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所能覺知的範圍遠比思想所能理解的範圍要博大得多。當你不再相信你所思考的一切,你便跨越了思想,清醒地認識到那個思考者與你並非就是一個人。


大腦總是處於「不滿足的狀態,因此總是貪戀以期獲得更多。當你被大腦左右時,很容易陷入無聊和不安。感到無聊說明大腦渴求更多的刺激、更多的精神食糧,然而這種飢渴永遠無法填滿。


當你覺得無聊時,為安撫飢渴的大腦,你可能隨手拿起一本雜誌、打一通電話、打開電視機、上網、外出購物,最常見的方法就是大吃一頓。


或者,你可以繼續無聊,繼續煩躁不安,並同時注意觀察無聊和煩躁不安究竟是種什麼樣的感覺。當你帶著知覺去觀察、去感受時,剎那間,四周便彷彿萌生一種空間感或者寧靜感。雖然起初只是一點點,但隨著內心的空間感不斷滋長,無聊的感覺將逐漸消失,不再那麼明顯與強烈。所以說,即使無聊的感覺也能教你體驗自己的本質。

 
你會發現那個「感到無聊的人」並不是你。無聊感只不過是你體內一種條件反射性的能量運動。同樣的,你也絕不是一個憤怒的、悲傷的或者充滿恐懼的人。無聊、憤怒、悲傷或者恐懼並非你的專利,它們只不過是大腦所處的特定狀態,是來去匆匆的過客罷了。


那些來去匆匆的都不是你。


「我好無聊啊!」誰知道呢?


「我憤怒、悲傷、害怕啊!」誰知道呢?


你知道啊,你是「知道」的主體,而非上述種種客體。

 
任何形式的偏見都意味著你被大腦左右了,意味著你再也看不見「人」,你看到的只是你框定的「那個人」,而將活生生的「人」簡化為一個概念就已經構成某種形式的暴力了。
 

思考若非根植於知覺,將變得自私而紊亂。缺乏智慧的聰明是危險而有害的,而這卻是當前大多數人的狀態。思想放大成為科學和技術,其本質上並無好壞之分,然而,作為科技源頭的思想若非根植於知覺,也會極具毀滅性。


人類進化的下一步是要超越思想,這是我們的當務之急。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再思考,而是不要完全認同於思想,不要被思想所掌控。

 
感知你體內的能量,精神上的嘈雜便立刻沉寂,甚至停止。感受你雙手、雙腳、腹部、胸膛裡的能量,感受你的生命能量,那個給軀體注入生機的生命能量。


於是身體成為一個入口,通過它你能窺探在起伏的情緒和思緒之下潛藏的生命活力。
 

你的體內,包括你的大腦,存在一種生命力,你可以用整個人的存在來感知它。生命無需思考,你身體裡每一個細胞都在呼吸。如若此時出於某些實際的需要,需要思考,你便會自然去思考。大腦在這時仍可運轉,當你的內在生命力與知覺透過思考來表達其自身時,它會運作得更加美妙。

 
你也許不曾留意,「不思而察」的片刻,早已成為你生命中不請自到的常客。當你在從事某個手工勞動,在房間散步,或者在機場櫃檯前翹首等候,當你全然地存在於當下,頭腦中的思緒便沉寂下來,被一種清醒的存在感所取代。抑或,當你的內心純淨如水地仰望天空或是傾聽他人,意識不再被思想所遮蔽,這時你的感知會變得如水晶般透明。


對大腦來說,這些片刻的沉寂沒有什麼重要,因為它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考慮。這些片刻的沉寂如流星般轉瞬即逝,以至於你難以察覺它們的蹤跡。


事實上,這些片刻的沉寂是你生命中所能發生的最有意義的事情。它們是你從思考轉變到清醒的存在感的起步。

 
安於「未知」的狀態吧,它能讓你超越大腦的侷限。因為大腦總是忙於推斷與詮釋,卻害怕處於未知。因此,當你能夠安於「未知」,你便超越了大腦,一種更深刻的非概念化的知覺也將從這個狀態裡萌生。
 

從事藝術創作、體育運動、舞蹈、教學、諮詢等工作,若想有所建樹,思考的大腦就不必介入,至少要退居二線。若你的智性由一種與你同源但更為強大的力量接管, 你就不必再作什麼決定了,正確的行為會自然而然地產生,而且不是「你」強迫為之。掌握生命與掌控生命是對立的,你開始與更強大的意識合作,讓它採取行動、發表言論、完成工作。

 
危機出現會造成思考之流暫時性中斷,在此間隙中,你將有機會品嚐到臨在、警醒與知覺的滋味。


真理遠比我們大腦思考所能理解的更為全面。我們的思考無法涵蓋真理,最多只能指向真理的方向,譬如說:「一切事物在本質上都是一體的」,它只是一種指向,並非一個明確的解釋。你去揣摩這句話,內心便開始感受它的指向的真理。

 

摘自《當下的力量2》
埃克哈特.托利 著
魏姣 譯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vlhz.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