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好啦,我已經準備好談別的話題了。你曾答應要談談地球上一些範圍較大的話題,而自從你開始討論美國生活之後,我一直想請你在這方面說得更多一些。

 

神:對,不錯。我要在第二部中,談一些你們星球上範圍較大的一些議題。而你們最大的議題,莫過於對後代的教育。

 

尼:這方面我們做得不好,是嗎?…你提這個議題,我想是這個意思…

 

神:當然,一切都是相對的。相對於你們說你們想要做的—嗯,不,你們做得不好。

 

我在此所說的一切,直到現在我討論的一切,都必須放在這個架構中來瞭解。我並不是在做「對」「錯」或「好」「壞」的審判。我只是就你們所說你們想要做的,來說明你們的效果。

 

尼:我瞭解。

 

神:我知道你們會說你們瞭解,但不久—甚至就在本討論未完之前—你們就會指控我在做審判。

 

尼:我永遠不會這樣指控你。我知道得很清楚。

 

神:「知道得很清楚」並未阻止你們在過去稱我為「審判者」。

 

尼:我不會這樣稱呼你的!

 

神:等著瞧。

 

尼:現在你想要談教育。

 

神:是。我觀察到你們大部分人誤解了教育的意義、目的和功用,還不用說如何是行施教育的最好程序。

 

尼:這話很重,你可以讓我更瞭解些嗎?

 

神:大部分的人類認定教育的意義、目的和功用是傳授知識。教育某人就是給某人知識— 一般說來,又是某一家、某一族、某一部落、某一社會、國家和世界,所累積的知識。

 

然則教育跟知識沒有多大關係。

 

尼:哦?你是在愚弄我!

 

神:當然!

 

尼:那麼,教育跟什麼有關?

 

神:智慧。

 

尼:智慧。

 

神:是。

 

尼:好吧,我投降。不同在哪裡?

 

神:智慧是知識的展用。

 

尼:所以我們不應試圖給我們後代知識,而應試圖給後代智慧。

 

神:最首要的是,不要「試圖」去做任何事。只是去做。其次,不要為智慧而忽視知識。這會致命。反過來說,也不要為知識而忽視智慧。這也會致命。那會殺了教育。在你們的星球上,就正在殺它。

 

尼:我們為了教育忽視了智慧?

 

神: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是的。

 

尼:我們怎麼做的?

 

神:你們教你們的孩子去想什麼,而不是如何去想。

 

尼:請解釋一下。

 

神:當然。當你們給孩子知識時,你們是在告訴他們去想什麼。這是說,你們在告訴他們該去想什麼,告訴他們你們想要他們瞭解的是真的。

 

當你們給孩子智慧時,你並不告訴他們去知道什麼,或什麼是真的,而寧是如何自求真理,自尋真相。

 

尼:但如果沒有知識,便不可能有智慧。

 

神:我同意。這乃是我為什麼說,不應為智慧忽視知識。每一代都必須對下一代傳授某些知識。這顯然不過。但要盡可能的少。越少越好。

 

讓孩子自己去發掘。要知道:知識會失去,智慧永遠不忘。

 

尼:所以我們的學校應該教得越少越好?

 

神:你們的學校應把重點調轉。現在的焦點大量放在知識上,對智慧的注意則少之又少。對許多父母而言,批判性的思考、解決問題和邏輯之類的課程,都會讓他們感到威脅。他們想把這類課程取消。如果他們想要保護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們也真的應把這類課程取消。因為,如果允許孩子去發展批判性思考,他們很可能會鄙棄父母的道德觀、標準,和整個生活方式。

 

為了保護你們的生活方式,你們構築了一套教育體制,基礎是發展孩子的記憶,而不是能力。你們教孩子記得事實與虛構的東西—這是每個社會都為自己構築的東西—而不是給他們能力去發掘和創造他們自己的真相與真理。

 

有許多人自以為知道孩子需要受什麼教育—這些人對任何發展孩子能力與技巧的課程—而非記憶的課程—都嗤之以鼻。然則你們對孩子所做的教育,卻使你們的世界走向無知,而非離開無知。

 

尼:我們的教育不教虛構的東西,我們傳授事實。

 

神:現在你是在對你自己說謊,正像你在對你們的孩子說謊一樣。

 

尼:我們對孩子說謊?

 

神:當然。把任何歷史書拿來看看就知道。你們的歷史是想要孩子從某一個特定角度來看世界的人寫的。任何人如果想要把歷史的記載包括更廣泛的事實,就被嗤笑,被稱為「修正主義」。你們不願把你們的過去真相告訴孩子,免得他們看到你們真正是什麼樣子。

 

你們的歷史是從你們可稱之為盎格魯‧薩克遜新教白種男人的觀點寫出來的。當女人或黑人,或其他少數人種說:「喂,等等,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們遺漏了很大一部分。」你們就會咬牙跺腳,叫這些「修正主義者」住嘴,不要企圖更改你們的教科書。你們不要你們的後代知道真正發生的是什麼事情。你們要他們知道你們的借口,知道從你們的觀點看起來是什麼樣子。要我舉個例子嗎?

 

尼:請。

 

神:在美國,你們並不教孩子清楚知道,這個國家是如何下定決心在日本的兩個城市丟下原子彈、屠殺和傷害了數以萬計的人。你們只告訴孩子你們所看到的事實—和你們想要叫他們看到的事實。

 

如果有人想從另外一個觀點—這次,是從日本人的觀點—來平衡你們的觀點,你們就大吼大叫,暴跳如雷,要求學校連想都不要想在這麼重要事情的歷史回顧上,提出那種資料。因此,你們教的根本不是歷史,而是政治。

 

歷史本應對真正發生的事,做充分而精確的記載。政治卻從來就不關乎真正發生的事。政治總是關於所發生的事的某某人的觀點。

 

歷史揭示事實,政治則將之正當化。歷史揭發、說明一切;政治則掩蓋,只說一面之詞。

 

政客厭恨照實書寫的歷史,而照實書寫的歷史,也不會那麼講政客的好話。

 

然則你們穿的仍是國王的新衣,因為你們的孩子終究會把你們看透。那些學習過批判思考的孩子們,看到你們的歷史,會說:「天哪,我父母和那些長輩怎麼會這麼欺騙他們自己!」這讓你們不能忍受,所以你們把他們轟出去。你們不要你們的孩子知道最基本的事實。你們要他們把你們教的照單全收。

 

尼:我認為你這裡有些誇張。我認為你有些言過其實。

 

神:真的?你們社會中的大部分人,甚至連人生的大部分基本事實也不想讓孩子知道。學校如果教教孩子身體的功能如何,你們都會抓狂。現在,你們就認為不應該告訴孩子艾滋病是怎麼傳染的,或怎麼不讓它傳染。當然,你們從某一個特定的觀點告訴他們如何避免艾滋病。這當然對。不過,如果只是告訴他們事實,讓他們自己去做決定—這,打死你你也不肯。

 

尼:這些事情孩子們還沒有準備好自己去做決定。他們必須有適當的指導。

 

神:你有沒有看看你們世界最近的樣子?

 

尼:怎麼樣?

 

神:這就是你們過去指導孩子的後果。

 

尼:不是。是我們誤導他們的後果。如果說世界今天腐敗了—在許多地方確實是—那不是由於我們試圖教導孩子們古老的價值觀,而是由於我們任許他們被授以所有這「新鬼把戲」!

 

神:你真的以為如此?

 

尼:你對得要死!我真的相信!如果我們只教孩子三R〔譯註:the three R』s指讀、寫、算(reading,writing,arithmetic),此是初等教育的基本。〕,而不餵他們那什麼勞什子「批判思考」的垃圾,我們今天會好過得多。如果我們在學校和家庭裡,把那什麼「性教育」剷除,我們就不至於看到青少年生孩子,十七歲的單身媽媽申請社會福利金,全世界抓狂了。

 

如果我們堅持年輕人按照我們的道德標準生活,而不是放任他們自己搞自己的,我們就不至於把我們曾經強盛活潑的國家,弄到於今這可憐可悲的地步。

 

還有一件事:不要站在那裡告訴我,我們應該如何突然明白我們在長崎與廣島所做的事是「錯」的。憑著神的名字發誓,是我們結束了戰爭。我們為兩邊都挽救了上千上萬的人的性命。這是戰爭的代價。沒有人喜歡下這個決定,但不得不。

 

神:我知道。

 

尼:是!你知道。你就像所有那些小左派自由主義共產黨員一樣。你要求我們修正歷史,好得很。你要求我們修正生存方式。然後,你們這些自由主義者就終於可以得逞,接收世界;創造你們腐敗的社會;重新分配財富;說什麼把權力還給人民等等鬼把戲。但這樣卻不可能讓我們有任何進展。我們所需要的是重返舊日,重拾我們老祖宗的價值觀。這才是我們需要的!

 

神:講完了嗎?

 

尼:對,完了。講得怎麼樣?

 

神:滿不錯的。其實是相當好。

 

尼:嗯,當你守著收音機守了好些年,這種話說起來就很順口。

 

神:你們星球上的人真這麼想嗎?

 

尼:你可以打賭。我的意思是,不僅美國如此,你可以換上任何國家的名字,換上任何戰爭的名字;歷史上任何國家所發動的任何攻擊性戰爭。毫無問題,每個人都是認為他自己是對的。每個人都知道錯在別人。拋開廣島吧。換上柏林,或換上波士尼亞。

 

人人也都知道古老的價值觀才能有效。人人都知道世界正走向地獄。不止美國如此。全世界都一樣。處處是大聲疾呼,要重返古老價值觀,重返民族主義—這個星球上處處都是這種呼聲。

 

神:我知道。

 

尼:我在這裡所做的,只是想把這種感覺、這種關懷、這種忿恨說出來。

 

神:你做得不錯。幾乎說服了我。

 

尼:真的?對那些真正這麼想的人,你要說什麼呢?

 

神:我說,你們真的相信三十年前、四十年前、五十年前的情況比較好嗎?我說,人的記憶力滿可憐的。你們總記得好的,不記得壞的。這是自然的,這是正常的。但不要被騙了。做一些批判性的思考,而不要只是記取別人要你們思考的東西。

 

就以我們所舉的例子來說,你們真的以為在廣島丟原子彈是絕對必要的嗎?有許多報告都曾提到,在原子彈丟下之前,日本天皇就已經私下向美國表示願意結束戰爭了—你們的歷史學家對這些報告又怎麼說呢?在丟原子彈的行為中,有多少成分是為了報復日本對珍珠港的偷襲?如果你們認為在廣島丟原子彈是必要的,那丟第二顆又為什麼必要呢?

 

當然,你們自己對這事的記載可能都是對的。美國對這一切的觀點可能是事情發生的實情。這不是討論的重點。重點是你們的教育系統不允許對這些議題做批判性的思考—其實,對許多其他議題都是如此。

 

你能不能想像愛荷華州的社會學或歷史學老師,如果向班上的同學問這些問題,鼓勵學生深入探討這些問題,並提出他們自己的結論,會怎麼樣?

 

這才是重點!你們不要你們的年輕人得出他們自己的結論。你們要他們得到和你們一樣的結論。因此,你們迫使他們重蹈你們的結論所導致的錯誤。

 

尼:但是那麼多人所推崇的古老價值觀和我們今日社會的分崩離析又怎麼說呢?今天青少年生孩子多得驚人,靠社會福利維生的媽媽和全世界的抓狂又怎麼說呢?

 

神:你們的世界是在抓狂。這一點我同意。但你們世界之所以抓狂,並不在你們允許學校所教的課程;世界之所以抓狂,是由於你們所不允許的課程。

 

你們不允許學校教導愛是一切。你們不允許你們學校講述無條件的愛。

 

尼:鬼啦!我們甚至不允許我們的宗教這麼說。

 

神:沒錯。你們也不允許去教導孩子讓他們為自己、為他們的肉體、為他們的人性和他們奇妙的性自我歡慶。你們也不允許你們的孩子知道他們是住在肉體中的精神體。你們也不把你們的孩子當作進入肉體的精神體來對待。

 

在公開談論性、自由討論性、歡悅解釋與體驗性的社會中,實際上根本沒有性犯罪,不期而生的孩子也非常之少,而且沒有「私生兒」或不受歡迎的生育。在高度進化的社會,所有的生育都是受祝福的,所有的母親、所有的嬰兒都受到妥善的照顧。事實上,那樣的社會根本沒有別的方式。

 

在那些不以強權與有勢者的觀點為歷史寫本的社會中,往日的錯誤是公開承認的,永不重蹈覆轍的。凡是明顯自我破壞的行為,只發生一次就已足夠。

 

在教導批判性思考,如何解決問題與如何生活—而非只記憶—的社會中,即使那些所謂「有正當理由」的行為,也會置於詳查之下,他們不會人云亦云的接受任何事情。

 

尼:實際情況又會是怎麼樣呢?讓我們以二次世界大戰為例。一個不只教導記憶往事,而教導如何生活的學校,在觸到廣島事件時又會怎麼樣呢?

 

神:你們的老師們將會對學生描述事件真正發生的情況。他們會把導致這個事件的所有事實—所有的事實—都包括在內。他們會探求兩邊的歷史學家的觀點,明白任何一件事都絕不止一個觀點。他們不會要求學生去記憶那些事實,而會向學生挑戰。他們會說:「好啦,關於這個事件,所有的資料你們都已知道了—事件發生前、事件發生後的資料你們已清楚。凡是我們能夠得到的『知識』,我們都已告訴了你們。現在,從這些『知識』,你們得到了什麼『智慧』呢?如果是你們面對當年的問題,你們會選擇丟原子彈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嗎?你們能想出一個更好的辦法嗎?」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52-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