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意味著極大的自由,但不是去做你喜歡做的事。只有當心靈非常安靜、無私、不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愛才會來臨…愛是美德的精髓。沒有愛的心靈根本就不虔誠,只有虔誠的心靈才能擺脫各種問題,而且知道愛和真理的美。


為了要瞭解快樂,我們必須要去學習它,不要壓抑,不要沉溺。學習是一種紀律,要求你既不沉迷也不否認它。當你瞭解到如果有任何壓抑、拒絕、控制存在的時候,你停止去學習,就沒有學習,這時學習就開始了。因此,要瞭解快樂的所有問題,你必須有清晰的思想。對我們來說,快樂是非常重要的。我們為了快樂而做事。我們逃避任何會帶給我們痛苦的事,而且我們依據快樂的原則來看待事情。


所以,快樂在我們的生活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就如同人的理想,好像一個人放棄了所謂世俗的生活,而去尋找另一種的生活—它還是快樂的基礎。或當人們說「我必須幫助窮人」而從事社會改革的時候,它還是一種快樂的行為;他們可能經由所謂的服務、仁慈來掩飾它,但是它還是一種心靈的活動,尋求快樂或逃避任何引發所謂「痛苦」的干擾。如果你觀察自己—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時時刻刻在做的事—你會發現,你喜歡某人,因為她讚美你,而你不喜歡某人,因為他說了某些真實而你又不喜歡聽的事,因而你造成了與別人的對立。因此你經常活在爭鬥的情形下。


所以,瞭解所謂的「快樂」是非常重要的。我的意思是經由瞭解而去學習。我們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因為我們所有知覺的反應、所有我們創造的價值和需求—所謂的自我犧牲、拒絕、接受—都是基於這個了不起的東西—一種精緻的或原始的快樂。我們獻身於各種不同的活動中,在這種基礎之上,因為我們想經由認同特定的活動、信念、生活形式,這樣我們會有更多的快樂,我們會得到更大的好處;而那價值和好處,是基於我們認同一種特別的活動形式為快樂之上。請你仔細觀察這些。


你不僅要聽字面的意義,還要真正地聆聽以找出我所說的真假。這是你的生活,這是你每天的生活。我們大部分的人都在浪費「生命」。我們已經活了四十或六十年,每天去辦公室,從事社會活動,以各種不同的方式逃避,結果到了生命的盡頭,我們一無所有,所有的僅是空虛、無聊和愚蠢的生活,浪費的生命。


因此如果你想重新開始,瞭解快樂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壓抑或否認快樂並不能解決快樂的問題。所謂的宗教人生壓抑各種形式的快樂,至少他們企圖這麼做,因此他們變成無趣、飢渴的人。而這樣的心靈是乾枯的、無聊的、麻木的,不可能瞭解什麼是真實。


所以去瞭解快樂的活動是非常重要的。看著美麗的樹是一件舒服的事,非常快樂—這有什麼不對嗎?但是看女人或男人的快樂—你卻稱之為不道德的,因為對你而言,快樂總是包括或關聯著一件事,也就是女人或男人;或快樂是逃避人際關係之中的痛苦,因此你到別處去找尋快樂—在理想中、在逃避中、在某種特定的活動中。


現在,快樂已經創造出這種社會生活的形態。我們在野心、競爭、比較、求知、攬權、追求地位、聲望上獲得快樂。而追求像野心、競爭、貪慾、羨慕、地位、支配、掌權的快樂是值得尊敬的。它是經由單一觀念的社會所塑造出來的尊敬:你將會過著一種有道德的生活,那是一種值得尊重的生活。你可以有野心,你可以貪婪,你可以粗暴,你可以競爭,你可以是無情的人,但是社會接受你,因為,你的野心的結果,若不是成為所謂有錢的成功人士,就是失敗者,也就是受挫的人。所以社會的道德是不道德的。


請聽這個,不必同意也不必不同意,只要看清事實。而看清事實—也就是瞭解事實—是不要發展相關的觀念,不要對它有意見。你正在學習,而你必須以求知的態度來學習,也就是熱情的、熱切的,因此也是年輕的。道德,是一種習俗,是一種習慣,只要你服從它,就被認為是值得尊敬的。有些人反抗那些形式—一直有這樣事發生。反抗是對這種形式的反應。這種反應有許多形式—那些嬉皮、披頭士、英國反叛的青少年等等—但是他們仍然在形式之內反抗。


真正的道德是很不同的。而那也就是為什麼人必須瞭解美德和快樂的本質。我們社會的習俗、習慣、傳統、關係—所有的這些都是基於快樂。我不是在用「快樂」這個字的狹義,我是在用它的廣義。我們的社會是基於快樂,而我們所有的關係也是基於快樂。只要我合於你所喜歡的,只要我幫你得到更好的事業,我就是你的朋友。一旦我批評你時,我就不是你的朋友。這是多麼明顯和愚蠢的事。


不瞭解快樂,你就不可能瞭解愛。愛不是快樂。愛是完全不同的東西。而要瞭解快樂,你必須學習。現在,對我們大部分的人,或每個人來說,性是個問題。為什麼呢?小心注意地聽著。因為你無法解決它,你只好逃避。托缽僧以獨身的誓約和否定來逃避它。請看看這樣的心靈發生了什麼變化。經由否定你身體的一個部分—那些腺體等等—來壓抑它,你就已經使自己乾枯,而在你身體裡面,就經常有爭戰。


我們認為,我們只有兩種方法去面對任何問題,不是壓抑它就是逃避它。壓抑和逃避是相同的事,而且我們有完整的逃避網絡—非常複雜的、聰明的、情緒的—也就是平常每天的一種活動。有各種不同的逃避方式。但是我們有這個問題。那些托缽僧從某一方面逃避,但是他並沒有解決它;他以發誓來壓抑它,而所有的問題煎熬著他。他可能穿上單純的外袍,但是對他來說這也變成非常重要的事,就像平常的人一樣。


你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你必須解決它。那是一種快樂的行為。你必須瞭解。你要如何解決它?如果你不解決它,那麼你只是陷於一種習慣之中。那表示是一種例行的公事,你的心靈會變得無趣、愚蠢和沉重,而那是你唯一擁有的東西。所以你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首先,當你要學習的時候,不要先譴責它。請先學習。這是為什麼我們要討論學習的原因。你在知識上、情緒上受到壓抑;你只有重複去做的心靈。你複製,你模仿其他人做過的,你不斷地引用《薄伽梵歌》,或《奧義書》,或一些聖書裡的話語,但在知識上你是飢渴的、空虛的、無趣的。在辦公室裡,你在理智上模仿,日復一日的抄襲,在辦公室、工廠、家裡做著同樣的事—一直在重複。


所以本應是有生命力、清晰、合理、健康、自由的心智,已經受到壓制了。沒有出路、沒有創造的活動。在情緒上,或在美學上,你是飢渴的,因為你已否定了情感的敏銳,否定對美的敏銳,拒絕去享受夜晚的美妙,不願意去欣賞一棵樹或是親密地與自然交流。所以,你還剩下什麼?在生命中,你只有一件東西,那就是你自己,而它變成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所以,瞭解這個問題的心靈必須立刻解決它,因為這個問題日復一日地鈍化你的精神、你的心靈。你有沒有注意到有問題而無法解決的心靈會出什麼事?它或是逃入其他問題之內,或是壓抑它,因此它就會變得神經質—所謂神智清醒的神經質,但是它仍然是神經質的。所以每個問題,無論它是什麼—情感上的、知識上的、身體上的—都必須立刻解決而不要留到明天,因為明天你還要面對其他的問題。


因此你必須去學習。但是如果你還沒有解決今天的問題,你就不能去學習,你只是把它們留到明天。所以每個問題,不論有多複雜、有多困難、有多大的需求,都必須在當天解決,必須在當下解決。請注意這一點有多麼重要。心靈深陷問題之中,因為它無法解決問題,因為它沒有能力,因為它沒有強度,因為它沒有學習的動力—你在世界上可以看到這樣的心靈—所以變得緊張、恐懼、醜陋、關心自己、以自我為中心和野蠻。


所以所謂的性這個問題必須得到解決。而要有智慧地解決它—不要逃避、不要壓抑、不立一些白癡式的誓約,或陷溺於其中—一個人必須瞭解快樂的問題。人還必須瞭解另外一個情形,那就是大多數的人是活在二手的世界中。你可以引用《薄伽梵歌》,但是你仍是活在二手世界中的人。你沒有最原始的東西。你沒有自然的、真實的東西,無論是知識上、美學上或道德上都是如此。而只留下一件事了—飢渴,對食物和性的慾望,有強制性的吃和強制性的性。你可以觀察到人們如何吃、如何狼吞虎嚥—性方面也是一樣的。


所以,要瞭解這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因為它包括了美、情感、愛—你必須瞭解快樂,必須突破這個沒有創意的心靈,它只是重複別人幾世紀或幾十年前說過的話。引用


別人說的話是一種不錯的逃避方法,而引用《薄伽梵歌》—好像你已經瞭解它—也是一種不錯的逃避。你必須要活下去,而要活下去就不能有問題。


要瞭解性這個問題,你必須讓心靈、理智自由,這樣它才能觀察、瞭解和行動;而且也要在情感上、美學上,你必須欣賞那些樹、那些山脈、那些河流、骯髒的街道;瞭解你的孩子,他們是如何長大,他們如何穿著,你如何對待他們,你如何對他們說話。你必須看見道路、建築物、山川的美,看到臉龐的美。這些都是能量的釋放—不是經由壓抑,不是經由認同某些信念,而是全方位地釋放能量—所以你的心靈是活躍的,在美學上、在知識上,有理性能夠看清事情。一棵樹、樹枝上的小鳥、水面上的光影,和生活裡許多事情的美—當你不知道的時候,當然你就只有這個問題。


社會認為你必須有道德,而道德就是家庭。當家庭被局限於家庭的時候,家庭就逐漸在瓦解;那就是說,家庭就變成個體,而個體是與多數、全體、以至社會對立的,然後就開始這一切的毀滅過程。所以美德與受尊重一點關係也沒有。美德是像花開一樣的事,那不是你已達到的境界。你知道仁慈,但是你不能做到仁慈,你為能做到謙遜。


只有徒勞的人才會努力變得謙卑。你要麼是善良的,要麼不是善良的。這是「是」的問題,而不是「變得」的問題。你不能變得善良,你不能變得謙卑。美德也是一樣。社會道德的結構是基於模仿、恐懼、個人醜陋的需求和野心、貪婪、嫉妒而成的,而不是基於美德—所以它是不道德的。美德是愛的自然表現—自然的,不是經過事前計劃、培養稱之為「美德」的東西。它必須是自然流露的,否則,它就不是美德。如果它是之前計劃好的,如果它是經由練習而得的,如果它是機械化的事,它怎麼會是美德呢?


所以你必須瞭解快樂,你也必須瞭解快樂和哀傷的本質和重要性。而你也必須瞭解美德和愛。


而愛是不能夠經由培養而得的。你不能說:「我會去學習,我會學習去愛。」大部分的理想主義者,大部分的人,以各種不同形式的知識、情緒的活動來逃避自己,這樣的人是沒有愛的。他們也許是了不起的社會改革者、優秀的政客—如果有所謂的「優秀的政客」的話—但是他們一點愛都沒有。愛是與快樂完全不同的東西。但是你不能在不瞭解熱情的深度之下而得到愛—不是否認它,不是逃避它,而是瞭解它。在快樂的美之中有極大的愉悅。


所以愛不是經由培養而得的。愛是不能分成神聖的愛和肉體的愛,它只是愛。而且不是你愛許多人或只愛一個人,那又是個荒謬的問題—「你愛所有的人嗎?」你知道,有香氣的花不在乎誰會來聞它,或誰掉頭走開。所以愛也是同樣的情形。愛不是回憶。愛不是心靈、知識的事。當所有存在的問題—如恐懼、貪婪、羨慕、絕望、希望—都得到瞭解和解決的時候,它自然會以憐憫的面貌出現。有野心的人不能去愛;依附家庭的人沒有愛;有嫉妒的人也無法去愛。當你說「我愛我的妻子」,這不是你真正的意思,因為下一刻,你就會嫉妒她了。


愛意味著極大的自由,但不是去做你喜歡做的事。只有當心靈非常安靜、無私、不以自我為中心的時候,愛才會來臨。這些不是理想。如果你沒有愛—你去做任何想做的事,崇拜所有的神明,參加各種社會活動、改革貧窮、從政、著書立說、寫詩—你仍然是個死了的人。沒有愛,你的問題會永無止境地增加;而有了愛,去做你要做的事,就沒有危險,沒有衝突。愛是美德的精髓。沒有愛的心靈根本就不虔誠,只有虔誠的心靈才能擺脫各種問題,而且知道愛和真理的美。


孟買·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一日

 


克里希那穆提 著
羅若蘋 譯
http://www.99csw.com/book/592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