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噢,當然。那容易。任何人都可以由這種途徑得到答案—後知之明嘛。每個人都可以站到別人肩膀上說:「要是我,我就不這樣做。」

 

神:那你們為什麼不不這樣做?

 

尼:對不起,請再說一遍!

 

神:我說,那你們為什麼不不這樣做?為什麼你們不站在別人的肩上,從往日學習,而不再做同樣的事呢?我告訴你們為什麼。因為,允許你們的孩子以批判的態度回顧與分析你們的過去—要求他們以此為他們教育的一部分—等於是冒險要他們不同意你們的所作所為。

 

當然,他們終究還是會不同意。你們只是不允許在教室中有過多的這類思考。所以,他們就走到街上。揮動標語,撕毀徵兵通知單,焚燒奶罩和旗幟,做盡所有的事讓你們注意,讓你們看到。你們的年輕人在對你們嘶吼:「一定有更好的辦法!」然而你們不肯聽。你們不要聽。當然你們也決不鼓勵他們在學校對你們所給他們的資料做批判性思考。

 

接受就好了,你們對他們說。不要想叫我們認錯。知道凡是我們做的,都是對的就好了。

 

這就是你們在怎麼教孩子。這就是你們所謂的教育。

 

尼:但是有人說,我們的國家、我們的世界之所以走入這個死胡同,就是因為這些年輕人和他們自由主義的、瘋狂的、神經病的想法。他們把世界送進地獄了,推到毀滅的邊緣了。他們摧毀了我們以價值為導向的文化,換以他們「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道德觀,結果眼看著就要毀滅我們的生活方式了。

 

神:你們的年輕人真的在毀滅你們的生活方式。年輕人一向就在做這種事。你們的責任是鼓勵他們,而不是挫折他們。

 

毀滅你們雨林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是要求你們停止。破壞臭氧層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是要求你們停止。剝削全世界血汗工廠窮人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要求你們停止。抽稅抽死你們,把錢用在戰爭和戰爭機器上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要求你們停止。忽視弱者與被踐踏的人,讓全世界每天上千的人餓死而明明卻有足夠的食物餵飽每一個人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是要求你們停止。

 

參與政治的欺騙與操縱,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要求你們停止。對自己的肉體感到羞恥、尷尬而性壓抑的,不是你們的年輕人,把這種羞恥、尷尬與壓抑傳給下一代的,也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要求你們停止。發明「強權即真理」的價值體系,以暴力來解決問題的,也不是你們的年輕人。他們要求你們停止。

 

不僅要求…他們是在懇求你們…。

 

尼:可是暴力的是年輕人!年輕人參加幫派,互相殘殺!年輕人對任何法令都嗤之以鼻—任何法令!是年輕人把我們逼瘋!

 

神:當年輕人為想改變這個世界而發出的呼喊與懇求,不能得到回應與理睬,當他們看到他們的主張已經落空—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會按你們的意思行事—你們那並不愚蠢的年輕人就退而求其次。如果他們不能打敗你們,就加入你們。

 

你們的年輕人加入了你們的行為行列。設若他們暴力,那是因為你們暴力。設若他們唯物,那是因為你們唯物。設若他們瘋狂,那是因為你們瘋狂。設若他們以操縱的、不負責任的、羞恥的態度運用性,那是因為他們看到你們這樣做。年輕人與成年人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公開做。

 

成年人卻掩藏他們的所作所為。成年人以為年輕人不會看到。但年輕人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躲得過他們。他們看到成年人的偽善,他們拚命想要改變這種情況。然則在竭盡所能而無濟於事以後,他們除了有樣學樣以外,別無選擇。這一點他們是錯了,然而從來就沒有人教他們別的方法。對他們的長輩所做的事,從來就沒有允許過他們做批判性的思考。他們能得到允許的只有記憶。而凡你記憶的,你就銘刻在心。

 

尼:那麼,我們該怎樣教我們的年輕人呢?

 

神:第一,把他們當精神體看待。他們是進入肉體的精神體。對精神體而言,這不是容易之事,不是易於習慣之事。那太拘狹了,太有限了。所以你們的孩子因突然這般有限而大哭。聽聽這哭聲。瞭解這哭聲。盡你們所能給孩子「不受限制」的感覺。

 

其次,要溫柔而小心的,將孩子介紹到這個你們所創造的世界。你們要十分小心是在把什麼東西置入孩子的記憶庫。孩子會記得他們所看到、所經驗到的一切。為什麼在孩子剛從母胎中生出來的那一刻,就打他的屁股呢?你們以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的引擎開始發動嗎?為什麼你們在孩子生出來幾分鐘之後,就要把他跟母親分離呢?—而母體是他此生直到此時唯一知道的生存模式?量身高、稱體重、打針,不能等等再做嗎?—不能等到新生兒先領會了這給予他生命的母親所給予他的安全與舒適之後嗎?

 

為什麼你們允許嬰兒最先接受的印象是暴力的印象?誰告訴你們那對孩子是好的?為什麼你們隱藏愛的印象?

 

為什麼你們要對他們掩藏你們的肉體,並且不讓他們用感到樂趣的方式觸摸身體,因之教導他們要對他們的肉體和其功能引以為羞,感到尷尬?對於樂趣,你們究竟對他們傳遞什麼訊息?對於肉體,你們教的是什麼課?為什麼你們把孩子放進去的學校,是允許並鼓勵競爭的,而「乖」和學得「最多」的則得獎,「功課成績」要分等,按照自己的步子則幾乎不被容忍?你們的孩子從這些事懂得的是什麼呢?

 

為什麼你們不教孩子音樂的韻律、藝術的喜悅、童話的神秘與生命的美妙呢?為什麼你們不把秉賦在孩子天性中的東西開展出來,卻要把不自然的東西強加在孩子身上呢?

 

為什麼你們不允許年輕人去學習邏輯、批判性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與創造力,運用他們自己的直覺和最深的內在知識,卻要教他們種種規矩,背誦種種體制和結論—而實際這是你們的社會早已證明完全不能由之進化卻仍舊在用的?

 

最後一點:教他們概念,而不是資料。

 

設計新的課程表,以下面三個核心概念為基礎:

 

覺醒(Awareness,覺察)

 

誠實(Honesty,誠信、正直)

 

責任(Responsibility,義務)

 

從孩子最小的時候就教他們這些概念。讓這些概念從始至終貫徹在課程中。把你們全部的教育模式,都建立在這些概念上。所有的訓誨,都深深扎根在這些概念上。

 

尼:我不瞭解其中的意思。

 

神:它的意思是,你們所教導的一切都源出於這些概念。

 

尼:你能解釋一下嗎?我們怎麼教三R?

 

神:從最初級的「讀」本到最複雜的讀本,所有的故事、小說和主題討論,都以這些核心概念為中心。這就是說,它們將是有關覺醒的故事,有關誠實的故事,有關責任的故事。向你們的孩子介紹、注入、浸潤這些概念。

 

「寫」的課程也同樣以這些核心概念為中心,當孩子們長到有能力表達他們自己時,也要以跟此核心概念有關的概念相與浸染。

 

即使「算」術的技巧,也要在此框架之內教導。算術與數學並非抽像的,而是宇宙中活生生的生命最基本的工具。所有的計算技巧都得規劃到以這些核心概念和其衍生物為焦點而教育後代。

 

尼:這些「衍生物」是什麼?

 

神:借用你們媒體炒熱的用詞,就是副產品。你們整個的教育模式都該建立在這些副產品上,而不是你們目前課目表上的那些—那些主要都是事實與資料。

 

尼:比如呢?

 

神:好吧,讓我們運用一下想像力。對你的人生來說,哪些概念是重要的?

 

尼:呃…嗯,我得說…誠實—就如你剛剛說的。

 

神:好,說下去。這是一個核心概念。

 

尼:呃,嗯…公正(fairness)。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概念。

 

神:好。還有嗎?

 

尼:善待他人。這是一個。我不知道怎麼把它說成一個概念。

 

神:說下去。只按照思想的流動就好。

 

尼:與人和睦。容忍。不傷害他人。視他人與自己平等。我希望我能教孩子這些。

 

神:好得很!說下去。

 

尼:呃…相信自己。這是一個好概念。還有,呃…等等,等等,…來了一個。呃…嗯,對了:行止尊嚴

(譯註:原文為walking in dignity,譯為「行止尊嚴」並不很得當,因為太道貌岸然了。也可譯為「步態尊嚴」,但貼切的譯法應是:「以尊嚴的步態、尊嚴的心走路。」)。我猜我可以稱它為行止尊嚴。我還是不知道怎麼把它說成一個更好的概念,但它跟人怎麼樣度日,怎麼樣尊重他人和他人的生活方式有關。

 

神:這是個好念頭。這所有的都是好念頭。你現在掌握到了。還有許多這類的概念,是你們的孩子如要進化為完全的人類所必須深深領會的。然則你們在學校不教這些。這些我們現在在談的,是人生中最為重要的東西,可是你們在學校不教這些。你們不教什麼是誠實。你們不教什麼是責任。你們不教什麼是覺察他人的感受,什麼是尊重別人的生活方式。

 

你們說,父母應教這些東西。然而父母只能傳授他們自己被傳授的。父親的罪會傳給兒子。所以,你們在家裡教導你們的父母教導你們的東西。

 

尼:真的?那錯在什麼地方?

 

神:就像我一再說過的,你最近有沒有看看世界?

 

尼:你總是要把我們拉回到這裡。你總是要我們看這個。但這些並不都是我們的錯。世界其他地方的事不能都歸罪於我們。

 

神:這不是歸罪的問題,而是選擇的問題。如果你們不為人類所做和正做的選擇負責,誰該為?

 

尼:好吧,我們不能為所有的負責。

 

神:我告訴你們:除非你們願意為所有的負責,否則你們就不能對它有任何改變。你們不能老是說是他們做的,是他們在做,巴不得他們立刻住手!記得華特‧凱利(Walt Kelly)的諧角波哥(Pogo)的話嗎?永遠不要忘記:

 

「我們遇到敵人了,而他們是我們。」

 

尼:我們幾百年來一直重複同樣的錯誤,我們豈不…

 

神:是幾千年來,我的孩子。你們幾千年來都在重複同樣的錯誤!人類在最基本的本能方面比洞穴人並沒有進化多少。然而每次要改變都會遭到恥笑。每一次要檢視你們的價值觀或要改造它們,都會喚起恐懼與憤怒。現在可好,從我而來的觀念是要你們實際上在學校教授高等的概念。好啦,孩子,現在我們真的是如履薄冰了。

 

不過,在高度進化的社會,這正是他們做的。

 

尼:但問題是,並非所有的人都同意這些概念和它們的意涵。這乃是為什麼我們無法在學校教授這些。如果你把這些東西加到學校的課程中,家長們就會發瘋。他們說你在教授「價值」,而學校沒有空間教授這些。

 

神:他們錯了!再說一遍:以人類所說他們想要做的事情而言—就是建立一個比較好的世界—他們錯了。學校正是教授這些東西的地方。正由於學校可以免受父母成見的影響。你們已經看到,父母親因把他們的價值觀傳給孩子,已經把你們的星球搞成什麼樣子。你們的星球是一團糟。

 

你們不瞭解文明社會最基本的一些概念。

 

你們不知道如何不以暴力來解決衝突。

 

你們不知道如何過沒有恐懼的生活。

 

你們不知道如何不以自利而行事。

 

你們不知道如何不設條件而愛。

 

這些都是基本的—基本的領會,而你們在千年之後,萬年之後,卻連充分的領會都不曾開始,更不要說把這領會付諸實行。

 

尼:有沒有辦法脫離這一團糟?

 

神:有!就在你們學校!就在你們對年輕人的教育!你們的希望在下一代,更下一代!但你們必須不再把他們泡在過去的方式中。那些方式沒用。它們沒有把你們帶到你們想要去的地方。然而,如果你們不當心,你們真的會走到你們衝往的地方!

 

所以,趕快止步!向後轉!坐下來,大家好好想一想。為你們身為人類最偉大的理想,創造出最恢宏的版本。然後,找出最符合此理想的價值觀和概念,在你們的學校傳授。

 

比如,何不傳授這樣的課程:

 

‧領會力

‧和平解決衝突的方式

‧互愛的構成因素

‧人格與自我創造

‧身、心、靈如何運作

‧如何從事創作

‧歡慶自己,尊重他人

‧性愛的歡悅表達

‧公正

‧容忍

‧多樣性與相似性

‧合乎道德的經濟學

‧富於創造性的意識和心靈能力

‧覺察與覺醒

‧誠實與責任

‧公開與透明

‧科學與精神性

 

尼:其中有許多我們正在教。我們稱之為社會學。

 

神:我指的不是一學期兩天的課。我指的是這些東西每一種都成為獨立的課。我指的是你們學校的課程表完全更改。我指的是以價值為基礎的課程表。你們現在所教的主要是以事實資料為基礎的課程。

 

我指的是把你們孩子的注意力集中在對這些核心概念的領會上,把教育的理論結構圍繞在這些價值體繫上—正如你們現在建立在事實、資料和統計學上。

 

在你們的銀河和宇宙中高度進化的社會裡(這我們會在第三部更詳細的說明),人生觀在孩子很小時就開始教導。你們所謂的「事實」,在他們的社會則甚晚才教,因為他們認為重要性差許多。

 

在你們的星球上,你們創造的社會是讓小約翰還沒有離開幼稚園就會閱讀,卻不懂得怎麼樣不咬他弟弟。小蘇珊則越早會用乘法表、會用測驗卡、會死背死記越好,可是卻不懂得她的肉體沒有什麼可羞可窘的。

 

現在,你們的學校之所以存在,主要是為了提供答案。如果主要是問問題就好得多。誠實是什麼意思?負責是什麼意思?或「公正」是什麼意思?就這個角度來看,二加二等於四是怎麼講?高度進化的社會鼓勵孩子們去為他們自己發現答案和創造答案。

 

尼:可是…可是,那天下會大亂!

 

神:跟你們現在不天下大亂的情況相比…

 

尼:好吧,好吧…它們讓我們更天下大亂。

 

神:我不是建議你們統統不把你們所學習到的,和所決定的事務與你們的後代在學校分享。相反,學校會把長輩所學習到的、所發現的、所決定的和選擇的分給年輕人。學生可以因而觀察到這些是如何在運作。然而,在學校,你們把資料當成「那是對的」的東西來給學生,而資料卻只能當作資料才對。

 

往日的資料不應當作現在真理的基礎。往日的資料或經驗永遠只能當作新問題的基礎。寶藏永遠都應在問題中,而不在答案裡。

 

而問題永遠都是一樣。對於這往日的資料,你們同意還是不同意?你們怎麼想?這永遠都是關鍵問題。這永遠都是焦點。你們怎麼想?你們怎麼想?你們怎麼想?

 

孩子們顯然會把父母的價值觀帶到這個問題上來。父母親在創造孩子的價值體系時,繼續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學校的注意力和目的,是從教育的最早期直至畢業,都鼓勵後代去尋求他們自己的價值體系,學習如何去運用—是了,甚至去懷疑。因為,不讓孩子懷疑父母的價值觀的父母,不是愛孩子的父母,而是透過孩子愛自己的父母。

 

尼:我希望—呃,我多麼希望有像你描述的這樣的學校!

 

神:有幾所正在走向這個模式。

 

尼:有嗎?

 

神:有。讀讀一個叫做魯道夫‧斯坦納(Rudolph Steiner)的人所寫的東西。研究一下他所推展的華爾道夫學校(The Waldorf School)的教學法。

 

尼:嗯,當然,我略知這些學校。這是一所營利的學校嗎?

 

神:這是一所實驗學校。

 

尼:因為你知道我跟華爾道夫學校熟悉。你知道的。

 

神:我當然知道。你生命裡的每一件事都協助了你,把你帶到此刻。我不是在本書開始之際才跟你說話。我已經跟你說了很多年,透過你所有的相關人、事與經驗。

 

尼:你是說,華爾道夫學校是最好的?

 

神:不是。我是說,就以你們身為人類想要走向的地方,就以你們宣稱你們想要做的事,就以你們說你們想要成為的人而言,這是一個有效的模式。我說,它是一個例子 —我所能舉的幾個之一,儘管你們星球上和你們的社會中這種例子不多—說明教育如何可以把焦點放在「智慧」上,而非僅是「知識」上。

 

尼:噢,這是一個我非常推崇的模式。華爾道夫學校和其他學校有許多不同。讓我舉一個例子。那是一個簡單的例子,但很能夠說明這個學校的不同。

 

在華爾道夫學校,老師隨孩子從一年級教到六年級。這些年,孩子的老師都是同一個,而不是一個一個的換。你能想像師生之間的關係會多麼密切嗎?你能看出其中的價值嗎?

 

老師就像孩子是自己的一樣那麼瞭解他們。孩子們對老師也到達一種愛與信賴的程度,是許多傳統學校無法夢想的。孩子在六年以後,老師重又返回一年級,從頭帶領新的孩子走過六年級的課程。一個獻身於華爾道夫學校的老師,一生可能只教四五批的孩子。但是對孩子來說,她或他比傳統小學的任何教育都更重要。

 

這種教育模式承認並表明:在這種模式中所分享的人際關係,所分享的愛和密切,要比老師教給孩子的事實資料重要。它像是家庭之外的家庭學校。

 

神:不錯,那是一個好模式。

 

尼:還有其他的好模式嗎?

 

神:有。在你們星球上,你們的教育是有一些進步,但是非常慢。即使在公立學校想要開設目的導向的、技藝發展的課,都會遭到抵制。大家以為它有威脅性,或沒有功效。他們要求孩子學習事實資料。不過,仍舊有些在上路。然則要做的還很多。

 

就以你們說身為人類你們所要尋求的而言,這還僅是人類經驗中可做徹底檢討的領域之一。

 

尼:不錯,我可以想像政治領域也需要做一些改變了。

 

神:沒錯。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52-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