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讀這些言詞使我充滿的敬畏。謝謝你以這樣的方式與我同在。謝謝你跟我們所有的人同在。

 

神:不客氣。我也謝謝你們與我同在。

 

尼:我還有一些問題,一些跟「高度演化的生物」相關的問題;問完了,我就可以允許自己結束這對話了。

 

神:我所愛的,你永遠不會結束這對話,你也永遠沒有必要。你跟神的對話將永遠繼續下去。而現在,由於你積極的從事這對話,這對話便很快會帶來友誼。一切良性的對話最後都會產生友誼;你跟神的談話也將產生你跟神的友誼。

 

尼: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我們實際上已經變成了朋友。

 

神:正像一切關係一樣,這友誼如果得到滋養、照亮,讓它成長,到最後則將產生交流感。你將感覺到及經驗到與神的交流。

 

這將是神聖的交流(Holy Communion),因為我們將一體發言。

 

尼:那麼,這對話還會繼續嗎?

 

神:會。永遠。

 

尼:在本書結束時,我不用說再見?

 

神:你永遠不用說再見。你只須說哈囉。

 

尼:你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嗎?你真是棒透了!

 

神:你也是,孩子,你也是。

 

我所有各處的孩子,個個都是。

 

尼:你「所有各處」都有孩子?

 

神:當然。

 

尼:我的意思是:所有的地方,在其他星球上也有生命?在宇宙別的地方,你也有孩子?

 

神:當然。

 

尼:那些文明更進步嗎?

 

神:有些是。

 

尼:什麼方面進步?

 

神:各方面。科技、政治、社會、精神、生理與心理。

 

比如你們那麼喜好比較,你們總是需要把樣樣事物都分成「好」 「壞」 「高」「下」,這就證明你們還沉陷在二元對立中;沉陷在分別主義中。

 

尼:在更先進的文化中你觀察不到這類特點?你所說的二元對立是什麼意思?

 

神:社會的進化層次無可避免的會反映在它的二元思考程度上。社會的進化是以它走向一體性的程度來證明,而非以它走向分別主義的程度。

 

尼:為什麼?為什麼一體性是這樣重要的尺度?

 

神:因為一體才是真相。分別則是幻相。一個社會如果仍舊自視為分別—一系列的分別單元,或許多的分別單元之集合體—則它就仍活在幻相中。

 

你們星球上的一切生活,都建立在分別觀上;建立在二元對立上。

 

你們以為自己是分別的家庭或家族,聚成分別的鄰里或州郡,再聚集為分別的國家,合成為一個分別的世界或星球。

 

你們以為你們的世界是宇宙間唯一有生物棲息的世界。你們以為自己的國家是地球上最好的國家。你們以為你們這一州是國家中最好的州,你們的家庭是州中最好的家庭。

 

推到最後,你認為自己是家庭中最好的成員。

 

噢,當然,你們嘴巴上不會這樣講,但你們做出來的事卻證明你們這樣想。

 

你們真正的想法天天都會在你們的抉擇中反映出來。社會方面的決定,政治方面的結論,宗教方面的決議,經濟方面的選擇,還有許多個人事務的抉擇:選什麼人做朋友,選什麼信仰體系,甚至選擇跟神—也就是我—有什麼關係。

 

你們覺得跟我是如此分離,以致你們以為我甚至不會跟你們說話。因此,你們就被人要求否認自己的體驗。你體驗到你跟我是一體的,可是你拒絕相信。如此,你們便不但彼此分離,而且跟你們自己的真相分離。

 

尼:人怎麼可能跟他自己的真相分離?

 

神:由忽視。明明看見卻否認。或由改變、扭曲,來符合你們先入為主的觀念。

 

就以你此處提出的問題為例。你問:其他星球上有生命嗎?我答:「當然。」因為這再明顯不過。那麼明顯,以至於我很吃驚你竟然會問這個問題。

 

然而,人就是這樣「跟他的真相分離」的。他明明眼睛看到,無可否認,卻就是否認。

 

否認是此處的機制。但沒有任何否認比自我否認更為有害。

 

你們整個一生幾乎都在否認自己真正是誰,真正是什麼。

 

只去否認一些並非完全個人性的事情已經是夠可悲了,比如臭氧層的破洞、古老森林的摧殘、對待未成年人的可怕方式等等。但你們不以否認週遭可見的事物為足,你們連明明可見的內在事物也要否認。

 

你們看到自己內心的善良與悲憫,卻要否認;你們看到內心的智慧,卻要否認;你們看到內在的無限可能性,卻要否認。你們在內心看到神,體驗到神,卻要否認。

 

你們否認我在你們內心—否認我是你們—以此否定了我明顯而正當的居所。

 

尼:我沒有。我沒有否認你。

 

神:你承認你是神嗎?

 

尼:呃,我不會這樣說…

 

神:正是這樣。我告訴你:「雞啼以前,你會三次否認我。」

 

以你的意念,你將否認我。

 

以你的言詞,你將否認我。

 

以你的行為,你將否認我。

 

在你心中,你知道我與你同在,我在你之內;我們是一個。然而你否認我。

 

噢,你們有些人會說,我在是在,不過離你們很遠,在某處之外。你們想像我離你們越遠,你們就離自己的真相越遠。

 

生活中許多別的事也一樣—從自然資源的濫用到對兒童的虐待—你們明明看到,卻不相信。

 

尼:可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們看到卻不相信?

 

神:因為你們是這般沉陷在幻相中,這般深沉的沉陷在幻相中,以致你們看不透。事實上,為了讓幻相得以持續,你們必須看不透。這就是神聖二分法。

 

只要你們仍在尋求去成為我,你們就必須否認我。而你們正在尋求成為我。然而,凡你們已經是的,你們便不可能去成為。因此,否認有其必要性。那是有用的工具。

 

直至它不再有用。

 

大師知道,那些想要讓幻相持續的人,會用否認;那些想要讓幻相終止的人,則會用接受。

 

接受,宣佈,實證—這是走向神的三個步驟。接受你真正是誰,是什麼。宣佈它,讓全世界聽到。以所有的方式實證。

 

自我宣佈總是隨著實證。你們會證明自己是神—正如你現在在證明你自己以為是的自己。你們整個的一生都是這樣的一個證明。

 

然而這個證明卻會讓你面對最大的挑戰。因為在你不再否認自己的一刻,他人就會否認你。

 

在你宣佈與神同在的一刻,他人就會宣佈你與撒旦為伍。

 

當你們述說最高真理的一刻,他人就會說你們述說的是最低的褻瀆。

 

也正如那些以溫柔的方式證明其境地的大師們一樣,你們將既受崇拜,又遭辱罵;既受推崇,又被貶低;既受讚揚,又要被釘在十字架上。因為對你們來說,那循環固然已經走完,那些仍然生活在幻相中的人,卻不知該如何對待你們。

 

尼:我會遇到什麼?我不懂。我搞糊塗了。我認為你一再說過,幻相會持續,這「遊戲」必須繼續,不然就沒戲可唱了。

 

神:沒錯,我說過。事實也正如此。遊戲真的在繼續。因為你們一兩個人終止了幻相的循環,並不能使遊戲終止—對你們而言,對其他遊戲者而言,都是如此。

 

一直到一切的一切都成為一體,遊戲才會終止。然而即使那時也仍未終止。因為在那一切的一切神聖再結合的一刻,那福氣將如此之莊嚴華美,如此之濃烈,以至於我—我們—你將名符其實的因歡樂而爆炸,於是循環再度開始。

 

我的孩子,那是永無終止的。遊戲永無終止。因為這遊戲就是生命本身,生命就是我們是誰。

 

尼:那麼,那達到了精純境界,那已知曉了一切的個體單元—或如你說的「那一切的某部分」—又會遇到什麼情況呢?

 

神:大師知曉只有他自己的循環已經完成。她知曉只有她自己對幻相的體驗已經終止。

 

大師欣然而笑,因為她看出那總體規劃。大師看出即使她完成了她的循環,遊戲卻仍在進行;經歷仍在繼續。大師也看出現在他可以經歷的角色。大師的角色是去引導他人走向精純。因此,大師繼續扮演,唯方式不同,工具不同。因為既然看出了幻相,就會讓大師步出幻相。大師在認為符合自己的目的與樂趣時,隨時步出。以此,她宣佈並證明她的精純,而被他人稱為神或女神。

 

當你們這一物種被帶到精純的地步,你們整個物種(因為真的是一整個)就可輕易穿越時空(當你們掌握了你們物理法則後,就能掌握這等法則)。你們會想去協助其他物種,其他文明,來達到這精純境地。

 

尼:正如現在其他物種、其他文明在對我們做的?

 

神:正是。完全對。

 

尼:只有當全宇宙中所有的物種都達到精純—

 

神:或者如我所說的,只有當我的一切部分(All of Me)都已知曉了一體—

 

尼:—循環的這一部分才會終止。

 

神:你說得好。因為循環的本身永不終止。

 

尼:因為循環這一部分的終止正是循環本身!

 

神:棒啊!精彩啊!

 

你已經明白了!

 

所以,沒錯,其他星球上有生命。沒錯,其中有許多比你們先進。

 

尼:什麼方面?你還沒有真正回答過。

 

神:我回答了。在各方面。科技、政治、社會、精神、生理、心理。

 

尼:沒錯。舉些例子,好嗎?你那些回答太籠統了,對我沒什麼意義。

 

神:你知道,我喜歡你的真誠。並不是人人都會眼睜睜的看著神,宣稱他所說的話沒有意義。

 

尼:真的?那你要怎麼辦?

 

神:真的。你真的態度正確。因為,你當然是對的。你盡可以挑戰我,對抗我,懷疑我,而我什麼該死的事都不會做的。

 

但無論如何,我會做一件好事:就像這套對話集一樣。不是嗎?這對話集不是一件好事嗎?

 

尼:是的,真是一件好事。許多人受惠,千百萬的人受到感動。

 

神:我知道。這全是「總體規劃」(master plan)的一部分。這規劃是為了讓你們成為大師(masters)。

 

尼:你從開始就知道這一套三部曲會極為成功?真的?

 

神:我當然知道。不然你以為是誰讓它這麼成功的?你以為讀這套書的人是怎麼找到這套書的?

 

我告訴你:每一個接觸到這份資料的人我都認識。每個人接觸這份資料的原因我也知道。

 

每個人自己也知道。

 

唯一剩下的問題是,他們還會再次否認我嗎?

 

尼:這對你有影響嗎?

 

神:一點也沒有。我所有的孩子終有一日全會回家。這不是他們會不會回家的問題,而是何時。因此,這會影響到他們。所以那有耳能聽的,就聽吧。

 

尼:是的,呃—我們正在談其他星球上的生命,你正要舉例說明他們如何比地球上的生命進步得那麼多。

 

神:在科技方面,大部分其他的文明都遠比你們進步。也有比你們落後的—姑且這麼說—但為數不多。大部分都遠比你們超前。

 

尼:在什麼方面?請舉實例!

 

神:好吧。例如氣候。你們似乎不能控制氣候。(你們甚至連預測都做不好!)因此,你們受氣候擺佈,大部分其他世界並不如此。大多數星球上的生物都能控制當地的氣候。

 

尼:他們能?我以為一個星球上的氣候是它跟它的太陽之間的距離,和它的大氣層結構等等的產物。

 

神:這些情況設定了參數。但在這參數之內還有許多事情可做。

 

尼:怎麼做?在什麼方面?

 

神:靠控制環境。靠在大氣層中創造或未能創造某些條件。

 

你明白,這不僅是你們與太陽相互位置的問題,而且是你們把什麼東西置於你們與太陽之間的問題。

 

你們把最危險的東西置於你們的大氣層中,卻又把某些重要的東西從中取走。可是你們卻矢口否認。也就是說,你們大部分否認。當你們之中那些頭腦最好的人向你們無可置疑的證明了你們所造成的破壞時,你們不承認。你們說那些頭腦最好的人是瘋子,說你們知道得比他們清楚。

 

不然你們就說這些聰明的人別有企圖,別有用心,想保護他們的私利。其實是你們別有企圖,是你們別有用心,是你們想要保護你們的特殊利益。

 

而你們最主要的關懷就是你們自己。不論多麼科學的論據,不論多麼不容迴避,只要違背你們的私利,你們就一概否認。

 

尼:這話說得很嚴歷,我不能確定是不是符合事實。

 

神:真的?你是說神現在在說謊?

 

尼:我當然不會這樣說,其實…

 

神:你知道你們世界各國花了多少時間才同意不再用氟氯碳化物來毒害大氣層嗎?

 

尼:嗯…嗯…

 

神:好吧,沒什麼。那麼,你認為為什麼要那麼久呢?沒關係。我告訴你,那是因為,不再毒害大氣層會讓許多大公司花掉許多錢。花那麼多時間才能同意,是因為那會讓許多人不方便。

 

要花那麼多時間,是因為多年來許多的人、許多的國家否認這些證據;因為為了保護他們現有的私利,為了讓事情按照舊有的方式進行,他們必須否認。

 

只有到了皮膚癌的增加率到了驚人的地步,只有到了氣溫開始上升,冰河與冰雪開始融化,海水變暖,河川暴漲,你們才有更多的人開始注意。

 

只有到了你們的私利受到威脅時,你們才看到多年以前你們最聰明的人就置於你們面前的真理。

 

尼:私利有什麼不對?我認為在第一部中你說過,私利是起步點。

 

神:沒錯,我說過。然而在其他星球上的社會,「私利」的定義要比你們的世界寬廣得多。對已經啟蒙的造物而言,凡是傷害一個生命的,就會傷害許多生命,而對少數有益的,也必須對多數有益,不然到最後就對任何人都無益。

 

在你們星球上卻正好相反。對一個生命造成傷害的,眾人都予以忽視,而對少數人有益的,眾人連邊都摸不到。

 

這是因為你們對私利的定義太窄,僅僅及於個人所愛的人—而且也要他們求才給。

 

沒錯,在第一部中我曾說,在一切的關係中去做於你的本我(the self)最有利的事。但我同樣也說,當你看出什麼最符合你的最高私利時,你也會看出它符合他人的最高私利—因為你與他人是一體。

 

你跟所有的他人都是一個—這卻是你們尚未達到的認知層次。

 

你問先進科技的情況如何。我告訴你:如果你們沒有先進的思想,則任何先進科技都不能帶給你們益處。

 

有先進科技而無先進思想,不會造成進步,只會造成毀滅。

 

在你們的星球上,你們已經經歷過這種情況,現在,你們又走近即將經歷這種情況的邊緣。

 

尼:你是指什麼?你在說的是什麼?

 

神:我說,在你們星球上,你們曾達到—並遠遠超越—你們現在正在慢慢攀登的高峰。你們地球曾有一個比你們現在更先進的文明。這文明卻毀了它自己。

 

它不僅毀了它自己,它還幾乎毀了其他一切。

 

這是因為它不知道如何處理它所發展出來的科技。它科技的演化遠遠超出了它精神的演化,以致它以科技為神。人民崇拜科技以及科技所能創造、所能帶來的一切。因此他們得到了無韁野馬的科技所能帶給他們的一切—以及無韁野馬般的災難。

 

他們名符其實毀滅了他們的世界。

 

尼:這些都在地球上發生過?

 

神:對。

 

尼:你說的是消失了的亞特蘭提斯城?

 

神:你們有些人是這樣稱呼它。

 

尼:裡姆裡亞?〔 Lemuria,一個假設的大陸,遠古時沉入海中。成為人類從伊甸園的更高級生命體墮落而來之假想理論之基石。〕慕之國?〔 The land of Mu,英國人James Churoh wood在二○年代著書描述的假想大陸。〕

 

神:這也是你們神話的一部分。

 

尼:那麼,那是真的了!我們曾經達到這種地步!

 

神:噢,不止,我的朋友。更進步得多。

 

尼:我們真的毀滅過自己!

 

神:你何須吃驚?你們現在不是正在做嗎?

 

尼:我知道。你可以告訴我們如何停止嗎?

 

神:這方面的書很多,但大部分人不予理睬。

 

尼:告訴我們書名,我答應不會忽視。

 

神:你們可以讀讀《古代陽光的最後餘暉》(The Last Hours of Ancient Sunlight)。

 

尼:是一個叫做湯姆‧哈特曼(Thom  Hartmann)的人寫的。沒錯!我喜歡這本書!

 

神:很好。這位使者是受到感召的。你要讓這本書受到全世界的注意。

 

尼:我會,我會的。

 

神:關於你上一個問題我所要回答的話,這本書全說了。我無須再透過你把那本書重寫一遍。它包含了你們把地球家園破壞的種種途徑,也包含了你們該如何終止破壞的種種途徑。

 

尼:到現在為止,人類在地球上的所作所為確實不怎麼漂亮。事實上,從這套對話一開始,你就形容我們這物種為「原始」。自從你做了這種形容,我就一直很好奇,那「不」原始文明中的生活是什麼樣子。你說宇宙中有許多不原始的社會與文明。

 

神:對。

 

尼:有多少?

 

神:很多。

 

尼:成打?成百?

 

神:成千上萬。

 

尼:成千上萬?先進的文明有成千上萬?

 

神:沒錯。也有一些文明比你們更原始。

 

尼:「原始」的或「先進」的文明有什麼指標?

 

神:以它將至高的領會付諸實踐的程度而定。

 

這跟你們所以為的不一樣。你們以為社會之原始或先進,依它領會的高低而定。但有至高的領會卻不實踐,又有何益?

 

答案是:完全無益。事實上,是危險的。

 

原始社會的指標是:它把退步稱作進步。你們的社會在向後退,而不是在向前進。你們的世界,在七十年前,大部分都比現在更慈悲。

 

尼:這種話有些人很難吞得下去。你說你不是個做審判的神,可是有些人會覺得你現在在做審判,而且處處找碴。

 

神:這我們已經討論過了。如果你說你要去台南,車子卻開向台北;這時如果你問路,有人指示你方向,說你原先的走法到不了台南,你說這是在做審判嗎?

 

尼:說我們「原始」,不是單純指示方向。「原始」這兩個字有貶抑的味道。

 

神:真的?可是你們卻說你們那麼動心於「原始」藝術。某些音樂也因為有「原始」風味也才殊受鍾愛—還不用說女人。

 

尼:你是在玩弄文字。

 

神:一點也不。我只是在告訴你,「原始」二字一點貶抑的意思也沒有。是你們自己的判斷使它帶上了貶抑的味道。「原始」只是形容詞;它所說的只是實況:某件事物還在發展的早期階段。它的意思僅是如此。它沒有「對」或「錯」的意涵。是你們把這種意涵加進去的。

 

我在這裡沒有「找碴」。我只是形容你們的文化是「原始」的。你們之所以聽起來「難嚥」,那是因為你們自己對「原始」有審判。

 

我自己沒有。

 

要瞭解:評估不是審判。那只對什麼是什麼所做的觀察。

 

我要你們知道,我愛你們。我對你們不做審判。我看著你們,只看到美與妙。

 

尼:正像原始藝術。

 

神:正是。我聽著你們的曲調,唯有興奮。

 

尼:正像對原始音樂。

 

神:現在你懂了吧。我感到你們人類的能量,正像你們會感到那「有原始性感」的男人或女人的能量。我,像你們一樣,會被激起。

 

這是你們與我的真實情況。你們沒有使我厭惡,沒有干擾我,你們甚至沒有使我失望。

 

你們激起了我!

 

我因新的可能性而激起,我因將要來臨的經驗而激起。在你們的生命中,我覺醒到新的冒險,覺醒到因走向新的莊嚴華美而來的興奮。

 

你們不但沒有令我失望,反而令我興奮難抑!我因你們的奇妙而興奮!你們以為你們已經達到人類發展的頂峰,可是我卻要告訴你們,你們才剛剛開始。你們才剛剛開始體驗到你們的精彩!

 

你們尚待表達最偉大理念,你們尚待實踐最恢宏的意象。

 

但是,請等待!請注意!看啊,你們盛放的日子已近在手邊!樹幹已經茁壯,花蕊即將開放。我告訴你們:你們開花的美與芬芳將充滿這大地,你們將在眾神的花園中有你們的位置。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3-1-1.html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