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觀察一下人類的歷史,你會發現他一直在透過各種不同的方式去尋找那個超越日常瑣事之外的境界。他已經竭盡所能-斷食,自虐,涉入各種形式的精神錯亂行為,尊崇傳聞軼事以及其中的英雄豪傑,臣服於那些聲稱“我找到出路了,跟隨我吧!”的權威人物,不論在東方或西方,人們都在探索這個問題。

然而知識分子,哲學家,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師,一向把開悟境界視為毫無價值的精神病症。對這些人而言,此種境界乃是精神分裂的症狀之一,或是應該完全避開的一種幻覺。因為他們看到周遭有許多奉宗教之名而締造出的荒誕現象,一些毫無理性,毫無意義的行為,因此他們寧願交往一些體制內的人士,或是一些服從於正當模式的人。你一定早就觀察到這些現象了。
 
然而智力只是生命的一小部分罷了。它固然具有一定的份量,但世人卻賦予了智力,推理能力,邏輯活動過度重要的地位。人類並不僅僅是一種理性的實體,他們是極其複雜的存在。
 
你一定早已觀察到,人類一直想發現那個既理性又富有完整意義及深度,非智力所能虛構出來的東西,從古至今,他一直在奮力追尋那個境界。組織化的宗教其實是在做生意,它藉著龐大無比的機構將人心局限於信仰,教條,儀式和迷信之中。它的生意十分興隆,我們會接受它是因為我們的生活實在太空虛了。因為生活之中缺乏美,所以我們渴求浪漫而又神秘的傳聞軼事。我們嚮往傳奇或神話,但所有的人為組織,不論是有形的或無形的,都跟實相扯不上任何關係。
 
什麼樣的心智能完全超脫人類的意圖之外?什麼樣的心智能捨棄那些人類為了追求實相而虛構出來的事物?你知道嗎,實相是最難用言語來描述的一種東西。我們必須用言語溝通,但溝通也可以是無言的。這意味著你和講者必須處在同樣的層次,懷著同樣的熱情,共同進行探索。這樣你和講者才能真的相應。我們現在不只是在進行無言的溝通,同時也在透過言語來理清一些複雜的問題,但這是需要經由清晰而客觀的思考,以及超越一切思維的領會,才能辦到的事。
 
不成熟的人是不適合冥想的。不成熟的人只會一味盤坐,練習吐納或倒立,嗑迷幻藥,企圖透過這些把戲來體悟生命的源頭。但是你別想藉助藥物,斷食或任何修煉體系來發現那個永恆不朽的東西,因為開悟是沒有捷徑可走的。你必須下真正實修的工夫,也就是毫不扭曲地覺察自己的言行舉止和思想。而這是需要極高的成熟度的,我指的並不是年齡的大小,而是一個能如實觀察的心,一個能如實看到真,假以及假中之真的心。這才是真正成熟的心,它不論在政治上,生意上或是在關係之中,都有能力如實觀察。
 
你也許早就聽過“冥想”一詞或讀過相關的著作,甚至追隨過某位宗師。不過我衷心希望你最好從未聽過它,這樣你才能以清新的頭腦去探究它。有許多人都去過印度,可是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到那裡去:真理並不在那兒,那兒擁有的是浪漫的氛圍,但浪漫的氛圍絕不是真理。真理就在你的當下。它不在遙遠的異國裡,它就在你的眼前。真理就在你的所作所為之中。你不需要去剃度或做一些人類早已做過的蠢事,因為真理就在你的眼前。
 
你為什麼要冥想?它真正的意思是沉思,留心,覺察,清楚地看見。若想清楚地看見,沒有任何扭曲地進行觀察,你必須對自己內心的局限和底層的活動有所覺察。只是覺察它,而不企圖去改變,轉變或解決掉它。對整個意識內容進行毫不扭曲而又了了分明的觀察,便是冥想的開始及結尾。第一步即是最後一步。
 
你為什麼要冥想?到底什麼是冥想?譬如清晨起床時你看到窗外的晨曦,遠山和水面的波光,如果你能一語不發地觀賞這驚人的美景,心裡連說“好美啊!”之類的念頭都沒有,如果你能如此全神貫注地觀察,你的心便是徹底寂靜的。否則你是無法真的觀察或傾聽的。因此冥想就是一種全觀或空寂的心境。只有在這種心境之下,你才能看到一朵花的美以及它的色彩和形狀,這時你跟那朵花之間的距離已經消失了。但這並不意味你認同了那朵花,而是你和那朵花之間的距離或時間感不見了。只有當你的心中沒有任何念頭或自我中心的活動時,才能清楚地,全神貫注地覺察。這便是冥想。
 
不妨看看自己能不能毫不扭曲,也沒有任何記憶的干擾,而只是默默地進行觀察,要做到這一點,你必須深入探究。這意味著思想不能干預觀察,亦即對你所觀察的對象不抱持任何刻板印象。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做過這件事。那個刻板印象就是“你” -你對別人所抱持的各種印象和自己的各種心理反應,這些都會造成你和別人的界分。界分又會帶來衝突。

不抱持任何印象,你才能全心全意地凝視對方,其中便自然存在著愛和慈悲,如此一來衝突就不見了。此即沒有觀察者的觀察。欣賞一朵花也是同樣的情形,那是一種融為一體的心境,其中沒有任何界分感。因為界分意味著衝突,只要思想一變得過分重要,界分感就產生了。但是對大部分人而言,思維活動恐怕是太重要了一些。
 
現在問題又產生了:思想是可以被控制的嗎?你是否必須去操控念頭,讓它們能正確地運作而不干擾到你?控制意味著壓抑,有特定的方向,依循某個固定的模式,模仿以及臣服。從童年開始你就被教育成一名習於掌控的人,然後現代社會又產生了對掌控性的反動,於是你對自己說:“我再也不想被控制了,我要為所欲為。“

我們現在並不是在暗示你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如果是的話,就有點離譜了,不過負責掌控的整個體制也是相當離譜的。只有當你缺乏理解的時候,才有掌控的必要。如果你已經把事情看得很清楚,自然不需要掌控了。假設我的心很清楚地看見思維活動的干預,看見思想永遠在區分,也看見思想的運作永遠都在已知的領域之內,憑著這份觀察,就能預防思想的掌控。
 
修持意味著學習,而不是如一般人所認為的臣服。我們現在探討的是一種不受操控而又有能力學習的心智。只要有能力學習,就沒有必要掌控了。換言之,學習便是解脫的行動。一個能探索冥想本質的心,一定是永遠都在學習的,而學習的本身就能帶來秩序。人生一定要有秩序。秩序便是美德。行為之中的秩序即是正義。這份秩序並不是由社會文化或環境強加在我們身上的一種壓制或服從。

秩序不是一份藍圖,只有當你理解了混亂之後,它才會出現,包括內在與外在。排除掉混亂,秩序就產生了。因此,我們必須先看一看我們生活之中的混亂,矛盾,相互衝突的慾望以及表裡不一的言行。在理解和觀察混亂的過程中,你必須毫無揀擇地全神貫注於混亂,如此一來秩序就會毫不費力地自然降臨。這份秩序確實是生活中必要的東西。

冥想就是在生活的過程裡讓關係的互動保持清醒,轉化彼此之間的衝突。冥想就是去了解恐懼或享樂是什麼。冥想便是所謂的愛,從死亡之中解脫以及徹底獨立自主的一份自由。自由是人世間最偉大的東西之一,你的內心如果無法獨立自主,在心理上你就是不自由的。那份獨立性並不是一種孤立的狀態,也不是從世上退縮下來。
 
只有當你徹底放下了-不是在口頭上而是真的放下了-人類的恐懼,欲求和超凡入聖的嚮往之後,那份獨立性才會出現。
 
假設你已經深入到這種地步了,這時你就會認清,只有不再陷入任何幻覺,不再追隨任何人,並超越一切權威的掌控,才能打開那扇知覺之門。只有這樣的心才能發現是否有一個超越時間的境界存在。
 
理解時間的議題是很重要的,不是日曆上的時間,而是心理上的時間感- “未來我會變成什麼”或是“我會成就什麼,達成什麼。”這些想法都涉及到從此到彼的過程,一種思想的捏造(妄想)。從牛車進展到噴射機當然需要過程,但心理上的過程- “我”會變得更好,更高尚,更智慧-真的有必要嗎?這個屬於過往的老舊的“我”早已累積了許許多多的東西-侮辱,奉承,痛苦,知識-它能不能逐漸變得愈來愈好?

從此處到彼處確實需要時間。但是人真的能變成理想中的模樣嗎?你真的能變成更高尚,衝突更少的人嗎?這個“我”就是把“我”與“非我”,“我們”與“他們”,“美國人“與”印度人“,”蘇俄人“界分開來的一個存在。因此,這個所謂的”我“能不能變得更好?還是,這個”我“必須徹底靜止下來,不再想變得更好或變成理想中的模樣?你一旦認為有一個更高,更美好的東西,你就否決了你的善性。
 
冥想乃是徹底否決掉“我”,讓心不再自我衝突。一個沒有任何衝突的心,並不僅僅是念與念之間出現了空當,而是徹底從衝突之中解脫了。而這就是冥想所要下的一部分工夫。
 
一旦認清了心理上的時間感,你的心就會出現空間。你有沒有注意到我們的空間有多麼狹窄,包括內在與外在?住在大都市裡,就像是住在狹小的衣櫥裡差不多,所以我們才會變得愈來愈暴戾,因為我們需要外在的空間。但是你有沒有真的去發現過我們心內的空間有多麼狹小?我們的心填滿了各種的想像,還有我們所吸收的各種形式的制約,影響及宣傳。我們的心中充斥著人類的發明,思想,慾望,渴求,野心和恐懼等等東西,因此它已經沒什麼空間了。如果你深入探索就會發現,冥想便是放下這一切,讓心中出現無邊無界的空間。這時心就寂靜了
 
你也許已經從某人那兒學到了一套冥想方法,所以你認為自己必須修煉,心才能安靜下來;心能安靜下來,開悟才有望。這便是你所謂的“冥想”。但是這樣的冥想根本是胡鬧,因為當你在修煉時,一定有一個實體在那裡不停地鍛煉自己,這麼一來你的心就會變得愈來愈機械化,愈來愈不敏銳,愈來愈有限。

因此你為什麼要修行?你為什麼要讓別人介入你和你自己的探究之間?為什麼要讓傳教士,你的宗師或你的書本介入你和你想發現的東西之間?是不是因為恐懼?是不是因為你想得到別人的鼓勵?還是因為你不能確定自己有能力,所以才倚賴別人?當你因為不確定而去倚賴別人的時候,你最好先弄清楚你所選擇的對像是不是跟你一樣不確定。假設你所倚賴的對象很確定自己的發現,那麼他一定會說:“我通透了,我已經成就了,我即是道路,跟著我吧!”這時你要十分小心這個聲稱自己已經通透的人。
 
因為,開悟並不是一種固定不變的狀態,它不是一勞永逸的。你真正需要了解的是我們生活中的混亂和失序。充分理解了混亂之後,秩序自然會出現,然後心就清明了,心就不再疑惑了。這種確知的狀態並不是靠智力而達成的。當你的心很清楚地認識了混亂之後,知覺之門自然會打開。門後的東西是無法言傳,難以形容的,任何一個企圖去形容它的人,都還沒真的見到它。它是無法言傳的,因為語言並非那真實之物,形容詞亦非被形容的對象。你所能做的只有全神貫注於你的關係之上,認清每當刻板印像出現時,全神貫注的心境就消失了,並且還要去了解享樂和恐懼的本質,看到享樂並不是愛,欲求也不是愛。
 
你必須為自己去發現一切事物的真相,沒有任何人可以告訴你。譬如每一種宗教都強調戒殺,不過對你而言這些都只是一堆教條罷了,你如果夠認真的話,就必須為自己去發現箇中的深義。前人說過的話也許是真的,不過那個真理不是你的。你必須親自去發現戒殺真正的含義是什麼。那才是你的真理。同樣的,你不能倚賴別人或別人發明出來的修行體系,也不能臣服於某位宗師,老師或救世主,你必須自由地探索孰真孰假,為自己去發現如何才能毫不費力地活在世上。這一切都是所謂的冥想。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8d9a711b010169xz.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了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Posted by Love & Light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