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是塑造生命的工具"

 

還記得,當我第一次知道,只要改變思想就能改變命運時,對我來說,那真是個革命性的變化。

 

那時我住在紐約,我發現了一所宗教科學教堂。(人們經常在宗教科學或心靈科學與基督教科學之間感到混亂,宗教科學的創始人是耳尼斯特厚牧,基督教科學的創始人是瑪麗柏可,這兩種科學都屬於一種新思想,卻屬於兩種不同的哲學)

 

在宗教科學教堂裡,心靈科學的傳播者們第一個告訴我:"思想決定未來"。雖然我不明白他們的意思,但這種理論觸動了我的心聲,這種心聲是一種直覺,也是我內心的呼喚。多年來,我學會了聽從內心的心聲,因為每當內心的聲音告訴我:"就是它",即使比較怪異,我也知道那必定合適我。

 

這些理論印在我的腦海裡,有一種聲音告訴我說:"對,就是它們。"然後,我開始學習改變思想,我一旦接受了一種思想,就會認真學習它,我讀了許許多多的書,就像你的家一樣,堆滿了關於靈魂和尋找自我的書,多年來還去課堂上課,學習這方面的知識。我全身心地投入新的思想哲學中,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認真學習,之前我什麼都不信。我的母親是個不虔誠的天主教徒,繼父是個不信神的人,那時我的思想也很奇怪,我覺得,基督徒不論是穿獸皮還是被獅子吃掉,都吸引不了我的視線。

 

我真正投入到心靈科學中,因為它能為我打開新的思路。真是棒極了,一開始我覺得很容易,並掌握了各種新的理論,開始用另一種新的方式去思考和說話,那段時期,我一直處於抱怨和深深地自憐,我只知道沉迷其中,並沒有意識到,我還在製造使自己感到自憐的經歷,也不知道還有更好的東西,直到後來,我的抱怨才逐漸減少。

 

我開始聆聽自己說的話,我覺得我在評論自己,然後盡力停止。我開始自我暗示一些連自己都不太明白的句子,先從簡單的做起,隨後生活就一點點發生了變化。我覺得一切順利,一路綠燈,哦,我想,全明白了,我開始感到驕傲,並死板地把自己的信仰當作倚靠,我想,我找到了所有的答案,這個新的領域讓我感到了安全。

 

要擺脫一直禁錮我們的舊思想,一開始會讓我們很害怕,因此,我努力尋找讓自己感覺良好和安全的東西,這只是開始,要走的路還很長。

 

就像大部分人一樣,我所走的路並不平坦和順利,因為自我暗示並不是一直奏效,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問自己:"我做錯什麼了嗎?"瞬間,又開始指責自己,這又是一個我不夠好的例證嗎?那是我的舊思想。

 

那時,依瑞可佩斯老師看著我,說到怨恨的思想,我不信他說的話,怨恨?我怎麼一點也不覺得。畢竟,我在走自己的路,我的精神世界是那麼完美,那時,我對自己的認識是多麼少啊!

 

我盡力做好每件事,盡可能多的學習有關玄學、靈魂和認識自我的知識,盡力掌握這些知識,有時還運用到自己身上。我們經常學習很多東西,並掌握許多知識,卻不知道把這些知識用於實踐。時間過得很快,我花了3年時間研究心靈科學,並成為了教堂的老師,我開始教哲學,令人疑惑的是,為什麼我的學生看上去還是那麼混亂並陷入各種問題中不能自拔,我給過他們各種好的建議,為什麼他們不拿去運用並使自己好起來,我不知道,自己只知道講道理,而我卻沒有用這些理論來調整生活。就像父母總是告訴孩子應該怎樣,自己做的卻是另外一套。

 

有一天,我被診斷出得了陰道癌,開始我很害怕,隨後開始懷疑所學的東西是否有用,這是一種正常的、自然的反應,我對自己說:"如果我清醒、堅定,就不會製造出這種疾病"。事後我想,還好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總比什麼都不知道就死掉好。

 

我認識到不應該再隱藏自己,我知道,癌症是由於長時間的怨恨吞噬身體所導致的,如果我們壓抑自己的情緒,它會傳播到身體的某個部位,如果我們一生都在裝載消極情緒,那麼這些消極情緒自然會在身體的某個部位表現出來。

 

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心裡的怨恨(我的老師多次提到的)來自童年時代生理、心理和性方面所經歷的遭遇,我恨過去,我不想原諒。我沒有改變自己,也沒有清除心裡的怨恨,我離家出去,因為這是讓我忘記過去的唯一辦法,我想我已經拋開了這些痛苦,實際上我只是埋藏了這些痛苦。

 

當我找到了自己的精神之路,我用美麗的精神外衣掩蓋了自己的感覺,並隱藏了許多不良情緒,我把自己封閉起來,感受不到自己的感覺,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在哪裡?當得知自己得了絕症後,我開始學習認識自我,感謝上帝,我找到了方法,我知道,要永久地改變自己,就要進入心靈的深處去尋找自我,醫生可以幫我做手術,可以幫我暫時控制住病情,如果不改變思想和說話的方式,我可能又會重新製造疾病。

 

我認識到,癌症或惡性腫瘤存在於身體的某個部位是有緣由的,左邊或右邊,右邊是因為男性引起的,左邊是女性引起的,我的一生中只要身體有什麼異常,總會發生在身體的右邊,因為我心裡一直存在對繼父的怨恨。我不滿足於所取得的進步,我知道應該走得更遠。我發現自己並沒有真正地進步,因為沒有真正丟棄童年的痛苦經歷,我的生活也和我所宣講的東西不符,我必須把童年的我釋放出來進行調整。童年的我極需幫助,因為她還處於深深的痛苦之中。

 

很快,我開始了認真地治療自己,把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我開始感覺好起來,雖然有些東西看上去有點奇怪,無論如何我也在繼續,畢竟,我的生活走入了正軌,接下來的6個月,我進入了幾乎24小時的治療,我閱讀各種治療癌症的資料,因為我相信肯定能治好,我參加食物排毒的課程,將沉積在體內的垃圾食品的毒素排出,我曾經吃過多年的垃圾食品。幾個月來我只吃嫩芽和蘆筍湯,還有其它一些東西,而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兩樣。

 

我和依瑞可佩斯(心靈科學老師)一起努力,清除舊的思維模式,讓癌症不再復發,我自我暗示、做想像和進行心理治療,我每天對著鏡子和自己說話,最難說的就是"我愛你,我真的愛你",說完就忍不住哭起來,要深呼吸多次才能繼續,每練習一次,就好像又向前了一大步,我找過一位很棒的心理諮詢師,這位諮詢師很擅長於幫助人們發洩和釋放憤怒,我花了很長時間打枕頭和大聲叫喊,真奇妙,我感覺好起來,因為我從來沒有這樣發洩過、也沒有被允許這樣發洩過。

 

我不知道是什麼方法起效了,也許多種方法都起了作用,最重要的是我堅持練習,除了睡覺外的時間我都在練習,睡覺之前我感謝自己當天所做的事,我自我暗示,睡眠中我的身體將會得到治療和恢復,我第二天醒來會精神愉悅、感覺很棒。早晨醒來時,我再次感謝自己和身體在睡著時的運行,我自我暗示:我希望成長、學習和變化,我不再把自己看做壞人。

 

我還學習理解和原諒,一個方法是盡可能去瞭解父母的童年,我開始瞭解他們童年時的遭遇,並且認識到,正是這些遭遇導致了他們的行為,我的繼父在家受到了虐待,所以他也虐待他的兒女。我母親從小所受的教育是:男人總是對的,女人應該靠邊站,任由男人做他們想做的事。這就是我父母所受的教育,慢慢地,對母親和繼父的理解讓我進入一下個階段:原諒。

 

我能原諒父母多少就能原諒自己多少,原諒自己非常重要,我們很多人在傷害童真的自我,就像父母傷害我們一樣。我們在繼續這些傷害,這太可悲了,童年時代有人傷害我們,是沒辦法的事,當我們長大後還在傷害童真的自我,就意味著毀滅了。

 

當我原諒了自己,我就開始相信自己,我發現,當我們不相信自己時,就不會相信生活和身邊的人,不相信有一個更高的自我會在所有境況下照料我們,因此我們會說:"我不會再愛任何人了,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痛苦""我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再發生",這等於告訴自己:"我不相信你能照顧我,所以我要離開一切。"

 

我終於開始相信,我能夠照料自己,我發現,當我相信自己時,我就能更容易地愛自己,我的身體得到了恢復,心靈也得到了恢復。

 

我的靈魂出乎意料地成長起來。

 

我得到的獎勵是:看上去年輕起來,我所吸引到身邊的病人都是願意真正改變自己的人,我沒有多講任何道理,他們也能取得很多進步,他們能夠感受到,我的生活和我所宣講的思想是一致的,他們很容易接受了我的思想,生活質量得到了提高。這讓我認識到,如果我們獲得了內心的安寧,生活將會變得越來越幸福。

 

這些經歷教會了我什麼呢?我意識到,如果願意改變思想並釋放過去,我有力量改變生命。這些經歷讓我認識到,只要我們有決心改變,就能使身體、心靈和生命發生難以置信的變化。

 

不論你處於生命的那個階段,不論你要做什麼,不論發生什麼事,以你現有的知識和理解,你已經做得最好了。當你的知識增多,你的行為方式就會變得不一樣,就像我一樣,請不要指責自己為什麼不做得更快、更好,請和自己說:"我已經做得最好了,就算現在我處於困境,我也能走出困境,讓我們找到最好的解決辦法吧!"如果你總是指責自己愚蠢、不夠好,那只會沉迷其中,如果你希望改變,請用愛幫助自己!

 

實際上,許多思想並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來自我所教的心靈科學,這些思想由來以久,如果你讀過有關靈魂的書籍,你會發現殊途同歸,都是一樣。我是宗教科學教堂的牧師,而我沒有教堂,我有自由的靈魂,我用簡單易懂的語言讓許多人理解我所教的東西,這些知識能讓人們真正認識生命,瞭解怎樣用思想來掌控自己的命運。如果20年前或更早以前,我就開始學習這些東西,真不知道今天能幫助多少人。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啟動心的力量
作者:露易絲·海
譯者:李俊儀
線上閱讀:http://www.rszh.net/html/xlhx/liliang/20090312/9372.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