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組討論

 

卓尼特:現在我依然能夠感受到那種「運動」—我不知該如何稱呼它。可能那是純粹的創造。或許,當我們覺得自己在創造的時候,我們都是先決定自己想要創造什麼,然後去實現它。也許,我們真正需要做的只是在那個很高、很高的層面上找到那一流動,然後進入它,與其建立連結;接下來,事情會透過我們自然而然地發生。或許我們的順序反了。相對而言,我們已經能夠比較有效地運用自己的意願、能力與精力。或許,事情其實比這要容易的多。

 

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吧。這裡還有公用話筒嗎?講話的時候請大聲一些。我們總是會進行一些討論。原因是,我為大家持守這一空間—這一量子空間—時,其能量非常強烈。到了某一時刻,馬克會說我再也堅持不住了。然後,我們就會回到現實,一起聊一聊,稍微整合一下。那麼,誰先來?請將話筒盡可能靠近嘴部,聲音大一些,也請先報一下自己的名字。

 


評論1(馬克):我是馬克。剛剛進行連接時,我又感到像火一樣的能量,主要來自心部,來自我們連結的那個次元。

 

卓尼特:嗯,剛剛進行連接時你感受到了像火一樣的能量。現在它還在嗎?

 

馬克:是的。還在上半身,心部、喉部和第三眼,正在循環。

 

卓尼特:好的。謝謝你。還有其他人也感受到灼熱的能量嗎?還有誰感覺第三眼依然有灼熱感?有趣!我之所以說有趣是因為我們並沒有「按照邏輯」,像我們以為的那樣會從心部開始。他沒有讓我們將注意力集中在心部。噢,我想他是在玩小花招,這樣我們就不會陷入我們所以為的情緒之中。因此,我們從激活松果體開始,它是通往更高意識的門戶。還有誰想說一說?

 

評論2(喬伊):嗨,我是喬伊。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人也「看到」了顏色?我看到非常耀眼的類似於粉色或紫紅色的顏色,其中還有柵格,不對稱的柵格,好像正在流動的柵格。

 

卓尼特:整個過程都如此嗎?還是他說某種「運動」或模式的時候?

 

喬伊:我想是他說運動的時候,那時我看到了柵格,不過它們不對稱,好像正在流動的柵格。

 

評論3 (泰勒):嗯,我也看到了類似的東西。不過更像紫紅色的雲,飄來飄去的,沒有固定的形狀。

 

卓尼特:嗯。還有誰也看到了紫紅色?這蠻有趣的,本來存在著無數個可能性,而你們兩個卻看到了同樣的事情。那麼,你有什麼感受呢?是否感到自由與開放,而且已與某一不同的「東西」調諧?或者感到自己得到了淨化?此外,有一點非常重要,那就是放下我們對「愛」的觀念,因為「愛」其實是量子世界;它試圖使我們成為下沉的量子世界,而不是提升至量子世界的人。還有誰想要分享?

 

評論4(凱琳):我是凱琳。幾年前我們一起進行冥想練習時,我們的指導師讓我們試著去感受「非個人性的愛」,我完全明白她指的是什麼。得知這就是量子之愛,真讓我長鬆了一口氣,我認為,我們在曾經參與的冥想或者日常生活中也都感受到了這種愛。這是一切的根基,是連結。嗯,我也來到了那個次元,我根本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與其他一切的分別。而且,這一模式確實存在,無論人們能否看到它都沒有關係。我確實感到這是一切的基礎,「非個人性」這個詞並不夠深刻,言語根本無法形容它。確實,愛並不是滿足他人的願望,做善事或者履行義務。愛是根基,是「真正地接納一切」的基礎。當我們身處其中時,我們會覺得,或許這聽起來有些自私,我們會覺得「我都好,一切都好,我無需為任何事情煩惱或者擔心。」

 

卓尼特:事實上,甚至根本沒有「我」這個概念。

 

凱琳:沒錯!謝謝你。

 

卓尼特:我想強調一下,「接納一切業已發生的事情,順其自然」並沒有什麼不好。我很好奇那個模式到底想展示給我們什麼。這對我來說有些意外,因為我只是感受到「空無」,並沒有感受到任何「東西」的存在。謝謝你。還有誰想與大家分享?

 

評論5 (奇比):我是奇比。我想提一下最初那種愛的感受,那種非物質的愛。我覺得它特別柔和,像貓毛一樣;如果你對貓過敏的話,請原諒我使用這個比喻。而且,儘管它好像並沒有特別強烈的感染力,但這一柔和的愛卻對人有著強烈的影響。後來,他們提到阿卡西模式時,我感到了一種強烈的安全感。當時我「看」到了阿卡西記錄的畫面,浩瀚的書卷,好強烈的感受!我感受到一個將一切萬物都連接在一起的「架構」,它是如此地美麗、平和與柔和—儘管對「架構」會產生這種柔和與安全的感覺實在是有趣。還有一點也很有意思,馬克他們說話時(馬克代表若干來自「淨光兄弟會」的靈性存有說話,譯注),他們的話語有時會變成一種「轟鳴」,其中的某個詞突然觸發我,使我變得更深、更快、更寬,不斷地擴展。「不可分割」就是這樣一個詞。那時,他們的話就像是轟鳴,當我聽到「不可分割」這個詞的時候,我進入了更深、更寬、更強的體驗層面。不知是否還有其他人也有類似的體驗?「不可分割」這個詞真是神奇!

 

卓尼特:這個詞的能量很強!謝謝你!我想對那些首次看到這一視頻的人說幾句話,我們進行這一切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錄製視頻,而是邀請你們也加入進來。雖然你們看不到這些與我們分享自身體驗的人,但你們與我們同在,每個週一晚上和我們一起上課。還有誰想分享?好的。

 

評論6(喬伊):我是喬伊。剛剛我已經分享了自己的感受,現在我想再簡單地說兩句。我感覺這一空間—剛才我不知該用什麼詞來形容—是為我們服務的,而且保持這一空間正是我們可以進行的服務。這是剛剛出現在我腦中的念頭。

 

卓尼特:確實如此。還有誰想分享?好了。可以說,我們討論的目的是為了整合並將自己帶回來;不過,言語本身並不重要。請記住,不斷地練習著建立此類空間也不重要。馬克進入我的人生之前—那是20多年前,我很明確地對宇宙說:「我不喜歡練習,不喜歡那些每天都必須重複進行的事情。」就是說,我只關心「事情本身」。無論我學什麼都有一個前提,那就是無需持續不斷地練習。因此,剛剛我們所經歷的是一種體驗,你無需去想明白它是怎麼一回事以賦予其一定的價值;無需去重複這一過程以使其具有一定的價值;無需做什麼記錄;甚至無需理解它以使其具有價值。我們已經完成了這一體驗。無論我們做到了什麼,它都是圓滿的,是完美的。因此,你無需加入自己的想法才算是了悟,無論你是否認為自己業已了悟都如此。因為我當初就是這麼加入的,當時我說:「這是我所希望的學習方法。」

 

好了,讓我們休息一下,然後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話題。有時,我們會進行一些討論,不過這無需是沒完沒了的討論,之後還再總結一下,並要求大家牢記什麼。你們無需記住任何內容。事實上,每次馬克帶我們進入更高的次元,尤其是他首次帶我們進入第六次元的那一天,他說:「大家都睡覺吧。我允許你們睡著,允許你們每一個人在上課的時候睡著。因為這樣的話,你們就不會坐在這裡(用大腦)編輯這一空間。」他接著說:「你們可以睡覺,不過不要打鼾。」這是因為,有時這些空間與我們心目中的現實完全不符,所以進入其中的最佳方式就是在潛意識中進入,最好的方式就是「出神」。我知道,我們中的許多人都有這種感覺:哇,我除了最後結束的時刻其他什麼都不記得了!這就很好!這是你汲取與納入的方式。如果我不是在傳導的話,我也會以這種方式吸納。好了,我們休息一下。謝謝你們!

 


c Jonette Crowley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1szi8.html

 

 

【創造之課】第一部分第一課:量子之愛(一)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