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高層次的指導靈

 

歐林和達本:你第一次遇見指導靈是一個特別的時機,值得把它當做特別的事件來預備。它是獨特的經驗,人人不同。即使是那些隱約知道指導靈存在的人,也發現當最後的調整完畢,等待第一次正式連結的時刻是令人充滿期待的。

 

邀請和接受指導靈正式進入你的生活有許多方式。它可以在另外的高層次指導靈的監控下發生,或者你可以要求連結並直接與你的指導靈聯繫。我們設計這本書的目的就是告訴你如何接觸你的指導靈。第二部分的過程,第六章和第七章的內容,可以作為呼請指導靈的程序。你可以自己練習或找朋友幫忙,或是自行錄下第六章和第七章的程序,再播放出來為自己引導,也是很方便的做法。

 

另一個做法是請朋友在現場幫你問問題,保持焦點,相信你,聆聽並提供協助。有一些人覺得當有人需要協助或答案時通靈變得更容易,因為助人的欲望常會刺激他們克服說話或連結的障礙。在第七章我們提供了讓朋友支持你的指導語。

 

到了某個點之後你可能希望通靈時會有其他人在場,因為對方的回應將提供你的指導靈更多回饋,好讓他明白他能夠帶給你什麼層次和複雜度的資訊。當你和你的朋友表達你們對訊息的理解,你的指導靈會更能評估你對訊息轉譯的能力並適當地調整他們的傳送。你的指導靈會決定是否需簡化資訊或增加它的複雜度,以及是否需要給你更多資訊或對背景做更多交代。

 


第一次的期待

 

姍娜雅和杜安:高層次指導靈的進入總是非常溫和,除非在某些指導靈和你的振動頻率有極劇差異的特殊狀況。我們的經驗以及我們對許多人的觀察,指導靈寧願溫和地進入你,讓你懷疑他們的存在,也不願意趁機讓你擔心害怕。由於大部分的指導靈很溫和,並且你們大多數的出神很輕微,你的意識還很清醒,你可能會發現自己懷疑這一切是否出於你的想像?

 

指導靈非常溫和地進入你的能量場,一開始你可能不知他們是否出現

 

有些人開始通靈非常容易。當你和你的指導靈之間的能量很協調時,你也許不需很長的轉換時間或感覺身體不適,就能進入出神的狀態。有些人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進入出神,要時間去平靜思維,專注能量,並與指導靈產生連結。有些人在指導靈進入時會顫抖或有強烈的身體感受,但這並不常見。當此人開放並學會如何對待流通身體的更大能量,這種強烈的感受就會消失。最普遍的感覺是熱和麻癢的感受。這些生理感受通常只在指導靈進入的時候發生,當你繼續通靈時便會逐漸減弱。如果你有任何不舒服,請你的指導靈幫助你向他的能量開放。

 

當你繼續通靈,你將能夠感受你的指導靈異於你的振動頻率。指導靈通常有超越你知覺能力之外的振動頻率,你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學會分辨你和指導靈的不同。你也許注意到你的身體、姿式或呼吸有少許變化;你或許觀察到你說話聲音的韻律、速度或模式有些微改變。有些人會立刻體驗到這些差異;有些人不會。

 

當你的指導靈覺察到你處理他的能量的能力,就會深化你與他的連結,你也許發現自己會收到如何增加連結強度的建議。隨著你的每一次通靈,你和指導靈的連結會愈來愈深,愈來愈強。為了增加你對指導靈的覺察,你可以想像你身旁陪伴著你的是一個力量強大、有愛心而睿智的存有,全然接納、保護、關心和支持你。繼續假裝你的指導靈在那裡,最終你會能夠感受他,而不僅是想像他的存在。

 

你也許能感受指導靈的出現,但未看見固定的形式。有些人會看到光影和顏色,有些人感覺像是漂浮在太空中。指導靈的世界是如此充滿光明,有時候當人們進入它,會感覺一時盲目,就像是從黑暗的房間走進陽光中一般,你的眼睛在看清楚之前需要一段時間調整。當人們第一次接觸這個更高世界時,有時候會被這所有的感受嚇到,而無法帶回什麼具體的訊息或建議;他們覺察到一個較高振動的世界,而或許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悠遊其間。

 


接觸你的指導靈要求聚焦與專注的能力

 

如果你的心思渙散,你可能會失去連結。在你的心思能輕易維持在要求的專注水準以前,你或許需要用意志力來保持穩固堅定的連結,把注意力放在指導靈對你說話的內容上,為了做到這件事,你需要能夠放掉任何侵入的想法。有人描述它為一個密集向內聆聽的狀態。當你愈來愈熟練,你會能夠同時體驗你的想法和指導靈的訊息。剛開始時訊息似乎很模糊,也許感覺起來像是在舌尖上呼之欲出的話語,剛好在你能夠捕捉的範圍之外。請你繼續移向下一個想法,也許你會發現當你講出其他事情的時候,剛才接收的想法會變得比較清晰。

 

當你開始說第一個字眼之後,你也許需要說出前一個字以便讓下一個字能流出。這感覺起來有點冒險,因為你平常講話的時候你會先知道自己要講什麼。在你開始通靈時,簡單地讓資訊流動就好了。你也許害怕自己看起來很荒謬或說出沒有意義的話。放下,信任,相孩子般遊戲,要願意做實驗。如果傳送的訊息進來得太快或太慢,要求你的指導靈調整節奏。有時候你也許會發現自己浸在一堆沒有時間順序的資訊中,完全不知該如何表達。如果你發現訊息東一塊西一塊地進來,看起來像是彼此不相干的細節,選一塊你有興趣的區域開始。

 

通靈的初期,從傳送資訊的內容分辨指導靈是不是來自高層次,並不總是明顯。然而,和高層次的指導靈在一起,你總是會感覺美好、正面和提升。指導靈會刺激你大腦的某一個區域,但是剛開始他們未必十分熟練,連結可能要花一些時間去建立,你說的第一句話也許不能正確地反應指導靈傳送的意像,在這段期間,就像其他的學習過程一樣,疑慮也許會產生,這並非不尋常。

 


通靈伴隨著高知覺能力和安好的感覺

 

在通靈初期會有一段實驗和試誤的期間,讓你的指導靈探索如何以最大的清晰度透過你傳送。我們有幾百種方式可以在你的意識創造訊息印象,我們會選擇阻力最小的路徑。你對指導靈的感覺愈放鬆愈舒服,你的指導靈在正確的知覺路徑上的訊息傳遞就愈成功。如果訊息和它的意義對你而言感覺疏遠,通常意謂著你的指導靈沒有用最直接的路徑與你連結。

 

你和指導靈之間可能有類似的思維和想法,常常你與指導靈就像同一個人一樣。當你與指導靈達到感通與和諧,那隔離你們兩者世界的帷幕將變得稀薄,而你自己將能看見和理解許多新的事物。

 


人們比想像中更容易通靈

 

很多人會說:「這比我想像的簡單得多。」或是:「我以前有過這種感覺─很相似。」讓它輕易發生。你最大的挑戰是讓你自己說話,不要問你是否真地在通靈還是假裝的,而打斷那個能量流。

 

你也許會發現穿透過來的智慧讓你訝異,當你說話時,原來的你也許會因為出現的更高頻率而相形失色。別追求隱藏、偽裝、晦澀、模糊或神秘的訊息,你並非搜尋被埋藏的資訊。說那些看來明顯可見的,因為有時候最明顯的也是最重要的。當你處在高靈的空間,真理會是明顯而簡單的。

 

請明白在你剛開始通靈的期間,不一定會有口語的訊息透過來。你的指導靈可能只在能量層次幫你擴展,打開,預備你下一個階段的開展。或者你收到的只是內在的訊息和心靈畫面。

 

在你開始通靈之後的某個點,請你開始實驗。在呼請指導靈前先問一個問題,記下心中的答案;然後呼請你的指導靈,再問相同的問題。你大抵會發現一個不同的答案,一種更有愛心、更擴展的觀點看待相同的事。即使你們有相同的答案,你也會可能會發現指導靈的版本有些微的不同。

 

通靈初期記錄你所說的一切非常重要,理由如下:它幫助你了解你的進步階段,它讓你能夠回顧並看見你帶進來的智慧。一位不確定自己是否通靈的女士把指導靈的訊息打字收錄,三個月後她發現那份記錄,重讀的時候簡直嚇呆了,她被那些資訊的智慧所震攝。指導靈告訴她會發生的經驗,她都深刻地經歷了。讀那份筆錄讓她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很有價值。

 

還有另一個原因請你記錄你的通靈:被記錄或寫下的文字會變成你的部分實相,它幫助你甚至在實體世界創造更高的智慧。每次你錄下或寫下你的話,你將它推向實現,把它朝物質實相更帶近了一步。

 


當你呼請 你的指導靈必然出現

 

有人問:「為什麼每次我呼請指導靈,他都會出現?」容我們解釋,我們存在於時間空間之外的世界,當我們承諾和你一起工作,我們覺察我們共同工作的所有範圍。如果你心中的想法改變,你心中的畫面就改變了,然而對我們而言我們時時刻刻都擁有那個和你一起工作的完整畫面,在我們和你之間並無時間存在。對我們而言,沒有結束或開始,只有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所構成的連續絲線。當你進入出神狀態,我們同在的部分再一次進入了你的宇宙;而那一部分的我們並不覺察線性時間,所以仍然感覺我們上次在一塊的時間。我們經驗這個就像你對電話線的經驗,電話進進出出,我們則等待下一個強烈的連線。我們的意識比你的廣懋得多,我們能同時處理成千上萬件事。我們對你的連結只佔據我們很小部分的覺知,而我們對你的承諾之一就是在你呼請時維持穩定清晰的溝通管道。

 


是靈魂還是你的指導靈

 

歐林和達本:人們剛開始通靈時通常想要過程的解釋。他們不知道他們達到的是不是某個部分的自己,或者是否接收的是指導靈的智慧。有些人在通靈時覺得他們的指導靈是個別存在的實體;其他人則感覺他們接觸的是他們的大我或靈魂。讓我們解釋這些覺察。

 

你也許會想知道與你的靈魂而非指導靈通靈是什麼感覺。你們很多人不知道你自己的靈魂感覺起來如何,因此很難區別你的靈魂的想法和來自指導靈的思想脈波有何不同?我們會稱你的靈魂為那個存在於這個次元之外的更大的你,在你死後他仍活著,記得你的累生累世,為你選擇下一世和成長的機會…等等。「靈魂」、「本我」和「大我」是可以交替使用的字眼。

 

除非你能覺察非常細微的差異,在經驗層次決定你接通的是指導靈或帶入靈魂的光是件相當困難的事。隨著時間和練習你會愈來愈能覺察其間的不同。

 


所有的通靈都經過你的靈魂

 

我們透過你說話前,必然徵詢過靈魂的同意。我們首先將訊息波傳送給你的靈魂,然後你的靈魂會把訊息送進你的心智。不管你是否為意識清醒的通靈,我們都會先傳送給你的靈魂。這是為什麼即使你是無意識的通靈,那個對話仍然帶有靈魂的印記,也因為它來自靈魂的傳送,你對它會有某種熟悉感。

 

如果你想證明你通的是指導靈而非大我,你可能做不到。什麼是證明因人而異。你也許帶進原本不知的資訊,同時你的洞見和預言驚人地準確,這是對你而言的證明,對別人而言未必。

 

它終須你的內在知曉來判定,有些人會稱那是他們的較高智慧、他們的靈魂或是他們的大我在說話,而別人卻很確定那是一個指導靈。如果你得到指導靈的名字並感覺是指導靈透過你說話,信任你自己的較深知曉。

 

也許你感覺是你的靈魂在說話而非指導靈,確實有時候是靈魂在講話。與你的大我或本我通靈也很好,因為你確實是個美麗睿智的存有,你的靈魂智慧遠遠大於你允許自己知道的,來自你自己較高層次的本我智慧可以像是任何高層次指導靈一般的有深度。

 

杜安:當我觀察人們通靈,我看見他們能量場有某種真實的改變,他們會脫離他們的「直覺我」─他們的能量層次中看起來非常和諧平順的一層─而進入指導靈的空間,從他們之外的地方拉進資訊和一陣能量支持。當我對人們指出我看見的改變,他們都幾乎在同時指認出一個在身體知覺、想法或接收資訊上的變化。


請教指導靈的名字

 

珊娜雅和杜安:有些人會立刻知道指導靈的名字。有些人會收到聲音和字母,稍後才會形成名字。有些人說他們很努力地想收到「正確」的名字,卻感到迷惑,只有在後來放鬆時會真地得到名字。另一些人在要求名字一週後才收到它,還有人從來沒有得到過名字。指導靈說他們並不在意名字正不正確,而是人們對這個名字的感覺好不好。很多人發現在他們通靈之後幾天內那個名字會改變或做些修正,直到他們得到一個感覺對和適合的名字。

 

指導靈告訴我們直接向你的指導靈問名字,而不要由別的指導靈告知你,這會強化你們之間的連結。歐林也常告訴人們:「剛開始通靈時知道指導靈的名字並沒有那麼重要。在我們的世界,我們透過能量的型態辨識彼此,因此我們尋找最適合我們的能量的名字,也許會用上我們過去世曾使用的名字。」

 

有些人發現從得到名字的第一個字母或聲音開始,他們能自行工作直到找著正確的拼法和發音為止。有時候當他們閱讀時看見一個名字,就立刻知道那是指導靈的名字。有些人有好幾個名字和好幾個指導靈。一位女士擁有十二位指導靈,他們自稱為「十二議會」。

 

還有一位女士有三位指導靈,稱他們自己為「親愛的」,其中一位指導靈幾乎會回答所有的問題,但是偶爾,對於特定型態的問題會由另一位回答。有位男士不斷要求指導靈的名字,他的指導靈則不斷告訴他「我們沒有名字」。有位女士的指導靈資訊通達,非常睿智,但是她從未收到名字,兩年後她終於放棄要指導靈的名字。讓你的經驗對你而言是最正確的。

 

很多人就指導靈的名字多方詢查,發現它們確實有特殊的意義。有位工作以花精為主的女士感覺/聽見她的指導靈的能量和名字是「瑪雅」(Maya)。當她去查這個名字,她發現它的意義是「聚集的花」。有位男士從他通靈的那天開始,一直在夜裡夢見月亮。他的指導靈給的名字是「瑪格利特」(Margaret),當他查訪這個名字,發現它源自希臘文的「珍珠」,並且是從波斯文的「月亮」演繹過去的。把玩那個名字,讓它展開。

 

 


開放通靈:如何連結你的指導靈
作者:Sanaya Roman、Duane Packer
譯者:羅孝英
轉自:http://blog.xuite.net/lucialuo/otc/13030471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