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宗六祖大師曾說: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意思是說,若修行真正上了路子的人,是看不到外在有什麼問題的,他看到的都是自己的起心動念。也就是說,若一個人修行真正上了路子,他時刻看到的是外在清淨的法和自己內在清淨的心和不清淨的心。「不見世間過」,不是有過假裝看不見,或有什麼神通,能將過轉化成非過;而是他看見的的確都是自己的心,而心心皆不真實,所以說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

 
世間存在的一切都是「法」—法是清淨的,法離一切相,法是無我的,法沒有對錯,法只是法;若你看到某一法有問題,那一定是你的心先起了有問題的概念,然後才看到有問題的法的。能看到外在一切是法,法是清淨的,法是無染的,法是無過的,法是法本來的樣子,如此看到,叫見法;否則,沒見法。


世人修行,見了法之後才真正開始,在此之前,基本不叫修行,是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心攪纏。因為見法後才能真正見心,不見法之前,未能真正看見自己的心;看不見自己的心,會將外人或外物是有錯的、不對的當作真實,而讓自己的心和自己的心糾纏而不知曉。

 
例如,你走進某處菩提書店,看到某位店員多次對顧客態度無禮,行為粗俗,甚是不堪,你擔心她這樣的態度會影響那些來書店的佛子,因為她而斷送他們的法身慧命,於是你產生「她不對」、「她做的太過了」、「老闆怎能用這樣的人」、「她應該離職」等等想法。你忍了再忍,終於忍不住了,於是你決定上前「教育」她一番,然而她不買你的賬。於是,你們可能爭吵起來,你變成了和她一樣的人;或者,因為你對自身有部分覺察,或者擔心會失去佛子的修養,或者會擔心別人怎麼看你…於是你沒怎麼和她吵,卻極為不快的離開了書店。在回家的路上,你一路上心裡犯嘀咕,不能真正確定到底是她錯了,還是你錯了,疑惑縈繞心懷。

 
實際上,這是沒有見法的表現。你沒有看見那個女店員是一法,她的「粗俗「或「不敬」的行為是一法…法沒有對錯,法是清淨的,法離一切相,你沒有看到這點。沒看到自己的心和這個現象(法)的真正關係,你以為「她有過」是真實的,你無法消退這個想法的真實性,你甚至連懷疑一下都沒有。所以,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對你才那麼真實。彷彿這個場景不再是如夢性質的,而是千真萬確的外部實際。在這件事上,你看不出它是如何「如夢」的。你看不見這個「如」字。所以後面:你教育她是真實的,她對抗你是真實的,你生氣是真實的…你離真實的法越來越遠,進入自己虛妄的心越來越深。你就是這樣掉入「菩提書店女店員的故事」這一場噩夢的。

 
在生活中,有人對你或他人禮貌,說話和言悅色,那是春風吹拂大地;如果有人對你或他人說話粗聲粗氣,或甚至非常暴戾,那是暴風或疾風吹拂大地。風有什麼過嗎?風有什麼錯嗎?它只不過是它那個樣子。實際上,一個人基於各種信念、心態和動機所發出的舉動,和一股風沒什麼兩樣—那是業風。對天刮這樣的風,刮那樣的風,你有什麼異議嗎?你沒什麼異議,甚至風吹殘你的花,吹折了你的樹,你也不覺得有什麼,你也不會和一陣風或老天生氣。為什麼一個人依據自己的業力,發出這樣的風,那樣的風,你就氣得不得了,忍受不了,要和她吵架呢?當你吵架時,你也刮出了惡業之風。通常,我們就是這樣因為沒有智慧和覺察力,和某人一同掉進黑色的故事的。

 
我們必須分清法和心(所謂明心見性),不然真正有功德的修行沒法開展。再如,你看到一個人在殺人,如果你沒看見心和法,依據世間的慣例,你就會同情被殺者,而憎恨殺人的人。當你基於無明憎恨殺人的人時,在那個時刻,你變成了和那個殺人的人一樣的人。如果你恨,你也在行殺:只不過,他持的是鋼鐵之刀,你持的是心念之刀;他殺人見血,你殺不見血;他在外部殺人,你在內部殺人。你和他差的距離就一點點,一旦你控制不住或將自己的想法付諸行動,你就變得和那個外在的殺人犯一模一樣。仔細地想想,當你憎恨一個殺人犯,你和他到底有什麼根本的、本質的不同呢?

 
智慧的人看到殺人現象,他會同情兩者,既同情被殺的人,也同情殺人的人。兩者都是他同情、愛或幫助的對象。他完全不像我們普通人一樣反應,愛一個憎一個。當我們愛一個憎一個時,我們和那困惑的、迷茫的、痛苦的殺人者一樣。如果我們這樣,怎能稱作修行人?怎能、到何時真的解脫?


修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見法或者見心(二者實際是一回事),然後才能開展真正的修行。若不然,你就是自心弄自心,永遠糊塗人。這個世界是清淨無過的世界,所有的過,所有的混亂,都是從我們心生起的,我們必須十分清楚地看見這點。看見清淨的法或法界,及自己清淨的心和造作的心。必須這樣,不然就像在霧中走在懸崖邊,會隨時墜入無明痛苦,乃至死亡之坑。
 

諸修行人,修行要上路子,請見法,請見心。法是清淨無染之法,心是清淨朗照之心和能生能化神奇之心。能見一法,及二心(實際是一顆心的兩種作用),世與出世間法全得矣。藏傳六世達賴喇嘛曾發出教化方便之歎:「安得世間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當你能見法,能見自己的兩種心,此種困惑解矣。佛教兩個「六」字大師,一個給我們以敦敦真摯的教誨—「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一個人留給我們千古公案—「安得世間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我將這句當作公案看)。當我們見法見心,一時間,懸案解開,正見教誨真受用,我們契入兩位大師的心。

 
佛教修行並不難,難的在於入門;入它的門千難萬難,一旦入進去,那前行的路十分好走。此所謂,楞伽山難入,一旦登入,齊駕諸佛諸祖。佛教真正之門,並非皈依、剃度,乃是真正理解或看見它的法,然後直身實踐。從這個意義上說,古來世間佛子多如牛毛,而真正入門者又有幾人呢?由此可知,踏上諸佛正修行路委實不易。雖不易,仍有踏上和正在行進中者。來,發現真佛子,以彼為導師,以之為榜樣,速入解脫門,踏上無上道,究竟得解脫。

 

一念行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4d23f60102vao5.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