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註:Sheldan Nidle出生於1946年11月11日。他一出生就被他的天狼星指導者瓦什塔照顧著,並被經常帶到銀河聯邦的飛船上學習。六個月的時候,他就能用心靈感應和他父母交流,三歲的時候就能閱讀。他父親是個拳擊手,經常暴力相加,可他受到銀河聯邦的保護。但是,他14歲的時候卻請求他的銀河聯邦的朋友走開,留下他自己。他之後取得了兩個碩士學位,並讀了博士。


他用把手放在書上就能瞬間記住整本書讀完了大英百科全書。他的偶像是尼古拉特斯拉,並也致力於自由能源的開發。他也講述了哈雷彗星事件。這使得他與銀河聯邦重新連接。之後建立了現在的行星啟動組織,出版了書等等。現在他每週更新來自銀河聯邦和揚升大師的信息,他的信息不是通過通靈而來,而是通過內在屏幕直接對話獲得,甚至銀河聯邦會直接幫他在電腦上編輯語法用詞等。

這篇採訪是2012年八月份的,但是大部分都是sheldan nidle的個人經歷,非常非常好玩。翻譯給大家,希望帶來更多信心。


原文網址:

http://goldenageofgaia.com/2012/09/transcript-sheldan-nidle-on-the-light-agenda-part-22
http://goldenageofgaia.com/2012/09/transcript-sheldan-nidle-on-the-light-agenda-part12

全文錄音:

http://www.blogtalkradio.com/inlight_radio/2012/08/09/the-light-agenda


正文:

Stephen Cook:今天,我的精彩嘉賓瞭解許多關於星星兄弟姐妹的事情。今天我們也會談及大揭露。Sheldan Nidle是銀河消息(傳遞者)的先驅之一。他是光之銀河聯邦的一個代表和演講者,他自從1992年就一直給我們帶來來自銀河聯邦的直接通信。實際上,Sheldan一直與銀河聯邦以及他自己的個人指導者瓦什塔會面、對話、分享信息;他幾乎一生都在銀河聯邦的飛船之間來來回回。


他1997年建立了"行星啟動組織"(Planetary Activation Organization),已經出版了幾本書,包括我最開始曾經讀過那些書中的一本,書名叫《你正成為一個銀河人》(You Are Becoming a Galactic Human)。我非常推薦這本書給那些想瞭解我們星球和人類起源的人們。並且達爾文的進化論不在其中。(譯註:達爾文的進化論是錯誤的它沒有正確描述人類起源),現在Sheldan又寫了另外三本書:《你的第一次接觸》(Your First Contact);《處在喜悅中—銀河人類的手冊》(Selamat Ja—A Handbook for Galactic Humans);以及《你的銀河鄰居》(Your Galactic Neighbors)。


他持續發佈來自銀河聯邦每週一期的消息,使dratza和selamat ja這樣的(天狼星)詞彙稱為我們許多光之工作者的詞彙表的一部分;他也持續主持每月一次的網絡研討會,討論各種主題和話題。這個月—當然,非常及時—他將涵蓋準備大揭露的話題。那麼,你對Sheldan不瞭解的內容就是我們今天要採訪的內容,包括他的生活、他的童年、他在政治科學的學位、以及在科學編程和自由能源方面的角色、以及他對將自由能源帶到地球的人(尼古拉.特斯拉)的著迷,這也使得他做了一個關於特斯拉的紀錄片。


Sheldan Nidle, 我想這可能是我在《光之議程》節目上所做過的最長的介紹啦!


SC:多麼(豐富多彩的)人生啊!歡迎你,非常感謝你今天接受我們採訪。


SN:史蒂芬,我非常高興來到這裡。我可以確定我們今天將一起度過一段有趣的時光。


SC:哦,我也希望是這樣!我們總是很開心!現在你已經出列(走向公眾視野)有20年了,並且你現在仍然每週給我們更新最近的信息和最新的形勢。是什麼動力使你堅持這麼做呢?


SN:我來這要做一些事情,其中一個是使星球準備好(第一次)接觸。只要這個任務還在那,並且在日程上,那麼我就在這。


SC:那意思是當第一次接觸實現之後,你就失業了?


SN:他們說(之後)我將有別的事情做。所以,我還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但是我認為,隨著我們離實際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將找到到底是什麼事情。但是,現在,我可以說,我(對將來到底做什麼事情)有些概念,但是,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因為你也許會說,我新的命令還沒有傳達到我呢。


SC:OK,你一生都在執行這個任務。你愛你所做的事情嗎?


SN:哦,它一直是費時費力的工作,並且我一直在做這個。所以,這對於我來說是一種"喜歡"我所做的事情。人們會說,"哦,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我會說,"我做這個,因為那就是我所做的事情",所以…

 
SC:但是,ok,所以,那不是那種你愛它,是一種喜歡,哦,這是我的工作。


SN:這是我的工作,我對它有激情。它非常迷人。當然,它給了我一種非常古怪的生活,但是我就是…那是我。它使我成為我。


SC:OK.那麼,你不是像許多信使或者通靈人那樣坐在那出神,你沒有被要求做聽寫。你和我們分享的消息一直是與銀河聯邦的實際對話,你參與這個與大概有20個銀河聯邦成員的對話。並且,你像在一個會議中,然後,他們他們一點一點一段一段地告訴他們共同希望分享的(消息)。那麼,這是它工作的方式嗎?


SN:對。他們都拿出他們想要做的放在某些段落中,然後他們過來告訴我那些事情。因為那是我的工作。我是那個信使。所以,我的工作就是盡可能好地記錄,當然,他們確實挑了一個傢伙,這個傢伙是一個看著鍵盤打字的打字員。我只是(他們的)一個手指頭—一個用手指頭敲鍵的魔術師。所以,我總是低頭看著鍵盤。不像受過訓練的打字員,他們可以實際上看見自己在做什麼。(譯註:意思是說,專業打字員可以一邊看著屏幕上的字,一邊敲鍵盤。)


SC:但是,在做那個—好吧,我說它不是"聽寫"是因為他們實際上在與你對話,但是當你坐在那的時候,它真的很困難吧,因為有20個人同時跟你說話?


SN:哦,我們已經學會了如何弄清楚一些如何完成這個工作的規矩的基本概念。所以,既然這樣,它就不是那麼難。但是,是的,我們不斷地…當我在打字的時候,我們不斷地進行著對話,因為我一直問問題,問某一個人或某幾個人正在說著什麼。所以,他們有時對我有點抱怨,"你有點太慢了"或者,我說得太多了…


SC:所以,他們告訴你閉嘴,是嗎?


SN:不,他們不會。他們以一種和藹的方式說。他們不會那麼說。他們只會說,會說一些事情像,"哦,我將再檢查一遍這篇文章。現在,請把你的注意力保持在我正在說的內容上…"因為,他們能看到我在做什麼。我的意思是,他們…他們做一些電腦做的事情,包括糾正單詞,但是他們也糾正語法和每個東西,所以…


SC:噢,那挺好的。


SN:那很有趣。有時,我寫幾個字然後停下來一會兒,然後我會看到屏幕上正在變。所以,那是一種奇怪的事情。但是我已經習慣了。那也不會令我(覺得奇怪不解而)崩潰。我只是繼續。所以,我習慣它了。


SC:那麼,那個20人的委員會,你知道他們是誰嗎?他們是常客嗎?


SN:不,他們每週都在變。


SC:OK。那麼,都有機會看到他們所有人嗎?你可以,就像,當…


SN:對。


SC:真的?


SN:哦,用那個他們和我建立的系統,我在我腦中有類似於像3D電話會議那樣的東西。所以,我聽他們講話非常清楚,我看他們也很清楚,而且實際上是3D的。所以,我沒有像你們在這些電腦上看到的那樣看到他們,我沒有僅僅以平面的方式看到他們,我看到他們是一個真實的人,有景深的。


SC:哇,他們看起來是什麼樣呢?


SN:長得很大的人類。


SC:OK


SN:他們所有人都…他們通常穿著不同的連身衣褲,但是銀河聯邦規定每一個星際國度有一個不同的顏色。他們都有不同的柔和色和暗色。他們…就像我說的,他們大部分穿連身衣,他們只是…他們坐在那,我們交談。因為他們習慣用...心電感應通訊,我猜這可能是它最好的描述方式了。當…因為他們自從出生就一直那樣交流。所以,對他們來說,那不是什麼新奇稀罕的事。


那就是我們做的事情。我傾向於大聲說話,比他們聲大。他們…事實上,有時他們會請我不要以那樣的方式說話,僅僅安靜一點,簡單地在他們頭腦中說話。因為他們可以用任何一種方式收到,但是他們更願意心電感應方式,因為他們更習慣於那樣形式的交流。所以,我們用心電感應來來回回。很多時候,我什麼都不說只是在頭腦中"說";有一些時候,我說話。


我喜歡…從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學會了大聲說話。所以,當他們看著我這麼做的時候,人們也許認為怪異。他們也許會說,哦,他正在打字,他正和某人說話,並且我沒看到有人。


SC:所以,我猜它…也許我可以補充,那與我們走在大街上對著手機講沒什麼區別。


SN:哦,不,不是。


SC:你剛說他們穿柔和色的衣服。我感到驚訝。我原以為每個人都穿著非常明亮顏色的衣服。


SN:他們…他們是…他們從非常明亮的藍色到一個非常柔和的淺藍色,不同的顏色都像那樣…


SC:哇,ok,那麼…繼續…


SN:那是非常非常富有色彩的。我意思是,如果你看…如果你能夠像我這樣看到他們,哇,你將看到這才是真正的完整的顏色譜。


SC:所以,它像一個彩虹?


SN:是的。


SC:哇。那麼,當你寫書的時候,他們是在旁邊作為一個成員來協助你嗎,當你實際上坐在那寫的時候?


SN:他們進來,並且他們幫助我,是的。


SC:嗯?


SN:實際上,那就是我做這些特定的事情的方式。我,當我寫某些章節的時候,它與某一個主題有關,那麼,我會讓他們進來,然後他們會為我敘述。所以,我僅僅是開始做跟我們剛才討論的一樣的過程。他們進來(譯註:進到頭腦中,即"內在屏幕"中),他們給我一個句子、三句、四句,諸如此類,一段一段地,然後我們持續以那樣的方式進行。


SC:我覺得,當你寫書的時候,你可以接觸到特定的專家…這個專家是在你實際上正在寫的章節的話題內的專家。


SN:就像,他們將…如果我說起某一件事,或者例如我在那本書、那個章節或者那個章節中的那一段、或者那一節中談論某一件事,那個他們認為是這個特定主題的專家的那個人就出現在那進行敘述。


SC:哇,我是如此羨慕你可以直接接觸這一難以置信的並且直接的交流!


SN:哦,你知道不,它對我來說就像很正常的事情。它不是奇怪的事情…最開始的時候,它也許對我來說有點奇怪,但是,那是如此長時間之前的事情以至於我..這…就像我開始說的那樣,這就是我所做的事情。我是那個負責當信使的那個人,並且這就是我所做的。所以…


SC:哦,當你最初寫《你正變成一個銀河人》(You Are Becoming a Galactic Human),你談到我們真正的歷史。我不得不說,當我讀到那的時候,它與學校教授我的東西完全相反,或者與在百科全書裡讀到的任何東西相反,你知道嗎,或者無論什麼或者任何我在電視上看到的東西相反,(但是)它對我來說聽上去真實可靠。那時我認為,我記得我在心裡對自己說,哦,天哪!我們實際上一直在受騙!


SN:我們不得不開始理解的是,你們在生物學或者人類學或者任何與之相關的所有東西都是錯的。我們沒有從原始類人猿一路進化成今天我們這樣高級的有情生命;實際上我們是在另外一個世界上進化的,它在織女星,是一個離我們大約25光年遠的星星。織女星是另一個星系的一部分,這個系統在英語中叫做天琴座(Harp)。


那麼,所發生的事情是我們從那個星星中搬出來到其他星系中。經過當地族裔的同意,第一個定居的地方是天狼星,是一個多星系統。天狼星A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明亮的藍色星星。在它周圍是一群小一點的行星,在大小上接近小矮子。這些是天狼星B、C和D。天狼星B是人類來自的地方。我們大約430萬年前來到這。我們變成完全有意識的存有,我們快速地通過科技進步到更先進的科技;我們學習與其他光之物種聯合,他們不是人類;我們創造我們最初的團體,之後變成了現在的光之銀河聯邦。如果你想要知道細節,以及這個過程中一步一步發展,可以讀讀這本書。


SC:是的,確實!Ok,那麼,這是一個逐漸、逐漸回到光的過程,但是,這個過程確實在過去幾年加速了。


SN:對。這個是我們被期望取得巨大進步的時代,可以這麼說,是一個跳躍、一個轉變,無論你為它想起一個什麼什麼靈性名字。我們現在在一個時代的邊緣,這個時代是阿努那奇和他們的團體在這個星球上—他們有各種奴才,現在在我的更新中稱為陰謀集團,他們的目的是要做兩件事—讓開一點,並且鼓勵,通過推出所有隱藏的科技和其他他們一直藏匿的東西,使之轉化為我們的知識。


通過大揭露,我們也能夠從根本上看到,我們不是僅僅是一個受限的存有,只有短短幾十年的人類壽命,而是一個實際上有潛力成為物理天使的存有,有潛力擁有不朽(長生不老)的生命,現在他們正懂得天堂如何工作的本質—天堂的基本法令,天堂的規則—並且能夠帶上那些法令,並把他們帶到這個物理世界並應用他們,然後成為天堂的一個真正的共同創造者,去展開神聖計劃。這是我們真打算要成為的。我們現在正回歸到所有那些我們打算成為的樣子。所以…


SC:那麼,是什麼時間呢!


SN:如果讓我說,它本應該昨天就發生了。但是,不管怎樣…


SC:哦,那麼說很有意思,然而,因為在你這周的消息中你談到一個事實,或者銀河聯邦談到了關於事實,我們中的許多人實際上感覺什麼都沒發生—你知道嗎,變化在哪?正在發生的事情在哪?為什麼我看到不它?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它?—而實際上此時許多事情正在發生。


SN:哦,確實有—在這個星球上有無數的事情正在發生。像在墨西哥,每天我們有一大套實證在進行,關於改變政府,關於他們最後的選舉不是真實的事實,我們需要以更公平的方式重新進行。


你們看到冰島的事情在進行,冰島完全拋棄了它舊的政府,告訴陰謀集團銀行進行巨大改變,並把這些銀行的領導人扔進監獄,現在正改寫憲法,是根據那個國家的人民選舉出來的人們決定什麼內容需要出現在憲法中,那部憲法會包括一些防止銀行所做所為、阿努那奇所做所為、以及他們的奴才正在冰島的所做作為絕不會再次發生。


在整個星球上我們有一個大規模債務問題。整個歐盟,在崩潰的邊緣,因為歐元預期有一段困難的時間,它實際上有無數的巨量的債務,是如此難以形容的巨大,以致於如果每個人都知道真正在發生什麼,那麼他們大概—世界也許會處於恐慌。


幸運的是,他們不知道,但是他們確實知道某些事在發生著。有一整套新系統現在要進行。有新的…新的銀行規則,正慢慢地開闢道路到頂端。


在我們星球上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是大規模轉變,但是它還沒有達到這個大規模事情的頂點。但是什麼都沒發生嗎?全球許多許多事情在進行。


愛爾蘭,隨著它的研究,開始了對銀行和他們的債務的庭審;希臘,現在陷於麻煩中,映射了歐洲其他國家的事。我的意思是,西班牙、葡萄牙、法國、德國,他們離著希臘現在上演的那所有難以置信的問題也不遠了。


所以如果你開始一個國家一個國家、一個大洲一個大洲的看著它,唯一的解決方式是我們需要大規模的債務免除,我們需要一個新系統。當前的系統基本上失靈了;它只是堅持著,因為那些奴才們知道,為了按照所需去巨大地變革那個系統,那將意味著他們將失去權力。所以,他們不希望那樣做。


所以,你可以說,關鍵點正在發生。


SC:非常好。現在,說說歷史,我確定不是許多人知道你真正的歷史本身。你1946年11月11日出生在紐約市,所以是一個11.11嬰兒—我好奇是這是否是預言性的。你的祖父母是來自德國的移民,因為你基本上很大一部分早年生活是和你祖父母一塊長大,兒時的你實際上有德語口音,這讓我很吃驚。你父親…你說過你的家庭非常不和諧,你的父親相當暴力,在你還是小孩的時候他會毫無道理的打你。那麼,你可以告訴我一點你的成長過程嗎,那是什麼樣的?


SN:像生活在兩個世界似的。那很瘋狂。OK。他是一個生活在暴力世界的人。它是一個前拳擊手,拳擊教練,促銷員。感覺非常機能失調,他用暴力發洩它。當然我…


SC:(暴力)通常(發洩)在你身上?


SN:是的。尤其是當我們從紐約市搬到紐約州的水牛城的時候,那裡是我母親的家鄉。他突然感覺被孤立了,然後變得甚至更暴力。對他來說使整個事情變得更糟糕的是,所有現象似乎都是在我出生之後立即發生的。


SC:ok。那麼,你的母親,儘管這樣—我們退回一點說說那些事情—但是,你母親是一個數學天才。


SN:對。她在水牛城的公立學校兩次獲得Jesse Ketchum獎,那個獎意味著你可以基本上免費上大學。那是在大蕭條時候(譯註:1929年經濟大蕭條),當然她—她保存好教科書,為她父親的生意做事。我外公是一個烤麵包師,他工作在德國的運輸輪船上。20世紀早期他離開德國運輸輪船。我想他最初來到水牛城是在1906年、1908年左右,那個時間段左右,他當然開了一個麵包店,一個德國麵包店。當然,我伴隨著烘焙長大。我媽媽是一個出色的烤麵包師。她不是一個很好的廚師,但是一個出色的麵包師。


SC:所以,實際上,你有一個數學天才的母親以及一個有著拳擊家背景的父親,他們從你出生的那一刻起就真地非常愛你。


SN:他們和我是"既愛又恨"的關係。那真的很怪異。我有這個…實際有關我,那是瘋狂的。


SC:是哪種方式?


SN:我爸爸會極其順從我。我媽媽也會極其順從我。因為他們怕我,就因為在我周圍發生的那些事情、現象,所以…(怕我)


SC:哦,說說那個現象,你第一次外星人UFO經歷實際上在出生之後很快就發生了。並且,就你父母而言,你在許多方面上對他們相當有威脅。


SN:我父母(之前)從未看過藍色的光在他們的家中閃爍。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奇怪的存有進進出出。他們從未見過這樣的事實—我突然出現在那,然後突然又沒了。他們也看到我有能力讓東西來回移動。他們也看到甚至在我非常小還不能說話的時候,大概六個月的時候,就有能力和他們說話,我能夠用心靈感應能力和他們說話。這給他們造成了許多困擾。他們對此感到非常困惑。


SC:哦,你會,因為在那一天,在那個年紀,那幾乎是像你想像的那樣—我不喜歡這個詞—幾乎像有了一個"魔鬼"小孩來到家中。


SN:也許吧。你可以看到,你可以看到那個。當然,使他們困擾的事情也許是當…如果他們嘗試對我太過暴力,那麼就會有能量圍繞著我(保護我)。所以,他們實際上做不了他們想做的。


SC:那麼,(外星人)造訪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SN:從(出生)開始的時候


SC:ok。那麼,幾乎從你出生的時候,你可以生動地記著那些事?


SN:對


SC:那些最初來訪的人是什麼樣?因為你有一個指導者。他的名字叫瓦什塔…他馬上就向你做自我介紹了。


SN:他馬上就自我介紹了。他直接接手—他說他的工作是做我的導師。這就是他的身份。那時所發生的事情是,我開始相信他們的世界(意思是飛船上的世界)是真實的世界;而我在地球生活中每天遇到的東西,不管什麼事件或者什麼事情發生,對我來說似乎都太瘋狂了。我根本不能理解到底在發生什麼。


SC:那麼,這甚至是在你非常非常小的時候嗎?


SN:非常小的時候。我不理解…我感覺像一個中國苦力逃跑跨過大洋,然後突然出現在舊金山。


SC:告訴我關於瓦什塔的事情。我指的是,我知道你已經說了,他穿著藍紫色長袍來到你那裡。但是,他的能量是什麼樣的,當你還是一個嬰兒的時候,他為你做了什麼?


SN:那感覺像和一個天使在一起。那是最美麗、最不可思議、最難以置信的經歷。我怎麼讚揚那個能量都不過分。像在天堂一樣。


SC:哇哦~


SN:那是天堂的延伸。你沒有恐懼,什麼都沒有,除了感覺這難以置信、無法相信的喜悅。


SC:因為他告訴你,你是天狼星人,但是通過他,你也接觸了仙女座人和昴宿星人。在你還是一個非常小的小孩時,他幫助你進出飛船。你是如何進出那些飛船的?


SN:我們用心靈傳輸。


SC:但是,他也使你進入某種深度"出神"狀態?


SN:在我小時候,他們這麼做。那時他們說對我來說心靈傳輸的最好方式是逐漸地去實現它。所以,他們會使我處於停滯狀態,這會使我進入睡眠。然後我會有的唯一的感覺…當我之後長大一點,我最後去…過去我常常爬上帝國大廈大樓,那種乘電梯的感覺就像那時間一樣,之後停下來。那是我對它的感覺。


SC:OK。


SN:奇妙的感覺。我會經歷2分鐘那種感覺,然後你就在那了。能量是立即的,你會感覺到它,就像我說的,你不會再感覺到任何恐懼、任何限制。在那個飛船上,你被置於一個特殊狀態中,你完全感覺像一個全意識存有。所以,我開始接納那個現實。


SC:他們立即開始教你,是嗎?你六個月的時候就知道如何說話或者如何心靈感應說話。整個時間裡,他們下載信息給你?


SN:對。我感到這個信息。當我長大一點的時候,當我幾歲的時候,2、3歲或者4歲的時候,為了充分使用他們的教育系統,我稱之為"學習牆"。他們會把你帶到飛船上,他們會把你放進這個特殊的椅子,在椅子你感覺絕對非常舒服,他們會把"光牆"上的能量打開,你會心靈感應地感覺到,你會看到…它就像在3D電視中,我此刻就在經歷著。那就是為什麼,當我經歷它時,當我在與學習牆學習之後,我感覺什麼事情都不古怪、不奇怪或不平常了。


SN:所以,你只是去到那裡,你會不需要睡眠,因為那是一個完美的平衡能量,你會進入一種自然停滯狀態。你會感覺到這個能量圍繞著你,你會感覺好像你在牆上在任何一種歷史形勢中飛翔著。他們會帶著我沿著歷史往回走(回顧歷史),他們也會帶著沿著歷史往前走點。曾經,他們甚至向我展示世界在所有變化都發生之後看上去是什麼樣。他們確實這麼做了。他們給我展示世界將會什麼樣。沒有建築,在這個星球上沒有文明,不管是什麼文明。那只是難以置信的原始,你看不到公路,你看不到飛機,那樣的東西都不存在了。


SC:那麼,當你(從飛船)來來回回的時候,你崩潰了嗎?因為,在我看來,讀你的書、看到你、以及和你談話、還有過去幾年聽你談論,聽起來像是一個《星際戰爭》中的場景。當你走進那個"小酒吧",那裡有各種難以置信的臉,來自世界各地的存有。對不起,是來自銀河系的存有,或者宇宙的存有。看上去是那樣嗎?在那個時候那個場景嚇人嗎?因為你還很小。


SN:不嚇人。大部分不嚇人,我開始的時候大部分是人類。


SC:嗯


SN:實際上,瓦什塔開始做的事情是,他看到我完全適應了(個頭)十分小的事實,因為…我一直是個小孩,直到十歲的時候,然後我開始真正成長。但是—我現在大概5英尺11英吋高(180cm)。但是,那時我很小,(看他們)像是在看恐龍似的,它們8-9英尺高(2.4-2.7米)。所以,對我來說,他們看起來好像這些大怪物。因為,他們這麼大。當然,他們看上去像恐龍。我猜現在許多8、9歲或10、11歲小孩玩那些拼裝恐龍古生物學的東西;那個時候,我妹妹也玩那些東西。所以,我在地球上的這些書裡看到這些圖片,然後當我看到(飛船上的)這些傢伙,他們看上去確實像!


所以,即使帶著這些能量,我最初的概念,對(飛船上)這些傢伙的最初最基本印象是,他們是恐龍。所發生的事情是,當我在3歲的時候,我看到這個電影,也許4歲的時候,不過沒關係。重要的是電影名叫《原子怪獸》(The Beast from 20000 Fathoms 科幻電影),這個電影完全嚇到我了。我帶著…去找我爸爸,它完全嚇壞我,持續了三天。所以當我看見這些傢伙的時候,是我6、7、8歲的時候,那是我最初的基本印象。所以,我快速恢復過來,但是最初的反應是"哦,天哪!"我從中快速恢復過來,因為這些實際上是非常令人驚奇的存有。他們只是看上去像電影裡的生物。


SC:確實。那麼,退回來一點點,在那之前,回到地球上,你實際上到三歲的時候就能閱讀,即使你還沒有上地球的學校。但是,在上飛船之後,你的父母知道你上到飛船上,並在"教育牆"那上課嗎?你是管它叫"教育牆"嗎?


SN:哦,我曾做過的瘋狂事就是當我回來的時候,我會告訴每一個人在我身上發生的事情。我興奮地受到招待,當我6、7、8歲的時候,二年級、三年級、四年級,你懂的,人們總拿我開玩笑。他們以為我瘋了。所以,我不明白。我也開始告訴我媽媽這些東西。當然,她用敬畏的眼神看著我,但是她什麼都沒說。我猜,就是那種感覺,"為什麼生了他這麼個孩子(怪物)?"你懂的,就那樣的想法。因為,我確定她在看…(怪物), 作為一個非常聰明的女性,她也許在盡力弄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她弄不明白。


所有發生的這些瘋狂事—燈一直不斷開關,我有那樣的(超)能力,像是(用意念力)開燈關燈,讓傢俱或者小件雕塑或者盤子或者什麼東西到處移動,那樣的事情。所以,對他們來說有點瘋狂,當然,就像我說的,我爸爸的唯一反應就是暴力。我媽媽盡力弄明白。起初,她試著以某種方式控制著,她說是否我可以不做那些讓我爸爸對我感到不安的事情,所有像那樣的各種事情。然後最後在12歲左右的時候,她改變了。一天,我下樓來,令我驚愕的是,她完全變了。她把收集的所有這些各種報紙文章用這些磁鐵貼在冰箱上,她有一篇Wadsworth寫的總結性文章,以及幾個其他超現實主意哲學家的另一套理論。然後,當我坐下的時候,她突然對我說,她說,"兒子啊,我一直想問你這個事。你到底從哪個星球來?你從哪裡來?"


SC:啊!那你怎麼說?


SN:那時,我很誠實。我說,"我來自天狼星,我來到這是執行一個任務。"然後,我解釋了我想要上大學以及所有其他有關任務的事情。我想要…我那時的印象是,我當時想要從事科學並擴展它,創造一門科學,那是銀河科學。然後我說,"那就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SC:這是銀河人類也讓你做的事情嗎?因為,你被選中稱為他們的一個代表和信使?


SN:他們想讓我做另外的事情。他們當時想讓我做我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寫消息,建立一個組織,這個組織的基本任務是為"接觸"做準備,以及討論意識。在另一方面,我想要改變科學,並推動它超越量子物理的整個概念,量子力學在當時的科學領域剛剛開始獲得某種程度上的權威。我想要讓它甚至更先進,我想要從事那個,不僅僅是轉變它進入後量子物理學,而是進入意識物理學。


SC:那個時候你多大,當他們告訴你你會稱為這個信使的時候?


SN:我那時大約6、7歲吧。


SC:6、7歲?那麼,你妹妹Susan一起來(上飛船的時候),你多大?


SN:5歲的時候


SC:5歲。那麼5歲之前,你都不得不自己處理所有這些事。在Susan到來之前,瓦什塔告訴你會有某個人,你和這個人可以分享所有這類東西?


SN:對。最終結果是我妹妹。我妹妹相信。當然,她不喜歡過多說這些,因為她是一個心臟病科護士。所以,她盡量顯得科學一點,你懂的,醫學方面的以及所有那類的。所以,她確實不想公開承認。她認為,我們做這個非常勇敢。她傾向於對談論這類事情持謹慎態度。她不喜歡討論宇宙飛船以及在飛船上長大。當我和她說這個的時候,只是一對一的時候,她會給我各種信息。


SC:所以在你5歲的時候她到來。然後你們一塊開始在飛船上來來回回。她幾乎和你有相同的經歷?


SN:對,她也有。他們都非常尊重地對待我們。他們都對我們倆非常和藹非常好。當然,當她上飛船的時候,她哮喘病就沒了。她有支氣管哮喘,非常嚴重,以致於她基本臥床不起,那是她12歲的時候。當她上了飛船,哮喘沒了,她完全正常。


SC:Ok。所以,你們倆來來回回(上飛船)持續了很多年,然後,你們還是孩子的時候甚至還沒有成年的時候,你們互相分享。然後,12歲的時候,你實際上最終對你媽媽說,"我來自天狼星",她似乎接受了這個現實。但是,突然,在14歲或15歲的時候,你讓銀河聯邦離開,不再打擾你。那是為什麼?


SN:哦,我有…我告訴你,我當時有一個錯誤的觀念,(那就是)我可以用某種方式在我所在飛船上學到的科學和我所(在普通地球上的學校)學習的科學之間架起一座橋樑,因為在我11或12歲的時候,我已經開始讀大學教材了。


SC:嗯。事實上,你實際閱讀了全套的大英百科全書,那本書是我們小時候都有的。你實際上可以通過把手放在它們上面就能閱讀他們,然後你就會知道在每一卷中的每一件事。(譯註:大英百科全書共24冊,4400萬字,被認為是最權威的百科全書。)


SN:是的。事實上,我曾經給他們寫信,我說,"你說一生的閱讀",(但是),"我已經讀完它們了。"


SC:你得到回復了嗎?


SN:他們說,那些你還沒有讀的呢?它是一生的閱讀,因為它是年冊。它每年都出版。然後我說,哦,那是商業的小秘密!OK。


SC:啊。太好笑了。所以,你已經得到了所有(飛船上的)知識,但是你突然說,"我不想讓你們再在我周圍了。"?


SN:對,因為我想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地球這一邊,這些(當時的想法)實際上在我的信仰裡天真的錯誤的。但是,當你在14、15歲的時候,你認為你可能能做到,你意識不到那麼多的障礙,你所嘗試面對的事情是如此地無邊無際。所以,當時我以為我能夠搞定。我沒意識到,哦,看,你甚至還沒有任何學位呢。如果一所大學裡的一個有重要職位的教授,你(的學位)由他決定,他不想讓你獲得這個學位,他們就能這麼做,所以你就不能(得到學位)。我當時沒認識到…所有地球系統如何運作的背後真相,任何部分的任何系統中最頂層的人們實際上需要決定哪些人可以通過那些大門(考試/學位)。


所以,我還不知道這一點。我去…找出它。所以,我發現,因為他們是"門衛",他們決定誰獲得學位誰不能獲得。並且他們能夠改變在任何測驗中的曲線來確保你不能通過那個門讓你退學。那就是他們所做的。我做了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這也是我有多麼天真。當我在情況介紹的時候,我告訴水牛城大學物理系的副主席,牛頓沒有他所認為的那麼偉大,他只是一個更偉大科學的一個子集。並且…


SC:(牛頓物理學)傳承得非常好。


SN:它確實傳承得非常好。他決定,這個人不會從這所大學畢業!所以在大學的第一年我就被強迫轉換學位變成…成為我第二個學位,現在成為我主學位,最終我得到了我所有的學位,我的碩士學位,我的學士學位,我的第二碩士學位,從這個碩士學位我一路讀到博士,只差(發表)一篇文章(就可以獲得學位),但是我找不到答辯委員會,因為我遇到了我與那個副主席的那個同樣問題。


SC:那份對科學的著迷,在這之前,你對科學非常著迷。實際上,當你在讀中自然科學課的時候,開始為一個主要的化學公司工作。能告訴我一點有關於那工作的事情嗎?


SN:哦,在1958…57…59年的時候,他們有他們所謂的初級科學項目。在我所在的領域有許多化學公司。水牛城-尼亞拉加大瀑布在那個時候承載了各種化學公司,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


SC:這是在…所以,這時候你像是15、16歲。


SN:所以,我所做的是,我得到其中一份工作。因為,當我在七年級的時候,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之一—七年級開始的時候,那時我開始了初中學習—整個學校負責科學的主席去了,有他們每年年初的科學項目,然後她叫我上台,(在這我是一個人,一個學校裡面的小孩,並且我在台上)她說,"這是你們未來的初中科學家,就在這。"


所以,當我進入化學公司的時候,我能夠獲得撥款,因為,你知道嗎,她為我簽署了一封信。我進入了,我當時徹底地喜歡上了這份工作。當然,因為我能夠隔著一段距離用心靈感應與他們交談,他們都談論他們想要製作一套新的特殊聚合物。當然,這些人都是博士後程度那樣的人,他們正在靠他們自己做研究;在項目中,他們設計了他們自己的研究(子)項目,他們自己的撥款項目。


我在他們後面走來走去,我(的工作)基本上只是一個洗試管的機器。我發現,我整天全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洗這樣或那樣的化學儀器—瓶子、燃燒爐、無論是什麼。所以,所發生的事情是,我對此感興趣,因為他們所做的使我著迷。所以,在那段經歷中這個"光牆"給我的東西之一是,你可以接進一個人的頭腦,你會看到他全部潛力,然後你可以拿出那個全部潛力並在其上擴展。所以,你可以完全拿出他們所擁有的任何東西,並給他們展示一個解決方式。所以,那就是我當時所做的事情。


SN:所以,我激動地以他們的語言說著它,是他們在生物化學領域的基本科學術語。所以,我發現,他們對我當時所做的事情著迷。他們從不費心去轉過身來。他們當時認為,我是一個難以置信的客座科學家,喜歡在大廳中走來走去和他們在一塊,或者類似的人物。所以,因為我當時認為這是迷人的…你懂的,我無聊死了,每天刷瓶子,測試試管,以及其他那樣的事情。所以,我決定使用那段時間(在飛船上的時候)我被給予的知識,所以我使用了它,我使他們達到了解決並且發明了一個全新的聚合物的地步。


SN:所以,最後,他們轉過身來,他們,他們在頭腦中說,我…這很奇怪,他們從未弄明白他們實際上沒有說話。我當時只是進行一個三方的心靈感應對話。所以,他們轉過身來,他們看到這個小孩,穿著這個滑稽的白工作服。他們立即變得焦慮不安。所以他們跑進屋裡,寫下他們所學到的東西。然後在他們出來之後,他們帶我來到我所在的這個子項目的管理部門那裡,讓我被炒掉了,並且放進了黑名單中,這樣我就不會得到其他的工作。那只是我業餘的科學項目!


SC:就像你剛剛所說的,你進入大學,你最初認為你可以學習科學(理科),但是你沒有,因為你最終學習了政治學。那麼,是什麼吸引你到政治學的呢?


SN:我媽媽經常涉及伊利縣(是水牛城所在的縣),涉及伊利縣民主黨政治。所以我也經常參與其中。那是她的熱情所在,除了數學和會計學,就是政治學了。我們會每天晚上討論它。我的意思是,當她真正開始瞭解我接受我之後,我們會整晚談論政治學。她喜歡政治學。她為它而活著。如果她不是這麼害羞的話…我的意思是,她被東西圍繞時她會非常緊張,甚至她都不能開車。所以她…沒什麼辦法,帶著她的緊張,她永遠不會為任何事情成為一個候選人。


她愛政治學。她在政治學幕後工作著。她做了電話銀行以及類似的事情。但是她絕對參與其中。所以我是和政治學一塊長大,那是我的背景。我從十歲開始,那就是我另一背景。所以當我沒什麼其他事情可做的時候,我說,哦,我將從事政治科學。我在高中所有社會科學課程成績都是A。所以,那就是我當時所做的。


SC:哦,1970年你最後從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東南亞政府專業碩士畢業。你也在南加州大學取得美國政治學和國際公共管理專業碩士。你也做了博士。你那時認為那是你前進的方向。但是,突然,在20世紀70年代,你成為了加利福尼亞一個公司的科學項目副主席身份,如果我沒說錯的話。


SN:對,一個小的電影公司,做有關特斯拉的電影。


SC:哦,我要說,讓我們談談特斯拉,因為特斯拉一直是你(心目中)的英雄。


SN:我最開始在圖書管理讀到有關特斯拉的書,那時我8歲。他使我著迷。他一直使我著迷。我感覺特斯拉,如果他當時被允許以公開的方式完成他當時所能夠做的,而不是我們一直談論著這些秘密文檔…這個世界的最大陰謀論之一是,特斯拉所真正做的事情和它會如何影響所有秘密項目。當然,我們從關於特斯拉的各種故事中瞭解到,他參與零點能(研究);他參與反重力(研究);他參與"死光"(death rays)(項目),還有所有類似的東西。他像是你們認為的瘋狂科學家,因為他所做的所有事情,但是他是一個非常理智的科學家,因為他懂得,並且他也不真正相信愛因斯坦和原子彈等等。他對此有一小段好玩的引述。他說"一些科學家學習如何深入地思考某些主題,另一些則學習如何清楚地思考。但是如果那些深入思考的科學家能夠真正清楚地思考,那麼他們會看到他們大部分想法是不理智的。"


SC:那是他深深吸引你的地方?


SN:不。之後我才看到那個引述。但是吸引我的是這個事實,他在所有你能想到的物理科學的每一個方面都真正非常超前的。當然人們所瞭解的是多相電流,AC電流,交流電(譯註:特斯拉發明了交流電,愛迪生發明的是直流電;交流電可以遠距離傳輸,成本低;直流電遠距離傳輸成本昂貴)是他讓西屋電器公司決定讓美國使用60Hz交流電,而海外都是使用50Hz交流電。他發明了交流電。他發明了儀表用來…他發明了所有的開關。你看到的所有高架在空中的電線最初是特斯拉的發明專利。所以,他發明了(交流)發電機,發明了電動機。他發明了電力傳輸系統,發明了用於在每個房子每個工廠測量電力的儀表等等。


但是他所做的遠不止這些。他說,哦,這是交變電流。作為一個共振頻率,也就是無線電,它能夠做其他事情。所以,他繼續(研究)並發明了無線電。他看到,哦,無線電有潛力。它可以被用作…一個電流可以用來攜帶另一個電流,這樣你就能發送電力。這是他在19世紀90年代開始做的一件大事,他的電力廣播站。(譯註:特斯拉致力於無線電力傳輸和無線電站)


但是,他不僅僅想要發送電力。他想要創造收音機,想要創造電視,想要創造一個可以世界到處移動的紙帶電報機,想要使得世界變得完全不同;他想要創造飛機—當然,這是20世紀初期,那是飛機以每小時40英里的速度飛行,經常墜毀,因為發動機不好。所以,他想要發明電動機,所以他會發明大飛船那麼大的東西能夠在空氣中高高飛翔,並使用這個無線電力輸送設備來供電。所以,他已經考慮了有關通過空氣飛行的飛機,已經考慮了從一個大洲向另一個大洲(無線)發送電力,實際上,是發送到全世界。他那時談論的是創造一個到目前都很先進的文明…他也想出了電腦的概念。


SC:嗯,嗯,銀河人有沒有告訴過任何關於他的事情,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SN:他是一個非常高級的存有。他只是離開了這個世界,因為這個世界不再是他在這個受限意識的世界工作的時間了,並且他的身體開始不能正常運轉了。他在80多歲的時候,他遭遇了一次非常嚴重的車禍。當他在大約76、77歲的時候,一輛車從他身上軋過去。他在醫院待了很長一段時間,從那以後,他有一點跛行,並且他的思維也不能像他希望的那樣工作了。他(的健康)在惡化,他理解那一點。當某一個時間來臨時,他決定那就是他離開的時間了,然後他離開了。


SC:那麼,你認為他是被謀殺的嗎? 因為有一些流言說他是被謀殺的,因為他想出這麼多將會改變世界的東西來,以致於黑暗勢力不想讓他再活著了。


SN:哦,也許是他讓那發生的,因為他的身體正在變得衰老,他希望自己死亡,所以死亡不管以什麼形式降臨到他身上,都是受到(他)歡迎的。死亡也許就以那樣的方式發生了。


SC:但是,實際上你繼續,你自己也致力於自由能源,你著眼於那樣的目的?


SN:確實。實際上我開發了各種可行的項目有燈泡、電動機,類似的東西。對我來說迷人的事情是,美國政府懇求找到新能源的方式,當新能源給美國政府的時候,或者至少放在它們面前的時候,那麼新能源可以利用各種撥款系統來幫助創造它。但是從其他角度看,它告訴你類似於這樣的事情,"哦,如果你能展示給我們你的東西能夠工作,那我們就給你這些撥款。這是一個笑話。我們的意思不是這樣的。"所以,這種情況發生在我身上好幾次。所以,我現在認識到,我們現在所擁有的這些能源系統,它們是非傳統能源,直到這些政府消失了,直到這個壓制這些各種發明的政治系統消失了,(否則)讓這個非傳統能源進入世界,即使不是幾乎不可能也極其困難。


SC:嗯,但是,對我來說確實非常有吸引力的是,你從14歲就開始做這些事,一直到20世紀80年代,…ok,你擁有兒時銀河人給你的教育;你也在地球能源上稍微有點影響。然後,你決定你將作為一個人類生活在三維度世界。然而,作為一個人類,你仍然做著三維度生活裡所有那些事情。然後,突然地,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你的外星人聯絡人,或者這麼說吧,你的星星兄弟姐妹聯絡又繼續了。這是為什麼?是你請求讓那聯絡又一次進行嗎?


SN:不全是。是那種偷偷溜到我身邊。那時是時候了。你懂的,就像他們說按照時間線,有一個神聖正確的時間讓每一件事發生,(那就)讓神聖在正確的時間發生吧。在那個時候,我與我第二任妻子結婚了,她是米裡亞姆(Miriam)。


SC:嗯


SN:我仍然與那個組織有聯繫。我們所做的事情就是我們開車去雷丁(加利佛尼亞州的一座城市),因為,在我們見到某個傢伙之前,我讀了有關這個傢伙的一些文章。他的行為方式非常外星人。我從未找到過他,而且在那之後也根本從沒找到過他。基本上是他將我重新和天狼星人連接起來。用他所做的那些事情,他找到我,他讓這個心靈感應通訊繼續,又開始了整個過程。


SC:那是哪一年?你還記得你那時多大嗎?


SN:大概40歲。所發生的事情是,我參與一群其他科學家中,他們正在盡力弄清楚當時發生著什麼。那是…哈雷彗星(Haley's Comet)的回歸。哈雷彗星的伴星,被稱為威爾遜彗星(Comet Haley)。在1985年、1986年天文學上的一個巨大的問題是,是哪一顆彗星先到來,是哈雷彗星還是威爾遜彗星?如果其中一個比另外一個先到來,那麼是哪一個呢?並且,那會有什麼重大影響?


SN:我們一直致力於非傳統能源。我從20世紀80年代早期就有了那個交往圈子。我們決定用那個全世界範圍的圈子與另一個圈子一塊,盡力弄清楚正在發生著什麼。到1986年末的時候,我們最終發現,威爾遜彗星是第一個到來的,那不是一個普通的彗星。他的行為不像一個普通彗星。它在做一些…它在做一些彗星們不會做的事。主要是它在改變方向。


SN:那時我恰巧參與進一些人中,其中一個人的父親是哪些開發了星際程序的人員之一。他們努力回答一個六十年代的問題,那個問題是,如果一艘飛船從空間中來,從深空來,並且不得不…想要降落在我們的星球,它會如何實現(著陸)?他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他們開發了一個非常原始的電腦程序。我們發現它實現的方式是他們會闖入…這是你可以查到的一些事情,因為這牽涉了堪培拉的國家天文台。


SC:在堪培拉,在澳大利亞?


SN:現在,它闖入的路徑,它將不得不從南半球進來。所以…


SC:由於什麼原因?


SN:那個程序是,它將從下面貼著星球、在太陽旁邊闖入進來,然後回來…進入北半球。所以,我們所做的…然後,我們突然注意到,這個星球上有關天文學的每個重要的科學家,或者與生物學有關的東西,都突然前往澳大利亞。所以,在澳大利亞我們有一大群人,我們問他們,"正在發生著什麼?"那是1986年。他們說,國家天文台被關閉了(那裡有一個訪客中心)!他們用繩隔開!他們突然找來軍警和普通警察官員保衛它!他們在天文台周圍做了各種類似的事情,弄些巨大的柵欄以及一切事情,上面掛著禁止入內。我們說"這情況極其古怪。"


SN:最後,我們在加拿大找到幾個科學家,他們要去那裡。首先,他們對我們能找到他們的電話號碼感到非常不安。其次,他們對我們感到不安的事是,我們知道他們要去加拿大。當然,原因非常簡單:科學家想要得到,想要立即從望遠鏡得到照片,然後,就像我說的,那是當時最大的物理望遠鏡。現在有許多大得多的望遠鏡了,但是在1986年,這個是最大的。那是25年前了。最大的目視望遠鏡、物理望遠鏡,在澳大利亞的國家天文台。然後,突然,它被用繩給隔開了。你不能進去那裡。如果有人想悄悄溜進大門,那他們會被逮捕,然後要嘛扔進監獄,要嘛他們會受到警告,如果他們再抓到你,你將進監獄。


SC:那麼,為什麼要那樣?


SN:他們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們實際正在做的事情。


SC:什麼事情?


SN:就是觀察這個彗星,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彗星;它是一個巨型飛船。它將…靠得離地球足夠近,用這個大型望遠鏡就實際能夠很好的看到這個飛船,因為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望遠鏡。然後,他們的工作就是確保只有被各國政府(當然是與澳大利亞政府合作的政府)邀請的科學家和那些人,他們決定讓這些科學家進到裡面。他們想要完全掌控天文台,所以,他們關閉了訪客中心,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SN:那麼,我們當時想知道在發生著什麼。所以,我們與這些科學家中的幾個人交談,就像我說的那種,他們對我們感到極其不快。我們所做的事情之一(那是我所做的事情之一)就是給在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史密森尼天文台(Smithsonian Observatory)打電話。最終,我們找到那時為他們做首席公共關係官的傢伙。最終,他說,"我們想讓你們別再給我們打電話了。如果你們再打,我們將開始變得不快。"最終,他最後的回答是,"你知道發生著什麼。我知道發生著什麼。讓我們暫時停止爭論,求你了,ok?"然後,他掛斷了電話。


SC:在那個時刻,然後,當你盡力弄明白這件事情,你認為是那件事使銀河人意識到你需要回來跟他們再次取得聯繫?


SN:在那之後,我開始聯絡,他們展示給我正在發生什麼事情。他們是…所發生的事情是那是一次"冒充的"入侵事件之一。他們是Anchara團體,與美國政府以及幾個其他主要政府簽訂了很多系列協議,基本上是與阿努那奇人以及黑暗陰謀集團一塊工作,他們代表了所有這些主要政府。他們所做的事情就是編造一個入侵。那是當雷根總統發表他著名引述的時候。"能夠團結地球的一件事就是如果有外星人入侵。"記得那句引述嗎?


SC:噢…我沒有把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


SN:那麼現在,我們意識到正發生著什麼。所以,我們別無其他選擇,我們必須打斷它。但是我們知道正在發生著什麼。所以,就是那時,我直接進行與銀河聯邦的心靈感應通訊。


SC:那是銀河聯邦重新繼續聯絡的時候,從那開始就一直陪伴著你。


SN:他們告訴我的事情之一是,有兩艘飛船參與組成威爾遜彗星。第一個僅僅是一個指揮艦。這艘飛船允許進入這顆星球、這個太陽系,並繞著太陽系轉,進入月球…太陽,諸如此類。第二個不被允許超過木星。那艘飛船是裝著士兵的飛船,是入侵者。並且,那個飛船已經回到了太空中。


SN:那是他們所做的五次曾經企圖入侵這顆星球的第一次。第一次在1986年,第二次在1989年。在那之後,還有三次在20世紀90年代。我有一個朋友,他認識戈登庫柏(Gordon Cooper),是一個宇航員。他給他的列表上的人們一直發送通知,列表上的人都是與他們最直接有關的科學家和人們。我恰巧認識其中之一。他不斷告訴我,他給我打電話了,他說"他們又在嘗試。我當時知道銀河聯邦會阻止它。毫無疑問,銀河聯邦阻止了他們。"但是,這一直進行了很長時間。但是,這就是我怎麼又開始做起我現在所做的事情。


SC:然後,是什麼讓你在1992年的時候突然寫了這第一本書?


SN:哦,我一直得到越來越多的信息,越來越多的信息。我當時不知道怎麼處理它。所以,這是他們處理它的方式。最終,我被說服去西雅圖(Seattle,美國城市)去拜訪我妹妹。米裡亞姆(譯註:前文已經提到,是sheldan的第二任妻子)發現有一個做(前世)回溯治療的女士。所以,我去了,跟她花了兩個星期做(前世)回溯治療。她使我想起所有我與他們有關的事情,因為我甚至在做(前世)回溯治療之前我就開始回憶起在我更小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然後,她花很多很鐘頭聆聽我在催眠狀態中說的話得到了所有的信息。然後,我被請求給她的團體做一個報告。那是我第一次演講。


SC:哇哦。那麼,寫第一本書很困難吧,還是它實際上進行得很快很容易?


SN:非常容易。但是,主要是我需要一個編輯。那時,我的寫作風格不是很高級。我的寫作在過去20年間已經進步了許多。


SC:你出版了書,突然,有很多人對你所說的所談論的非常非常感興趣。


SN:對


SC:然後,在1997年11月,你創建了"行星啟動組織"(Planetary Activation Organization,縮寫PAO), 你今天仍在運行著這個組織。


SN:確實。


SC:這個組織的目的是什麼?讓大家聚到一起相信或者閱讀你的書或者與它共鳴?


SC:我想要做的,首先,"行星啟動組織"(Planetary Activation Organization)的主要目的是讓星球為第一次接觸做好準備。


SC:嗯?


SN:地二個目的是(讓人們)理解,有一個意識轉變的事實在我們這顆星球上進行著,那是我們從受限意識存有轉變到全意識存有。我們需要知道我們為什麼來這的基本歷史,以及為什麼我們要回到我們的自然狀態,即全意識的存有。


SN:然後,第三部分是理解我們的星球不只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它確實是一個活著的存有,一個活著的實體。理解我們最初被帶到這成為這樣的存有,任務是成為這個星球以及它難以置信的各種生物群落的守護者。


SN:所以,我想要人們理解這一切。他們告訴我做的與此有關的事情之一是創建"行星啟動團體"(PAG),這導致了這本叫《處於喜悅中》(Selamat Ja)的書,稱為銀河人手冊。所以,在那本書中我所做的是,給那些對如何著手創造"行星啟動團體"的人們一個基本的概況。我主要關心的事是讓人們理解有關第一次接觸。


SN:然後,第三本書,《你的銀河鄰居》是幫助人們理解在外面空間裡的人們,他們大部分是非人類,但是他們是非常難以置信美麗的存有,我們想要克服恐懼。因為,我記得恐懼,就像我解釋的那樣,當我還是一個小孩的時候,當我最初看到我第一個"恐龍",也許是由我看了那部電影造成的,但是不管怎樣,恐懼在那。所以,我想讓人們克服人們所擁有的恐懼。那是為什麼《星際戰爭》是如此愚昧地給人深刻印象,是因為他幾乎像一個牛仔,他像一個—我稱之為"空間裡的大西部"。


SC:嗯


SN:有好人,有壞人,都有。但那都改變了。我想讓人們克服那些古老的恐懼並完全理解他們是誰他們是什麼,我們是誰我們又是什麼,以及我們將要再次變成什麼樣。我作為信使的任務是將那解釋給人們,也給人們更新有關正在進行的事情。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我們的網站,PAO網站(行星啟動組織網站)正做著所有這些事情,並在網站上提供信息。網站上有許多信息。我不斷增加更新,現在我增加了…過去一年半多,我給它增加了管理員。


SC:哦,馬上我們可以談談其中一個。但是,我只是在想,沒有人能夠管你叫無所事事的Nidle先生,對嗎?因為你一直相當忙碌!


SN:對。我一直很忙…我一直被請求做能夠使得這一切發生的所有必要的事情。至於它最後的一個方面,就是實際的轉變;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的話,我會希望它本應該昨天就發生了。


SC:儘管這樣,看,似乎當一個人成為一個光之工作者或者星際種子的時候似乎就成為了這個過程的一部分,有時有一點爭論。你實際上已經被偷竊了。有人冒充你的名字做事情,就像試著賣空間飛行的座位票,而你與這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在幕後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我意思是,當像那樣的壞事發生在你身上的時候,當你已經盡全力做一些非常好的事情的時候,你有什麼感覺?


SN:哦,這涉及到一些主權的問題。我所學到的最好的事情是,僅僅盡可能地忽略它就好。捲入這些爭論不會解決任何問題。他將人們引入一系列你所說的事情、她說的類似事情中,我們不需要這樣。我們做為光之工作者所需要的就是聚在一起,盡量不要製造與其他人的情況,在那裡我們捲入這些荒謬的衝突。所以,我盡全力緩和他們,忽略最差的,因為它真的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SC:是的…但是中空地球和光之療癒室是怎麼回事?我的意思是,一些人贊同這個;一些人說,看,我們將根本不需要療癒室,因為揚升是療癒的過程。然後,又有一些人認為沒有中空地球。我的意思是,我總是在頭腦中想,他們過去常常相信地球是平的,我們知道不是這樣。但是,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SN:哦,內部地球是真實的。如果你看看NASA的照片,阿波羅14、阿波羅11以及幾個其他阿波羅飛行拍攝的照片,你開始從科學給我們看的這些飛行開始開始看,通過從月球發回的照片看到,地球是空心的。他們也拍攝了火星和木星的照片,他們在土星兩極周圍發生各種奇怪的事情,也顯示了那個星球傾向於是空的。所以,這意味著這些都是真的。


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作為我許多旅程之一,我被帶到過地心世界。我看到了水晶城市,我和阿加森人交談過。他們就像天狼星人、昴宿星人和仙女座人還有銀河聯邦等等一樣。他們是非常先進、壯麗的、仁慈的存有。他們居住的世界是在五維度的世界,就像我在飛船上看到的五維度世界一樣。


SC:嗯。那也是我們很快會最終達到的。療癒室是什麼樣的呢,光之療癒室?


SN:光之療癒室是用來恢復編碼…現在,我們所有人在我們的DNA、RNA中有各種東西,DNA和RNA正開始經歷遺傳學家所謂的"編碼",它正開始編碼,這意味著它正醒來,它變得有活力的了。作為一個事實,在1995年,他們看到這個重大的事情。他們在墨西哥召開了一個秘密會議,決定告訴所有遺傳學家,"不要談論此事。這可能是愛滋病毒之後的下一個大怪獸。"所以,他們不想參與其中,除非它顯現得更多。我們此刻在星球上有水晶兒童,他們有很強的心靈感應能力,他們已經學習並懂得了就像全意識存有那樣使用自然和物質,他們在(另)一個世界上成長,並懂得他們的任務是幫助我們從現在的受限的意識狀態轉變到全意識狀態。這一切現在都在發生。


SN:那麼,讓我們看看光之療癒室。他們知道,因為(基因)序列,15年之前我們發現了一件事,被稱為表觀遺傳學(epigenetics),簡單來說就是當某一個"危機"發生在你的生活中時,你的基因序列發生改變,並且是永久改變,除非另一重大危機發生。所以當我們轉變成完整、無限意識的存有時,我們所有人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我們的基因序列被表觀遺傳學的程序所圍繞,阻止我們成為全意識存有。


任何偉大的揚升大師所做的一件巨大任務之一是因為它需要一個特殊的時刻,在那個時刻基因序列轉變回適合成為一個全意識存有的序列。所以,它不容易。它需要很多工作、許多壓力、許多注意力。所有這些存有幾乎經歷整個一生(或者幾世),在那一生裡,他們基本上就是花整天的時間去做無數的祈禱,就只站著或者坐在某些地方來使他們處在某種程度的冥想狀態,在冥想狀態中他們可以與天堂對話,與他們的身體對話,然後逐漸地,一個基因序列接著一個基因序列接著一個基因序列的改變(我們說的是幾十億基因序列),將他們的身體從我們現在的終有一死的狀態轉變到不朽的狀態的全意識存有


SC:那是光之療癒室會做的事情嗎?


SN:光之療癒室所做的是,他們將那些對我們來說很難轉變的東西拿走,它讓我們躺在那,我們自己的守護天使圍繞著我們,我們的天使、我們的導師、我們在天堂上幫助我們的所有那些存有圍繞著我們,使我們處在完全安全中,與所有的生命所有的光完全地合一,並用那個時間,幾天的時間,確切的說是三天時間,從我們現在的受限意識存有轉變成全意識存有,並使我們通過所有那些過程。


因為一旦我們成為全意識,那麼我們的想法會變成具有顯化能力的。所以我們要學習如何控制它。當我們出來的時候,我們將通過7-10天的訓練來幫助我們理解全意識存有的規矩。並且從那以後,我們就是一個全意識存有了,我們是自然文明的一部分,這一自然文明之後會在這個世界上進化,是一個銀河文明,一個銀河(社會)…


SC:耶!這是我們都想要的!現在,概要地…我想要說,你懂的,有時消息似乎是同樣的。所以,你對他們感到無聊了嘛,或者認為,哦,這是同樣的舊內容?


SN:哦,我們正在教育人們。


SC:對


SN:有時,它需要幾周,幾個月,不斷不斷地重複它,因為人們趨向於接納任何重複的事情,即使是那些他們不得不學習的東西…我們都從學校瞭解了這一點,當我們不得不學習東西的時候。在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對此感覺不是很好,因為我們不得不一遍一遍的重複它。當然,我有巨大的協助,這個協助是我有一個完全的記憶系統能夠記住每件事。所以,當我看一本書的時候,我僅僅輕輕翻一下然後就可以記住。並且,我可以…都到了這種程度,當我在上高中的時候,歷史老師會問我,"這個主題我教得對嗎?"我會告訴他對,或者,如果他們教得不對,我會告訴他們…所以,我就發言。然後我會…這樣。


SC:但是,有沒有感到無聊?


SN:不。我喜歡事實。我總是與事實有關。我愛…我愛歷史,我愛所有與事實有關的事情。自從我是一個小孩的時候,我就是這樣的,也是跟我被養育長大的方式有關。我感覺,為了理解任何事情,不管是政府、政治學、歷史還是不管什麼東西,都是這樣。


SC:再說一點有關歷史的內容,你有過兩段婚姻,現在你在第三段婚姻中,非常好的親密關係。你在第二段婚姻中和米裡亞姆結婚,前面你已經提到了。她現在仍在是你非常緊密的團隊中的一員。實際上,她為你許多工作創建了美麗的插圖說明。所以,她仍然在你生活的周圍,那一定是一個非常充滿愛的感覺。


SN:是的。我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來幫助她治療癌症。她正已經接近晚期了(譯註:米裡亞姆已於2013年3月5日去世)。那是很長一段路。


SC:ok。那麼,此刻,你正幫助米利亞姆治療癌症,但是,即使在離婚之後你和她仍然一起工作,她與一個叫科林.馬歇爾(Colleen Marshall)的女士是好朋友,科林現在是你的夥伴。你們三個人一起密切的工作著。那麼,這一切是如何工作的?


SN:哦,我們有我們的波折,但是—就像任何人一樣—但是,我們和睦相處。我們一起工作。現在,她有一段時間做不了任何事情,由於癌症,但是…


SC:嗯。但是,科林對你現在的事業和生活是一個巨大的幫助,實際上她在許多方面為你打下基礎。


SN:確實。她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女士。


SC:讓我大吃一驚的是,大約兩周之前當我與約翰.斯摩曼(John Smallman,譯註:一個著名通靈人,傳導耶穌和索爾的信息)交談的時候瞭解到你們兩個。他提到他和他的妻子尤金妮亞以及你和科林曾在一個階段在夏威夷的毛伊島分享過一個地方(譯註:合租一處房子)。那麼,那是怎麼回事?因為,你們從那時起就都是朋友。


SN:哦,再說一次,我們有我們的波折。約翰經歷了一些階段,他說"我不想再做這個了",然後到他改變主意。尤金妮亞一直感覺像她是另一個非正式的成員,她當然是那個編輯所有更新的人。


SC:在那個房子的那些時刻,某種方式來說一定是非常奇異的,我說不好,因為約翰仍然在傳導索爾的信息,而你與銀河聯邦交談。所以,就像我對她說的那樣,你某種程度上涵蓋了整個世界、或者涵蓋了銀河系。


SN:是的,當我們最初聚到一起的時候,他仍在完成…他剛剛結束他作為一個非常優秀的航空公司飛行員的職業。


SC:好吧。往前推進,你如何看待對我們來說,什麼事情即將來臨?你如何看待揚升的展開?你當前的消息如何與即將來臨的揚升相關的?


SN:哦,揚升不會在那麼遙遠發生。我們非常接近那段時期了。現在銀河聯邦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完成改變我們現實的過程。


SC:那麼,你相信揚升是在(2012年)12.21發生嗎?或者,12.21的重要性在哪裡?


SN:(2012年)12.21-12.24,因為不同的人會拋給你一些不同的類似日期。那是在我們的現實裡有時間線將要聚合到一起的日期。在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12.21或者12.24,不管哪一天是那個魔法般的一天,是所有的時間線將會融合。一個巨大(能量)漩渦然後會出現,然後我們會進入一個新的現實。那意味著,到那個日期,我們應該會見到轉變開始發生在我們身上了。我們應該進行了大揭露。我認為大揭露會發生在年底之前。現在銀河聯邦已經加入進來,在接下來幾個月的某個時間,它將推動其他兩件事情。它不得不讓人們正式接觸到新科技,它應該成為在我們的星球創建這些新政府的監督者。我們應該從這個瘋狂的基於債務和權力的世界轉變成一些完全不同的東西。


因為,我們作為一個種族正改變著。我們改變著,因為我們自己的靈魂正在變化。我們不再準備繼續接受一個受限意識的存在。我們都意識到一些奇妙的事情、一些令人吃驚的事情即將發生,那是確實將要發生的事情。我們正在創造,現在在我們自己的身體中,我們正改變我們的脈輪,我們正改變我們身體中的能量系統,我們將多層光體連接到一起。我們也將有新的脈輪。所以,我們從一個受限的意識存有轉變稱為一個全意識存有。我們達到了某一個階段,在這個階段我們需要巨大的幫助。這是光之療癒室的作用。那是他們所是的。他們就是一個巨大的幫助。


SC:所以,就12.21或者那些時間線的那個階段,你只說整個眾多時間線將會收斂。實際上,一些人已經通過像"窺鏡"(looking-glass)、藍光工程(Project Bluebeam)和那類軍方的東西做了一些事情,他們都回來說,每一個可能的時間線在12.21附近收斂到一起。你知道在那一刻之後會發生什麼嗎?


SN:在那一刻之後,我們已經滑入新現實。然後,允許發生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我所談論的所有事情,就是新政府、繁榮、富足和全意識。所以,當任何人經歷了那個或者在飛船上和飛船上各種各樣的人看到,他們立即回來都說同一件事:一些極好的事情確實就要發生了。不要擔心它。我們正進入一個我們的夢想都實現的世界。那基本上就是現在在進行的事情。那是隨時可用的。


那麼,對於從12.21到12.24,不管那個魔法般的日子是那一天,那是門關閉所有其他可能性的時間。那是一個我們所有人變成全意識存有的時間。然後,剩下的就是沿著這條路走下去。它就像電影中的一個情節,你通過一道門,突然看到這令人驚奇的光,然後你開始朝著門走去,當你打開它,你說"哇哦!"那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當我們轉變時我們就在接近那"哇哦"的時刻。


(註:地球狀態的變化是所有地球存有們的意識的集合,整體意識提升地球狀態就跟著提升,而目前地球人類覺醒程度的關係,許多人無法相信與理解相關訊息,也未意識到自己的責任與力量,一方面又受到很多有形無形的操控跟干擾,還有各種複雜因素在阻礙著整體的進化,以至於"事件/大揭露"發生的時間點一再拖延。如果人類渴望真正的自由、和平與繁榮,可能需要在"自我的淨化"與"高我對齊"上更下功夫,在生活上與觀念上逐漸與高頻共振,做內在智慧指引你去做的事情(如:每周揚昇冥想、分享相關訊息、成為生活好的榜樣等等),每個人的提升都會幫助整個地球加速轉化揚升。)


SC:你能等待嗎?


SN:就像我說的,我希望它昨天就發生了。


SC:我知道,我知道。那麼,銀河人或者銀河聯邦從未向你展示在那一點之後將存在什麼?


SN:有關在那點之後存在著什麼他們只說了,地球創造它自己的銀河社會,我們與來自地心世界的人們重新團聚,我們重新居住在各種星球上,我們使它們都回歸到它們完全的、純樸的水平,並且我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星際國度。他們讓我們決定如何稱呼它,他們也讓我們決定它的確切角色。但是,他們說,我們注定的角色是成為一把特殊的開門鑰匙,這使得離我們遙遠的銀河系的人們來聚到一起,創造星系間的團結,然後繼續聚集形成更大的聯盟,這使得這個銀河系推動它自己,和這些上千的、上百萬的、以及幾十億的其他銀河系一塊進入光中。


當我們回歸到全意識時,我們將要做的一件事情是,成為這些團體中的一個,幫助創造這些鑰匙,解鎖一切並把它像神聖計劃頒布的那樣向前推進。所以,我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要去扮演。這個角色是這個神聖計劃展開的一部分。由於這個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每一個人跑到這來告訴我們,我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那是為什麼對銀河系是如此重要,實際上是對宇宙、對我們向前推進並成為全意識存有的物理性來說非常重要。


SC:現在,sheldan,你的下一個網絡研討會叫做為大揭露做準備。它在兩個不同的日期舉行,在8月26日和8月30日。人們可以去參加你的網絡研討會,在PAOweb.com.那時你將要討論什麼,你認為大揭露會何時發生,你認為它會如何展開?


SN:就像我說的那樣,我認為大揭露發生在最多幾個月之後。沒剩下多少時間了。有一些人非常努力的工作來在製作有關大揭露的電影和文檔。大揭露是…


SC:我聽說他們中的一些現在已經準備好了。


SN:他們中的一些現在已經準備好了。我懷疑在9月、10月、11月,我們將充滿大揭露的東西—電影、網站等等。我們有文檔。對於那些致力於大揭露的人類來說,我們現在有很大的來自銀河聯邦的壓力,換句話說,整理他們的資料,使用它來使大揭露發生。因為那是下一步需要發生的事情,就是我們需要大揭露。


SC:嗯,哦,我實際上可以說,我們中的工作在2012 Scenario網站上的那些人現在也正做著這些,收集信息。但是,你認為的它展開的方式是基本上是信息先流出?


SN:將會是信息流出,與此同時應該是政府中的變化,以及在經濟系統中的變化。


SC:嗯。都是我們今天所祈求的!就你將在你的網絡研討會中所談到的內容,人們需要做什麼?


SN:有其他方面的人類家人沒有生活在地球上,現在要準備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克服對這個事實的恐懼。他們要嘛生活在地心世界,要嘛生活在地球外面,生活在非常遙遠的其他星際國度。天狼星很近,但是我們也有像仙女座那樣一千光年那麼遠的。那麼,整個我們的銀河系都有人類來訪問我們,因為我們一直在說,時間已經到了我們從一個有限意識的存有(這是我們現在生活和存在的狀態)變成一個全意識的存有、不朽,基本上就像神、物理天使一樣。這是我們真正的狀態。


我們將完成最後步驟,使我們成為一個完全成熟的全意識存有,然後有一個更偉大的任務。現在,在這顆星球上,我們正致力於改變某些事情,在意識上的轉變。我們現在將移向一個在物理性上的實際轉變。我們如何改變我們居住的這個現實,這個偉大的、難以置信、幾乎無限幅度的空間,我們如何改變進入更高意識的存在,把它都聚到一起,這樣我們能夠將所有物理性變成光?這是我們的基本任務。所以,當我們變成全意識,我的工作也是其他人的工作是承擔我們新的責任並使用它來展開神聖計劃,就像我們一直在說的那樣。


SC:哦,說起你的工作,當你不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你做什麼? 你的興趣是什麼? 因為我知道你和科林喜歡電影。


SN:哦,我們試著看一些意識的電影。我們不太喜歡暴力。盡量避免各式各樣的那種瘋狂的電影。所以,我麼不會去看許多電影。


SC:不,因為沒有許多事情剩下了,不是嗎?然後,你還想做其他什麼?


SN:另外一個激情就是棒球。


SC:哦,是的,棒球是一個領域。你顯然可以,或者,你過去能夠背誦整個統計學,因為你詳細準確的記憶。是吧?


SN:是的。當我在高中的玩棒球的時候,有人拿著棒球百科全書並且試著找一段特定的時間問我問題考我。當然,他們沒有意識到,我已經記下了整本書,所以,他們問我任何問題我都能照著書中原樣背誦出來。


SC:他們過去和你常常玩的遊戲,它叫什麼名字?


SN:名字叫"盡力考住我"。(但是)他們沒有辦法。


SC:其他小孩會來找你,問你一個問題,然後看你答的對還是錯?當然你總是對的。


SN:我總是對的,因為我記下了整本書。


SC:那麼,小孩的時候你玩棒球嗎?


SN:是的,我玩。


SC:你玩棒球。你過去一直經常去參加比賽。你現在不像過去那樣去得那麼多了。


SN:不,不。不幸的是,我現在住在一個地區,沒有一個主要的社團棒球隊。所以,我在電視上看。


SC:哦,也挺好。除了那之外,你還做其他什麼事情?你是一個花匠嗎? 你聽音樂嗎?


SN:不像過去那樣聽得那麼多。我在十幾歲二十歲出頭的時候真的非常喜歡音樂。但是現在不再那樣了。


SC:現在,我讓你為今天選一首音樂,你選了一首;恰巧,一個我大約5、6周之前採訪的一位女士,一位通靈人Fran Zepeda,也選了這首。這首歌是什麼呢?她的作者是誰?你為什麼選擇它?


SN:披頭四樂團,約翰·藍儂"想像"。我喜歡它是因為它向人們解釋了另一個現實:就像我說的那樣,當人們成為一;當世界不像現在這樣;當有一個新現實。所以,我把那首歌看作是約翰·藍儂在…晚期的嘗試?


SC:再說一次,在什麼時候晚期?


SN:哦,在70年代晚期,是這首歌最流行的時候,即使他創作的時候比那早得多。但是,我喜歡它是因為它是約翰·藍儂嘗試向人民解釋另外一個現實。那是他不幸去世的時候。如果他活著的話,我認為他會在歌曲裡為歌詞創作更多高級的概念,比他現在所做的更好。我真的感覺約翰·藍儂在他到50歲、60歲的時候,將成為一個難以置信的存有,但是不幸的是那沒有發生。


SC:實際上,說起那個,你知道黑暗勢力組織了對他的暗殺嗎?


SN:他們在盡力扼殺一切事物中的光。當然,藍儂是幾個披頭四樂團中一個實際上知道在發生著什麼的人。他知道大轉變,他知道意識。他開始成為一個轉變他的音樂去理解意識是什麼。那是為什麼我說,當他再老一點時,我感覺他一定將寫出許多難以置信的唱片,在那些唱片中有許多難以置信的歌曲,那會使人們真正懂得意識。所以,對我來說,當它被暗殺的時候,那是一個巨大的損失。確實。


SC:嗯。對你來說"想像"是一首歌,它展示出前進的道路,並且那個我們能夠想像的世界很有希望在今年之前出現。


SN:有希望,是的。


SC:哦,sheldan,我是如此享受今天更加瞭解你。我非常感謝你與我們所有人分享你個人的光之議程。現在,你可以找到更多有關sheldan nidle的書,他的電子書,他的DVD,當然還有他在PAOweb.con上的網絡研討會。那麼,下周,我們將會處於和諧收斂的中期,我希望與一個特殊的客人討論這個罕見的校準。我是史蒂芬.庫克,祝願你這周所做的每件事都能為光之議程服務。請感謝我今天非常特殊的客人,sheldan nidle.Sheldan,今天絕對非常高興。非常感謝你。


SN:我想要說,我很喜歡這個,史蒂芬。也許我們未來還可以做這個採訪。


SC:哦,我希望如此。那太好了!哦,這是sheldan選擇的音樂"想像",約翰.藍儂所著。謝謝,sheldan。


SN:祝你有一個美好的傍晚或早上,不管是什麼,不管你在哪裡。






翻譯:xiaohaozi0716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xkv0.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