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第七章生命之河

 

我是你們的姐妹,抹大拉的瑪利亞。我就在你們身邊,像姐妹那樣陪伴著你們。我並不比你們高,我們是平等的,我深深地瞭解你們所體驗到的痛苦與喜悅。我們都是同一個大家庭的成員。請感受一下我們彼此之間的深度連結。

 

我也在地球上生活過,探索與體驗過地球實相,也接觸過賦予我生命活力的耀眼光芒,這使我夢想與渴望一個更美麗的地球實相。光明與黑暗,這兩極我都曾經體驗過。它們屬於彼此,是彼此的驅動機。光明與黑暗看起來彷彿是對立的兩極,它們所喚起的感受似乎也是對立的。然而,二者之間存在著一個神秘的連結,它們相互依賴,缺一不可。

 

沒有對「缺乏光」—黑暗—的體驗作對比,也就不可能真正體驗光。剛剛走出黑暗時,光在你眼中會變得更加明亮。想一想黎明時分,太陽噴薄而出的那一刻,整個世界都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剛剛送走冰冷長夜的你,被陽光輕擁在懷,此時此刻,你是否被深深地觸動?「對立」創造活力與生命,導致運動、成長與變化。「黑暗」在你們的人生中是有其意義與作用的。

 

你們常常將黑暗看作是光明的對立面,並不認為它是改變與成長的驅動機,而是將其看作是囚禁你、使你難以行動的陷阱。陷阱中的你彷彿失去了與光的連結,彷彿這一連結已被打破。你們都瞭解與光隔絕、一切都了無意義、對一切都毫無興趣的心境。其實這就是死亡。死亡的唯一方式並不是肉身的滅亡,而是心、感受與精神都停止運動,變成一潭死水。

 

物理意義上的死亡並不存在,你們的靈魂亙古永存。所有「成住壞空」的,都只是形相。你的本體,或者說核心本質則是永恆的,不會滅亡。然而,你可能會短暫地看不到自己的核心本質,並因此於內在變得僵化、凝滯,停止運動。可以說,你於內在層面上已經死亡,心如死灰,陷入了極度抑鬱的狀況。這是一種異常痛苦的存在狀態。

 

現在,請與我一起沉入這種情境,並以開放的心態進行探索與覺察。一個人失去一切希望,縮入厚厚的繭,再也無力承受任何感受或情緒,這是怎樣一個過程?一般來說,首先是某些外在事件使其失衡,那些令人無法理解與接受、使人失去確信以及徹底顛覆生活的事件,比如親人離世、疾病纏身、失去工作或親密關係破裂等等。這些事件可能對人們產生深重的影響,甚至將人推至深淵的邊緣。

 

有時候,黑暗也會在沒有外在刺激的情況下自內向外地漫延。蟄居在靈魂記憶中的情緒創傷重新浮出水面,前世的痛苦經歷從內在深處悄悄地探出頭來,恐懼與猶疑等黑暗的感受逐漸佔據你的心田,悲痛、寂寞與絕望貌似沒有任何緣由地在你心中徘徊。它們和那些外在事件一樣,都有可能使你失去平衡。

 

抑鬱與心死

 

一個人陷入抑鬱,進入靈魂暗夜之前,總會有那麼一個階段,他或她再也承受不住湧向自己的情緒波濤,覺得這一痛苦、沉重的情緒之流過於猛烈,會將自己吞沒,並因此帶著深深的無力感將自己封閉起來。一旦你開始拒絕與逃避情緒,就陷入了困境。這些情緒想要流動。流動是情緒的本性,它們希望能夠像海浪一樣自由地衝上海岸。可是,你不允許它們那樣做,並拒絕與它們同在。你抽身離開海浪,建起一道道堤壩,並說:「我無法這樣做。我不想這樣。我就此停住。」然而,將情緒拒之門外—你往往出於無力感才決定這樣做—卻恰恰導致了抑鬱。此處,我指的是那種「不再有任何感受,拒絕生命」的狀態。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再也無法承受這一切,甚至不想繼續活下去。

 

以人類的目光看,你想死掉,因為你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而從靈魂的角度來看,「你已經死了」,並覺得再也無法忍受這一「死態」,因此想要不惜一切地結束這種狀況。從本質上講,對死亡的渴望其實是對改變的渴望,是對重新走入生活的渴望。那些想要自殺的人於內心深處渴望的是生命,而不是死亡。正是「內在層面上的死亡」或者說「心死」將他們推進極度絕望的深淵。對生的渴望導致了他們試圖結束自己肉身生命的行為。

 

陷入抑鬱之時,激烈的抵抗與極度的脆弱交織在一起。你藉由「拒絕」來保護自己免受情緒之波的衝擊,因為你認為自己會被其吞噬。深感無力的你,在自己周圍築建起一道道牆,躲進「不願也不能去感受」的厚繭中。你根本不想去面對,就像鴕鳥一樣把頭埋進沙中。沙粒雖使你窒息,但你卻覺得這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久而久之,你卻再也無法從沙中抬起頭來。然後,在某一時刻,你徹底與感受隔絕,與生命隔絕,卻無力走出這一情境,「接納自身情緒」這一選擇彷彿離你如此遙遠。此時,你的抑鬱便抵達了最低谷。

 

一方面,你無法接納或與他人分享自己這些恐懼、絕望、憂傷與寂寞的情緒。另一方面,你知道也深深地體會到,如行屍走肉般麻木地生活是一種令人難以承受的痛苦。這是一種死亡,是對自己那充滿生命活力的本質核心的徹底否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你重新燃起「想要去感受」的希望,「麻木無知覺」的痛苦超過了「感受之痛」。這便是你獲救的時刻,是你人生的轉折點。這種拒絕的心態—「我不能這樣,我不要這樣,我想離開,我想死掉,我想立刻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最終將你掏空,你再也無法繼續承受下去。

 

從靈魂的視角來看,從這一刻起,生命的力量開始變得強大。你根本無法將生命永遠地拒之門外。長期以來的壓抑使得反作用力日益增強,並終將爆發。巨浪以排山倒海之勢衝上岸來,任何堤壩都無法阻擋。

 

在某一時刻,你的內在自會出現對生命說Yes的力量,即使你並未刻意這樣做亦如此。生命永遠不會止息,對生命的渴望更是無法遏制的。一旦抵達抑鬱的谷底,你就會創造能夠為你帶來轉變的機遇與事件,以獲得突破。

 

有時,自殺行為就是這樣一個事件。一個人出於深度的絕望,試圖以這種方式迫使改變發生。如果這一嘗試失敗的話,可能會因此出現一個正向循環。週遭的人終於藉此認識到這個人所承受的痛苦與折磨。而當這個人看到身邊的人是多麼地關心自己時,便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對光、對他人的理解與同情持接納的態度。當然,也可能這個人依然不肯敞開心扉,繼續抑鬱下去。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突破模式並不存在。儘管如此,生命本身的推動力使人根本無法永遠靜止在某一意識狀態下,停滯不前。

 

此外,如果一個人真的通過自殺結束了這一世的肉身生活,他或她一來到彼岸,就立刻面臨著新的抉擇。在那裡,他或她也將面對與體驗各種各樣的感受。憂傷、痛苦與恐懼甚至會變得更加清晰,更加毫無遮攔地呈現在其面前。有時,這個人死後剛剛抵達星光界,就得立刻直面自己當初百般壓抑的那些感受與情緒,並可能恰恰因此而重燃生命的希望。

 

比如,當一個人來到星光界後,發現生命其實並未終結,可能會因此而感到絕望與迷惑。亦或當他看到留在世間的親友們的情緒,看到他們的悲痛與哀傷,會因此深受觸動。深深的感動可能會重新喚起這一已來到彼岸的靈魂對生命的渴望。這可能會導致某種突破,該靈魂因此願意接受那些一直陪伴他的指導靈—無論在人間還是天國這些指導靈都一直陪伴著他—所提供的幫助。只要一個人願意接受,就總能獲得幫助。

 

無論從哪一方面看,生命都比任何求死的願望更加強大。生命總會重獲本就屬於她的權利,你根本無法殺死生命。也因此,希望永駐。請對自己保持希望,也對那些正在倍受磨難的人保持希望。即使前途看起來異常渺茫,希望依然在,縱然你的頭腦根本想不出如何才能柳暗花明亦如此。生命永遠比死亡更強大,光明總能戰勝黑暗。水流終將衝破堤壩,因為它在流動,在推動,它奔騰不息。水的力量總能勝過那些試圖阻擋它的力量。

 

你就是那奔騰不息的河流

 

現在,感受一下你內在的生命推動力。你們每個人都曾經遭遇過困境,也時時面臨著不斷重複的舊有模式。比如,缺乏自信,懷疑自己的能力,覺得自己不如別人,還有絕望、憤怒、抗拒與不安全感等。讓我們一起來觀想一下,這些困擾猶在,生命的能量則從中緩緩流過。儘管河中大大小小的岩石看上去既堅實又穩固,但河水依然湍湍流動,岩石卻在流水的沖刷與磨蝕下,逐漸變小。

 

這一過程需要時間,不過不要忘了你是誰:你是那奔騰不息的河流。你對此的覺察越深,就越能夠從河中岩石裡抽出自己的能量。它們已經在那裡了,你確實攜有舊痛。你無需刻意去大事化了,把它們當作是微不足提的事。不過,你也不需要竭盡全力將這些岩石搬出河流。你唯一需要做的只是:覺知你就是那充滿生命活力的河流。

 

或許你會覺得這很難,因為你在一定程度上以河中石—你能量上的堵塞—來定義自己:「我無法根植地球,在地球上沒有歸家感;我攜帶著源自過去的憂傷,甚至是創傷。」你說的這一切確實都是事實,然而,請將這些看作是一條寬廣遼闊、氣勢磅礡的大河中的岩石。這條河就是真正的你,代表著你的生命力。你的靈魂如遷流不息的河水,蜿蜒流淌,行走在探索之旅上。

 

這一生命之流對它所經遇的岩石沒有任何評判,而是將它們納入懷中,用清澈的水流沖刷它們。你並非沒有選擇的權利!當然,有時你的意識會被諸如此類的岩石羈絆,並在其中停留過久。然而,你也確實能夠放下它們,能夠將自己的意識帶入那流動的河水之中,並認識到自己是富於生命活力的意識覺知,知道自己一直都處於運動與流動之中,並未被這些岩石禁錮。你是自由的。

 

隨著你逐漸將自己的意識覺知從這些障礙上移開,這些河中石便會更容易地臣服於水流。你放下了它們且將自己看作是湍流不息的河流,因此它們反而更容易被擊碎。這一河流就是你的靈魂,你無法將其緊緊地抓在手中不放。請感受一下,它正在流動,在運動,在濺出歡快的水花。觀想它正流經你,氣勢磅礡,波光粼粼。再感受一下,你的靈魂並不因為你所經遇的黑暗—那些看起來異常堅固的岩石—而感到困擾。它們本屬於你的探索之路,是原野風景的一部分。

 

當你覺得自己正受困於諸如此類的岩石時,請試著聆聽那潺潺的流水聲。想一想那河水,它能夠如此輕鬆地流動。你無需事必親躬地去做所有的事情。生命自會賦予你各種機遇。有時,它會將深谷帶到你的面前,但它也會自然而然地將你從谷中推出。縱然你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這個能力,也不知該如何去做,但生命依然會推你向前。關鍵在於保持信任,即使在你覺得無可信任,彷彿生活中已沒有任何保障的時候亦如此。

 

發生在這一過渡時期的靈魂暗夜

 

這一時期,世界上許多人都正在面對與療癒舊有的黑暗面向,靈魂的這些面向紛紛浮出水面,希望能夠得到關注與療癒。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你們正在大踏步地向前跨越,這是人類意識進化上的飛躍。不去面對你意識中的黑暗面向—那些累世之恐懼、不信任及悲傷—是無法實現這一飛躍的。不要害怕,以開放之心擁抱這些黑暗面向。只要能夠得到你的接納,它們就不會凝滯,這就是關鍵之所在。縱使你覺得「我絕對不能接受這一點」,也請不要忘記,你內在深處存在著希望接納它們的能量,這一能量會拯救你,帶你向前。要信任生命。

 

我深愛著你們,你們是我的親人。或許你會想:「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認識我們每一個人?」人類很難想像與理解靈魂的網絡有多麼宏大。一旦兩個靈魂曾經相遇,這種狀態就會一直保持下去,時間根本無法打破他們之間的連結。

 

靈魂所在的次元裡,時間並不存在。我們之間由靈魂的生命之網彼此相連,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共享同一段歷史、同一個願望以及同一簇意識之火。這一火苗將逐漸照亮地球。人類那正在覺醒的意識覺知將我們帶到一起,共同創建新的溫床,為人類意識的飛躍奠定堅實的基礎。

 

 

關於帕梅拉的自傳《靈魂暗夜》,請參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r66q.html

 

傳訊:Pamela Kribbe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rtjk.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