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一個快樂的人,能掌控自己的思想、開始按照自己的規劃過生活,你就需要非常高的門檻,才能容許自己表達哀傷、痛苦或不滿。下次你要抱怨時,就先問問自己,那件事有沒有像幾年前我所發生的事一樣嚴重。

 
當時我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備課。我們家正位於馬路的急彎處,駕駛人在這裡要放慢速度,行駛過彎道;而過了我們家兩百碼之後,市區道路就變成郡立高速公路,時速從二十英里升高為五十五英里。因此,我們等於是住在加速/減速的車道上,若非有這個拐彎處,我們家就會變成非常危險的地方。


那是個溫暖的春日午後,蕾絲窗簾在開敞的窗邊隨著微風輕輕飄動。忽然間,我聽到奇怪的聲音。砰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出現了尖叫聲。那不是人的尖叫聲,而是動物。每隻動物都有獨特的聲音,就像每個人一樣,而我對這個聲音很熟悉。那是我們的長毛黃金獵犬金吉爾。

 
通常,我們沒想過狗會尖叫。可能是吠叫、嚎叫、哀叫-沒錯,都是這樣,而尖叫是我們鮮少聽到的。但此刻金吉爾就是在尖叫。她被車撞了,就在我窗外不到二十尺處,躺在路邊痛得尖聲叫喊。我大喊一聲,跑過客廳到前門外,我的太太桂兒和女兒莉亞跟在後面。莉亞當時才六歲。

 
我們靠近金吉爾時,看出她傷得很重。她試圖用前腿站起來,但後腳卻似乎幫不上忙。她一次又一次地痛苦嚎叫著。鄰居們紛紛走出家門來探視騷動發生的緣由。莉亞只是一直叫著她的名字:"金吉爾…金吉爾…"眼淚從她的臉頰流下來,浸濕了衣服。

 
我四處尋找撞傷金吉爾的司機,卻不見半個人影。後來我抬頭望向劃分市區道路與郡立高速公路的坡道,看見一輛卡車牽引著拖車,正在爬坡,同時加速超過五十五英里。儘管我們的狗痛苦地躺在那裡,我的太太愕然站著,我的女兒哭得可憐,我滿腦子想的,都是要去找那個撞到金吉爾的人當面算賬。"怎麼會有人做出這種事,還開車跑了?"我心想,"他才剛駛過彎道…他當然會看到金吉爾…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把陷入痛苦與混亂的家人丟下,跳上車子衝出停車道,揚起一片沙塵與碎石,沿路飆到時速六十、七十五、八十三英里,就是要追上那個撞了莉亞的狗,又揚長而去不敢面對我們的人。我在顛簸的路面上疾馳著,開始覺得車子彷彿就要駛離了路面。那一刻,我稍微平靜了下來,想起我如果在開車時喪命,對桂兒和莉亞而言,就要比金吉爾受傷更難以平撫了。在我和那個駕駛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時,我也把車速降到了可以控制的程度。

 
那人轉進了停車道,還沒有發現我在後面追趕,他穿著邋遢的襯衫和油膩膩的牛仔褲,下了卡車。我在他身後打滑停住,從車裡跳出來尖叫:"你撞到我的狗了!"那人轉身看著我,一副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樣子。我一股血氣衝上耳朵,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說了:"我知道我撞了你的狗…不過你想怎樣?"與現實世界恢復連線後,我吼了回去:"什麼?你說什麼?"他微笑著,彷彿在糾正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孩子,又字正腔圓、慢條斯理地說了一次:"我知道我撞到你的狗了…你現在究竟想怎樣?"

 
我氣得火冒三丈,心裡一直浮現莉亞在後照鏡裡,站在金吉爾旁邊哭泣的模樣。我大喊:"把手舉起來。"他說:"什麼?"我再說一次:"把手舉起來,混蛋…我要宰了你!"片刻之前,當我怒氣沖沖地要追捕這個傢伙時,及時的理性讓我不至於因為開快車而送命。但現在他把我親愛的狗撞成重傷,竟然還講出這種目中無人的話,已經讓我所有的理性消散殆盡。我長大後從來沒有打過架,我不相信打架能解決事情。我也不曉得自己知不知道怎麼打架。但是我想揍死這個人。那一刻,我才不管自己會不會坐牢。


"我不跟你打。"他說。"這位先生,你如果打我,那就是傷害罪。"我舉起手臂,拳頭就像顆堅硬的鑽石緊緊握著,目瞪口呆站在那裡。我說:"別廢話,動手!"他說:"我不要,先生。"露出僅存的幾顆牙微笑著。"我才不幹這種事。"

 
他轉身慢慢走開。我站在那裡發抖,怒氣毒害著我的血液。我不記得後來開車回到家人身邊。我不記得把金吉爾抱起來去看獸醫。我只記得最後一次抱著她時她身上的味道,還有獸醫用針筒結束她的苦難時,她輕聲哀嚎的模樣。我反覆問著自己:"怎麼會有人做出這種事?"

 
後來那幾天,每當我努力想入睡時,那人滿口破牙的笑容卻總是揮之不去。他那句"不過你想怎樣?"又在我耳邊響起。我在腦海裡清楚地看見,如果我們打起來,我會怎麼對付他。在我的想像中,我是消滅邪惡壞蛋的超級英雄。有時候,我會想像自己正拿著球棒或其他武器,狠狠地傷害他,就像他傷害我、我的妻子、我的女兒和金吉爾一樣。

 
接連難以入眠的第三個晚上,我起身開始寫日記。在宣洩了近一小時哀傷、痛苦和不滿的怨言之後,我寫下了令人訝異的字句:"傷害者自己也是受傷的人。"

 
這一點都不像我會說的話啊,我不禁納悶地大喊:"什麼?"我又寫了一遍:"傷害者自己也是受傷的人。"我往後一靠,坐在椅子上思索,聆聽春天的雨蛙和蟋蟀頌讚迷人的夜晚。"傷害者自己也是受傷的人。這句話怎麼可能適用在這個人身上?"

 
當我進一步思索時,便開始明白了。可以這樣輕易地傷害一個家庭所珍愛的寵物,一定不像我們一樣瞭解同伴動物的愛。可以在年幼的孩子淚眼汪汪時驅車離開,就不可能知道小朋友的愛。不能為刺傷一家人的心而道歉,他自己的心一定也被刺傷過很多很多次。這個人才是這個事件中真正的受害者。沒有錯,他表現得跟壞蛋一樣,但這是源自於他內心的深切苦痛。

 
我坐了很久,讓這一切沉澱、銘刻在心。每當我開始對他和他所造成的痛苦感到氣憤,我就想起這個人每天必然會領受的痛苦。沒多久,我便熄燈上床,沉沉入睡了。

 
我當然也覺得痛苦,真切的情感痛楚折磨著我的靈魂。有孩子的人都會懂:我們寧願自己承擔心痛,也不願孩子受苦。而我的小女兒莉亞所經歷的情緒衝擊,又使我痛苦倍增。我也深感不滿。我為自己沒有痛打那個人而懊惱,也為了原先竟想以暴制暴而良心不安。我為自己從他身邊走開感到羞恥,卻也為了拚命追趕他覺得慚愧。

 
哀傷。痛苦。不滿。當這個人撞到金吉爾時,我感受到這種種的情緒,並且一一表達出來,這些都是恰當的反應。在你的人生中,有時可能也會經歷同樣困難的情境,幸運的是這一類的創傷事件並不常見。由此推知,抱怨(表達哀傷、痛苦或不滿)應該也很少發生。

 
我們不該抱怨,但有時還是會抱怨。事情並沒有真的糟到該理直氣壯地表達哀傷、痛苦或不滿,但抱怨就是我們毫不抵抗而自然出現的預設反應。我們就是會抱怨。話是從我們的嘴裡說出來,所以耳朵一定聽得到,但不知是什麼緣故,我們不會把這些話語認定是怨言。抱怨就好比口臭。當它從別人的嘴裡吐露時,我們就會注意到;但從自己的口中發出時,我們卻能充耳不聞。

 
你的抱怨很可能比自己認定的次數要多得多。而如今,既然你已經接受二十一天的挑戰,要擺脫抱怨,你就注意到這一點了。當你開始把手環從一手移到另一手,才會明白自己有多常抱怨。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不抱怨的世界
作者:威爾•鮑溫Will Bowen
譯者:陳敬旻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9/19699/1.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