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只是一個門。當你跟一個女人做愛的時候,其實你是在跟存在本身做愛。

 

佛洛德在某個地方曾經說過,人一生下來就是神經病,這是一個「半真理」。人並非生下來就是神經病的,但是他生在一個神經病的人類族群裏,周遭的社會遲早會把每一個人逼成神經病。人一生下來是自然的、真實的、正常的,但是在新生兒變成社會一部分的時候,神經病就開始運作。

 

就我們目前的情況,我們是神經病的,神經病包含一個分裂,一個深深的分裂,你不是一個整體,你分裂為二,或是分裂為很多部分,這一點必須深刻瞭解,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進入譚崔。你的感覺和思想已經變成兩個不同的東西,這就是基本的神經病,你思考的部分和你感覺的部分已經分裂為二。

 

你跟思考的部分認同,但是卻不跟感覺的部分認同,然而感覺比思想更真實、比思想更自然,你一生下來就帶著一顆感覺的心,而思想是後來才培養出來的,它是社會所給予的,你的感覺已經變成一個被壓抑的東西,即使當你說你在感覺,你也只是在想說你在感覺而已。你的感覺已經死掉了。這種情形的發生有幾個原因。

 

當一個小孩子被生下來,他是一個感覺的個體,他能夠感覺事情,他還不是一個思考的個體,他是自然的,就好像自然界裏面任何自然的東西,就好像一棵樹或一隻動物,但是我們開始塑造他、培養他,他必須壓抑他的感覺,因為如果沒有壓抑他的感覺,他就會有麻煩,當他想要哭,他不能夠哭,因為他的父母不允許他哭,他會受到譴責,如果他喜歡哭,他就不會被珍惜、不會被愛,他並沒有按照他本然的樣子被接受,他必須好好做,按照一個特定的意識形態或理想好好地做,唯有如此,他才能夠被愛。

 

父母並不是就他本然的樣子來愛他,唯有當他遵守某些規則,他才能夠被愛,那些規則是強加上去的,它們是不自然的,因此那個自然的個體就開始壓抑。某些不自然的、不真實的東西強加在他上面,這個不真實就是你的頭腦。當那個分裂太大的時候,你就無法連接起來,你會完全忘掉你真實的本性,你會變成一個虛假的面目,而原來的面目就喪失了,同時你也害怕去感覺那個原來的面目,因為當你感覺到它的時候,整個社會都會反對你,所以你自己本身就反對你真實的本性。

 

這創造出一個非常神經病的狀態,你不知道你要什麼,你不知道你真實的、真正的需要,然後你就繼續追求那些不真實的需要,因為只有一顆感覺的心能夠給你那個你真實需要的知覺和方向。當你被壓抑,你就創造出象徵性的需要,比方說,你會繼續吃得更多更多,用食物來填滿你自己,而或許你會感覺到你永遠沒有被填滿,你需要的是愛,而不是食物,但是食物和愛有著深深的關聯,當你愛的需要沒有被感覺到,或者是被壓抑,一種虛假的對食物的需要就被創造出來,那麼你可能會一直吃,因為那個需要是假的,所以它永遠無法被滿足,而我們就生活在那個虛假的需要裏,因此沒有滿足感。

 

你想要被愛,那是一個基本需要、那是自然的,但是它可以被轉變到一個虛假的層面,比方說如果你試著去吸引別人來注意你,那麼這個愛的需要或被愛的需要可能會被感覺成一個虛假的需要,你想要別人注意你,好讓你成為一個政治領袖,有很多群眾或許會注意你,但是真正的基本需要是被愛,即使整個世界都注意你,那個基本需要也無法被滿足,其實那個基本需要只要藉著一個人的愛就可以被滿足,只要藉著一個人出於愛的關懷就可以被滿足。

 

當你愛某一個人,你就會注意他,注意和愛是密切關聯的,如果你壓抑了愛的需要,它就變成一個象徵性的需要,那麼你就需要別人的注意,你或許會得到別人的注意,但那是不會滿足你的,那個需要是假的,它已經脫離了自然的、基本的需要,這種人格的分裂就是神經病。

 

譚崔是一種非常革命性的觀念,它是最古老的,但也是最新的觀念,譚崔是最古老的傳統之一,但也是非傳統的,甚至是反傳統的,因為譚崔說:除非你是完整的、一體的,否則你就錯過了整個生命,你不應該停留在分裂的狀態,你必須變成一個整體,要怎麼樣做才能變成一個整體呢?你可以繼續思考,但那將不會有所幫助,因為思想是一個劃分的技巧,思想是分析性的,它將事情分開,它使事情分裂;感覺是統合的,它使事情變成一體,所以你可以一直思考、閱讀、學習、沉思,但是那將不會有所幫助,除非你退回到感覺的中心,但那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即使當我們想到那個感覺的中心,我們也是在想!

 

當你告訴某人:「我愛你。」你要覺知到那只是一個思想或是一個感覺,如果那只是一個思想,那麼你就錯失了某些東西,感覺是屬於整體的:你的整個身體、頭腦以及每一樣東西都包含在內。在思考當中,只有你的頭腦被包含進去,而即使那個也是不完全的,也只是片斷而已,只是一道飛逝而過的思想,在下一個片刻它或許就不存在了,只有一個片斷被包含進去,這種情況在生命裏產生很多悲哀,因為用一個片斷的思想,你是在給予一個你無法實現的承諾,你可以說: 「我愛你,我將永遠愛你。」然而,第二部分是一個你無法實現的承諾,因為它來自一個片斷的思想,你的整個存在並沒有包含在它裏面,當那個片斷消失、當那個思想不復存在,那麼你明天將要怎麼辦?如此一來,那個承諾將會變成一個枷鎖。

 

薩特在某個地方曾經說過,每一個承諾都會變成虛假的,你無法承諾,因為你不是完整的,只是一部分的你在承諾,而當那一部分已經不在寶座上,當那一部分已經被其他部分所接管,你將怎麼辦?誰將要來履行那個承諾?偽君子就產生了,因為當你繼續試著去履行,假裝你是在履行,那麼每一樣東西都會變得虛假。譚崔說:深深地落入你內在的感覺中心。要怎麼做才能夠達到這樣呢?現在我將進入經文,這些經文、每一段經文,都是要使你完整的一個努力。

 

第一段經文:

 

在開始性結合的時候,保持注意著最初的火,繼續維持這個樣子,避免結束時的餘火之灰。

 

性可以是一個非常深的滿足,性可以將你丟回到你的完整狀態,丟回到你自然的、真實的存在,它之所以能夠如此是有很多原因的,那些原因必須被瞭解,首先,性是一個全然的行為,你被丟出你的頭腦,你被弄得不平衡,因此大家對性有很多恐懼,你跟頭腦認同,而性是一個沒有頭腦(無我)的行為,你變成不用頭腦的,在那個行為當中你沒有任何頭腦,沒有心理的過程,如果有任何心理的過程,那麼它就不是一個真實的、真正的性行為,那麼就沒有性高潮、沒有滿足,那麼性行為本身就變成一個局部的事情,變成某種頭腦的事情,它 「已經」變成如此。

 

整個世界都對性有那麼多渴望、那麼多色欲,這並不是因為整個世界都變得更具備性,而是因為你甚至無法以一個全然的行為來享受性。以前的世界更具備性,所以並沒有那麼渴望性,這個渴望顯示出:那個真實的已經喪失了,而只剩那個虛假的。整個現代的頭腦都已經變得更朝向性,因為真正的性行為本身已經不復存在了,即使性行為也被轉移到頭腦,它已經變成心理的。我們用頭腦來想它。

 

有很多人來找我,他們說他們一直在想性,他們藉著思考它、閱讀它以及看春宮照片來享受,他們在享受這些事情,但是當真正的性行為來臨時,他們突然覺得他們不感興趣,他們甚至覺得他們變成性無能。當他們在思考的時候,他們可以感覺到生命的能量,但是當他們要進入真正的行為時,他們覺得沒有能量,甚至沒有欲望,他們覺得他們的身體已經死了。

 

他們到底怎麼了?甚至性行為也變成心理的,他們只能夠去想它,而不能夠去做它,因為「做」會涉及他們的整體存在,每當涉及整體的時候,頭腦就變得不安,因為它就不再能夠是它的主人,它就不能夠再控制。

 

譚崔使用性行為來使你完整,但是你必須非常靜心地進入它,你必須忘掉所有你曾經聽過的關於性的事情,你必須忘掉所有你曾經學習的關於性的事情,你必須忘掉所有社會、教堂、宗教、老師所教給你的關於性的事情而進入它。忘掉一切,而全然地進入它。忘掉控制,控制是障礙,要被性所佔有,而不要去控制它。瘋狂地進入它, 「無心/無我」的狀態看起來好像是發瘋。變成身體、變成動物,因為動物是完整的,就現代人而言,似乎只有性能夠最容易使你完整,因為性是你裏面最深的生物中心,你是由它所生出來的,你的每一個細胞都是性細胞,你的整個身體都是性能量的現象。

 

第一段經文說:「在開始性結合的時候,保持注意著最初的火,繼續維持這個樣子,避免結束時的餘火之灰。」這會使整個事情都變得不同,對你而言,性行為是一個發洩,所以當你進入它的時候,你是急急忙忙的,你只求發洩,過多的能量被發洩出來,你就覺得比較鎮定,這個鎮定只是一種虛弱。過多的能量創造出緊張和興奮,你覺得必須去做某些事。當能量被發洩出來,你覺得虛弱,你或許會把這個虛弱看成是放鬆,因為你已經不再興奮,過多的能量已經不復存在,你可以放鬆,但是這個放鬆是一個負向的放鬆,如果你只能藉著丟出能量而放鬆,它的代價是非常高的,而這個放鬆只能夠是身體的,它無法進入更深,也無法成為靈性的。

 

這個第一段經文說:不要匆忙,不要渴望結束,停留在最初的階段。性行為有兩個部分:開始和結束。停留在開始的階段,開始的部分更放鬆、更溫暖,不要急急忙忙地走到終點,完全忘掉終點,「在開始性結合的時候,保持注意著最初的火」當你能量洋溢的時候,不要想去發洩它,要保持能量洋溢,不要尋求射精,完全忘掉它。在這個溫暖的最初階段,要成為完整的,跟你所愛的伴侶在一起,就好像你們已經成為一體,創造出一個圓圈。

 

有三個可能性,兩個愛人會合可以創造出三個圖形,三個幾何圖形,或許你已經讀過或甚至看過古老的煉金術圖畫,在那個圖畫裏,一個裸體的男人和一個裸體的女人站在三個幾何圖形裏面,一個是正方形,另一個是三角形,第三個是圓形。

 

這是性行為的古老煉金術和譚崔分析的一種。就一般而言,當你在性行為裏,有四個人,而不是兩個人,這是方形:有四個角,因為你本身被分為二,被分為思想的部分和感覺的部分,你的同伴也被分為二,你們變成四個人。這不是兩個人的會合,而是四個人會合,它是一個群眾,所以很可能並沒有真正深刻的會合。有四個角,那個會合是虛假的,它看起來好像是一個會合,但其實不然,在那裏面很可能沒有深層的溝通,因為你較深的部分被隱藏起來了,而你所鍾愛的人較深層的部分也被隱藏起來了,只有兩個頭在會合,只有兩個思考的過程在會合,而不是兩個感覺的過程在會合,感覺的過程被隱藏起來了。

 

第二種形式的會合可以像一個三角形,你是其中的兩個角,你是三角形基端的兩個角,偶爾你變成一體,好像三角形的第三個角,偶爾你的二分性喪失而變成一體,這比四方形的會合還好,因為至少有一個片刻你是一體的,那個一體給你健康和生命力,你再度感覺活生生和年輕。

 

但是第三種是最好的,第三種就是譚崔的會合:你變成一個圓,沒有角,那個會合並非只是一下子,那個會合不是暫時性的,在它裏面沒有時間,這樣的情形只有當你不尋求射精的時候才能夠發生,如果你尋求射精,那麼它就變成一個三角形的會合,因為你一射精,那個接觸點就喪失了。

 

停留在開始的階段,不要走到終點,要怎麼樣才能停留在開始的階段呢?有很多事必須記住,首先,不要把性行為看成達到任何地方的一個方法,不要將它視為一個手段,它本身就是目的,它是沒有結束的,它不是一個手段。第二,不要想到未來,停留在現在,如果你無法在性行為開始的部分停留在現在,你就永遠無法停留在現在,因為那個行為的本質就是你被丟入現在。

 

停留在現在,享受兩個身體、兩個靈魂的會合,互相進入對方、互相融入對方,完全拋開你要去哪里的觀念,停留在當下這個片刻,不要到任何地方,將自己融解,兩個人在溫暖和愛的氣氛之下互相融入對方。那就是為什麼,如果沒有愛,性行為就只是一個匆忙的行為,你在使用對方,對方只是一個工具,而對方也在使用你,你們在互相剝削,而不是互相融入對方。如果有愛的話,那麼你們就可以合併,這個在開始階段的合併將會給予很多新的洞見。

 

如果你不是匆匆忙忙地去完成那個行為,性的成份就變得越來越少,而靈性的成份就變得越來越多,性器官也互相融入對方,一個深的、寧靜的溝通發生在兩個身體的能量之間,然後你們兩個就能夠維持在一起好幾個小時,隨著時間的經過,這種 「在一起」可以進入更深、更深,但是不要去思考,停留在那個片刻,深深地融入,它變成一個狂喜、一個三摩地(宇宙意識)。

 

如果你能夠知道這個,如果你能夠感覺和瞭解這個,你性的頭腦將會變成非性的,一個非常深的無欲就可以被達成,無欲可以透過它來達成。

 

這看起來是似是而非的,因為我們一直都認為,如果一個人要保持無欲,他必須不看異性,他必須不跟異性會合,他必須避免或逃避,如此一來,就會產生一個非常虛假的無欲,頭腦會一直想到異性,你越是逃開異性,你就想得越多,因為這是一個基本的、深刻的需要。

 

譚崔說:不要試著去逃避,那是不可能的,反之,可以使用自然本身來超越。不要爭鬥,接受自然,這樣你才能夠超越它。如果這個跟你所鍾愛的或是你的愛人的深層結合被延長了,而頭腦不要想到任何終點,那麼你就能夠只是停留在起點。興奮就是能量,你可以喪失它,你可以達到一個頂點,然後那個能量就喪失了,沮喪將會隨之而來,虛弱將會隨之而來,或許你可以將它視為放鬆,但那是負向的。

 

譚崔給你一個更高層面的、正向的放鬆,兩個同伴互相融入對方,互相給予對方生命力,他們變成一個圓,他們的能量開始在一個圓裏面移動,他們互相給予生命、更新生命,沒有喪失能量,反而得到更多的能量,因為透過跟異性的接觸,你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挑戰、被激動,如果你能夠融入那個興奮,而不要將它引導到頂點,如果你能夠停留在起點而不要變熱,只要保持溫暖,那麼兩個 「溫暖」就能夠會合,而你就能夠將那個行為延得很長。沒有射精、沒有將能量丟出,它就變成一個靜心,透過它,你就變成完整的;透過它,你分裂的人格就不再分裂,它就被連接起來了。

 

所有的神經病都是一個「分裂」,如果你再度被連接起來,你就再度變成一個小孩子—天真的。一旦你知道了這個天真,你就可以按照社會的需要,繼續在社會裏面行動,但是如此一來,那個行為就只是一出戲,或一個表演,你並沒有涉入它裏面,它是一個需求,所以你做它,但是你不在它裏面,你只是在演戲。

 

你必須使用不真實的面目,因為你生活在一個不真實的世界,否則世界將會壓扁你,而且扼殺你。我們已經扼殺很多真實的面目,我們將耶穌釘在十字架,因為他以一個真實的人來行動,而不真實的社會無法忍受它。人們毒死蘇格拉底,因為他以一個真實的人來行動。要按照社會的要求來行動,不要為你自己或其他人創造出不必要的麻煩,一旦你知道了你真實的存在,以及你的完整性,不真實的社會就無法把你逼成神經病,它無法使你發瘋。

 

「在開始性結合的時候,保持注意著最初的火,繼續維持這個樣子,避免結束時的餘火之灰。」如果有射精,能量就發散了,那麼就不再有火,你只是將你的能量釋放出來,而沒有得到任何東西。

 

 

轉自:http://www.osho.tw/ebook/book44_04.htm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 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