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嗯,這才是我想要聽的!這才是我想要體驗的!我要激發,而不要貶抑。

 

神:你永遠不會受到貶抑—除非你自己以為。神永遠不會審判你,找你的「碴」。

 

尼:神竟然說「沒有對與錯這回事」,神竟然宣佈永遠不做審判—有很多人是無法「搞懂」這麼一個神的。

 

神:好吧,你們得先把自己搞清楚:你們先說我在審判你們,然後又因為我不審判而不知如何是好。

 

尼:我明白,我明白。全都混亂了。我們統統非常…複雜。我們不要你審判,可是我們自己卻如此。我們不要你懲罰,可是如果你不,我們又覺得迷失。當你如在第一部和第二部中所說:「我永遠不會懲罰你們」時,我們無法相信,有些人甚至幾乎為此發瘋。因為,如果你不審判,你不懲罰,那誰來讓我們走那又直又窄的路呢?如果天國沒有「正義」,誰來更正世間一切的不義呢?

 

神:為什麼你們要依靠天國來更正你們所謂的「不義」?雨不是自天而降嗎?

 

尼:是啊。

 

神:我告訴你們:雨同樣降在義與不義的人身上。

 

尼:但那「主說:我擅於報復」,又怎麼說呢?

 

神:我從沒有這樣說過。是你們有人編造的,其他的人就信以為真。

 

「正義」並不是你們做了某件事後所經驗到的東西,而是因為你們以某種方式行事。正義是行為,不是對行為的懲罰。

 

尼:我看得出來,我們社會的問題在於「不義」的事情發生後才要去尋求「正義」,而非「先行正義之事」。

 

神:正中要害!完全對!

 

正義是行動(action),而非反應(reaction)。

 

因此,不要寄望我在「來生」施加天國正義來把「什麼事情都擺平」。我告訴你們,沒有「來生」(after-life),只有生命。死並不存在。而你們身為個人,身為社會,用以創造和體驗生活的方式,就在證明和展示你們所認為的正義。

 

尼:而在這方面,你認為人類並沒有很進步?我是說,如果把整個演化都放在橄欖球場上,那我們現在在什麼位置?

 

神:十二碼線。

 

尼:你在開玩笑。

 

神:沒有。

 

尼:我們才在演化場的十二碼線上?

 

神:嘿,僅僅過去這一百年,你們就從六碼移動到十二碼了耶!

 

尼:有同有任何機會可以持球觸地得分。

 

神:當然有。只要不再漏接就好。

 

尼:不再?

 

神:我說過了,這不是你們的文明第一次去到邊緣。我要再說一遍,因為這跟你們生死攸關。

 

曾經有一度,在你們的星球上,科學的發展遠遠超過你們能負責任的施用程度。現在,你們在人類史上又去到了相近的階段。

 

你們必須瞭解這一點,因為攸關生死。

 

你們目前的科技正要剝奪你們聰明應用它的能力。你們的社會正要變成科技的產品,而非科技是社會的產品。

 

當一個社會變成它科技的產品,它就會毀滅自己。

 

尼:為什麼?你可以解釋一下嗎?

 

神:可以。關鍵在科技與宇宙原理之間的平衡— 一切生命的宇宙原理。

 

尼:「一切生命的宇宙原理」是指什麼?

 

神:簡單的說,就是事物運作的方式。就是那體系。那歷程。

 

你知道,我「狂中自有條理」〔譯註:There is a 「method to my madness」,似仿莎劇「哈姆雷特」句法There』s method in his madness.〕

 

尼:我希望如此。

 

神:諷刺的是,一旦你揣摩出那條理,一旦你開始越來越瞭解宇宙如何運作,你就越容易造成大崩潰。就此而言,無知反而是福氣。

 

宇宙本身就是科技。是最偉大的科技。它運作完滿自足。但是一旦你們涉入,粗暴的運用宇宙原理與法則,你們就很容易破壞這些法則。這是四十碼罰球。

 

尼:這對守方是很大的挫折。

 

神:沒錯。

 

尼:我們現在是否已經犯規?

 

神:接近了。只有你們可以決定要不要犯規。你們要以你們的行動來決定。比如,你們現在很清楚原子能可以把你們送終。

 

尼:沒錯,但我們不會這樣做。我們不致笨到這種地步。我們會自行止步。

 

神:真的?你們一直在繼續擴充集體毀滅性的武器,不久以後就會落入某人之手,可以把全世界當人質,不然就同歸於盡。

 

你們是在把火柴給小孩,卻又希望他們不致把房子燒掉。而你們甚至連自己也還沒有學會怎麼應用火柴。

 

解決的辦法再顯然不過:把火柴從小孩手上拿回來。然後,把你們自己手上的也丟掉。

 

尼:但是,要一個原始社會自己放棄武力,這根本不切實際。所以,廢止核武雖然是我們唯一的生路,卻超出問題之外。

 

我們甚至連停止核子試爆都做不到。我們是一種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物種。

 

神:即使你們不用你們的「核子瘋狂」殺死自己,你們也會用你們的「環境自殺」來毀滅自己。你們現在正在摧毀你們星球上的生態系統,卻繼續矢口否認。

 

而且好像還不夠似的,你們又笨拙的插手生命的生化體系。搞生命複製和基因工程,而且沒有充分顧慮對你們物種的利弊,卻可能讓它變成有史以來最大的災難。如果不小心,你們真的會如兒戲一般,造成核能與環境的浩劫。

 

你們發明醫藥去做你們身體本來被設計去做的事,結果是製造出抗藥性極強的病毒來,正等著把你們這物種一舉掃滅。

 

尼:你嚇到我了。那麼,我們是否已經完了?遊戲已經結束?

 

神:沒有。但已經在第四次運球而仍差十碼攻克〔譯註:橄欖球賽用語〕。現在已是丟一個萬福瑪利亞(Hail Mary)球的時候,四分衛正在看有沒有沒被包圍的人可以接球。

 

你沒被包圍嗎?你能接這個球嗎?

 

我就是那四分衛,我最後一次看,看到你們跟我穿同色的球衣。現在我們仍舊是同隊的嗎?

 

尼:我以為只有一隊呢!誰是另一隊?

 

神:凡是忽視了我們一體性的意念,凡是將我們分別的觀念,凡是宣稱我們並非一體的行為,都是。「另一隊」不是真實的存在,而是你們實相的一部分,因為你們使它如此。

 

如果你們不當心,你們的科技就會把你們毀滅—而原來創造科技是為了要服務你們的。

 

尼:現在我就可以聽到有人在說:「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又能做什麼?」

 

神:他們可以先把「單憑一個人的力量又能做什麼」這個心態丟掉。

 

我已說過,這方面的書有上百上千本。不要再忽視它們。去讀。去照著做。喚起別人去讀去做。發動革命。發動真正演化的改革。

 

尼:這不是已經進行很久的事了嗎?

 

神:也是,也不是。當然,演化的歷程一直都在進行。但現在這歷程卻發生了新的轉捩點。現在,你們開始覺察到你們在演化。而且不僅覺察到你們在演化,並且覺察到如何在演化。現在你們知道了演化是以什麼樣的歷程在進行,而你們的實相則是以此創造出來的。

 

以前,你們只是自己物種演化的觀察者,現在,你們卻是有意識的參與者了。

 

從來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的人覺察到心靈的能力,覺察到心靈能力與一切事物的內在關聯性,覺察到人的真正身份是精神體。

 

從來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的人從那個空間來生活,去實踐某些原則,從而引發和產生某些特殊的和想要的結果。

 

這確實是一場演化革命。因為你們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有意識的創造你們經驗的品質,直接表露出你們真正是誰,並迅速表白你們選擇是誰。

 

這就是何以現在是關鍵時期。這就是何以當前是關鍵時刻。在你們目前有記錄的歷史中,你們是第一次(雖然在你們人類經驗中並非第一次),你們既有科技,又懂得如何用它來摧毀你們整個的世界。你們真的可以把自己完全滅絕。

 

尼:這正是芭芭拉‧馬克斯‧胡巴德(Barbara Marx Hubbard)的著作《有意識的演化》(Conscious Evolution)一書的論點。

 

神:沒錯,正是。

 

尼:這本書讓人驚心動魄,提出了種種奇妙的視野,讓我們避免目前文化所帶來的悲慘結局,在地上真正建立天國。你可能是它的靈感之源!

 

神:我想芭芭拉會說我也參加了一手…。

 

尼:你曾說,千百位作家—你的使者—你都曾賦予他們靈感。還有什麼其他的書我們應該注意的嗎?

 

神:要列的書目太多了。你們何不自行研讀,然後列出一份特別有影響力的書目,與人分享?

 

從有時間以來,我就在透過作家、詩人和劇作家發言。我曾把我的真理放在歌詞中,放在畫面上,放在雕像中,放在往日每一次人心的跳動裡。未來我也將永遠如此。

 

每個人都有以他最可解的方式領略智慧,都循著他最熟悉的途徑。神的每個使者都從至為單純的事象見到真理,並以這至為單純的態度與人分享。

 

你就是這樣的一位使者。現在去吧,去告訴人們,要他們以至高的真理共同生活,共同分享智慧,共同體驗愛。因為這樣他們就能夠生存在安詳與和諧中。

 

那樣,你們的社會也就會是一個提升的社會,就如我們原先討論的那些。

 

尼:所以,我們的社會跟宇宙中其他高度演化的社會之主要不同,在於我們的分別觀?

 

神:對。先進文明首要的指導原則是合一。認知那一切生命的一體性和神聖性。因此,我們發現在所有的進化社會中,一個人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違背同一物種中某一個體的意願,而存心取他的性命。

 

尼:任何情況下都不?

 

神:對。

 

尼:即使被攻擊時?

 

神:在那樣的社會或物種中,不會發生這樣的事。

 

尼:同一物種可能不會,但如果攻擊自外而來呢?

 

神:如果高度演化的物種遭受攻擊,則攻擊者必定演化較低。事實上,攻擊者必定會是原始生物。因為演化了的生物不會攻擊任何人。

 

尼:我明白了。

 

神:遭受攻擊的物種殺別的生物的唯一原因,是它忘記了自己真正是誰。

 

如果被攻擊者認為自己是自己的肉體—它的物質形體—則它就會去殺那攻擊者,因為它可能害怕「自己生命的告終」。

 

反之,如果被攻擊者完全明白它不是它的肉體,它就永遠不會想要去結束另一個生物的肉體—因為它沒有理由這樣做。它會直截了當的把自己的肉體放下,進入非肉體的體驗裡。

 

尼:象奧比萬‧柯諾比〔Obi-Wan Kenobi,譯註:「星際大戰」中的「絕地戰士」之一,原文名字發間近似all-be-one(萬物一體)。〕一樣!

 

神:完全對!你們所謂的「科幻作家」往往引導你們走向更大的真理。

 

尼:我在這裡必須停一停才行。這似乎跟第一部中所說的相衝突。

 

神:怎麼衝突?

 

尼:第一部中說,如果有人欺侮你,則任憑這欺侮繼續下去,並沒有任何好處。第一部中說,當你以愛行動時,要把自己包括在你所愛的對象中。這些意思似乎在說,為了防止對你的攻擊,你做什麼都可以。它甚至說,被攻擊時以戰爭回應都是對的,而且—我就直接引用了—「不可以任許暴君興旺,必須終止其暴政」。

 

它也說「選擇象神,並不意謂選擇當殉道者。也顯然不意謂選擇成為犧牲品」。

 

而現在你卻說,高度演化了的生物永遠不會去終止其他生物的生命。這兩種說法怎麼可以並列?

 

神:請你把第一部再讀一次,很細心的讀。

 

我給你們的回答,完全是配合你們所創造的脈絡,因此也必須在此脈絡中去領會。我是依你提問題的意涵而回答的。

 

重新讀讀第一部第204頁最後一段開始的那部分,在那裡,你承認你還未能在精純的層次運作。你說別人的言行有時候會傷害你。在如此情況下,你問如何才是在被傷害時最好的回應。

 

我的回應則必須在那樣的脈絡中來領會。

 

我最先說的是,終會有一天,別人的言行不會再傷害到你。就像奧比萬‧柯諾比一樣,即使有人「殺」你,你也不會覺得受到傷害。

 

這就是我現在所描繪的社會成員所達到的精純層次。那些社會裡的生物十分清楚他們是誰,他們不是誰。很難讓他們有那種「受傷」或「受害」的經驗,更不用說把他們的肉體置於危險中。他們會直截了當的退出肉體,把它留給你—如果你覺得那麼需要去傷害它的話。

 

在第一部中我接下來給你的回應是,你之所以這般反應他人對你的言行,是因為你忘了你是誰。但是,我在那裡說,這都沒什麼不對,這都是成長歷程的一部分,都是演化的一部分。

 

然後我做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陳述。在你整個成長的歷程中,「你必然會在你所是的層次運作。在你領會的層次,在你所願意的層次,在你所記得的層次」。

 

我在那裡所說的一切,都必須在這個脈絡中認取。

 

同樣在第一部的第207頁我甚至說:「為了討論的目的,我假定你仍然處在…在尋求實現(使其變為『真實』的)你真正是誰。」

 

如果一個社會,它的成員還沒有憶起自己真正是誰,則我在第一部中所說的就通用。但你這裡的問題並不是這樣的問題。你這裡所問的是,宇宙中高度演化了的社會是什麼樣子。

 

不論是現在所談的這話題,還是本書所涵蓋的其他話題,你們都須清楚,對其他文化的描述都不是對你們文化的批評;這樣的領會對你們才是有益的。

 

這裡沒有審判。如果你們做事情的方式和反應的方式不同於那些更為演化的生物,也不會有任何詛咒或譴責。

 

所以,我在這裡說的是,宇宙中那些高度演化了的生物,不會在憤怒中去「殺」別的有情生命。第一,他們不會體驗到憤怒感;其次,如果未得其他生命的允許,他們不會去終止它肉身的經歷。第三—為了回答你的特定問題—他們連其他社會或物種對他們的「攻擊」都不會感受到;因為感覺受到攻擊,是因為你有什麼被他人拿去了—比如你的生命、你所愛的人、你的自由、你的財產或擁有物—總之是某些東西。

 

高度演化的生命永遠不會有這種感覺,因為如果有某種東西—包括他的肉體生命—你那麼想要,以致要憑武力取得,那麼你拿去就是;因為,高度演化的生命很清楚,她可以把任何東西重新創造出來。她可以自自然然的把一切都給那差一點的生物—而後者並不清楚這一點。

 

因此,高度演化了的生物並不是殉難者,也不是任何「暴政」的犧牲品。

 

更進一層的是,高度演化了的生物不但很清楚他可以把一切重新創造出來,而且他清楚他並不必須如此。他清楚,他無需這一切就可以快樂,就可以存活。他知道他不需要自己之外的任何東西,而「他自己」卻跟任何物質體沒有關係。

 

演化較低的生物和物種則並不經常清楚這一點。

 

更且,高度演化的生物瞭解她和她的攻擊者是一體的。她明白那攻擊者是她自己的一個受傷部分。因而她在此種情況下,該做的事就是去治癒一切的傷痛,好讓那一切中的一切(All In One)得以重新知道它自己真正是什麼。

 

把她自己的一切都給出去,就如同自己吃一片阿斯匹靈。

 

尼:哇。這是何等的概念!何等的見解!但是我需要重回你剛剛說的話題。你說高度演化的生物(highly evolved beings)—

 

神:等等。讓我們從現在開始把他們簡稱為「高生物」(HEBs)好嗎?不然稱呼太長了。

 

尼:好的。嗯,你說過,「高生物」絕不會未得其他生物的允許而結束其軀體經驗。

 

神:沒錯。

 

尼:可是有任何生物會允許其他生物結束它的身體性命嗎?

 

神:有幾種原因會。比如,它可能將自己當作食物提供給其他生命。或做其他必需之用—如終止戰爭。

 

尼:即使在我們的文化中也有類似的情形。比如,有些人屠殺動物做食物或皮革前,一定請求那動物的精靈允許。

 

神:沒錯。你們的美洲原住民就是如此。他們即使摘一朵花,一株藥草,或一棵植物,都會先做溝通。你們所有的原住民文化都這樣做。有趣的是,這些部族和文化卻被你們稱為「原始」。

 

尼:喂,老鄉,你是在說,如果我不預先經過它同意,我就連一根蘿蔔也不能拔?

 

神:你可以去做你選擇要去做的任何事。而你剛才問的是(高生物)怎麼做。

 

尼:所以,美洲原住民是高度演化的生物囉?

 

神:像在所有部落裡和物種裡一樣,有些是,有些不是。這是一種個體的事。不過,就整個文化而言,他們確實到達非常高的層次。他們的文化神話中透露著他們的經驗,可以看出確實非常高度。但你們卻迫使他們把他們的文化跟你們的混合。

 

尼:等等,你在說什麼?紅人是野蠻人!這是為什麼我們要成千上萬的把他們殺掉,剩下的放在我們稱為「保留區」土地的監獄裡!就是現在,我們還是把他們的聖地當高爾夫球場。我們不得不如此。不然他們就會再去尊崇他們的聖地,又會回憶起他們的文化故事,舉行他們的神聖儀式,這是我們絕不能答應的。

 

神:我有點概念了。

 

尼:真的,那是不行的。因為如果我們不把他們的文化消除,他們就會衝擊我們!那我們怎麼辦?

 

那我們就會不得不尊敬土地與天空,拒絕毒害河川,那我們的工商業怎麼辦?

 

人民大眾可能會仍舊赤身裸體跑來跑去,不知羞恥為何物,在河裡洗澡,生活在大地上,而不會擠到高聳的大樓中,在水泥叢林裡謀生。

 

我們甚至還在營火堆前聽古代智慧之言,而不是在看電視!我們可能完全沒進步!

 

神:嗯,幸虧你們知道什麼是好壞。

 

 


轉自:http://yushenduihua.haotui.com/thread-94-1-1.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