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和毒品上癮只是症狀。這些症狀的起因則是更深的問題,如果想把這些症狀根除的話,這些更深的問題必須被處理。如果這些症狀被單獨處理而沒有去管它們的起因,那麼它們將再次出現。只要它們的起因沒有被改變,它們就會一直重複出現。酒精和毒品上癮的起因是強烈的情緒痛苦。

 

對酒精和毒品小程度的依賴也是以同樣的方式產生的。上癮、長期使用、和間歇使用之間的區別只是程度的,它們是同一個起因的不同表達方式。如果你偶爾使用酒精或者毒品,那麼你用它們掩蓋那些難以面對的不適感。它們對壓力、社交不安、不足感、害怕被評判、被拒絕、或者被羞辱的恐懼有顯著效用。這些痛苦的體驗發生得越頻繁,對酒精和毒品的依賴就越重。

 

如果這些痛苦的體驗一直持續,但是它們的起因又沒有被治療,那麼對酒精和毒品的持續依賴就產生了。這些依賴有可能跟生理遺傳、環境和文化影響有聯繫,也有可能沒有聯繫。不過它永遠都起源於情緒痛苦。

 

情緒痛苦也有一個起因。找到並治癒情緒痛苦的起因是靈性成長的核心。它就是每一個在地球學校上的人生來要做的事。那些還沒有跟靈魂調整到一致的人格部分是情緒痛苦的起因。它們是抗拒靈魂的意願的那些部分,而靈魂的意願就是和諧、合作、分享、還有對生命的敬重。這些部分擁有它們自己的日程、價值、感知、和程序,而所有這些都會製造出痛苦的後果和情緒。

 

每一個痛苦的情緒都指向一個跟更高的靈魂感知不一致的人格部分。每一個傷心、絕望、仇恨、嫉妒、憤怒、和恐懼的體驗都是一個指向某個人格部分的指示牌,這個人格部分在缺乏信任中憔悴無力。找到並治癒這些人格部分就會創造出一個整合的、完整的、喜悅的、有意識和負責的人格。這就是真實力量的體驗。

 

當注意力從一個痛苦情緒中轉移出去,就阻止了一個需要被完成的過程。每一個痛苦情緒都是一扇通向你生來就要去的地方的門,而當你掩蓋、模糊、麻痺一個情緒時,你就轉身遠離這扇門了。它的背後有你的一種前途,這就沒有得到實現。而那折磨你的情緒的根源也沒有被發現、質疑和改變。

 

在酒精和毒品上癮底下隱藏著一層又一層的情緒痛苦,而酒精和毒品上癮只是最外面的一層。它們遮蓋著情緒痛苦,這些情緒痛苦又遮蓋著更強烈的情緒痛苦。永久治癒一種上癮症,就是永久治癒一個被羞辱和恐懼所包圍的人格部分。對一種上癮症的治療,包括酒精和毒品上癮,需要你向內去探索你最大的缺陷。每一個情緒痛苦的時刻,都是一個可以開始這次探索旅程的起點。這些可能的起點就是來自宇宙的禮物,來自你靈魂的信息。它們告訴你內在探索的必要,並且,現在就是開始它的時候。

 

下一扇門

 

想像下一次你在一個要決定是否喝酒或者吸毒的場合下,對你自己說:「我是繼續做我通常會做的呢?還是不去喝這杯酒、或者吸這次毒,而去選擇看看在這扇門背後有什麼?」。當你思考這個問題的同時,去感覺自己的能量系統。你身體上都有些什麼感覺,他們在你身體的什麼部位?

 

經常去嘗試做這個練習。然後在你真正想要喝酒或者吸毒的時候,再去進行實際的練習。

 

「我當時常常生氣。」一個朋友給我和琳達在信中寫道:「我曾經有酒精和毒品上癮的問題,但是連續17年我都參加了互助戒酒組織,所以都得以保持清醒。但是6年以前我突然徹底崩潰了。我變得抑鬱,並且變胖了很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在那時,我去了一個冥想靜修聚會。我到了那裡才知道那是個禁語的靜修聚會,我們大家甚至被要求不去看任何人。我當時感覺這太奇怪了,因為它跟我所過的生活如此不同。」

 

「在那個靜修會的一次午餐時間裡,我當時端著我的食物托盤在找一個地方坐。因為我變胖了太多,所以在餐廳裡的長凳上沒有什麼位置能夠容得下我了。而我當時又不能說話或者看別人以示意別人挪開,所以我就輕輕拍了拍一位女士的肩膀,她往邊上給我挪了一些位置出來。但是我太胖了,還是沒法擠進她給我讓出的空間裡。我意識到了如果我想要坐下來吃東西,我必須再去輕拍那個女士。當我再次去拍她的時候,我覺得有一股熱流在我裡面湧起。我趕緊走到廚房裡,斜倚著櫃檯,眼淚在我的臉上如雨而下。」

 

「那一刻,我意識到當時流過我的感覺就是羞辱。我為自己身體的樣子、為自己變得那麼胖而感到羞辱。這時,我才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更深處的情緒。我意識到自己這一生都在一直掩蓋這種羞辱感。」

 

「我意識到我一直在努力做一切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為了讓自己不去感受它。我整個一生都在麻痺自己。我當時感覺到一種想要逃跑的衝動,但是我到哪裡也無法逃開我自己啊。那一整天的時間,我都讓自己去感覺每一刻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通過生氣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來掩蓋我更深的感受,或者通過吃東西等其它方式來麻木自己。平時,我總是讓自己不停地做事情,或者想事情,這樣我才能夠不去感受。我用了很多的憤怒來將羞辱推到一邊。現在,我可以自由地去感覺自己的所有情緒了,這輕鬆多了。當我跟人們談話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他們,像我這樣一個曾經的酒精和毒品成癮者,是怎樣完成從那裡到這裡的旅途的。」

 

酒精遮蓋了憤怒,而憤怒遮蓋的是羞辱。這就是那個模式。酒精和毒品將痛苦的情緒體驗暫時地覆蓋了。這就像一場由覆蓋在森林地面上的松針傳播開來的森林大火一樣,雖然森林掩蓋了下面的情況,但是大火在底下一直在蔓延。情緒痛苦的根源也同樣無法被輕易地治癒。這痛苦也在生活的表面以下蔓延,只有突如其來的時候大火才會冒上來。在這些下面的火苗被發現,被完全暴露,並被完全撲滅之前,它會一直燃燒。而這個過程需要我們的努力、需要我們的勇氣和投入。酒精和毒品可以將冒上來的火暫時撲滅,但是那底下的火還在一直燃燒著,表面會冒著煙並再次起火。不管多少劑量的酒精和毒品都無法撲滅那底下的火苗,而它們才是表面的大火的源頭。

 

十七年的清醒也沒有能夠撲滅那下面的火苗,它突然冒出來並且燃燒成了抑鬱和肥胖。只有去挖掘出下面的火苗才能夠停止這整個的過程。情緒覺察就是將下面的火苗暴露出來的挖掘工作。抑鬱和肥胖下面是酒精成癮,酒精成癮的下面是憤怒,憤怒的下面是羞愧,而羞愧就是我們的這個朋友一直在抗擊的火苗。通過一個戒酒的團體,她撲滅了一層酒精成癮的火焰;她也可能再以節食和抗抑鬱劑來撲滅第二層火焰。但是,當她發現那最下面一層的火苗-「一生都在掩蓋的羞辱感」-時,她就將所有侵擾她的生活的火焰全都撲滅了。這些火焰包括憤怒、抑鬱、對酒精的上癮、還有對食物的上癮。

 

只有你能夠根除你的痛苦情緒的根源。你的痛苦情緒是來自你靈魂的呼喚,你的痛苦情緒會不斷創造更多的情緒痛苦和上癮。你使用酒精和毒品來暫時忽略這些呼喚。它們可以讓你忽略這些呼喚一個小時、一天、或者一個月、甚至一輩子,但是它們無法阻擋這些呼喚。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