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那為什麼大部分人的這些情緒都被壓抑?

 

神:他們被人教以如此。

 

尼:誰教他們如此?

 

神:他們的父母,那些養育他們的人。

 

尼:為什麼?為什麼父母要這樣做?

 

神:因為父母又被他們的父母教以如此,代代相傳。

 

尼:對,沒錯。可是為什麼?究竟原因何在?

 

神:原因是,你們不是當父母的料。

 

尼:什麼?誰「不是當父母的料」?

 

神:母親與父親。

 

尼:母親與父親不是當父母的料?

 

神:當父母親還年輕時,他們不是。大部分父母親都不是。事實上,有這麼多父母親當得還不錯,已經是奇跡了。

 

沒有任何人比年輕父母更不適合養育小孩子。也沒有任何人比年輕父母更知道這一點。

 

大部分父母在做父母時,生活經驗還不夠。他們連自己都沒法照顧。他們仍在找尋答案,仍在尋求線索。

 

他們甚至連自己的自我也還未能發現,卻要試圖去引導和培育那比他們更容易受傷的人去發現自我。他們甚至連自己都還不能定義,竟要被迫去定義別人。他們仍舊在力圖把自己父母給他們的不當定義剝除中。

 

他們甚至連自己是誰都還沒有發現,卻在試圖告訴你你是誰。但壓力是如此之大,以致他們無法站直—何況他們甚至也無法使他們的生活「走對」。因此,他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弄錯」了;把他們的生活以及他們孩子的生活都弄錯了。

 

如果他們幸運,對孩子的傷害還不至於太大。他們的孩子可以克服—但很可能是在對他們的孩子已經造成傷害之後。

 

你們大部分人,是在你們養育孩子的時期已經過了好多年後,才獲得做妙爸爸、妙媽媽所必備的耐心,智慧與愛心的。

 

尼: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懂。我知道你的觀察在很多方面是對的。但我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神:因為年輕的生育者從來就不該成為養育者。你們養育兒童的年齡實在是該在現在養育兒童的年齡過了之後才開始。

 

尼:我還是有點搞不清楚。

 

神:在生理上,人類在自己還是兒童時,就有能力生育兒童了。可能會讓你們大部分人吃驚的是,人類的童年期其實是延續到四十歲或五十歲。

 

尼:人類有四十年或五十年自己都是「兒童」?

 

神:從某個角度來看,沒錯。我知道要把這個看法當成你們的真理很困難。但是看看你的四周,人類的行為或許可以證明我的看法。

 

問題是,在你們的社會,你們被教導說,在二十一歲時已經「成人」,已經準備好邁入世界。使得問題更加嚴重的是,你們的父母親在開始養育你們時,有許多比二十一歲大不了多少。這樣你就可以明白問題的嚴重性了。

 

如果生孩子的人本意就是要成為養育孩子的人,則生孩子的事就必須要到你們五十歲以後才行!

 

生孩子的事應由年輕人去做;那是因為他們的身體已經發育好了,強壯了。養孩子的事應由年長的人去做,那是因為他們的心智已經發育好了,強壯了。

 

但在你們的社會,你們卻堅持生孩子的人必須負責養育孩子—結果是,你們不但使得做父母十分艱困,也把環繞著性的許多能量給扭曲了。

 

尼:呃…可不可以再解釋一下?

 

神:當然可以。

 

許多人都已觀察到我所觀察到的事實。也就是說,許許多多人—或許絕大部分的人—在有能力生孩子的時候,還不真正有能力養育孩子。然而,在人類發現了這個事實後,卻選了正好錯誤的途徑。

 

你們本應讓年輕人去享受性的歡樂,若生了孩子,則由年長者帶養;你們卻告訴年輕人,除非他們準備好負起養育孩子的責任,否則就不要從事性生活。你們讓他們認為在此之前有性經驗是「錯」的,因而在性的周圍造成了一層禁忌,然而,性卻本是人生最歡天喜地的事情之一。

 

當然,這種禁忌是後生幾乎不會去理睬的,而理由頗為得當。因為去遵從這種禁忌,根本是不自然的。

 

人類在感受到內在的訊息告訴他們已經準備好時,就渴望著配對與交合。這是人的天性。

 

然而,他們對自己天性的看法,卻十分有賴於父母怎麼告訴他們,這比他們內在的感覺還更有份量。你們的孩子期望你們告訴他們,人生是怎麼回事。

 

因此,當他們開始想要偷看對方,想要純真的跟對方玩耍,想要探測對方的「不同」時,他們就期待父母給他們訊號。看他們的這種天性是「好」的?還是「壞」的?是受讚許的,還是要被捏死的?要受挫折的?

 

從觀察得知,對於人性的這一部分,許多父母告訴他們孩子的話,都是旁枝末節,就是不指向問題的核心。什麼別人怎麼說的啦,宗教怎麼說的啦,社會怎麼看的啦等等。

 

你們這一物種的自然秩序是,性在九歲到十四歲間開始萌芽。十五歲以後,大部分人都已具備性別而且表現出來了。於是,開始了與時間的競賽:孩子拚命向前,要把歡樂的性能量做充分的釋放,父母則拚命阻止。

 

在這場鬥爭中,父母處於先天弱勢,因為,他們想要孩子不去做的,正是天性中的事。他們是逆天而行。

 

因此,大人們發明了種種家庭的、文化的、宗教的、社會的和經濟的限制,說辭與壓力,以便讓自己對孩子的要求顯得正當。因此孩子漸漸接受自己的性是不自然的觀念。但「自然的」事怎可能這麼被羞辱、被制止、被控制、被否定呢?

 

尼:嘿,我想你有點誇張了。你不覺得你有點誇張嗎?

 

神:真的?對於四、五歲孩子身上的某一部分,做父母的竟然連正確的名稱都不肯用,你想對這孩子會有什麼樣的衝擊?你們怎麼告訴孩子你們這一部分的舒服程度?而你們又認為他們這一部分的舒服程度應該是怎樣?

 

尼:呃…

 

神:對,就是「呃」…

 

尼:是啊,就像我祖母常說的:「我們是不用那些字的。」我們只說「噓噓」「屁屁」—這聽起來好多了。

 

神:只因為你們對身體這部分的名稱添加了太多負面的「包袱」,所以你們極少在平常的談話中用這些字。

 

當然,孩子們在年幼的時候,搞不清楚父母為什麼會這樣;他們只是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認為身體的某些部分「碰不得」「說不得」,凡是與它們有關的,都讓人難堪—如果不是「錯」的話。

 

等孩子慢慢長大,到了十幾歲的時候,他們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但那時你們又會以非常清楚的言詞告訴他們,性生活會讓人懷孕,他們如何必須負起養育孩子的責任,因此,他們就有了另一種性是「不對」的理由,於是循環完成。

 

你們的社會之所以不僅是小有混亂,而是瀕臨浩劫,正是因為你們愚弄自然—愚弄自然的結果永遠是如此。

 

你們製造了性尷尬,性壓抑,性羞愧—因而導致性禁忌,性失調和性暴力。

 

就以一個社會而言,凡是你們覺得尷尬的,永遠都被禁止;凡是被壓抑的,永遠都會失調;而凡是內心明明覺得不該羞愧的事,卻必須羞愧的,永遠都會引發暴力以為抵抗。

 

尼:那麼,弗洛伊德的有些話是對的了。他說,人類的憤怒有許多成分跟性有關—某些基本的和自然的生理本能、興趣與渴望,因被壓抑而產生內心深處的憤怒。

 

神:你們的許多精神病學家都做過這樣的診斷。人因為明明知道他覺得那麼好的事情不該感到羞恥,卻又真的感到羞恥與罪惡,因此憤怒。

 

首先,對於你「應該」認為那麼「壞」的事覺得那麼「好」,這就讓人會跟自己生氣。

 

然後,當他們終於明白他們被騙了—原來性是人的經驗中美妙的、可敬重珍惜的、光輝燦爛的部分—他們就開始惱怒:惱怒父母對他們的壓抑;惱怒宗教對他們的羞辱;惱怒異性對他們的挑釁;惱怒整個社會對他們的控制。

 

最後,他們開始惱怒自己,竟然允許所有這些人與事來禁止他們。

 

這種被壓抑的憤怒,大部分都用來建構社會扭曲的、誤導的道德價值—這個社會用紀念碑、雕像、郵票、電影、圖書、攝影和電視節目,去歌頌與推崇世界上最醜陋的暴力,卻隱藏世間某些最美麗的愛之行為—更糟的是,使它們看來低賤。

 

而所有的這些—所有的這些—都是由一個意念產生:那些生孩子的人,必須獨自承擔養育孩子的責任。

 

尼:但如果生孩子的人不負責養育孩子,誰該負責?

 

神:整個社會。特別是年長的人。

 

尼:年長的人?

 

神:在大部分進步的民族和社會中,是年長的人養育孩子,教育孩子,訓練孩子,將民族與社會的智慧、教誨與傳統傳給孩子。以後在我們講到這些進步文明時,我還要再談這件事。

 

凡是年輕人生小孩不被視為「不對」的社會—因為在這樣的社會,年長者會養育小孩,因此不致有不勝負荷的責任與負擔—性的壓抑是聞所未聞的事,同樣,強暴、性異常、性功能失調,也是聞所未聞的。

 

尼:我們的地球上有這樣的社會嗎?

 

神:有,但正在消失。你們想要掃除他們,同化他們,因為你們認為他們是野蠻人。在你們所稱為的非野蠻社會,孩子(妻子、丈夫也同樣)被認為是財產,是私有物,因此生孩子的人必須成為養育孩子的人,因為必須照顧自己「所擁有」的東西。

 

你們的許多社會問題,根本上出自你們的一個觀念,認為妻子與兒女是私有物,認為他們是「你」的。

 

以後當我們探測與討論高等演化的生命時,我們會再談整個的「所有權」問題。但是目前,先讓我們把這個問題想一想:有任何人在生理上可以生孩子的年齡,就已經在心理上準備好了要養孩子嗎?

 

事實是,大部分人類到了三十、四十仍未具備養孩子的能力,而且也不應期盼如此。他們自己還沒有活到可以把深刻的智慧教給孩子的階段。

 

尼:我聽說過這類的想法。馬克吐溫就曾提過。有人曾聽他說:「我十九歲的時候,我爸爸什麼都不知道。但當我三十五歲時,很吃驚,這老人已經那麼有見地。」

 

神:他說得好。你們年輕的時候並不是要去教導真理的,而是要去搜集真理。在你們還沒有搜集好真理的時候,怎麼可能去教導真理呢?

 

當然是不能。因此你們就只得把別人教你們的真理教給他們—你們父親的、母親的、社會的、宗教的。不論什麼,亂七八糟都有,只是沒有你們自己的。因為你們自己還在尋找。

 

而你們會一直找尋,一直實驗,一直發現,一直失敗,形成又改造你們的真理、你們對自己的觀念,一直到你在這星球上半個世紀或近乎半個世紀之久。

 

然後,你們才在自己的真理中安身下來。而你們每個人所承認的最大真理,可能就是根本沒有恆常的真理;真理,像生命一樣,是一種改變著的、成長著的、演化著的東西—在你剛剛以為演化的過程已經停止時,它卻沒有,卻真的剛剛開始。

 

尼:沒錯,我已經到了這個年齡。我已經五十多了。我已經到了這個階段。

 

神:嗯。你現在是個比較聰明的人了。是一個長者了。現在你該養育孩子了。或說得更正確些,從現在算起十年。養育後代的應該是長者,而天意也本是如此。

 

懂得真理與生命的是長者。他們知道何者重要,何者不重要。他們知道內外合一、誠實、忠誠、友誼與愛,這些用詞究竟是什麼意思。

 

尼:我明白你此處的論點。雖然難以接受,但我們有許多人卻真的在有了自己的孩子以後,才開始剛剛從「孩子」走向「學生」的階段,但此時,我們卻發現我們必須開始教孩子。所以,我們就想,那我們就教他們我們父母教我們的吧。

 

神:於是,父親的罪就會落到兒子身上,甚至要落到第七代。

 

尼:我們怎麼樣才能改變?怎麼樣才能終止這循環?

 

神:把養育孩子的責任交到可敬的長者身上。父母想要看孩子,任何時候都可以去看,只要願意,任何時候都可以跟孩子住在一起。但不再獨自負起養育和照顧孩子的責任。孩子的生理需求、社會需求與精神需求,由整個社會來供應。教育與價值觀由長者給予。

 

日後當我們談到宇宙中其他文明時,我們將會討論一些新的生活模式。但那些模式在你們目前構鑄的生活中無法運作。

 

尼:你的意思是?

 

神:我的意思是,你們不止做父母的方式無功效,整個的生活方式都是如此。

 

尼:請再解釋一下。

 

神:你們彼此遠離。你們撕裂了家庭,肢解了小型的社群,而投向大城。「部落」、族群或社群,將對群體的責任視為自己的責任,但在大城市卻人多,群少。結果,你們便沒有了長者。至少不能在近處求得。

 

更糟的是,你們不僅遠離長者,而且把他們推到一邊。把他們邊緣化。把他們的力量撤走。甚至恨他們。

 

沒錯,你們社會中的某些成員甚至恨年長者,聲稱他們在吸社會的血,要求的權益使你們年輕人付出的稅捐越來越多。

 

尼:沒錯。有些社會學家就在預言將有世代戰爭,年輕人指責老年人要求越來越多,貢獻卻越來越少。現在已經有許多年老公民了,等「戰後嬰兒潮」都年老以後,問題更嚴重,因為這一代的壽命一般更長。

 

神:然而,如果說你們的年長者沒有貢獻,那是因為你們不讓他們貢獻。當他們正能夠對公司做出某些好成績時,卻強迫他們退休;當他們的參與正能夠為活動帶來某些意義時,你們卻迫使他們從活躍的、有意義的參與中退出。

 

不但在養育孩子方面,就是在政治上,經濟上,甚至宗教上,你們都變成了年輕崇拜、老人遣散的社會,而原先在這些方面,年長者至少有其立足點。

 

你們的社會也變成了一種單數社會,而非多數社會。也就是說,你們的社會是由個體組成的,而非由群體。

 

由於你們把社會個體化和年輕化,你們便失去了它的豐富與資源。現在你們是既不豐富又無資源,太多太多的人活在情感與心理的貧乏和破敗中。

 

尼:那我又要再問:有沒有一個辦法是可以結束這種循環的?

 

神:首先,看清並承認這是事實。你們有太多的人生活在不承認中。你們有太多的人,把本來就是這樣的情況裝做根本不是這樣。你們是睜眼說瞎話,自己不肯聽事實的真相,更不用說去傳播。

 

稍後,等我們講到高度演化的生物時,我們還要再談這一點,因為未能觀察到、未能承認實情,並非小事。如果你們真想改變現況,我希望你們允許自己聽聽我的話。

 

說真話的時刻業已到來;單純而明白的。你準備好了嗎?

 

尼:準備好了。這就是我為何來與你相會。這就是整個這三部書的對談何以會開始的理由。

 

神:真理與實情往往令人不舒服。只有那些不想忽視的人,真理與實情才令他們感到寬慰;不但令他們感到寬慰,而且能激發他們,給予他們靈感。

 

尼:對我來說,整個這三部曲都是激發我的、給予我靈感的。請說下去。

 

神:我們有很好的理由可以樂觀。我觀察到事情已在開始改變。在你們這物種中,越來越有人強調社區的重要性,建構擴延式家庭。你們也日漸尊崇長者,在他們的生活中建造意義與價值,並從他們生活中求取意義與價值。這是在極有益的方向上前進了一大步。

 

所以,事情在「轉頭」。你們的文化似乎已採取步驟。而現在開始前進了。

 

這些改變不可能一日即成。比如,雖然你們養育孩子的方式,是你們目前思想的肇因,你們卻不可能一下子把它全部改變。然而,你們卻可以一步一步的改變你們的未來。

 

讀這三部曲是步驟之一。在我們談話結束前,這本書會再三的反覆重點。這些複述不是出於偶然,而是為了強調。

 

由於你問到該如何建構你們的明日,現在就讓我們先看看你們的昨日吧!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78-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