是」並不是。你的感覺是你對你是什麼的反應,但你的「是」並非對任何東西的反應。它是個選擇。

 

我在選擇是我所是的。

 

你是的,沒錯。

 

為什麼我並沒覺察那點呢?我似乎並不覺察到那個。

 

大多數人都沒有。因為大多數人已忘記他們正在創造他們自己的實相。但是你已忘記了你在那樣做並不表示你沒有那樣做。它是指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麼而已。

 

「父啊,寬恕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譯註:新約聖經,耶穌被訂到十字架上講的最後一句話。」

 

一點都沒錯。

 

然而,如果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如何能做任何不同的事?

 

現在你的確知道你在做什麼了。那即這整個對話的目的。我到這兒來叫醒你。你現在醒過來了。你是覺知的。覺知是一種存在狀態。你是「在」覺知。從這覺知狀態,你可以選擇任何其他的存在狀態。你可以選擇要聰明或很棒。你可以選擇有同情心與善解人意。你可以選擇要有耐心與會寬恕人。

 

我難道不能就只選擇快樂嗎?

 

可以。

 

怎麼做?我能怎麼做?

 

別去「做」。只要「是」它。別試著去「做」快樂。只選擇「是」快樂,而你做的每件事都會由之流出,借之生出。你「是」什麼會生出你在做什麼。永遠要記住這一點。

 

但我怎麼選擇「是」快樂?快樂豈不是自動「發生」的事嗎?我的意思是,豈不是由於正在發生,或將要發生某事,而我就是快樂嗎?

 

不對!是由於正在發生或將要發生什麼,而你「選擇」是樂事。你在選擇是快樂。你難道沒見過兩個人對同一套外在境況有全然不同的反應嗎?

 

當然有啦!但那是因為那境況對他們每個人有不同的意義啊!

 

是你決定某件東西的意義的!你給了它意義。除非你決定某件東西的意義,否則它根本沒有意義。記住那點。根本沒有東西有任何意義。

 

意義是由你存在的狀態躍出來的。

 

在任一片刻,都是你在選擇是快樂,選擇是悲傷,或選擇是憤怒,被安撫、被寬容,或得到啟發,或不論什麼。是你在選擇。是你。並非什麼外在於你的東西,而你是相當武斷的在選擇。

 

現在這裡就是那偉大的秘密。你可以在事情發生之前,選擇一種存在的狀態,就如在事情發生之後那樣。由此,你能創造經驗,而不只是有那經驗。

 

事實上,你現在正在這樣做。在每個片刻。然而,你也許是無意識的這樣做。你也許像一個夢遊者。如果是這樣,那現在是醒來的時候了。

 

然而,當你在思考時,你無法全然醒來。思考是另一種在夢境的形式。因為你在思考的東西是個幻想。那是沒關係的。你活在幻想中,你將自己放在那裡,所以你該對它加以思考。但記住,思維創造實相,所以,如果你曾創造一個你不喜歡的實相,就別再去思慮它!

 

沒有東西是邪惡的,除非思考使之邪惡。

 

一點都沒錯。

 

所以偶爾有那麼一次,完全停止思考可能是件好事。與一個更高的實相接觸。彈出幻想之外。

 

我如何能停止思考?看起來彷彿我永遠都在思考中。我甚至現在就正在思考!

 

首先,要靜下來。附帶一句,注意我說要靜下來,我沒說去思考安靜。

 

哦,那很好。那非常好。

 

好的。現在,當安靜了一會兒之後,你會注意到,你的思想至少慢下來了不少。它開始冷靜下來。現在,開始思考你在思考什麼東西。

 

你說什麼?

 

你聽到我說的,開始思考你的思維走到哪裡。然後,阻止你的思維走向那裡。將你的思維聚焦。思考你的思考什麼。這是朝向大師級的第一步。

 

哇。我頭都要炸了!

 

一點都沒錯。

 

不,我的意思是—

 

是的,你是的。你只是不知道而已。這真的是炸開了你的頭腦。你們人類是怎麼說的啊?讓我們炸掉這地方?嗯,那麼現在你將要炸掉你的頭腦!那即是說,你將要離開它。

 

現在,當人們看見你在這種放空狀態,他們很可能會問:「你失魂了嗎?」而你可以回答:是的!不是很棒嗎?因為你的頭腦是你的感官輸入物的分析者,而你已停止分析所有進來的資料。你已停止思考它。反之,你在思考你在思考什麼。你在開始將你的思想聚焦,而很快的,你會根本不將思想聚焦在任何東西上面。

 

你怎麼能不聚焦在任何東西上?

 

首先,你聚焦在一個特定的東西上。但除非你先聚焦在什麼東西上,否則你無法不聚焦在任何東西上。

 

在這兒,部分的問題是,頭腦幾乎總是聚焦在許多東西上。它們一直由一百個不同的來源接收輸入的資料,它以比光速還快的速度分析這資料,送給你有關你自己以及什麼事發生在你和你周邊的資料。

 

不要對任何東西聚焦,你必須停止所有這些頭腦裡的噪音。你必須控制它,限制它,並且最終—消滅它。但你想要不聚焦在任何東西上,首先你必須聚焦在一些特定的東西上,而非同時聚焦在每件東西上。

 

所以,把它弄簡單一點。你可以用燭光的搖曳開始做。看看蠟燭,看看火焰,看看你能注意到它的什麼,深深直視它。與燭火共處。別去思考它。就只與它同在。

 

一會兒之後,你的雙眼會想開起來。它們會變得沉重、模糊。

 

這是自我催眠嗎?

 

試著不要去貼標籤。你明白嗎?你又那樣做了。你在思考這個。你在分析它,想要給它一個名字。思考某件事物會阻止你與它在一起。當你做這個時,不要思考它。只要與那經驗在一起。

 

好的。

 

現在,當你覺得好像想閉眼時,就閉上雙眼。別去想它。就只讓眼皮自己閉上。如果你不掙扎著保持眼皮睜開,它們便會自然的這樣做。

 

你現在限制了你感官的輸入。這很好。

 

現在,開始傾聽你的呼吸。聚焦在你的呼吸上。尤其是,傾聽你的吸氣。傾聽你自己阻止你去傾聽其他每件東西。這就是了不起的點子到來的時候。當你傾聽你的吸氣,你是在傾聽你的靈感。「insbiration,譯註:主要是「靈感」之意,但也有吸入、吸氣之意。」

 

哦,我的神啊,你怎麼做到的?你怎麼繼續想出像那樣的玩意兒?

 

噓。安靜。停止思考這事!

 

現在,聚焦你的內在視野。因為一旦你有了靈感,它會帶給你偉大的「洞見」,將此洞見聚焦於你前額的當中,剛在雙眼之上。

 

所謂的第三眼嗎?

 

是的。將你的注意力設在那兒。深深的看那裡。別懷著看到某些東西的期待去看。看向空無、看向無物。與那黑暗同在。別用力去看見任何東西。放鬆、滿足於空的寧靜。寧是好的。除非來到空裡,否則創造無法到來。那麼,享受這空。不期待更多,不想要更多。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