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體出體

 

在這些遊戲裡,孩子通過遊戲學習,學習概念。通過這樣一種可接受的方式,他們可以完整地表達自己。許多時候,孩子們只會嘟嘟喃喃地這樣或那樣地表達自己,因為沒有太多表達自己的方式,或他們得到的是像暴力這樣的方式,所以陷入很多麻煩裡。

 

你知道接下來,你有一整群小孩在後院玩蘭博遊戲,他們把遊戲帶到屋子裡,開始破壞東西。父母奇怪覺得孩子哪裡出了問題。但是在這個過程裡,允許孩子們表現自己,他們釋放掉多餘的能量,並在同時進行學習。

 

你可以說孩子們更快樂,父母親更快樂,每個人都更加開心。在基本的靈性概念方面,從小孩大約五歲起,就開始被教導星光體出體(譯者註:阿修羅身體,也就是靈體最粗糙的身體離開肉體)。對於那些對此不熟悉星光體出體的人,就是你的一部分,有知覺的一部分能夠在短時間內離開肉體。當這部分離開身體時,你可以說是星光體,靈魂旅行。你越進化,你就能去的越遠。

 

孩子被教導訪問阿卡西記錄,被教導訪問地球上不同的地方。這也為孩子們創造了一個自己探索和了解的機會。孩子們不必經歷只能一直聽別人說的階段。他們能夠出去,自己看到星光體,察看他們自己的乙太記錄。他們中的許多人能夠有意識地進入乙太靜修,研究那種方式。許多人能夠去其他的地下城市,或者在地表城市待些時間,他們都是通過乙太體旅行,星光體旅行。

 

我說過,當一個小孩能夠自己學習世界到底如何真實運作的真相時—真相就是真正在這個星球上發生的事—他們永遠不會是犧牲品。他們不會被誤導。他們不會被告知什麼是正確的,而全宇宙裡沒有​​任何支持的東西。他們總是能夠自己去感受正確的。因此達到這樣一個人類社會,它就不會再持續地停留在黑暗裡,而且你根本無法欺騙他們,因為他們已經看到外面有什麼。他們知道什麼是真的,什麼不是真的。他們知道人類的潛能。

 

比方說,他們知道天國是真實的。他們知道其它星球其他人的存在。他們了解乙太是如何運作的。他們親眼見過天使。他們知道所有這些如此多人必須依賴存活的東西,他們懷有信念。真的,我在說我們也發展了信念,成為自己主人的信念,花無形為有形的信念。換句話說,就是能夠化現從內在出來的。即使他們到了青少年,這個每個人都很難的年齡,他們也沒有太多混淆。

 

青少年小組

 

在泰勒斯,孩子青少年的時候,到了十二歲就會加入所謂的“小組。”小組裡都是其他同齡的孩子。他們通常在小組裡從12歲待到1819歲。他們花很多時間和團隊在一起解決同齡人中的問題。無論你在什麼樣的社會裡,這些問題似乎總是在孩子青少年時期聳立在他們頭上。

 

是的,我們仍然有青少年問題發生,這些問題不可避免地發生。這期間,孩子們的情緒體和心靈體正在發展。他們的身體充滿荷爾蒙,在情緒領域產生不穩定性。心靈體成長得更茁壯,但卻在情緒體裡製造混亂。所有這些細微身體的,心理的,靈性的元素造就了從孩童時期到成人期的階段。但是我們已經學會不當真。

 

我們稱青少年為暫時性精神錯亂的年紀。我們不會讓孩子有罪惡感,如為了想走而聲嘶力竭的尖叫,或想做些他們知道不應該做的事。我們只是接受它,把它當成暫時精神錯亂的歲月。在小組裡,他們可以解決他們的緊張不安。

 

在小組裡他們用生命的元素試驗。他們經常下到下面的洞穴裡,只是天天奔跑。所有這些他們做了可能陷入很多麻煩的事情,除非被放在有組織的基礎上才會得以解決。但在它的組織裡,其基礎必須是無組織的。這樣他們會感覺到他們是真的被允許表達他們自己,於是緊張不安得到教育,得到處理,然後他們繼續前進。

 

所有的孩子們,無論他們的父母多好,他們的養育多好,都將在這關頭經歷反叛期。所有的孩子都會經歷不想聽年長者話的時期。但是通過被允許在他們自己那裡解決,和其它孩子經歷同樣的過程,他們能了解到他們在做的事不會讓他們變成一個壞人。那種他們無法控制的正在經歷的感覺不會使他們變壞,它只是使他們變得正常,這種理解使這段時期對孩子和父母容易多了。

 

此外,每個組都被指定了有點類似導師的祭司和女祭司。他們不會像父母一樣表現或評斷,而只是讓孩子們坐下來,談論什麼在困擾他們;讓他們坐下來,將他們的不安付諸行動,以遊戲的形式,以已經輸入全息影院的程序的形式,以音樂的形式,以運動的形式,或甚至下到地下隧道,只是跑三天,表現得像發瘋一樣。每個人都需要這些。但是當它以這樣的方式去做時,就不會有評斷,也不會有不好的名聲。

 

然後孩子們去做它,通過它們,恢復正常,不需要嚴重感情脆弱的成年人求助的許多支持。許多沒有在幼年或青少年時期處理好緊張不安的成年人後來求助於毒品,求助於不適當的行為,變得不負責任,或變得甚至更不好覺得“我不夠好,”沮喪,恐懼。他們不能從生活裡創造出任何東西因為感覺那不值得,感覺他們做的事都是錯的。但是通過建立這樣一個系統,所有這些能量都得到處理,青少年結束跨入成年後,就會感覺到無憂無慮。

 

不朽

 

第二個這樣做的原因是,在泰勒斯和其它地下城市這樣的一個社會裡,人們基本上想活多久就活多久。我們也應該理解,如果有壽命長達成千上萬年的人,你沒有辦法負擔那麼長壽卻表現得不付責任的人,玩有害遊戲的成年人,把自己的意志相加於他人的成年人,以及僅因為能量在年少時期沒有得到處理,發生的所有這類小事。

 

這也把大家帶到了我們希望在這裡看到的一個主要教育思想。那就是去除衰老和死亡的想法。人類不是一定會衰老或死亡。即使從事遺傳學工作的人也會了解一個人事實上永遠不會大於七歲,因為他們的身體每七年更換一次所有的細胞。許許多多在衰老的醫生承認他們對為什麼人會變老感到困惑,因為身體永遠不會老。所以我們必須到另一個超越物質的層面,去信仰裡尋找衰老和死亡的答案。

 

在泰勒斯,人們不相信他們會衰老和死亡。他們根本不相信它。人們只是知道他們將活的和他們選擇的一樣久,然後或者他們感覺還有功課要學習,選擇褪去他們的肉體再次轉生,或者他們選擇回天國的路。或者這樣,或者那樣。

 

一些人決定活600年,一些人300年,其他人500010000年。無論怎樣,這是人類被設計好能夠做出的選擇。這是我們想帶給你們的我們文明的一個最重要的要素。現在的人類,當他們剛剛開始得到足夠的經驗,真正要做些什麼的時候,他們已經年紀太大而什麼也做不了。如果那些想法被去除,人們了解青春不會只延續十年或二十年,而是將延續數百或數千年,不管他們怎麼選擇。那會顯示和消除生命中大多數有害的行為。

 

許多人感覺:“我只能活一次。我只能年輕一段時間,所以我還不如現在放肆自己。”若他們了解他們將會選擇年輕數百或數千年,那種形式的行為就變得完全沒有必要,人們真正開始成長,不斷成長。在生理上我們和地表人類沒有不同。

 

我們有被遺棄在雪士達山上的印第安小孩—幾百年前的一些小孩。他們仍然和我們生活在一起。他們沒有變老。他們沒有死亡,因為他們被他們不會死亡的思想撫養長大。是這種思想創造了有生命和無生命,衰老和死亡。這種思想終止了什麼將發生的想法和信念。這把我自己帶到這個課題。

 

我已經超過260歲了。事實上我將近268歲。活268歲和30歲沒有不同。只是你有時間積累更多現在可以運用的經驗。我的父母顯然年紀大得多。在泰勒斯甚至有30000歲的人。他們見過列穆尼亞和亞特蘭堤斯的毀滅,經歷過列穆尼亞和亞特蘭堤斯之間的戰爭。

 

事業和實物交易系統

 

接下來我們到了人生中的下一個階段。在人們通過了青少年歲月後,他們準備好開始成為社會的一位貢獻成員。他們怎麼選擇他們要做什麼呢?在泰勒斯,我們有非貿易基礎的商業。當一個人長大時,他們已經觀察,判定,評估了自己的才能。然後他們決定他們要做什麼,通常是他們從事的領域。他們設立自己的時間。

 

由於每件事情都是以物易物的形式進行,我們都已經了解如果你不履行你契約的部分,那麼傷害的不僅僅是你還有其他人。那樣的意思是我們建立的基礎是政府擁有所有一切,但是政府不負責掌控一切。比方說,政府負責的是確保來自水耕菜園的食物到分發出口,確保衣服到分發窗口,確保家具,所有人們生活和舒適所需要的東西到分發窗口。

 

你知道;除非你活的很好否則你就不算活著。當你需要什麼時,你只需到分發中心獲得它。你要新衣服就去拿新衣服。你需要食物就拿食物。你需要家具就去拿家具。你需要書就去拿書。

 

我說過,每個人設置他們自己的時間。一些到水耕菜園成為它的一份子。他們來這裡,工作他們希望的時間。大體上,我們有黑暗期和光明期。我指是我們發現人們在循環的周期裡工作比持續更好。所以因此在太陽開始在地表出現的相同時間,濾光器在我們的照明系統上會調整,使它幾乎和黎明一樣的亮度。然後當太陽上升時,濾光器開始緩慢地滑回,這樣讓照明變得越來越亮。

 

當我們最初搬入泰勒斯的時候,我們試著讓所有時間都保持明亮。結果就像我說過的,我們發現人們在周期裡狀態更佳。一些人喜歡在暗的時候睡覺,當亮的時候工作。另外的人,像貓頭鷹一樣喜歡在暗的時候工作或遊戲,在亮的時候睡覺。但是每個人都可以按照他們最舒適的方式進行。所以每個人進來,設好他們自己的工作時間,通知他們工作的領班他們下面幾天準備什麼時候工作。每個人進來按照他們的意願工作。然後他們離開,做他們想要做的任何其它事情。

 

但是要理解在這樣一個社會裡,如果你太懶,根本不在水耕菜園工作,而這是你的工作,那麼有些人可能就不會有足夠的食物。或者你不想設計衣服,製作衣服或家具,你沒有用你的空閒時間為其他人作別的準備,城市裡的其他人可能就沒有東西用。所以這種方式讓人們為他們工作的時間負責。

 

他們是真正做別人會感激的服務工作。唯一我們直接放在交換中心不相互交換的東西是像藝術形式的物品,藝術品,按摩等等。那在我們稱之為實物交換的基礎上完成。比方說那些主要才能是藝術的人,無論是繪畫,詩歌,雕塑,按摩。所有這種種不是必需品的一部分,但卻是靈魂的必需品。我說過,這些會到物品交換池形式的分發中心。

 

換句話說,你走進那裡,看到某個人製作的雕像你很想要。為了交換它,你很擅長按摩,願意付出十次按摩。或者你願意來唱歌。交換池用電腦檢查。也許製作雕塑的人不需要按摩,但是他想要一個人帶來的一幅畫,而那個人想要按摩。所以交換池頻繁地轉換,曲線前進,這樣每個人的需要都得到滿足。所以每個人都能進來,以某種形式交換能量,接受使生活滿足的小東西。

 

在這個系統裡,人們設定自己的時間,它不會變得非常明確,以至於沒有人有自由按意願來去。這樣人們能夠真正地安排他們的生活,獲得最好的工作,遊戲,休息和靜坐,靈性的修持,因而一切都在不損害其它的情況下得到滿足,要知道靈性的時間和工作時間一樣重要。

 

社區服務

 

我們到了一個可能的問題。既然每個人選擇自己的工作,收集清除垃圾,在水耕菜園除草,等等,那些沒人想做的工作怎麼辦呢?這些被歸入所謂的社區服務,每個人都去做。城市裡的每個人每月都花一定的時間進行社區服務。

 

這意味著它運作的很好,因為每個人都做,所以沒有人必須做太多。沒有人必須全職做這些沒人願意做的工作,而因此產生不滿。反而,如果每個人都做一定量的社區服務,它意味著你可能只需要每個月做四小時的社區服務。而且由於成了每月只需做一次的項目,社區服務實際上變得有趣起來。

 

當人們在一起做服務時,他們開始唱歌,玩耍,享受美好的時光。這些服務工作甚至成了每個人都喜歡做的工作。你在社區服務裡,一件事是把動物的分泌物撿起來直接放到一些大自然的區域,這時情況開始變得真的糟糕。

 

你知道當你鏟大象糞便的時候,這真的能讓人陷入憤怒。但是如果在水耕菜園工作的人正好在你身旁邊一起做,或比方說十二人理事會的成員在一起做,事情就變得不讓人生氣而是有趣了。這樣人們真的有一種感覺,一個農夫,或者在水耕菜園工作的人在工作上和在十二人理事會裡的人沒有什麼高低之分。他們只是有不同的工作,而這些工作對城市的運轉都同樣重要。所以因此人們馬上有種很棒的感覺。就像我說的,社區服務這樣的事把所有不同服務的階級帶到一起,創造一種真正的同志情誼。

 

婚姻

 

現在進入我們私人關係中也許更有趣的一個方面。在泰勒斯,我們有兩種形式的婚姻。我們有協議婚姻,還有神聖婚姻。協議婚姻是當兩個人決定他們已經在彼此之間有了一些東西,想要更多地探究它。然後在祭司或女祭司和一些朋友面前,他們承諾協議婚姻,這意味著他們說“我們有了某些東西,我們了解我們真的喜愛彼此,我們想看看會怎麼發展。”

 

所以這是一種婚姻形式,只要你願意選擇繼續協議婚姻,就承擔義務。然後如果你決定“哦,這只是短暫的事,或者這不會成,”你只需要再次站在祭司或女祭司面前,解釋那行不通,這樣做不會有任何名​​譽的問題。

 

一些人能一次有好幾個協議婚姻,這同樣也不會有什麼不好的名譽。一件你不在協議婚姻裡做的事是有小孩。那是為神聖婚姻保留的。神聖婚姻是當你決定“好,我們有什麼。”然後,你有一個盛大的結婚,通常是一次美麗的結婚典禮。所有你的協議婚姻都解散,你步入神聖婚姻,然後你被允許有小孩。有小孩是需要被培訓的,需要被當作認真嚴肅的責任。

 

一些人可能在神聖婚姻之前,在一段協議婚姻裡兩百年,三百年。其他人則可能在他們協議婚姻兩個月後,和他們的靈魂伴侶或雙生火焰進入神聖婚姻。這些都不一樣,但是始終是有選擇的,一直是彼此尊重的。

 

到了'地下城市的秘密 '兩捲錄音帶第二捲的結尾。我是夏如拉.達克斯。我是拉和拉然.姆的女兒。因此我是夏如拉公主。謝謝你。全文完

 

作者:夏如拉.達克斯(Sharula Dux

譯者:vegan世界的博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d3096c0100oblp.html

 

真理是免費的,歡迎大家以各種方式傳播書中的訊息。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