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一些關於靈魂的事?

 

神:當然可以。我將試著在你能領會的範圍內解釋給你聽。但如果你有些地方覺得「說不通」的,不要受挫。請記得,這些訊息是透過一個特殊的過濾器傳遞來的。而這個過濾器的設計,本來就是要你們不要記得太多東西。

 

尼:請再告訴我,為什麼我要那樣做。

 

神:如果你樣樣都記得,遊戲就結束了。你到這裡來,有一個特別的理由;如果你瞭解了所有的東西是如何拼在一起的,你來此的神聖目的就會受挫。在你們現在的意識層次,有些東西是永遠神秘的,而且本當如是。

 

所以,不要試圖去解開所有的神秘。至少不要一次解開全部。給宇宙一個機會。它會以適當的程序展現自己。

 

享受那漸變的經驗。

 

尼:戒急用忍。

 

神:正是。

 

尼:我父親常常這樣說。

 

神:你父親是個聰明而奇妙的人。

 

尼:這樣形容他的人並不多。

 

神:是懂得他的人不多。

 

尼:我母親懂。

 

神:是的,她懂。

 

尼:她愛他。

 

神:是的,她愛他。

 

尼:而且她原諒他。

 

神:是的,她原諒他。

 

尼:儘管他做過那麼多令人痛苦的事。

 

神:是的。她懂,她愛,她原諒;在這方面,她始終是一個奇妙的榜樣,一個受祝福的老師。

 

尼:是的。那麼…你可以告訴我關於靈魂的事了?

 

神:可以,你想知道什麼?

 

尼:讓我們從最初的、最明顯的問題開始;雖然這問題的答案我已經知道了,但它可以讓我們有一個起點。有「人的靈魂」這麼一種東西嗎?

 

神:有。這是你生命的第三個層次。你是三部分的生命體,由身、心、靈組成。

 

尼:我知道我的身體在哪裡;我可以看到。我想我也知道我的心在哪裡—在我身體的頭部。但我不確定—

 

神:等一等。你有點錯誤。你的心不在你的頭部。

 

尼:不在?

 

神:不在。你的腦子是在你的腦殼裡,但你的心不在。

 

尼:那麼,它在哪裡?

 

神:在你身體的每個細胞裡。

 

尼:哇—。

 

神:你所稱為的心,其實是一種能量。它是…意念(思想)。而意念是能量,並非物體。

 

你的腦子是一個物體。它是人的身體的一個物理的、生化的結構體—是最大、最複雜的,但不是唯一的這類結構體。你的身體以它來把你的意念能量轉化為物理脈衝〔physical impulses,也譯「肉體衝動」 〕。你的腦子是個變頻器。你的整個身體都是。在你的每個細胞中都有個變頻器。生化學家常說每個細胞—比如,血液細胞—好像有它自己的智力。事實上,是真的有。

 

尼:不僅細胞如此,身體裡比較大的部分也是。這個地球上的每個人都知道,身體的某個部分往往似乎有它自己的心眼…

 

神:沒錯,每個女人都知道,當男人任憑自己的身體部位影響他們的選擇和決定時,他們會變得多麼不可理喻。

 

尼:有些女人就用這個來控制男人。

 

神:沒錯。有些男人也用女人的這個部位來控制女人。

 

尼:沒錯。

 

神:想把這循環打斷嗎?

 

尼:太想了!

 

神:這是我們原先說的:把生命的能量提升,使它將七個脈輪中心都包括在內。

 

當你的選擇與決定不是出自你剛才提到的那個部位,而是出自更大的部分,女人就不可能控制你,而你也絕不會想要去控制女人。

 

女人之所以想要借助這種操縱與控制方法,是因為她們沒有其他辦法可想—至少沒那麼有效,而如果沒有辦法可以控制男人,男人就往往—嗯—變得不可控制。

 

然則,如果男人願意把更高的本性展現得多一些,如果女人願意訴諸男人更多的部位,則所謂的「兩性戰爭」將可息止。你們地球上大部分的其他戰爭,也可以息止。

 

就如稍早我說過的,這並不意謂男人與女人應該放棄性,也不意謂性是人類較低的天性。它意謂,如果只是性能量,既不提升更高的脈輪,又不與其他能量結合,則產生的選擇與後果就不能反映整個的人。這些選擇與後果往往就不夠壯嚴華美。因為你們整個的人是由所有的能量和脈輪構成的。

 

整個的你,本身就是壯嚴華美的。然則凡是比整個的你更少的,其壯嚴華美也更少。因此,如果你想做出不那麼壯嚴華美的選擇,造成不那麼壯嚴華美的後果,則只從根輪做決定就可。然後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結果是完全可以預料的。

 

尼:嗯—。這個我想我是知道的。

 

神:你當然知道。但人類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何時你知道,而是何時你依知道而行動。

 

尼:所以,心是在每個細胞裡…

 

神:沒錯。由於你的腦部比任何其他的地方細胞都多,所以看來彷彿你的心就在那裡。然則那只是主要的加工中心,而非唯一的。

 

尼:好。我清楚了。那麼,靈魂在哪裡?

 

神:你以為它在哪裡?

 

尼:在第三眼的後面?

 

神:不是。

 

尼:在我胸部的中央,心臟的右側,胸骨的正下方?

 

神:不是。

 

尼:好吧。我投降。

 

神:在所有的地方。

 

尼:所有的地方?

 

神:所有的地方。

 

尼:象心一樣。

 

神:噢,等等。心並不在所有的地方。

 

尼:不在?我以為你剛剛說過它在身上的每個細胞裡。

 

神:那並不是「所有的地方」。細胞與細胞之間有空隙。事實上,你身體的百分之九十九是空間。

 

尼:這就是靈魂的所在之處?

 

神:靈魂在你的內、外、周圍每個地方。它是那將你容納的東西。

 

尼:等等!現在稍等一等!我一直以為肉體是靈魂的容器,不是的話,那「你的身體是你生命的聖殿」 這句話又怎麼說?

 

神:是形容詞而已。

 

只是想幫助人去瞭解他們不只是他們的身體;他們比身體更大。確實如此。靈魂比身體更大。它不是盛裝在身體裡,而是它把身體盛裝在它裡面。

 

尼:我聽進去了,但是非常難以想像。

 

神:你有沒有沒聽說過「光暈」(aura)?

 

尼:聽過。聽過。那是靈魂嗎?

 

神:以你們的用語和領會來說,這是最接近的了,可以讓你們對巨大而複雜的實相有一個概念。靈魂是把你聚集在一起的東西—正如神的靈魂是把宇宙容納在其中的東西,把宇宙聚集在一起的東西。

 

尼:噴—這真是跟我一向以為的完全顛倒。

 

神:要有耐心,孩子。顛倒才剛開始呢。

 

尼:但是,如果以某種意義來說,靈魂是「我們裡裡外外的空氣」,而每個人的靈魂又都是如此,則一個靈魂在何處結束,而另一個靈魂又在何處開始?

 

呃—噢,你別說,別告訴我…

 

神:你看!你已經知道答案了!

 

尼:並沒有一個什麼地方是別人的靈魂「結束」,而我們的靈魂「開始」的處所!正像沒有什麼地方是起居間的空氣「停止」,而餐廳的空氣「開始」的處所。那統統是相同的空氣。統統是相同的靈魂!

 

神:你發現了宇宙的奧秘。

 

尼:如果你是那盛裝宇宙的容器,而我們是盛裝我們身體的容器,則沒有一個地方是你「結束」,而我們「開始」的處所!

 

神:嗯哼!〔清喉嚨的聲音。〕

 

尼:你想怎麼清喉嚨就怎麼清吧,對我來說,這可是了不得的啟示!我是說,我雖然一向就知道它是如此—但是我現在明白了!

 

神:太棒了,是不是?

 

尼:你知道,我以往的想法是,由於身體是一個界線分明的容器,所以「這個」身體和「那個」身體便截然有分;而由於我認為靈魂是在身體裡,所以我認為「這個」靈魂與「那個」靈魂也截然有分。

 

神:你這麼聯想是自然的。

 

尼:但是,如果靈魂在身體的裡裡外外到處都是—就如你所說的,如身體的「光暈」—則何處是一個光暈的「結束」,而另一個光暈的「開始」處呢?現在,有生以來第一次,我可以看出,真的,以物理學的用語來說,一個靈魂並未「結束」,而另一個靈魂即已「開始」,我們全為一體的物理的實相!

 

神:妙!我只能說,妙!

 

尼:我以前總以為這是「後物理」的(metaphysical,形而上學的、玄學的)實相。現在,我明白它是物理實相了!聖靈啊,宗教變成了科學!

 

神:不要說我沒這樣告訴過你。

 

尼:但是,等等。如果沒有一個地方是一個靈魂結束,而另一個靈魂的開始處,則這是否意謂並沒有個體靈魂這麼個東西?

 

神:又是,又不是。

 

尼:這種回答真是再適合神不過了。

 

神:多謝。

 

尼:不過,說真的,我還是希望更清楚一點。

 

神:讓我喘口氣。我們跑得太快了。你的手已經寫痛了吧!

 

尼:你是指我寫得飛快。

 

神:沒錯。所以,讓我們歇口氣。大家也都輕鬆一下。我會向你們統統解釋清楚。

 

尼:好了。繼續吧。我已準備好了。

 

神:你現在記得我曾多次向你提到了神聖二分法?

 

尼:記得。

 

神:這就是其一,而且是最大的一個。

 

尼:看得出來。

 

神:如果你想在我們的宇宙中自在度日,則對這神聖二分法做徹底領會就是非常必要的。

 

依神聖二分法,兩個顯然矛盾的真理(實相)可以開始存在於同一地方。

 

你們地球上的人卻覺得這難以接受。他們喜歡一板一眼;任何不符合他們想像畫面的,一律排斥。因此,當兩個實相開始確立而又似乎互相矛盾時,你們立即假定其中一個一定是錯的、假的、不真的。要極為成熟的人才能看出和接受,事實上兩者都可能是真的。

 

然而,在絕對的界域—跟你們生活於其間的相對界域相對—則非常清楚,那唯一的真理(就是那「一切萬有」)有時會造成一種結果,若從相對的詞義來看,是矛盾的。

 

這稱為神聖二分法;在人的經驗中,是非常真實的部分。如我已經說過的,若不接受這個,幾乎無法自在度日。你會到處抱怨,憤憤不平,衝來衝去,到處找尋「正義」而不可得,或急切想要把對立的力量調和,卻永遠辦不到。因為那些力量本來就是不能調和的;因為正由於這些力量之間的張力,才能產生所要產生的結果。

 

事實上,相對界域就是由這張力才維持住的。舉一個例子來說,就是善與惡之間的張力。在終極實相裡,並沒有善與惡。在絕對界域,一切所有都是愛。然而在相對界域,你們卻創造了你們稱為「惡」的經驗,而你們這樣做,是很有理由的。你們想要體驗愛,而不僅「知道」愛是一切所有,但如果除了這個沒有別的,則你們就無法體驗這個。因此,在你們的處境中,你們創造了善與惡的對立(而且日日在繼續創造),以便借用其一,你們可以體驗其二。

 

這裡,我們便有了一個神聖二分法—兩個似乎矛盾的真理同時存在於同一處。明確的說就是:

 

有善與惡這麼一種東西。

 

一切所有都是愛。

 

尼:謝謝你為我解釋。這一點,你以前曾經說過,但仍舊謝謝你讓我更為瞭解神聖二分法。

 

神:不客氣。

 

好,如我已說過的,最大的神聖二分法就是現在我們所談的這個。

 

只有一個存在,因此只有一個靈魂。而在這一個存在中,有許多靈魂。

 

這二分法是這樣運作的:剛剛我們已經解釋過靈魂與靈魂間沒有分別。靈魂是在一切物質體之內及之外包著它的生命能量(就如光暈)。就某種意義來說,是它把一切物體「保持」在它的位置上的。「神的靈魂」保持住宇宙:人的靈魂保持住每個人的身體。

 

尼:身體不是靈魂的「容器」或「居所」;靈魂卻是身體的容器。

 

神:正是。

 

尼:靈魂與靈魂間沒有「分界線」—並沒有一處是「一個靈魂」開始,而「另一個靈魂」終止之處。所以,是一個靈魂保持著所有的身體。

 

神:對。

 

尼:然而這一個靈魂卻「像似」一群個別的靈魂。

 

神:它確實是這樣—我也確實是這樣—設計本來就是要這樣。

 

尼:你可以解釋它是如何運作的嗎?

 

神:可以。

 

雖然事實上靈魂與靈魂沒有分別,但那唯一的靈魂(之構成材料)卻確實是以不同的速度製造出不同程度的濃度,呈現為不同的物理實體。

 

尼:不同的速度?速度什麼時候加進來的?

 

神:一切生命都是振動,你們所稱為的生命(你們也可稱之為神)是純粹的能。這能一直在不斷的振動。它以波在動。波以不同的速度振動,產生不同程度的濃度,或光。後者又在物理世界產生你們稱為的不同的「效應」—事實上,產生不同的物體。然而,物體雖然各自不同而分離,產生它們的能,卻完全是一樣的。

 

讓我回頭來用你說的起居室和餐廳中的空氣來做說明。那是你突發奇想的一個好例子。一個靈感。

 

尼:我知道是從哪裡來的。

 

神:沒錯,是我給的,你說過,沒有一個地方是「起居室的空氣」終止,而「餐廳的空氣」開始的處所。正是。然而卻真有這麼個地方是「起居間的空氣」變得不那麼濃的處所。也就是說,它揮發了,變得「稀薄些」。「餐廳的空氣」也是一樣。你離餐廳越遠,越聞不到飯菜的味道!

 

可是整個屋子裡的空氣卻是同一個空氣。餐廳裡的空氣並不是「別的空氣」,而餐廳裡的空氣卻似乎像是「別的空氣」。不說別的,它聞起來就是不同!

 

所以,由於空氣帶有了不同的特色,它就似乎是不同的空氣了。但實際上它不是。那都是同一個空氣,只是似乎不同。在起居室,你聞到壁爐的味道,在餐廳,你聞到飯菜的味道。你甚至會走到某個房間,說:「哇,好悶。讓空氣進來吧!」就好像原來沒有空氣似的。然而,當然,那裡面都是空氣。你想要做的只是換換它的特色。

 

所以,你讓外面的空氣進來。然而,這仍是同一個空氣。進、出、圍繞一切的,都是同一個空氣。

 

尼:酷。我完全懂了。我喜歡你這種解釋的方法,讓我能夠全懂。

 

神:嗯,謝啦。我盡力而為。讓我繼續吧!

 

尼:請。

 

神:就像你房子裡的空氣,生命的能—你們可稱為「神的靈魂」—在圍繞不同物體時會呈現出不同的特色。事實上,它是以某種特定的方式凝聚,以形成這些物體。

 

當能量粒子結合在一起形成物質時,它們變得非常濃縮。擠在一起。堆在一起。它們開始「看來像是」,甚至「覺得像是」各自有分的單元。也就是說,它們開始彷彿與所有其他的能量「不同」,「有分別」了。然而它們卻都是同一個能量,只是行為有別。

 

就是這行為有別,使用那是一切者可以展現為那是眾多。

 

如我在第一部中所說的,那是(那存在)只有到了發展出這分別的能力,才能體驗它自己是什麼。因此,那是一切者就分離為那是此,那是彼。(我現在是盡量簡化來說。)

 

那在物體中凝聚為分別單元的「能量叢」,就是你們選擇稱它為「靈魂」的東西。我的許多部分變做了許多的你們—這就是我們這裡所談的。因此,有這樣的神聖二分法:

 

我們只有一個。

 

我們有許多個。

 

尼:哇—太棒了。

 

神:我早就知道。

 

現在要我繼續嗎?

 

尼:不,停停吧。我疲累了。

 

尼:好,請繼續吧!

 

神:很好。

 

如我說過的,那凝聚的能,變得非常濃縮。但越是遠離這濃縮點,能量就變得越稀薄。「空氣變稀了」。光暈淡退。能量卻永不可能完全消失,因為它做不到。它是構成一切的材料。它是那一切所是。然而它卻可以變得非常非常稀薄—幾乎「不在」了。

 

而在另一個地方(也就是它自己的另一個部分),它可以又凝聚,再度「叢聚」,形成你們所稱為的物質,並「看起來像」分別的單元。兩個單元可以顯得各自分離,而事實上卻根本沒有分離。

 

這是對整個物理宇宙以至為簡單的言詞所做的解釋。

 

尼:喔。但這是真的嗎?我怎麼知道這不是我自己杜撰出來的?

 

神:你們的科學家早已發現,一切生命的建材都有是相同的。

 

他們從月亮上取來岩石,發現跟樹木同一質材。他們從樹木上取下一部分,發現跟你們身體上的質材相同。

 

我告訴你:我們每一個都質材相同。

 

我們都是同一能量,以不同的方式凝聚、壓縮為不同的形相與不同的物質。

 

沒有任何東西是原本就是「物質」的。也就是說,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憑自己變為物質。耶穌說:「沒有父,我就什麼都不是。」一切東西的父就是純粹意念。這就是生命的能。這就是你們選擇稱為的絕對愛。這就是神與女神,是阿爾法與歐米加,是始是終,它是一切的一切(All-in All),是不動的動者,是本源。它是你們從時間之初就想要領會的。它是大神秘,是無盡之謎,永恆的真理。

 

我們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所是者。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88-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