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討好別人的渴望是一個力量強大的將你的注意力從你的感受中轉移開的方法。當你努力避免別人的不快時,你自己卻處在極度的不快之中。你處在緊張之中,隨時為最壞的結果做好打算。你關注在別人和他們的體驗之上。你忽略了自己的體驗,除了那些焦慮和恐懼。

 

想要討好別人的衝動是一種因害怕失去而產生的強大動力。你認為沒有了那個你害怕失去的東西就無法活了,所以你想要去獲得別人的贊同、表揚、關懷和愛的需要很強烈。在情緒上,這是一個生死攸關的事。當人們表現出不悅,就會在你的裡面創造出驚恐,這讓你很痛苦。它讓你的肌肉收縮、脈搏和呼吸加快,並且將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很窄的地方。它還會產生一些其它的問題。在這時,只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那就是讓別人感到愉快。

 

在那些你努力想要去取悅但是無法取悅的人那裡,這種驚恐變得更加強烈。它越強烈,它就越痛苦,那種想要去討好的需要就越大。去討好的衝動不是驚恐的體驗或者驚恐所產生的身體痛苦,它是蓋在這個深刻而強烈的痛苦之上的面具。它不但讓別人看不到這痛苦,也讓你看不到它。就像憤怒一樣,去討好的需要掩蓋了極度的痛苦。

 

憤怒就是對環境和他人的反抗。它是對外在力量-去操縱和控制的能力-的追求。憤怒的目的是去改變別人的行為,並且通過這樣做讓自己感覺更好。討好則是同一種動力的另一極。去討好就是去力圖改變別人以使自己感覺更好。

 

憤怒和討好的需要都是由極端痛苦的情緒產生的。它們都是去掩蓋的體驗,它們在你的感受上面蓋了一個蓋子。在這兩種情況下,底下的痛苦都沒有進入意識。在第一種情況下,它被狂怒所遮蓋。在第二種情況下,你通過將注意力狹窄地放在別人的感受上而將它屏蔽。

 

想要討好的人和生氣的人都有權威問題,他們都是外在力量的追求者。憤怒的人是公然地追求它,而一個企圖討好的人則是暗地裡追求它。只是操縱的方式不同。兩者都跟別人保持一段距離。兩者都意圖控制別人,都很恐懼。兩者都企圖找到同一塊缺失的部分,只是以不同的方式。

 

想要討好的人和那些通過憤怒來支配的人總是會找到彼此。他們在地球學校學習的是同一門課。可能是一個父親是支配者而女兒是服從者,可能是一個母親常常憤怒而兒子總是專注於如何避免她的憤怒。對他們所有人的挑戰就是要去發展出能力和勇氣,以面對他們行為之下的痛苦。

 

當去討好別人或者發火的衝動被暫緩時-比如說,當一個人在那衝動面前保持安靜時-那下面的痛苦就會浮現在意識中。那體驗讓人如此之不舒服以至於它會馬上激發想要去發火或者討好的行為。最後,去討好別人或者去支配他們所產生的後果的痛苦會超過那產生這討好和憤怒行為的痛苦,然後去發現那想要討好或者發火的衝動的根源的探索就開始了。如果這一直沒有發生,那麼一個人在死的時候都還會攜帶著這相同的行為模式,然後一個攜帶著相同模式的人格就會轉世在地球上,繼續這個去發現它們、並治癒它們的根源的過程。

 

用另一句話說,治癒去討好的需要或者無法控制的憤怒是一項神聖的任務。它是你生來要做的事情的一部分。只有這樣做了,你才能夠開始發揮你靈魂的天分,這也是你生來要做的事情的一部分。當一個人開始挑戰他想要去討好別人或者變得憤怒的渴望,他就踏上了靈性的旅途。她開始了這個過程,當這個過程結束時,她就成就了一個擁有真實力量的人格-一個跟它的靈魂協調一致的人格。

 

一個實現了真實力量的人會自然地創造出和諧、合作、分享和對生命的敬重。而當你想討好某人時你無法創造這些。去成為你認為別人想要你成為的樣子的意願打亂了和諧,雖然它暫時地緩解了緊張氣氛。它阻止了合作和分享的發生。你無法表達創造性,除了那些你認為會受到歡迎的自己的部分。你也無法與尊重他人-跟它們建立靈魂對靈魂的關係-所以你無法運用你在地球上的巨大深度和力量,或者去欣賞別人。

 

一個需要討好的人會不斷想要看別人的感受如何,這樣她才知道如何跟他們相處。她不認為別人的請求和交流是真的,她努力去猜想他們真正在說和要求的是什麼。而這是因為她自己不會真實地交流她所感受、所想和所要求的。她的表達是模糊的,以便在她的交流、感受或者想法引起不快的時候給她自己留一個空間去彌補。

 

如果別人不開心,她會努力讓那個人開心起來,這樣她才更安全。如果一個同事、父母、或者甚至一個孩子感到不快,她就變得驚恐起來。她覺得一個最小的錯誤也會造成恐怖的後果,她必須小心她是如何說話和行動的以避免被拒絕,她時刻對別人的不悅保持警戒。

 

換句話說,一個需要去討好的人總是處於緊張狀態,焦慮是他的常伴。就像是有一個人總是和你在一起的,他總是將你的注意力帶到可能發生的災難之上。他從來都不是安靜的,不管你到哪裡,你都聽到他在你的耳邊說話。而這也讓你無法聽到那些在你身邊發生的其它對話。他的聲音是你唯一聽到的聲音。

 

情緒覺察需要你同時聽到很多的對話。能量持續地通過你的能量系統的各個中心以不同的方式離開,每一種方式都是一個對你有益的對話。比如說,能量可能在你的太陽神經叢(第三個中心)以恐懼和疑惑的方式離開,然後在你的胃部造成不適。那是一個對話。能量可能在你的喉部(第五個中心)以恐懼和疑惑的方式離開,讓你的聲音變得粗燥、或者讓你的脖子和肩膀變得緊縮。那是另一個對話。當能量在你的心的附近(第四個中心)以恐懼和疑惑的方式離開,在你的胸部製造出不適感,那又是另一個對話。

 

你的討好有多令人愉悅?

 

回憶你努力去討好別人的一個場景,清晰地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你當時的感覺是怎樣的?掃瞄你的能量系統。注意你在什麼地方感覺到緊繃。是你的喉嚨裡面嗎?還是你的肩膀裡面?你的頭痛嗎?胸是不是緊的?有哪些思想伴隨著這些身體感覺?

 

如果你在這個場景中成功地取悅了某人,那讓你有什麼感覺?

 

如果你當時沒有成功,那讓你有什麼感覺?

 

下一次你感覺到一個想要去討好別人的衝動時,停下來去感覺。對你的能量系統做一個掃瞄。注意到你在什麼地方感覺到緊繃和壓力。注意你還有哪些其它的身體感覺,你感覺它們都在哪裡,以及你有哪些相關的念頭。

 

所有這些對話都值得你注意。它們每一個都指出能量正以恐懼與疑惑的方式離開你的能量系統。能量以愛和信任的方式離開你的能量系統也會創造身體感覺-更多的對話。你的能量系統創造的這些對話總是在開始、結束和變化之中。

 

一個將意識放在討好別人上面的人意識不到絕大部分的對話。他的思想總是在各種恐懼的可能性上。他的身體是緊繃的。他的意識充滿焦慮、緊張、和如何才能取悅別人的想法。他就像一隻在拉磨的動物,不停地跑,然而位置根本沒有改變。他跑得越快,磨就轉得越快。他總在擔心他所呈現給別人的樣子。然而他無法知道別人怎麼看他,所以他必須猜。他的身體、衣服、說話、和行為因此對他來說很重要。他總是意識到它們和他以為它們對別人所產生的影響。

 

他學習讓自己不擁有任何意見。當別人問他的意見時,他會呆住。他不敢說出自己的意見,因為他害怕受到拒絕。他必須首先聽到別人的意見以避免觸犯他人。他人的意見,就像他人的需要一樣,對他來說比他自己的更重要。討好對他來說來得很自然,因為他不將自己看得和別人一樣值得關心。他的策略是關注在別人身上,這樣他自己才能夠被他們接受。一個討好的人將自己的個人價值放在別人的手中,並依賴於他們的評斷-他同時會盡最大努力影響他們的評斷。

 

她忽略了她自己。因為她不會照顧自己,所以她等待別人來照顧她。她並不覺得自己值得去要求她需要的。而當她得不到別人的回應時,她變得怨恨。她覺得自己完全投入的-強迫性的-對別人的關心沒有得到回報。但是當回報到來時,她又無法接受。她無法允許別人照顧她因為她無法相信他們願意。她無價值的感覺阻止她相信別人會去照顧她,所以她懷疑那些好像在照顧她的人有什麼隱藏的動機。她無法從別人那裡接受愛和關懷因為那與她的自我形象不符。

 

 

為什麼我在討好

 

 

如果你發現自己想去討好,停下來並且允許你自己去感覺在那底下的是什麼。

 

 

當你發現到你自己感覺到別人的感覺時要注意到。問你自己:「我感覺到的是愛和信任,或是恐懼?」停下來感覺你所感覺的。你對那個人的感受的興趣是因為什麼?是因為他能夠做你想要他做的,或者說你想要聽到的,這樣你會感覺到更加安全?

 

 

如果他沒能創造出他所尋找的被接受感,他會感覺到低人一等、被拒絕、心煩、和絕望。風離開了他的船帆,他會因不成功的努力而感到筋疲力盡,無價值感將他淹沒。他認為別人的不同意是拒絕,別人的疑問是對他的無能的指責。

 

 

如果他回想那次事件,他會變得憤恨。他的憤恨是很深的,因為它不僅是源於這一次被拒絕的經歷,也源於那之前的很多經歷。他對拒絕的持續的搜索發展成了過度敏感,他會經常將別人的言語和行為理解為他想要避開的拒絕。

 

 

憤恨和討好是矛盾的。所以,憤恨在他試圖討好的時候被埋藏在心裡,但是當他的努力失敗時,憤恨就開始冒出來。如果他沒有感覺到足夠安全去表達它,他就會被傷害完全吞沒。他感覺自己是隱形的和沒有價值的。偶爾他會感覺到他的憤恨,不過表達它卻不可能。

 

 

當討好者感到足夠安全去表達她的憤恨時,是對那些同樣需要討好的人。當一個人無法通過憤怒來掌控時,他懷疑他自己並且感覺沒有安全感,這樣就創造了一個去討好的需要。一個討好的人在感覺足夠安全的時候,就成了那個憤怒的人。而一個憤怒的人,當他很驚恐時,就成了一個討好的人。

 

 

討好阻止你體驗到你的情緒,因為你在嘗試感覺其他人所體驗的情緒。你在這種嘗試中迷失。你感覺到被一個人評判、被另一個人反對、被第三個接受、等等。你自己的情緒你感覺不到,因為你關注在別的地方。

 

 

討好將你的情緒體驗很窄地放在恐懼和焦慮上,只有當你成功的一些時刻你才感覺到放鬆。然後你又開始擔心你將無法繼續這樣,於是這又破壞你的放鬆。你覺得你是情緒覺察的,但是你不是。被拒絕的痛苦一直都在。你無法自由的呼吸,在你的生活中放鬆,表達你的創造性,或者欣賞自己和他人。

 

 

你無法在討好的同時還能自由的呼吸,在你的生活中放鬆表達你的創造性和欣賞自己和他人

 

 

別人也無法欣賞你。他們不知道你是誰,你也不知道你是誰。你通過你所認為的他們的感知來定義自己。你的思想、語言和行為總是在改變,因為你對他們的感知的估計總是在改變。你所尋求避免的遭拒絕的痛苦沒有被探索,它會持續創造出想要討好的需要。

 

 

因為在所有的時候都能討好的需要是一個無法完成的目標,你就一再進行無止境的努力,這努力將你帶得離你自己的感受越來越遠。這就是討好的目標-避免體驗那些面對起來太痛苦和羞辱的情緒。它是一個將你和你對失去的恐懼隔開的技巧,一個將你和你無價值的體驗以及那些相伴的驚恐隔開的方法。它是一個從所有這個宇宙想要你注意的東西中逃開的旅程。它是一個對你自己的圓滿、豐富和偉大的防禦。

 

 

討好的策略對那些使用它的人來說看起來不是策略。對他們來說,這是唯一的生活之法。他們無法想像其它的存在方法。他們需要對他們正在做什麼以及他們是如何做的變得有意識,這會給他們帶來新的角度。這允許他們看到企圖去討好他人、或對他人發火的真正動力是-某一種去體驗他們自己和他人的方法。

 

 

他們能夠自己看到通過討好來操縱他人、或者對他們發火,並不是一個每個人都會走的路,對他們來說也不是唯一的路。

 

 

它不過是眾多逃避情緒的方法中的一種。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