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退得夠遠去看那設計,去看織入我人生布料的巧妙細微的美時,我充滿了感激。那是在創造與神的友誼裡的最後一步,即第七步:感謝神。它是幾乎自動的一步。如果你由第一步到第六步都做了,它便是那自然發生的、自然隨之而來的東西。

 

你一輩子都沒認識神如神真正是的樣子。現在你可以了。

 

你一輩子都沒信任神如你希望你能的樣子。現在你可以了。

 

你一輩子都沒有愛神如你想要的樣子。現在你可以了。

 

你一輩子都沒以一種親近擁抱神,以使神成為你的經驗之一個非常真實的部分。現在可以了。

 

你一輩子都沒利用神如你會利用你最好的朋友的樣子。然而現在,既然你們已如此親近,你知道你能了。

 

你一輩子都沒有有意的幫助神,因為你不知道神想要任何幫助,並且,縱使你知道,你也不知道如何給予助力。現在你知道了。

 

你不認識神並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認識一事,當每個人都在告訴你另一件事的時候?

 

你不信任神並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信任你並不認識的東西?

 

你不愛神並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愛你並不信任的東西?

 

你不擁抱神並非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擁抱你並不愛的東西?

 

你不利用神並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利用你並沒有握持的東西?

 

你不幫助神並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有助於對你沒有用處的東西?

 

並且,你不感謝神也不是你的錯。因為你如何能感謝你無法有助於它的東西?

 

然而,今天是新的一天,現在是新的時刻。而你的選擇是個新的選擇。它是個重新創造你與我的個人關係的選擇。它是個終於選擇與神為友的選擇。

 

世上的每個人都想要那樣。至少每個信神的人。我們一輩子都在試想與你為友。我們試圖取悅你,不得罪你,找到真正的你,希望你能找到我們—我們什麼都試過了。但我們還沒跟隨這七步。至少,我顯然沒有。不是以你將它們鋪陳在這兒的樣子。所以,謝謝你。但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尖銳的問題。

 

當然可以。

 

為什麼感謝是必要的呢?為什麼我們感謝你是如此的重要?它為什麼是七個步驟之一?你的自我難道有這樣的需要,以至於如果我們不顯示對你的感激,你便會拿走所有的東西?

 

正好相反,我是個如此有愛心的神,而你們藉由顯示感激,便會收到所有的好東西。

 

那聽來像是以反向說同樣的事。我必須顯示我的感激,才能收到東西。

 

你並不必那樣,那不是個要求。許多似乎毫不感激的人,卻享受著好東西。

 

好吧,那麼樣我就完全暈頭轉向了。

 

我並不要求感激。它並不是個自我的安慰劑,諷刺短劇的潤滑劑,輪子的注油器。它並不會使神下一次可能對你好些。不管你感恩與否,生命都會送你好東西。但有了感激,生命會更快的送它們給你。那是因為,感激是一種存在狀態。 

 

記得我說過「思考是最慢的創造方法」?

 

記得。我還為之大吃一驚呢。

 

你不該吃驚的。你只是毫不需思索的演出你身體最重要的機能。你不會去思考眨眼睛、呼吸或心跳的事。你不會思考有關出汗或說「哎喲」的事。這些事就這樣發生了,因為你是人類(Human being)。也就是說,一個人(human),逗點,存在(being)。

 

是的,我記得。你先前說過,在所謂潛意識的經驗層面,有些人生機能和經驗是毫不費力的自動創造出來的。這是否就是我們的創造最有效率的地方?

 

非也。當你不是由潛意識創造,而是由超絕意識創造時,就是你最有效力、最有效率,並且最迅速的創造。

 

超絕意識是給你達到的那經驗層面的命名,就是當超意識、意識和潛意識全都倦成一體—然後被超越時。這是個在思想之上的地方。它是你真正的存在狀態,而這真正狀態即你真正是誰。它不被你的思想干擾、感動或影響。思想並非第一因。真正的存在才是。

 

我們現在就正在非常深刻的探索最複雜的奧秘知識。此地的區分,細微的差別,已變得非常的微妙了。

 

那沒問題,我想我已準備好了。請說吧!

 

好的。但記得,這兒將是我們碰到一些語言問題的地方。我在此所必須做的是,跨越到一個更大的文本裡去,而由一個終極實相的立足點去說,然後跨回到幻想裡,那即你現在居於其中的實相,希望你能瞭解這樣的轉譯。

 

我瞭解。讓我們開始轉吧!

 

你確定嗎?此地路可不好走哦!這將是個很艱苦的進展:是我們對話至今最困難的部分。你或許會想要跳過這個,就直接相信我的話,繼續下去算了。

 

我想要瞭解它。至少,我想試試看。

 

好吧,開始羅!

 

先來試試看這個聲明:存在即是,思維則做。(Beingness is,thought does)你覺得那是什麼意思?

 

它們是說,存在並非一個行動,它不是做一件事,它不是發生的什麼事。勿寧說它說是「是」(is-ness)它是個東西。它是個「如是」(is-ness)—它本是的樣子。

 

很好。那思維又是什麼呢?

 

它是說思維是個過程,一個「做為」(doingness),發生了的什麼事。

 

非常好。那麼,那整句話的意涵是什麼?

 

任何「發生」的事都要花時間。它可以發生得非常快,像思維:但它們要花我們所謂的時間。不過,某個「是」的東西,只是是。他是當下。它不是「將要成」:它是在此時此地。簡言之,「是」比「做」要快,所以「存在」比「思考」要快。

 

你知道嗎?我該雇你當我的口譯員的。

 

我以為你已經雇了我了。

 

嗯,說得好。好吧,現在再試試這個:存在是第一因(Being is first cause)你覺得那是什麼意思?

 

它是說存在引發了每件事。你「存在」為什麼,你便經驗到什麼。

 

非常好。然而存在引發了思維嗎?

 

是的。如果那議題是正確的,那就是的,存在會引起思維。

 

所以,你是什麼影響你如何想。

 

是的,你可以那樣說。

 

然而我說過「思維是創造性的」。對不對呢?

 

如果你說它對它就對。

 

很好。我很高興你開始信任我了。且說,如果「思維是創造性的」,那麼思維能不能創造一個存在狀態呢?

 

你是指,雞或雞蛋哪一個先?

 

一點都沒錯。

 

我不知道。我想如果我是「在」悲傷,那我是可以對那點改變心意的。我能決意去想快樂的思想,去逗留在正面的事情上,而突然間,我就能「是」快樂的了。你告訴過我我能做到這點。你說過我的思想創造了我的實相。

 

我是說過。

 

是真的嗎?

 

是的,是真的。然而,讓我問你:你的思想是否創造了你真正的存在呢?

 

我不知道。我以前沒聽過你用那句話。我不知道「不真正的存在」是什麼。

 

你真正的存在是所有一切,是每樣東西,是一切的一切。起點與終點,開始與結束,一。

 

換言之,是神。

 

是的,那是另一個字。

 

所以,你在問我,我的思想是否創造了神?

 

是的。

 

我不知道。

 

那麼,讓我就從這兒接手,替你解惑。

 

請。

 

如我已解釋過好幾遍的,我們在此將被言語和文本所限制。

 

我瞭解那點。

 

好的。你有關神的思想並沒創造神。它只創造了你對神的經驗。

 

神是(is)

 

神是一切的一切,每樣東西,所有曾是,現在是,並且將來可能是的一切。

 

到目前為止,都沒問題嗎。

 

當你思考時,你並沒創造那一切。你是夠到了創造你所選擇對你一切之不論什麼經驗。

 

它的全部已經在那兒了。你並沒藉由思考到它而將它放在那兒。然而,藉著思考它,你將你正在思考的、一切的那個部分,放在你的經驗裡。

 

你聽懂了嗎?

 

我想我懂了。請慢慢講。非常慢的講。我正試著跟上來。

 

你真正的存在,即你真正是誰,是先於每樣東西的。當你在思考你現在希望是誰時,你是進到了你真正的存在裡,進入你整個的自己裡,而聚焦在你現在希望去經驗的、你整個自己的一部分上。你的整個自己是所有的一切。它是那快樂,以及那悲傷。

 

對,對!你以前說過這個!你說過我是「你是它的上與下,它的左與右,它的這兒與那兒,它的之前與之後。你是那快與慢,那大與小,那男人與女人,以及你所謂的善與惡。你是所有的一切,而沒有什麼是你不是的。」我以前聽過你對我那樣說!

 

你說對了。我曾說過。我跟你說過許多次。而你現在比以前要更瞭解得多了。

 

所以,「思考」會影響「存在」嗎?不會。以最大的說法是不會。你是你之所是,不論你怎麼想它

 

然而,思考能不能創造對你存在的一個立即的不同經驗?可以的。你想的東西,你集中焦點在其上的東西,會在你個人現在的實相裡顯現出來。於是,如果你在悲傷,而你去想正面的、欣悅的思緒,你就會非常容易的「想通到」快樂去。

 

你只不過是由你自己的一部分挪到另一部分!

 

然而,有一個「捷徑」—這就是我們在此試圖達到的。這是我們一直在談的東西。

 

你能挪到你希望的任何存在狀態—那即是說,你能召喚你真正存在的任何部分前來—在任何時候,立即到來,只藉由知道它就是如此,而且宣告它就是如此。

 

你有一次跟我說過:「你所知的就是所是的。」

 

是的,我說過。而這就是我那樣說的意思。你對你真正存在所知道的,就是現在你的存在狀態將是的樣子。當你宣告你所知的,你便使之成真

 

宣言帶著「我是」的聲明時最為有力。這其中最著名的一個宣言,即是耶穌所做的一個聲明:「我是道路與生命。」(I am the way and the life)而所曾做過最總括無遺的這類聲明,則是我所做的:「我是我之所是」(I am that I am)

 

你也可以做「我是」的宣言。事實上,你每天都在如此做。「我又煩又累、我深深的陷在痛苦中...」等等。這些是存在的聲明。當你有意識而非無意識的做這些存在的聲明時,你是有意圖的過活:你有意的活著。記得嗎,我建議過你要:有意的、和諧的、有益的活著

 

你整個的一生就是個信息,你知道嗎?每個行為都是個自我界定的行為。每個思維都是你心幕上的無聲影片。你的每句話都是給神的語音郵件(voice-mail)。你思、言、行的每件事都在送出關於你的一個信息。

 

所以,將你的「我是」宣言想成是國情咨文。這是你的存在咨文,你在做有關你現狀的一個聲明。你是在說「你所是的樣子」。

 

嘿,等一下!我剛想起了一些東西!由於我們全是一體,所以它真的是個國情咨文耶!

 

說得好。說得非常好。

 

且說,當你在做一個宣告時,那是對你的存在狀態的一條捷徑。宣告是對你真正是誰的一個召喚,或更精確的說,對你現在希望經驗的你真正是誰的那個部分的召喚。

 

這是存在創造,而非思維在創造。存在是最迅速的創造方法。那是因為:是什麼,現在就是。

 

真正的「存在宣告」是在沒有有關它的思考下做的。因為如果你思考它,好的話,你也許會延緩它:而最糟的,你則會否定了它。延緩會發生,只因為思考得花時間,而存在根本不花時間。

 

而否定之可能發生,是因為思考你所選擇要是的,往往會讓你以為你並不是那樣—並且永遠無法變成那樣。

 

如果你說得沒錯,那麼我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思考嘍!

 

以某種說法看,是沒錯。所有的性靈大師們都是擺脫頭腦的。(譯註:out of their minds原意為發狂)也就是說,他們不去有意識的思考他們是什麼。他們只是是它。一旦你去思考它,你就無法是它了。你只能延緩是它,或否定是它。

 

用一個非常家常的例證來說,就是當你在戀愛時,你只能在愛。如果你在思考它,你就無法在愛。如果某個愛你的人問你:「你愛我嗎?」而你說:「我想想看」那這愛很可能就不大會成功。

 

好極了!你很瞭解了。

 

且說,如果時間不很重要,如果不是分秒必爭的事(很少事情是),如果在你經驗到你選擇的(比如說在戀愛中)之前,花多少時間並不重要,那麼你可以花所有你想要的時間去「思考它」。而思考是個非常強有力的工作。別會錯我的意思哦,它可是創造的三個工具之一。

 

思、言、行。

 

一點都沒錯。然而今天我給了你另一個你可以借之體驗生命的方法。這並不是一個創造的工具,而是對創造的一個新理解:它不是事物借之發生的過程,卻是你借它對已然發生的事變得覺察的東西—對於現在所是,永遠曾是,並且永遠將是的永遠永遠的覺察。

 

你瞭解嗎?

 

是的,我開始有點瞭解了。我開始明白整個的宇宙論,整個的結構了。

 

很好。我知道這並不簡單。或者說,它是很簡單,但並不容易懂。

 

你只要記住這點就好了:存在是即刻的。與之比較,你的思維則是非常緩慢的。思想雖然很迅速,但與存在比較,是非常緩慢的。

 

讓我們用你們非常人性的戀愛做例子。回想當時你掉入愛河的一次。有一個片刻,一個神奇的瞬間,當你第一次感受那愛時。你總喜歡那樣說的,它就像「有一噸的磚頭」打到了你。突然間,它佔據了你。你看著房間的另一邊、餐桌的另一邊、汔車前座另一邊的那個人,而猛然間,你知道你愛他。

 

它是突然的。是即刻的。它並不是什麼你必須去思考的東西。它只是「發生了」。你後來可能思考過它。你甚至可能事前思考過它—我很好奇愛上那個人是什麼感覺—但當你第一次感覺到它,第一次在心中知道它,它只是橫掃過你。它發生得太快。你無法「思考」它在那兒。你只不過發現你自己在那兒,在戀愛中。

 

在你甚至想都沒想過它之前,你便可能在戀愛中了!

 

天哪!我難道不知道嗎?

 

感激也是一樣的。當你覺得感激時,不需要人告訴你,是「該覺得感激的時候了」。你只是十分自動自發的覺得感恩。在你甚至想到它之前,你便發現你已在感恩。感恩(gratefulness)是一種存在狀態。在你們的語言裡,沒有像「滿懷愛」(loverfulness)這樣的字眼,但應該有的。

 

你是個詩人,你知道嗎?

 

有人這樣說過。

 

好吧,那麼現在我對存在比思考要快已清楚了,但我仍不明白為什麼為某樣事物「心懷感激」反而能更快達成,比—等一下,我想在我說這句話時,我已經知道答案了…你先前曾說過,感激是一種存在狀態,它是在宣佈我很清楚我已有以為我需要的東西。換言之,就是如果我在為某樣東西感謝神,而非向神要什麼東西,那我必須知道它是已然在的。

 

一點都沒錯。

 

那就是為什麼七步驟是「感謝神」。

 

一點都沒錯。

 

因為當你感謝神,你就是「在」覺察所有在人生中的東西都已然到這兒來了,來表達、經驗和演化如你選擇的樣子,你所需要的每樣事物—正確且完美的、地與事件—都已替你放在適當的位置了。

 

甚至在你要求前,我已答應復了。是的,就是那樣。

 

那麼,也許感謝神該是你做的第一件事,而非最後一件!

 

那應該是非常具力量的。你剛已發現了一個了不起的秘密。達到神的七個步驟之神奇處,就是它們可以被轉回頭。它們可能被逆轉。

 

如果你在感謝神,你就是在幫助神來幫助你。

 

而如果你在幫神來幫助你,你便是在利用神。

 

如果你在利用神,你就是將神擁入了你的生活。

 

如果你在擁抱神,你就是在愛神。

 

如果你在愛神,你就是在信任神。

 

而如果你在信任神,你就必然認識神。

 

令人驚訝。太令人驚訝了!

 

你現在知道如何創造一個與神的友誼了。一個真實的友誼。真正的友誼。一個實際的、實用的友誼。

 

太棒了!我能不能立刻開始用它呢?你可別說什麼「你能的,但你不可以」

 

你說什麼?

 

哦,我有位國小三年級的老師,她總是在改正我們的文法。當我們舉手問「修女,我能不能去廁所?」時,她總是說:「你能,但你不可以。」

 

啊,對—我記得她。

 

你能有忘記的時候嗎?

 

我能,但我不可以。

 

Ba-da-boom。請敲響鐃鈸。非—常—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

 

但,老兄啊,嚴肅的說…我很想開始用這友誼。你說過你會帶我瞭解如何練習,如何使《與神對話》裡的智慧發生作用;如何運用它到我們的日常生活裡。

 

嗯,那是與神為友的目的。它是為了幫你記起這些事。它是為了使你的日常生活更經鬆些,你每一刻的經驗便能表達你真正是誰。

 

這是你最大的願望,而我已建立了一個使用權你所有的願望都可以實現的完美體系。它們現在—就在這一瞬—正在實現。你與我間的唯一不同就在,我知道這一點。

 

在你全然知道的那一瞬(那一瞬可在任何時候降到你身上),你也會有如我一向有的感覺:全然的喜悅、愛、接受、祝福與感恩。

 

這些是神的五種態度,而我答應你,在我們的對話結束前,我會讓你看到,現在在你生活中應用這些態度如何能、並會帶你到神性。

 

很久以前,在《與神對話》第一冊裡,你的確做過那承諾,我想是你遵守那諾言的時候了!

 

你也答應了要告訴我有關你的生活,尤其是自從出版《與神對話》之後的經驗,而到現在為止,你只給了我們一個粗淺的輪廓。所以也許我們兩個都該學習如何實踐我們的諾言!

 

酷。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與神為友Friendship With God
作者:Neale Donald Walsch
譯者:王季慶
線上閱讀:http://www.shuimo.com/you/you-00.ht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