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

製藥巨頭GD塞爾公司的一位化學家在研製潰瘍藥時,意外地發現了阿斯巴甜,這種物質甜度是糖的180倍,而且不含卡路里。

 

1967年

GD塞爾公司找到了著名的生物化學家哈里·威斯曼博士,他是威斯康星大學約瑟夫·帕特裏克·肯尼迪精神發育遲緩研究紀念實驗室主任,以及苯丙氨酸毒性研究的專家(苯丙氨酸占阿斯巴甜50%的組成成分),他們一起開始研究阿斯巴甜對靈長類動物的影響:

 

七隻猴子被餵含有阿斯巴甜的牛奶:一隻死亡,另外五隻癲癇發作。

 

1968年

塞爾公司開始進行阿斯巴甜申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上市所必需的安全測試。

 

約翰·奧爾尼博士是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斯醫學院神經病理學和精神病學教授(他透過對神經毒性食品添加劑味精(味精,阿斯巴甜的化學表親)的研究建議嬰兒食品中不能添加味精),經過研究他告訴塞爾公司,研究結果表明,阿斯巴甜的主要成分之一天冬氨酸會導致幼鼠的大腦出現穿孔。塞爾公司的研究人員之一安·雷諾茲在一項類似的研究中證實了奧爾尼的發現。

 

塞爾公司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提交了申請,並提交了100多份研究報告來支持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但提交的資料中沒有包括致死的猴子和腦中有洞的老鼠。

 

在阿斯巴甜能夠進入市場之前,約翰·奧爾尼博士(他是詹姆斯·特納的律師,消費者權益倡導者,曾幫助讓人造甜味劑甜蜜素在美國市場上消失的前任“娜德的入侵者”,標籤公司集團 – 買家教育的法律行動代表和標籤人物,起草了一份正式的反對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對阿斯巴甜批准上市的申請,並引證阿斯巴甜可能導致腦損傷的證據,特別是在兒童中。

 

在備忘錄中,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代謝和內分泌藥物產品部門的瑪莎·弗裏曼博士批評塞爾公司提交的材料不全面,特別是化合物的一種毒性分解物二酮呱嗪(DKP)。她建議阿斯巴甜在上市之前還必須經過臨床安全性的證實。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委員亞歷山大·施密特博士給予了阿斯巴甜可以作為“食品添加劑”的首張批准證書,但僅限於在乾燥食品中使用。儘管他自己的科學家發現塞爾公司提交的數據存在嚴重缺陷,但證書還是被批准了。

 

對塞爾公司提交給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各種產品測試數據的準確性的擔憂,促使施密特任命一個特別工作組來檢查25項關於阿斯巴甜和塞爾公司生產的藥品納諾米星、螺內酯和雙異丙吡胺是否合格。

 

塞爾公司同意對阿斯巴甜的安全問題進行調查。在等待結果的過程中,塞爾公司將阿斯巴甜撤出了市場。

 

1975年

 

大陪審團的調查正在進行中時,代表塞爾公司的盛德律師事務所(Sidley&Austin)開始與負責調查的美國律師塞繆爾·斯金納進行招聘談判。之後斯金納從調查中退出,案件轉交給了威廉·康倫。

 

布雷斯勒報告發布了,報告集中於塞爾公司關於阿斯巴甜的三項關鍵的研究。

 

該報告發現,在一項研究中,196隻動物中有98隻死亡,但直到晚些時候才進行屍體解剖,因此無法確定真正的死因;還有從活體動物中取出腫瘤又將它們放回去;報告還注意到研究中很多錯誤和不一致之處,例如,一隻老鼠在研究中一開始的記錄狀態是活著,然後記錄為死亡,之後又活了,然後再次死亡。

 

最終報告指出:

“錯誤百出、研究欺詐; 故意歪曲產品測試; 故意歪曲、“操縱”實驗數據;被審查的產品中都存在毫無關係的動物研究的數據。施密特說:“塞爾公司的研究極其糟糕,簡直在踐踏科學。我們在調查中所發現的這種欺詐是應該受到譴責和唾棄的。”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首席律師理查德·梅利爾正式要求美國檢察辦公室開始大陪審團程序,調查是否應該對塞爾公司以蓄意歪曲調查結果,還有在阿斯巴甜安全性測試中“隱瞞重要事實並作出虛假陳述”提起起訴。

 

這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歷史上第一次對阿斯巴甜生產商進行刑事調查。

 

塞繆爾·斯金納後來離開了美國檢察辦公室,並開始在塞爾公司委托的律師事務所工作,康倫接管了斯金納的工作。

 

塞爾公司聘請了著名的華盛頓政治高層唐納德·倫斯斐擔任新首席執行官,試圖扭轉這個陷入困境的公司。福特政府的國防部長唐納德·唐納德·倫斯斐帶來了他的幾位華盛頓同事擔任最高管理層。

 

 

編註:唐納德·倫斯斐為陰謀集團四大惡人之一,同時也主導著秘密太空計劃: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2/solar-system-situation-update/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5/02/17years-mars/

 

儘管阿斯巴甜的安全問題存在不確定性,但唐納德·倫斯斐誓言“我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並使用政治手段而不是科學的途徑來獲得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支持。

 

隨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發布了一份報告,指出塞爾公司在實驗中不存在任何錯誤和不妥的行為。

 

雜誌《醫學世界報》報導說:

“阿斯巴甜的甲醇含量是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在大多數食品所規定的甲醇限制含量的1,000倍。高濃度的甲醇或木醇是致命的毒藥。”

 

隨後,阿斯巴甜就拿到了市場通行證,先是主要用於法國的藥品,並以“Canderel”的品牌名稱出售,由食品公司梅里森(Merisant)生產。

 

1977年

 

儘管美國司法部提出了投訴,但康倫大陪審團長期擱置起訴,以至阿斯巴甜被指控的時效已經結束,調查工作也隨之停止。

 

僅僅一年之後,康倫就加入了塞爾委托的盛德律師事務所。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公眾調查委員會一致投票反對阿斯巴甜的上市批准,認為需要等待動物腦部腫瘤進一步的調查結果。委員會表示,“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合理的、確定性的證據證明阿斯巴甜可作為食品添加劑安全使用。”

 

傑奎琳·維雷特後來向美國參議院作證說,她的團隊被迫認可這些實驗數據,這些數據“顯然是一場災難”。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最終建立了一個公眾調查委員會(PBOI),委員會由三名科學家組成,他們的工作是審查奧爾尼和特納反對批准阿斯巴甜的議案並對阿斯巴甜的安全問題作出規定。

 

1981年

 

隆納·雷根198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美國總統。雷根的過渡執政團隊包括塞爾公司首席執行官唐納德·倫斯斐,他提名亞瑟·赫爾·海耶斯博士為新的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委員和並擔任局長,海耶斯博士是個藥理學家,以前沒有任何關於食物研究方面的經驗。

 

1981年1月21日,隆納·雷根就職典禮後的第二天,雷根總統發布了行政命令,取消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委員會的行動權力。塞爾公司隨後重新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申請批准使用阿斯巴甜作為食品甜味劑。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新任局長海耶斯任命了一個由5人組成的科學委員會來審查之前調查委員會的決定,但很快就明確該委員會將以3:2的投票支持該禁令,因此海耶斯在該委員會中加進了第六名成員。 結果支持和反對的投票3:3成了平局,所以他乾脆自己也投了票打破平局,支持阿斯巴甜的上市,認為它是安全的。

 

1981年7月18日,海耶斯批准在乾貨中可以使用阿斯巴甜。

 

1983年

 

海耶斯在一片指控中於11月份離職,他被指控以權謀私。但就在他離職前,他批准了在飲料中使用阿斯巴甜。

 

在海耶斯因違規被指控離開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後,他短暫的擔任了紐約醫學院的教務長,之後在孟山都和GD塞爾公司的首席公關公司博雅公共關係公司被高薪聘請擔任高級醫學顧問。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隨後批准阿斯巴甜作為日常甜味劑,廣泛用於片劑、早餐穀物、口香糖、飲料乾劑、即溶咖啡、茶、明膠、布丁、餡料、乳製品配料和口香糖增香劑。阿斯巴甜在美國被批准用於碳酸飲料和糖漿基料中,不久之後在英國也得到了批准。Canderel片劑在英國推出,隨後是Granular Canderel。 Merisant生產的阿斯巴甜甜味劑Equal也開始在美國上市。

 

塞爾公司的律師羅伯特·夏皮羅給阿斯巴甜的商業名稱為NutraSweet,並且該名稱在第二年被注冊。夏皮羅後來成為塞爾公司總裁,之後擔任孟山都公司的總裁,隨後擔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1984年

 

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審查

 

1985年

 

孟山都以27億美元收購塞爾公司,據報導唐納德·倫斯斐獲得了1200萬美元的獎金。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審查與阿斯巴甜相關的公眾投訴,審查結果最後集中在一篇報告中《與阿斯巴甜使用有關的消費者投訴評估》,其中回顧了592個病例中的213個,並指出再次的驗證性測試研究表明敏感個體每次攝取阿斯巴甜時始終會出現相同的不良症狀。報告的症狀包括:攻擊性行為、方向辨識障礙、活動過度、極度麻木、過度興奮、記憶力喪失、深度知覺喪失、頭痛、視力改變、睡眠障礙、嚴重情緒波動、驚厥和癲癇發作、幻覺、肝臟損傷、心臟驟停、記憶力減退、噁心、嘔吐、頭暈、平衡能力下降、蕁麻疹、心率變化、腹部痙攣、疼痛、皮疹、疲勞、虛弱、腹瀉和關節疼痛。

 

然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認為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

 

就在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宣布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的同一天,百事可樂宣布將把阿斯巴甜用於製作糖精,並將阿斯巴甜作為所有低糖飲料中的甜味劑,其它公司迅速效仿。

 

隨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阿斯巴甜用於多種維生素。

 

美國亞利桑那州衛生部對阿斯巴甜的研究結果刊登在了《應用營養學》雜誌上,確定在高溫下儲存的軟飲料會促使阿斯巴甜更迅速地變成有毒的甲醇。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拒絕了特納和蒙特的聽證請求,理由是阿斯巴甜的批評者沒有提出任何新的還未解決的安全問題。

 

關於阿斯巴甜的分解組分,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稱其已審查了由甜味劑製造商提交的動物、臨床和消費者研究以及現有的科學數據,並得出結論“這些研究證實了這些分解組分的安全性”。

 

合眾國際社的報告指出參與審批阿斯巴甜安全問題的10名聯邦官員已在阿斯巴甜的生產商擔任一些部門的管理層職位。

 

特納提交了另一份公民請願書,內容涉及阿斯巴甜存在會引起癲癇發作和眼睛損傷的風險。請願書指出:140名阿斯巴甜用戶的醫療記錄顯示,他們在食用含有阿斯巴甜的產品後出現了癲癇發作和眼睛損傷,並且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應該把阿斯巴甜作為“對公共健康有即時性危害”禁止使用。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又批准了阿斯巴甜用於非碳酸冷凍或冷藏濃縮物、單強度果汁、水果飲料、果味飲料、仿果味飲料、冷凍庫存型甜食和新奇產品、薄荷糖和茶飲料。

 

一份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關於阿斯巴甜相關不良反應的報告指出,大部分關於阿斯巴甜指控都跟神經系統出現異常有關,數量已經達到3,133個。

 

前孟山都律師現任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克拉倫斯· 托馬斯拒絕了社區營養研究所和其它消費者團體(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沒有按照正規的程序聽取這些部門和團體的意見就批准了阿斯巴甜上市)的訴求,並否認阿斯巴甜的液體形式可能會對經常喝低卡路里飲料的消費者造成腦損傷。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宣布阿斯巴甜可作為非活性成分安全使用,只要標籤符合某些規定。

 

Nutra Sweet的阿斯巴甜專利權開始在歐洲、加拿大和日本銷售。 現在越來越多的公司可以在它們自己的國家自由生產甜味劑阿斯巴甜。

 

全球領先的新聞綜合組織合眾國際社報導稱,參與批准阿斯巴甜決定的1名以上聯邦官員現已在與阿斯巴甜行業相關的私營企業任職。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拒絕了特納的新請願書,理由是:

“支持阿斯巴甜可以安全食用的數據和訊息非常廣泛。很可能沒有哪種食品產品經過這麼嚴密的安全檢查。此外,批准阿斯巴甜可以安全使用的決定現在已經廣為人知,在法律程序的規定上這就已經很完整了。”

 

美國參議院舉行了關於阿斯巴甜安全性和標籤問題的聽證會。聽證會審議了有問題的實驗測試過程和塞爾公司為了確保阿斯巴甜的批准所使用的“心理戰略”,其它的事實包括阿斯巴甜曾經出現在五角大樓的未來生化戰武器的名單上。

 

許多醫學和科學專家都證實了阿斯巴甜的毒性。其中一位研究人員維雷特表示,在編寫1977年的報告時,她的團隊被要求不要評論或太關注這些研究的總體有效性。她提出的有關導致出生缺陷的問題尚未得到解答。她還指出,增加產品的溫度會導致DKP產生增加,DKP是一種會促進子宮息肉生長並改變血液膽固醇水平的物質。

 

維雷特評論說:“很明顯,整條審查線上的某個地方,政府官員正在努力對它進行粉飾。”

 

1987年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目前已收到超過4000份消費者對阿斯巴甜不良反應的投訴。

 

1990年

 

英國《衛報》發布了一項關於阿斯巴甜的重大調查,並向政府官員提供了一份主要依據布雷斯勒報告的證據檔案,並要求英國政府審查阿斯巴甜的安全性,而英國政府沒有行動。《衛報》被孟山都告上法庭,並被迫要為在此事中提到孟山都道歉。

 

1991年

 

英國國家衛生研究院發表了《阿斯巴甜的副作用》,這是一項記錄1986年1月至1990年12月期間阿斯巴甜相關副作用的167項研究的參考資料。

 

1992年

 

紐特公司與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簽署了協議,協議規定它是這些飲料巨頭首選的阿斯巴甜供應商。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可用於麥芽飲料、早餐麥片、冷藏布丁和餡料以及散裝形式(大包裝如糖),可供日常使用。紐特公司以’NutraSweet’和’Spoonful’這兩個名稱銷售這些大宗產品。

 

NutraSweet在美國的阿斯巴甜專利權到期了,其它公司有了生產阿斯巴甜並開拓市場的機會。

 

1993年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用於硬糖和軟糖、非酒精風味飲料、茶飲料、果汁和濃縮物、烘焙食品和烘焙混合物,以及糖霜、焙烤食品的澆頭和餡料。

 

1994年

 

阿斯巴甜現在占美國不良反應監測系統投訴的大多數(75%)。 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匯編了一份匯總阿斯巴甜不良反應的所有最新訊息的報告。它列出了6,888起投訴,其中包括了649起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和1,305起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報告。

 

約翰·奧爾尼表示,腦腫瘤發生率隨著阿斯巴甜攝入量增加而增加,並且腦死亡率較低的腦腫瘤會更容易轉化為更致命的腫瘤。

 

1995年

 

消費者積極分子、反阿斯巴甜集團的組織“創造可能”的創始人貝蒂·馬蒂尼透過美國的《訊息自由法案》,要求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公開與阿斯巴甜攝入產生副作用的官方清單。

 

從10,000個消費者的投訴中挑選了一份名單,該名單包括四名死亡和超過90種特別的症狀,其中大部分與神經功能受損有關。它們包括:頭痛;、頭暈或平衡問題、 情緒變化、嘔吐和噁心、癲癇發作和抽搐、記憶喪失、震顫、肌肉無力、腹痛和痙攣、視力改變、腹瀉、疲勞和虛弱、皮疹、視力下降、關節和肌肉骨骼疼痛。

 

根據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監測,透過“流行病學和最終結果”計劃(該計劃收集和發布所有類型的癌症數據)編制的數據,奧爾尼在《神經病理學和實驗神經病學》雜誌上發表了同行評議的研究,腫瘤發生率隨著阿斯巴甜消費量的增加而增加,並且致死性較低的腫瘤轉化為更致命的腫瘤的比例顯著增加。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承認,只有不到1%出現問題的消費者會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報告。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宣布它沒有進一步收集阿斯巴甜不良反應報告或監測阿斯巴甜研究的計劃。

 

1996年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取消了對阿斯巴甜使用的所有限制,並批准它為“通用甜味劑”,這意味著阿斯巴甜現在可以用於任何食品或飲料中。

 

1996年12月 – 俄亥俄州東北大學臨床心理學教授拉爾夫·沃爾頓博士進行的一項傑出的研究結果公開了。美國國家新聞對研究結果做了一個60分鐘的專題節目,揭示了之前阿斯巴甜是安全的研究有多麼荒謬。

 

沃爾頓在同行評議的醫學雜誌中回顧了過去20年發表的165項獨立研究:其中74項研究是由阿斯巴甜行業資助的,所有這些研究都證明了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在其它91項非行業資助研究中,84項證實阿斯巴甜有不利於健康的副作用。七項非阿斯巴甜工業資助研究中有六項支持阿斯巴甜的推廣食用,而這些研究由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資助。

 

1998年

 

孟山都向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提交申請一種名為“Neotame(紐甜)”的新型日常甜味劑 – 甜度是阿斯巴甜的60倍,是白糖甜度的13,000倍。

 

紐甜:食物貨架上最新的危險甜味劑…

 

由於添加了3,3-二甲基丁基化合物(這種研究較少的化學物質具有潛在的神經毒性作用),所以紐甜不易在熱和液體中分解。這樣阿斯巴甜的主要成分結合的更緊密,也就不需要針對苯丙酮尿症患者提出健康警示。

 

英國食品委員會發布了兩項有關甜味劑的調查。第一項調查表明,包括聖威(St Wei)、穆勒蘭· 塞恩斯伯里(Mullerand Sainsbury’s)在內的幾家知名的甜味劑生產公司都沒有遵守在產品名稱旁加上“甜味劑”的法律規定。第二個發現是阿斯巴甜不僅出現在“不加糖”和“淡味”飲料中,而且在普通含糖飲料中出現,因為它比普通糖的成本便宜三倍。

 

巴塞隆納大學的科學家發表了一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獨立研究,清楚地表明阿斯巴甜在活體標本(實驗對象為大鼠)體內會轉化成甲醛,並且甲醛會擴散到實驗對象的重要器官,包括肝臟、腎臟、眼睛和大腦。這直接讓阿斯巴甜的生產商聲稱阿斯巴甜不會在體內分解成甲醛打臉,同時也支持了阿斯巴甜批評者的說法,即與阿斯巴甜毒性相關的許多症狀都是由甲醛的毒性和在體內的累積效應引起的。

 

1999年

 

英國《獨立報》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阿斯巴甜在生產過程中採用了基因工程。 阿斯巴甜組分苯丙氨酸由一種細菌代謝產生。調查披露孟山都公司已通過基因工程改造細菌,使細菌可以產生更多的苯丙氨酸。孟山都公司辯解說之所以這個過程以前沒有透露是因為成品中沒有改造過的DNA成分殘留,並堅稱產品是完全安全的。

 

2000年

 

孟山都在世界範圍內對轉基因食品的抵制和遭受持續訴訟的壓力下,以4億4,000萬美元的價格將NutraSweet出售給波士頓一家私人股權公司基希德協會,該公司由幾名前孟山都公司經理組成。孟山都還出售了其在兩家歐洲甜味劑合資企業紐塔斯韋特股份公司(NutraSweet AG)和歐洲阿斯巴甜公司(Euro-Aspartame SA)的股權。

 

2002年

 

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了“紐甜”可以日常和普遍使用。

 

歐盟委員會食品科學委員會發布了關於阿斯巴甜的最終報告,並得出結論,沒有證據表明有必要修改之前為阿斯巴甜制定的早期風險評估結果。

 

與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一樣,一些委員會成員與國際生命科學研究所(ILSI)關係匪淺,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該研究所是一個為阿斯巴甜研究提供資金來源的行業組織。國際生命科學研究所董事成員包括孟山都公司、可口可樂公司和百事可樂公司。

 

2003年

 

歐洲議會環境、公共衛生和消費者政策委員會成員批准使用三氯蔗糖和一種阿斯巴甜 – 乙醯磺胺鹽化合物(由生產阿斯巴甜的荷蘭甜味劑公司在歐洲生產並以“雙甜”為名出售),並同意三年後評估審查這兩種產品的大眾使用情況。

 

與此同時,歐洲綠黨要求委員會重新評估阿斯巴甜的安全性並加強含阿斯巴甜產品的標籤管理,但遭到拒絕。

 

2004年

 

一個專輯長度的紀錄片《甜蜜的痛苦》被製作成了DVD(有呼聲和抗議的作品), 屬於半紀錄片半偵探故事的形式。它包括採訪受到阿斯巴甜傷害的人,以及來自呼籲者、醫生、律師和長期反對阿斯巴甜人士的可信證詞,包括詹姆斯·特納、羅伯茨和著名神經外科醫生羅素布拉洛克博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KyRlpmG7A

 

譯者註:紀錄片全稱叫“Sweet Misery: A Poisoned World(2006)”

 

美國消費者團體國家正義聯盟向紐特(NutraSweet)公司(阿斯巴甜產品現任的擁有者)、美國糖尿病協會和孟山都公司提起3.5億美元的集體訴訟。大約還有50名被告尚未被提名,但整個訴訟中提到了唐納德·倫斯斐,是他努力讓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巴甜。原告認為這起訴訟將證明阿斯巴甜被人類食用後的致命性。但將訴訟提交法庭卻進展甚微。

 

2005年

 

博洛尼亞的拉米齊尼研究所是一家非營利性的私立研究機構,致力於研究癌症的起因,發布了一項關於非常大型的長期動物食用阿斯巴甜的研究結果。研究表明阿斯巴甜導致餵食阿斯巴甜的雌性動物患淋巴瘤和白血病的劑量約為每公斤體重20毫克,也就是約為人類每日允許攝入量的一半。

 

紐特(NutraSweet)公司重新讓在佐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工廠恢複了運轉(自2003年起停工),以滿足市場對阿斯巴甜日益增長的需求。

 

阿斯巴甜以NutraSweet,Equal,Equal-Measure,Spoonful,Canderel和Benevia的商品名稱出售,遍布100多個國家,每天至少有2.5億人在超過5,000種產品中食用。在全球範圍內阿斯巴甜行業每年的銷售額超過10億美元。 美國是阿斯巴甜的主要消費者,研究顯示美國人血漿中的天冬氨酸水平顯著偏高。

 

2006年

 

研究證明紐特牌阿斯巴甜會誘發癌症

 

2008年

 

阿斯巴甜如何損害你的大腦?

 

2009年

 

阿斯巴甜、腦癌和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新的研究證明白血病和淋巴瘤跟食用紐特牌阿斯巴甜有關

 

2010年

 

《揭露阿斯巴甜的危害、副作用和它為何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批准》

 

2011年

 

《阿斯巴甜 – 當今食品添加劑中最危險的物質》

《自費研究發現阿斯巴甜會誘發巨大腫瘤》

 

2012年

 

《長期人體研究表明阿斯巴甜與血癌的風險增加有關》

 

2013年

 

《新廣告宣傳捍衛阿斯巴甜的安全性》

 

2013年12月,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發布了第一份阿斯巴甜全面風險評估報告。該報告認為,阿斯巴甜及其分解產物對一般人群(包括嬰兒,兒童和孕婦)是安全的。

 

《歐洲食品安全局對阿斯巴甜的安全性的解讀》

《歐洲食品安全局在公開會議上對阿斯巴甜的安全性做咨詢》

 

2014年

 

《阿斯巴甜遊戲結束…下一個是什麼》

 

2015年

 

《可口可樂稱低糖蘇打水可以抵抗肥胖,而研究人員則提出自閉症跟它有關》

 

2016年

 

《被泄露的波德斯塔電子郵件確認了對阿斯巴甜危害性懷疑的真實性》

《阿斯巴甜如何導致肥胖》

 

2017年

 

《在兒童飲料中阿斯巴甜的使用急劇增加》

 

最新研究表明人造調味劑可以導致糖尿病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7/10/03/artificial-sweeteners-lead-to-diabetes.aspx

 

 

 

 

 

 

資料來源:

《避免食用人造甜味劑的完整清單》

《帕特·托馬斯的《生態學家》2005年度報告》

《麥考拉醫生 – 阿斯巴甜》

《創造可能》

 

 

 

 

 

續集-生病的老鼠、生物武器、唐納德·倫斯斐和非酒精飲料有什麼共同之處?

http://san23.pixnet.net/blog/post/67017153

 

 

 

 

 

 

 

原文:https://healingearth.info/do-sick-mice-bio-weaponry-rumsfeld-and-soft-drinks-have-in-common/

翻譯:人才

出處: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7/the-history-of-aspartame/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