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解密的中央情報局檔案中的一份文件,以中央情報局特遣部隊致中央情報局局長的信的形式詳述了中央情報局主流媒體和學術界之間的密切關係。


該文件指出,中央情報局特遣部隊"現與來自全國各大電訊服務公司、報紙、新聞週刊和電視網絡的記者都有合作關係,"並且"這幫助我們將一些"失敗"故事轉化為"成功"故事,並為無數人的準確性做出貢獻。"


此外,它解釋了該機構的運作情況,"說服記者延遲截稿、換稿內容、留稿待播甚至刪稿不報導可能對國家安全利益產生不利影響或危及消息來源的訊息。"


雖然文件中他們表述希望變得更加開放和透明,但多位不同揭秘者(舉例)所述的操控騙局中要求我們從字裡行間去提高辨識力,並瞭解到與情報機構的關係,我們的信息來源並不總是有保證,會造成既有利益的衝突。


這就是問題所在:


什麼是"國家安全"誰來給出這個定義?


前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勇敢地告訴世界說:有關事實的過度和不必要的隱瞞危險性,遠遠大於其被引述來證明它的危險


他還說:"那些急於增加安全級別,將資訊意義擴大到需要官方審查和隱瞞級別的人將帶來非常重大的危險。"


"國家安全"現在是一個用來隱瞞訊息的保護傘,但誰是決策者?


更多訊息有關國家安全的黑預算在這。


在北美,不僅每年有無數文件被分類操控,而且虛假訊息和"假新聞"通常主要由主流媒體散佈–本文已清晰表明了這一事實,並已經得到多家主流媒體記者確認。就像愛德華斯諾登揭露的國家安全局監視計劃一樣,這是一個全球性問題。


從業二十多年的傑出德國記者兼編輯Udo Ulfkotte博士就是一個例子。他在公共電視上揭露,聲稱他被迫以自己的名義出版情報機構的文章,如果不遵守這些命令會導致他失去工作。 (前德國媒體記者揭露中央情報局控制大眾媒體)


眾所周知的主流媒體記者Sharyl AttkissonAmber Lyon也揭露透過政治(用企業一詞比較順)和其它特殊利益管道的資金流動,並透露他們有選擇的報告和歪曲某些事件的訊息以獲得美國政府和外國政府定期資助。


讓我們回顧一下中央情報局控制主流媒體的行動 - 知更鳥行動"Operation Mockingbird"。


該文件揭露了中央情報局在媒體乃至整個娛樂行業中的角色,這進一步證實了像金凱瑞這樣的名人所揭露的。金凱瑞在吉米金摩秀(Jimmy Kimmel Live)做嘉賓時說:"多年以來,脫口秀主持人,電視上的人們,情景喜劇中的人們都被政府操控,讓觀眾脫離正軌,分散觀眾的注意力,用笑料來填塞觀眾,讓觀眾變得快樂溫順,讓觀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雖然有人說他只是在開玩笑,但事實依然存在。


另一位正式揭露的名人是羅西妮·巴爾(Roseanne Barr),她引用了中央情報局的MK Ultra心智控制計劃 – 這是一項透過中央情報局科學情報部門的先前確定的研究計劃,旨在測試控制人心和感知操縱。


http://pansci.asia/archives/47462


我們現有的體系試圖透過主流媒體和新聞出版物操縱公眾對全球事件的看法。


但最有趣的是,現在很多人正在醒悟,並發現這些許多謊言和操縱手段。與其僅僅盲目地相信我們在電視上聽到的內容,更多的人開始批判性地思考,做獨立研究,並驗證各種訊息來源。


過去幾年出現了許多機會,讓人們更清楚地看到這一點。一個最近的"假新聞"事件,揭露了威脅到全球精英的證據訊息。維基解密也許是最偉大的例子之一。


主流媒體基本上將其它所有內容標記為"虛假新聞"頗具諷刺意味,因為似乎大多數人認為主流媒體自己才是真正的"假新聞"傳播者,其提供的訊息更加明顯的表明了這一點。


這些文件還涉及這樣一個事實,即他們經常與娛樂行業保持聯繫,就場景和方向提供建議,並在某些情況下指導事情應該怎樣發生。


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這個行業在很大程度上用於推廣宣傳,如愛國主義。愛國主義以"國家安全"為名大規模訓練軍隊。


我們被愚弄了,被教導戰爭不是為了防守而進行的,而是為了進攻和推動政治議程。


由此可見,中情局與各行業緊密關係的多種意圖。


學術界


我們從小就被灌輸這樣的觀念,接受教育是過上美好生活的關鍵。獲得一份體面的工作,賺大錢,甚至找到合適的合作夥伴 – 都需要遵循一定的路徑。但如前所述,許多先進科學理念包括許多重要的研究成果都沒有被公開。


例如,美國情報機構已經研究超心理學(超感官知覺(Extra-sensory perception),遙視,心靈感應等)超過二十年。


物理學家Russell Targ最近在一次TED演講中分享了他的經驗,他已經花了幾十年時間在美國政府項目中探索這些理念,現在這個演講點擊量已經接近100萬次。


黑預算的另一個很好的例子來自洛克希德科研基地的第二任主管本·裡奇,他在1975年至1991年期間在那裡工作。他被稱為隱形之父,負責監督第一架隱形戰鬥機F-117夜鷹的生產。


在他去世之前,裡奇就不明飛行物和外星人做出了令人震驚的公開聲明。"我們已經有了在星際之間旅行的科技,但是這些技術被鎖在黑預算當中,上帝介入才能讓他們公佈造福人類。任何你能想像到的,我們已經知道如何去做。"


"我們現在有技術可以將外星人帶回家,不需要有人用一生去研究,方程中有一個錯誤,我們知道它是什麼,現在我們就有能力去到恆星。"


"地球上有兩種類型的不明飛行物 – 其中一種是我們建造的和另一種是"他們"建造的。"


關於上述信息來源更多請看

http://www.collective-evolution.com/2015/06/23/2nd-director-of-lockheed-skunkworks-shocking-comments-about-ufo-technology/


像這樣的訊息,包括數百人的聲明表明"真實世界"比我們的主流世界先進得多。

 

該文章還指出,中情局會定期指派學術機構的管理人員。顯然,與其他工作一樣,中央情報局也會尋找他們認為合格的人。這明確表明了中情局與學術界的密切聯繫。


這是因為來自學術界的某些科學發現和訊息可能威脅到"國家安全",因此必須被排除在課程和公共領域之外。


舉例來說,透過訊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獲得的文件揭示了美國政府如何秘密機制扣押耶些專利申請的批准。這份長達50頁的文件由Kilpatrick Towsend&Stockton,律師事務所獲得,該公司通常代表大科技公司,其中包括蘋果Apple,谷歌Google和推特Twitter(僅舉幾例)。


延遲專利申請的計劃被稱為敏感申請書警告系統(Sensitive Application Warning System SAWS)。通常一份申請書提交後需要幾個在專利局工作的審查員核准審查通過。這個過程通常需要一到兩年時間,但是被列為SAWS的申請書則需要通過好幾個人的審核批准,可能會耗時數年。


延遲專利申請的一個很好的例子來自Gerald F. Ross博士,他為他設計的一項新發明提交了一項專利申請,用於抵禦特定頻率的電磁傳輸干擾的新發明專利。直到2014年6月17日(大約37年後)他才獲得這項專利。 (資料來源)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的報告),2014財年末有超過5,000項發明處在保密階段,這是自1994年以來保密處理數量最多財年。 (資料來源)


來自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的Steven Aftergood報導:https://fas.org/expert/steven-aftergood


1971年的名單表明,如果太陽能光伏發電效率超過20%,光伏發電機的專利受到審查並可能受到限制公開。如果能源轉換系統提供的轉換效率"超過70-80%",也同樣受到審查和可能的限制。(資料來源)


這都要歸因於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的操控。它被稱為"發明保密法",於1951年寫成。根據這項法案,新發明專利申請可能受到保密令的約束,如果政府機構認為其披露會危害"國家安全",則可能會限制其發佈。


後記思考


所以,如你所見,主流世界的科學和學術界目前只能走得這麼遠。


如果我們繼續依靠政府機構為我們界定真相和現實,界定可能性,在許多情況下,我們想去真正學習的地方實際上正在減少,而不是促進我們的創造力和批判性思維技能發展。


這並不是說沒有好的方面,但總的來說,我們沒有充分發揮全部潛力。當訊息被隱藏起來並被操控時,這只會引發人們更多的好奇心。這正是我們星球上正發生的一種意識轉變。


我們開始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人類的歷史,並開始意識到變革的時代就在現在。


所以我們該怎麼做呢?

 

 


 
作者:Arjun Walia
時間:2017年5月11日
摘自:Collective-Evolution網站
原文:https://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sociopol_cia42.htm
翻譯:Lucia
校正:Uma
出處: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3/23/20180323-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