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內在法官

 

我是約書亞。我就在你的身邊,牽著你的手。你並不孤單,這一生中,一直有支持、愛與鼓勵環繞著你。那個超越地球的次元—你出生前所處的次元—依然陪伴著你。你身邊的指導靈一直在幫你保持著「家」的能量,儘管你並未覺知到這一點,並時時感到迷失與恐懼。現在,請感受一下,感受那些「彼岸」朋友的陪伴,他們是你的兄弟姐妹,與你有著緊密的連結,並時時提醒你來地球的使命與目標。

 

當一個靈魂決定來地球輪迴時,會有指導靈及導師與其同行。準備輪迴之旅時,你會得到各種各樣的幫助;踏上輪迴之旅後,你也一直保持著與這些指導靈的連結。事實上,你遠不像自己以為的那樣孤單。

 

你並不需要具體知道都有誰陪伴著你。請藉由心靈與他們建立連結,讓他們的陪伴來帶給你藉慰,而不是用頭腦去追究到底是誰或什麼正在佑助與陪伴你。藉由感受他們的存在,你會憶起,其實你屬於一個浩瀚無垠、自由無限的實相。感受一下你的指導靈都想對你說些什麼,就在此地此時。感受他們所帶來訊息的能量,這往往比文字本身更加重要。

 

指導靈看待你的方式與你對待自己的方式截然不同。你往往對自己嚴厲又負面,不斷地譴責自己,將關注重點放在做錯以及該做卻未做的事情上,認為「嚴格要求自己」是一項美德。可是,請看一看你如此對待自己所導致的後果。你日漸萎靡,感覺自己既渺小又沒有任何價值,覺得自己一無是處。這是轉變的良好開端嗎?絕非如此。諸如此類的評判只會使你低迷沉落,並遏阻你接收靈魂試圖傳送給你的訊息。只有在你認為自己「值得」這些訊息的時候,才會收到它們。

 

現在試著比較一下,看看你對自己持續不斷的負面評判與指導靈對待你的方式有何不同。觀想你與他們四目相對,他們的目光中攜有何種能量?這是友善與溫柔的目光,充滿尊重,散發出「願與你同舟共濟」的能量。你真切地感受到這雙眼睛對你的關懷與認知,這使你變得輕鬆,自我感覺也有所好轉。在這種輕鬆自在的情況下,你對自己的靈魂敞開心胸,聽其細語呢喃。

 

讓我們再前進一步。觀想你自己就是一位指導靈,是一位友善、睿智、善解人意的存有。感受一下這個指導靈—你所是的這個指導靈—開放的心態,並透過他的眼睛來看一看你的地球人格。你正以充滿慈悲的目光看著自己,看一看你所散發出的能量,用理解與慈悲的目光看看自身的能量。

 

你能否看到自己如何在那些負面的自我評判下折腰?「總覺得本然的自己不夠好,必須要改變提高自己,否則的話就會失敗」,諸如此類的想法會對你產生什麼樣的影響?作為指導靈,你又如何看待自己那時時自我評判的行為傾向?

 

許多人都認為,不斷地進行自我審評與自我批判是理所當然、極其正常的事。而作為指導靈,你則感到難以與這個人建立連結,難以幫助與支持他。人們以為,為了不失去自控,就應該嚴格地檢視自己。然而,這一滿載評判與強迫的內在聲音並不是愛的聲音。事實恰恰相反,這一聲音會使你永久地陷入恐懼的境地。

 

有用與有害的恐懼

 

人的一生中,會經遇許多導致恐懼的情境。想像你獨自行走在幽深的森林中,忽然間,一隻熊驀然闖入你的視野。此時,你完全有理由心生恐懼,而且恐懼會助你採取適當的行動:躲起來或者飛快地逃走。再比如,穿行馬路時,一輛汽車忽然向你疾馳而來,急速升起的恐懼使你立刻退回路邊。諸如此類的恐懼都是有用的恐懼。

 

然而,那些幾乎一直都在引導與支配你的潛在恐懼,以及那些業已彰顯為連綿不斷的焦慮與緊張的恐懼,則與實際危險沒有任何關係。它們源自於你對自己接二連三的評判與譴責,也因此,你最終形成了「我做得不好」的基礎感受。恐懼變成「痼疾」,久而久之,甚至會影響到你的身體健康。

 

地球生活本是充滿喜悅,無拘無束的,帶著持久的恐懼與壓力生活完全違背了你的天性。那麼,如何才能消除恐懼—你已經習慣於它對你的支配—與自我評判的背景噪音呢?

 

第一步是認知這一噪音的存在。你常常貶低與評判自己,卻對此渾然不知。這成了一種自動模式。你甚至已經忘記「向自己傳送正向與滋育的能量」是什麼樣的感覺。這幾乎成了刻意的行為,成了一種技巧。一個令人悲哀的事實是,你對這些負面能量已是如此地習以為常,甚至無法再認出它們。就好像身處迷霧之中的人已經意識不到自己一直都在透過這一「迷霧濾鏡」觀察世界。不過,你的指導靈則對此深有覺知。他們清楚地看到,你身陷迷霧並不是理所當然、本就該如此的事。因此,他們不斷地提醒你:要走出迷霧,你會因此受益,你完全可以與眾不同,可以掙脫評判與恐懼的桎梏。

 

這一桎梏,這一負面情境是如何形成的呢?「無價值感」已被作為基礎感受世代相傳。然而,是誰或者什麼曾經誤導你,使你認為本然的自己不夠好呢?是誰讓你以為必須要改變自己,必須竭盡一切努力以獲得他人的首肯?外界不斷對你施展權力,施權者則從心存恐懼、屈從隱忍的人身上獲益。那麼,誰是施權者?又如何才能從他的權威下解脫出來呢?

 

權力的淵源

 

如果一個人覺得自己已與他所來自的神性源泉分離,就會產生對權力的需求。身處這一源泉之中,作為承載你、保護你的「一切萬有」的一部分時,你不會有匱乏感。只有在你告別這一源泉,開始獨自漫遊宇宙時,匱乏感才會油然而生。你心中隱約著一種「失去」或「匱缺」的感受,並發自內心地希望能夠驅走此類感受,抹去心中的空虛。

 

輪迴經驗不足的小靈魂試圖憑借權力來填補空虛。施展權力會帶給人一種獲得認可,能夠掌握與控制生命的短暫錯覺,使人感到瞬間的完整。這是心中充滿勝利感的一刻,是權力帶來的刺激。短暫的陶醉感會帶給人「一切都很好」的幻覺。然而,一旦這些感受消失不再—它們消失的速度很快,噬人的空虛感又會捲土重來。

 

在靈魂覺醒的道途上,你會發現,攫取權力最終只會使你更加遠離,而不是接近自己的目標。不過,認識到這一點是需要時間的。靈魂以「人」的形相在地球上生活,而人類整體已經陷入了權力的桎梏。人們要麼以暴力的形式直接施展權力,要麼則採取「精神控制」的間接形式。就是說,在精神上不顯山不露水地影響與支配他人。宗教傳統中諸如此類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些人施展權力,另一些人則深受其害,淪為權力的受害者,逐漸遠離自己的神聖源泉。強權者與受害者,這兩個角色是硬幣的兩面。它們屬於彼此,互生互助,缺一不可。

 

在靈魂的成長之旅中,你曾經對權力比較敏感,這是不可避免的。很有可能,在一次次輪迴之中,你既扮演過強權者的角色,也扮演過受害者的角色;既施展過權力,也遭受過強權者的迫害。認知並承認這一點是成熟與睿智的象徵。

 

一個成熟的靈魂能夠看透自己的權力需求,並逐漸放下它。他開始認識到,神聖源頭的能量就在他之內,憑借外在手段永遠無法找回它。這是你,作為人,在一生中所能經歷的一個偉大且真正的突破,藉此,你將自己從「權力」與「無力」的痛苦循環中解脫出來。

 

目前,大部分人依然被禁錮在「權力」與「無力」的遊戲之中。他們於內心深處渴望能夠從這一惡性循環中解放出來,因為它導致了令人無法承受的痛苦與折磨。不過,只有自內向外地做工,才能從中解脫。

 

需要被打破的並不是外在的權力鎖鏈,而是居於內在的鎖鏈。至此,我再回到最初所討論的話題:恐懼與評判的內在聲音。這些負面聲音源自於過去,是你過去那些經歷的遺留產物。你在心理層面上,既吸收了強權者的能量,也吸收了受害者的能量。

 

強權者操弄權力的方式是:讓人們相信他更瞭解他們都應該怎樣做,讓人們以為自己是無知的,需要從他那裡獲取問題的答案。他為自己樹立起領導者的形象,扮作他人所能夠依賴的權威。施權者正是利用人們「覺得自己不如別人」的心態而獲益,從中獲得攫取與施展權力的空間。而受其轄制的「被施權者」則屈從於權力,至少在表面上為其馬首是瞻。

 

此外,被施權者的心理往往已受到如此深重的影響,他甚至將施權者的能量內化,將施權者的言詞、準則、指令與理想完全化為己有,這幾乎成了他的第二天性。這一內化使他對施權者俯首帖耳,即使在沒有暴力介入的情況下亦如此。就是說,施權者對被施權者的控制已經浸透到內心深處,根深蒂固。而與此相伴的恐懼與精神壓力也變成了久居不去的「房客」。

 

將內在法官請出自己的能量場

 

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有體驗到內在那個負面、強迫與評判的聲音。事實上,這一聲音是在地球上運作已久的權力體系的展現,這一權力體系對人類的集體心理造成了深刻的影響。

 

目前,地球正在經歷巨大的轉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覺醒,隨著覺醒規模的不斷擴大,整個人類社會也將被帶動起來。內在覺醒終將導致外在權力鏈鎖的斷裂。奠基於權力及外在權威的舊有結構體系終將崩潰,為新秩序讓出空間。然而,這一新秩序何時才能真正扎根於地球,則取決於你們於內在層面上自我解放的程度。

 

那麼,權力及「無力感」的鏈鎖對你的禁錮有多麼嚴重呢?你的內在有那麼一個人,他或她深受你對自己那些負面評判的折磨。你的身體備受困擾,你的內在小孩則倍感壓抑。那麼,對你施威的那個人是誰呢?

 

你的內在也有一個強權者,一位檢察官。現在,請感受一下,看一看你能否覺察到他的存在。他來自於何處以及你何時將其內化,這些都不是很重要。你可以將他想像成一位法官。請與其四目相對。你那些負面與評判性的念頭,你試圖掌控生命、追求完美的行為,以及你的「不滿意」與「不耐煩」都與他有著直接的關係,他是它們的源頭。

 

讓這位法官出現在你的內在之眼前,看一看他或她的面部表情。他/她以何種目光看著你?這個人的能量帶給你什麼樣的感受?這位法官是如何對待你的?這對你有何影響?以中立的態度靜觀這一切,靜靜地體驗自己的感受。

 

這正是蟄居於你之內的權力的能量,是你於內在攜帶的舊有能量。這一銳利、充滿評判的能量對你來說是沉重的負擔,它因為你否定自己,否認自身之光及創造力而產生。現在,請將這一能量移出自己的生物能量場。不要忘記,那些指導靈—你在帷幕另一邊的親密朋友—就在你的身邊。他們知道你真正是誰,也清楚地看到你本初的光芒。

 

現在,你在指導靈的幫助下,請那位內在法官立刻離開你的能量場:「我命令你離開我的能量場。」請感受一下,你已於內在做好了請其離開的準備。要帶著堅強的內在力量,真誠、嚴肅地發出指令。

 

看一看因此都有什麼事情發生。你是否感覺如釋重負?也許你在身體層面上感受到了這一點,當然這更可能是情緒層面上的體驗。如果你對能量比較敏感的話,也可以試著看一看自己的生物能量場是否發生了什麼變化,比如能量場變大,色澤更加明亮,或者能量的流動更加順暢等。如果你僅僅是感覺到輕鬆,這也很好。現在,請問一問自己:「如今這個法官走了,我都想做些什麼?又允許自己做些什麼呢?」

 

內在法官退下後,你會於理智與感受層面上獲得更大的空間。你的心胸更加開放,頭腦也日漸平靜。你會自然而然地變得更加腳踏實地,與地球實相建立堅實的連結,活在當下。你會重新發現自己真正是誰,以及什麼更適合或者不適合自己。要耐心地進行這一探索之旅,不要著急。

 

很可能那位內在法官又會回到你的能量場之中,放棄舊有習慣並非一蹴而就之事。然而,只要你對這一內在法官保持警覺,就能夠一次次地將其逐出你的能量場。

 

「覺察」是關鍵。祈請你的那些光之朋友—你的指導靈們—支持你,鼓勵你。時刻提醒自己你真正是誰,喚醒並運用自身的導師能量。

 

沒有任何人比你更瞭解自己,更知道什麼對你最有益。你才是自己的領導者。請用溫柔的能量引領自己,不要忘記,你是你們稱之為「上帝」的那一偉大的光之源泉的一部分,這本是毋庸置疑的,而且從來如此,也永遠如此。

 

 

傳導: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rdnd.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