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開口道:「只有真正的靜修(meditation)才能揭示"真實"(the Real)。儘管你並不會知道它究竟是什麼,但你會認識到心智(mind)永遠無法揭示它。心智,"已知的",永遠無法揭示"未知"。心智只不過是各種各樣的觀念、記憶、經驗而已—它們構成了心智,永遠無法揭示真相。大多數人心目中的真相其實只是自身心智的投射。也許他們讀過一些關於"真相"的闡述,抑或聽過他人的某些教導—其實僅僅是個人觀念而已,不過現在你知道了,這並非真相。只有藉由內在才能揭示真相,而非外在。」

 
我答道:「是的,和你在林馬塘(Lingmatang)共同度過的那段時間,我便已認識到這一點。我意識到,專注於某一觀念只會使心智變得狹窄,而狹窄的心智永遠無法理解無限的事物。而且祈禱也不是真正的靜修。藉由不斷地重複某些詞句,人們能夠使頭腦靜下來,從而在寂靜中獲得回應。然而,此回應並非來自於真正的實相,而是來自於潛意識,因為祈禱只是一種乞求或祈請,不具任何創造性。祈禱具有二元性,乞求的一方與施捨的一方。人們為了獲得自己所沒有的東西而祈禱,一輛摩托車,某項美德,等等等等。」

 
「耶穌說過,祈禱時,要相信你已得著。此即當下的這一刻。一切皆為當下。靜修其實就是發現心智是由什麼構成的。就在當下這一刻,而不是以後,當下!」

 
「構成心智的是制約作用(conditioning,簡單地說就是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所受到的各種教育與熏陶以及自身經歷等因素對其所產生的影響,整個制約作用導致了人在思想、情緒以及行為層面上的習性反應。譯注),它總是在當下的思想中尋求表達。因此,想要認識自己,就必須覺知自己當下的思想。那麼,過去與未來就不復存在。心智停止聒噪之際,真正的實相就會浮出。實相永遠都存在於當下。」
 

「是的,」他繼續說:「真正的靜修意味著,心智具有高度敏銳的柔韌性以及寬廣無限的覺知,這樣,無論有任何問題浮現,都會立刻消散;對任何挑戰的理解也都是基於當下,而非對過去的響應。真正的靜修是一個自我揭示(self-revealing)的過程。缺乏自我揭示的靜修並非靜修,而只是一個斂縮的過程(比如試圖將紛雜的思緒減縮成專注的意念等的努力,後續章節對此有較為詳細的闡述。譯注),永遠不會揭示任何事情。」

 
我說:「認識自己就是瞭解構成心智的一切,包括意識與潛意識層面上的所有活動—處於清醒以及所謂的"睡眠"狀態時的所有活動。你已讓我看到這樣做其實並不難,但我有時還是會為此而感到困擾。」
 

「孩子,這是因為你在尋求結果。」他解釋道。「讓我們現在就來試一試。在你並不知道想要尋找什麼的時候,你總會找到一些新的東西。"新意"不可能來自於記憶,對不對?記憶也不是新的,對嗎?我們先一起靜修,慢慢地你自己就能夠做到了。我們在試著認知活生生的當下,而非明天。」

 
「首先你要認識到,不具自我知識(self-knowledge)的靜修沒有任何意義。自我知識沒有高低之分,"高我"或"小我"都只不過是觀念,是心智的產物。心智在時間範疇之內運作,而時間根本無法揭示超出時間範疇的事物。因此,對於真正的靜修而言,讓意念專注於高我並沒有任何意義。靜修即是發掘整個思想過程—亦即記憶,可以立竿見影。真相不具時間性,它就在當下,否則根本不會存在。時間永遠無法揭示超越時間的事物。記憶—思想是時間的產物,不是嗎?那麼自我又是什麼呢?顯然,自我就是記憶,無論其層次是高是低,都依然是記憶。如我剛剛所說,"高我"與"小我"的觀念都只是猜想,是心智的產物。如果你仔細審視的話,就會發現確實如此。高我與小我都只是觀念,你在某處看到關於它們的闡述,經過一番思考,然後就認為這確實如此。然而,這並不是真的。」
 

「你可以稱"高我"為阿特曼—精神(Atman,梵文,真我,自我神性,不朽的靈魂。譯注),但它依然是心智觀念。稱其為阿特曼時,你將其置於一個更高的層面,然而,它依然是記憶的一部分。所以,若要瞭解"自我"的整個過程,就必須瞭解記憶、觀念與思想,它們本沒有什麼區別。沒有思想或記憶,自我就不存在。因此,必須要瞭解記憶,不僅僅是來自前一分鐘或者昨天的記憶,還有若干世紀以來的記憶,亦即在時間長軸上因著種種經歷而產生的記憶,來自過去的全部影響。所有這一切都是記憶,無論是浮在意識表面,還是處於潛意識深處都如此。」

 
「然而,細究記憶需要時間,而藉由時間永遠也無法揭示真相,因為真相是超越時間的,它就在當下。因此,想藉由時間來成就只能是徒勞。許多人都習慣於藉由時間來揭示那超越時間的,他們永遠無法接近真相。現在我們認識到了,思想是記憶的結果,而記憶必於一瞬間消散。」
 

「那麼,」他繼續說:「你看到了,自我,那個你,只不過是一堆記憶,它們以思想的形式來投射自己。思想與自我並不是分離的,它們是一體。其永遠不會是真相本身,也無法揭示真相。然而,我們一定要走近那超越心智、超越記憶與超越時間的。不過,只要記憶在運作,我們就沒有走出時間,而時間只是幻相。"

 
我沉默不語,因為那一刻,這一切變得越來越清晰,轉化也開始發生。我看到了自己以前從未看到的。我意識到,心智只不過是時間、記憶與觀念的產物。我明白了,要想獲得自由,心智就必須看到它永遠無法揭示真相。無論是意識還是潛意識,無論層次高低,記憶都無法揭示超出其範疇的事物。我看到,心智—我—永遠無法揭示真相。只有停止思考真相,我才能體驗真相。認識到這一點後,心智開始靜下來,不是勉強的安靜,而是源於自由的清寧。我不再希望自己成為什麼,「成為」的渴望消失不再,我的心智永遠無法將自己化為真相,也永遠無法找到真相。想要揭示真相,心智就必須靜下來。如此這般,寧靜自會出現。這種寧靜不具時間性,亦非勉強或強迫的結果,而是因為理解了心智不再喋喋不休之際,真相就會在寧靜中顯現,未知自行展現。此即創造性。

 

譯者:光之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9e9a7b0102vsu2.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