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名字中有許多是我們所熟悉的,包括:愛希斯、艾拉娜、阿斯塔提、伊斯塔、卡麗、狄蜜特、阿芙洛提、聖母瑪莉亞、希瑞斯、西布莉等等。她是偉大的母親女神,她的愛已傳世數千載,她更是代表了永恆的智慧、以及孕育生命,也是死亡與重生的循環。她也代表療癒、占星學、農藝、會計學、守護。除了聖母瑪莉亞和少數其他女神外,她們大多是性愛女神與古老神殿女祭司的身份,我相信在中東世界的舞者們迎接了新千禧年世代,而現在我們需要重新喚回和再次連結神聖的女神能量和臣服於女神,以及女祭司團裡最神聖的療癒原則。

 

狄蜜特,希臘神話中的豐收女神,雙手握有小麥作物和蛇.jpg
狄蜜特,希臘神話中的豐收女神,雙手握有小麥作物和蛇。希臘,公元前三世紀麥格納格雷西亞。

 

但這些女祭司到底是誰?關於她們的故事到底有哪些?從東方的許多聞名的名稱中我們認識了她們,像是安圖、瓦迪蘇、伊斯塔瑞圖、海蘿杜萊、狄瓦達絲(神廟舞姬)、荷萊(時序女神)、哈爾。我們認識的字彙 ; 娼妓、妓女的字根都是源自於這些名稱。在古代的社會裡,女祭司們地位很崇高,她們在神殿舞蹈時,會全然地專注在偉大的靈性層面,她們深受人們敬愛,專精施行聖殿的神聖儀式和各類祭典,並運用的神聖結合來景仰孕育生命的偉大和對生命的奧秘的崇敬,這些是美與善的純潔象徵,世人視她們為神聖的侍者,在現今的社會裡,歷史學家稱呼她們為聖娼,但聖娼不足以描述她們身份,這種稱謂更會讓人困惑與感覺矛盾(就像賣淫行為怎會和神聖相關?)更說明了現代文明與古人的價值觀是天差地別的。


譯註:devadasi,狄瓦達絲(神廟舞姬)印度儀式舞蹈的梵文用語,字義為神的僕役,神廟舞姬的任務之一,是需要在眾神之前跳舞,是古老女祭司的稱謂,她們除祈禱和服務寺院外,也學習藝術和表演舞蹈,在古代社會中她們有很高的社會地位。

 

所以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好的,這關係到女性觀點的歷史,通常我們的歷史撰文角度都以男性為主軸。而在古老的母系社會時代裡,更遠早於人類發明書寫,從狩獵、採集的原始部落,漸步入農業的社會架構前,性行為與靈性其實是一體的概念,肉體和靈性層面是合一的,他們沒有任何"原罪"的概念想法,不會認為肉體來自不潔、污穢。肉體被視為大自然的一部分,他們景仰孕育生命的神秘力量,包羅萬象的世界中,和生生不息的自然循環,在他們眼中是最為重要的事。關於四季的交迭,何時該耕種、何時該收成,與舉辦慶祝的祭典(音樂舞蹈的慶祝) 他們一直都與自然共生存和發展進化。公元前6000年前,在女神崇拜的文化裡,某些在小亞細亞區域,現今土耳其科尼亞省,安納托利亞南部的卡塔胡由克,賈爾利尼斯"Gylanies"這個字,代表男女平等的社會,這個字也由兩個極性組合,gy代表女性, an代表男性,一個為女祭司表率治理,男女平等,共生共榮的社會文化。


譯註:Catal Huyuk:是一個非常大的新石器時代的原始城市,從公元前7500年左右開始發展,公元前7000年左右為最繁榮時期。 2012年7月被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

 

生孕的力量尤其被視為最尊榮,神聖的舞蹈象徵神聖的原始慾望,也象徵神聖的性愛能量,在最美好的聖潔狀態下孕育出珍貴的新生命,進而繼續在自然的生命循環中安然地成長(出生與死亡)。許多被發現古文物,都描述了地球母親女神的豐滿胸部和身懷六甲的懷孕形象,有些以禿鷲的頭部作為描述,這代表古人認為女神的力量主導著重要生與死的循環。也有許多古代陶器藝術中的符號象徵,顯示了中東地區的舞蹈模式直接與早期的女神崇拜文化密切相關,我們穿戴的腰帶扣(肚皮舞者的舞衣腰帶墜飾)常有一個往下,對著我們三角區域私密處位置的設計,這不是一個巧合。在古老的符號象徵裡,這代表了女神的外陰與子宮。除了三角形,還有動態形象的符號,如旋轉、螺旋、纏繞的蛇、圓圈和新月。而字母V和M通常是單字關於視覺和運動的字首,傳承給人們已好幾千年,這也是建構舞蹈詞彙的根源之一。

 

隨著歷史推移演變,在西元前4,300年到2,300年,人類歷史經歷了重大的改變,原始印歐-庫爾干民族帶著他們的父權形象的君主統治,和火山神祇、喧囂戰爭的概念,開始一連串猶如風暴般,襲捲了整個歐亞大陸的遷移與入侵。在女神崇拜文化裡有一個關於垂死之神的概念,這位男神與女神的關係角色中是女神的兒子、情人、和兄弟情誼,他的神格地位在近中東地區並不高,他的名字分別有:德穆希、塔姆斯、阿多尼斯、歐西裡斯、巴爾和阿提斯。每年他都會與女神做愛一次,然後經歷犧牲、死亡、被紀念與哀悼,然後再次重生。然而女神的信仰開始納編接受庫爾干文化的男性神祈,並齊頭分享神族的統御地位,如同好比現代社會尊稱他人先生或女士的稱謂 ; 女神女士或上帝先生。


編註:執政官自從在五千多年以前發動庫爾干入侵以來,他們就一直使用乙太和電漿純量科技干擾神聖結合。這些干擾是人類感情關係上演各種悲歡離合的主要原因。執政官們在五千多年前開始殘暴地打壓地球女性的性能量。它們的做法是在史前時代發動庫爾干入侵並且讓庫爾干蠻族慘無人道地強暴地表女性。這些性侵記憶在地球女性身上留下了許多層面的創傷編程。


關於庫爾干民族很有可能就是柯博拉曾經提到的執政官入侵:
https://www.golden-ages.org/?s=%E5%BA%AB%E7%88%BE%E5%B9%B2

 

例如聖婚儀式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古蘇美和巴比倫的傳說儀式,每年會有一位代表最受女神鍾意,被遴選出來的高等女祭司,她會與時任的國王進行性結合,他們代表男神與女神的神聖性愛合一,少數情形下會公開給人民,這樣的年度重要事件象徵來年的土地肥沃,和賦予女神對國王的統御祝福,女神崇拜在最初的3,000年裡處於主流和主導地位,在公元406年阿緹米絲神殿被洗劫焚燬後,女神歷史樣貌已不復存在。(現今土耳其以弗所) 於是女神信仰走入地下秘密活動的形式,近代許多推測都指出,許多女神信仰的追隨者,在之後的幾個世紀都被視為女巫,她們通常死於殘暴的火刑。


譯註:Hieros gamos是希臘語,意思是"聖潔的婚姻"一種古老神聖的性別儀式,代表神與女神之間的婚姻。

 

有一點很重要的是,隨著女神信仰的衰敗,女性在之後的地位也變如此,在庫爾干民族入侵後,男女平等的社會觀念開始變形,由母系傳統變成父權霸權體制,早期的女性在性方面有更多自由奔放的空間,她們能夠自由選擇伴侶,傳承血脈,而威權的父系社會則為了確保自己的權力地位,他們策略性的控制女性的性自由權,壓制女神信仰關於性能量的歡愉和提升,藉以獲得威權父系體制的優勢,於是越來越多的婦女被征服,從猶太和基督教創世神話上,可以輕易的找到女神和女性地位的降格和衰落,例如美索不達米亞神話,艾拉娜的神聖婚姻和吉爾加梅什史詩,到巴比倫的創世史詩,都把女神從神聖榮耀、性感的形象扭曲和醜化成惡魔形象,女神的神聖性能量在吉爾加梅什神話被描述成一隻五頭惡龍,在埃努瑪·埃利許傳說裡被形容為海龍並被馬杜國王屠殺肢解。


譯註:


*Gilgamesh:吉爾伽梅什是美索不達米亞神話中的主要英雄,也是關於描述吉爾加梅什史詩著作,於公元前二千年末在阿卡德語寫成。


*女神艾拉娜(另稱:伊斯塔)與牧羊神杜穆茲的神聖婚姻,女祭司和國王的結合可以為來年的土地獲得神聖祝福與豐收。


*埃努瑪·埃利許Enuma elish.為巴比倫的創世神話 1849年奧斯汀·亨利在敘利亞尼尼微(伊斯蘭摩蘇爾)被毀的阿什巴尼帕爾圖書館中發現的著作。

 

在舊約創世紀的故事中,女性因為她擁有對靈性智慧的渴望和性能量,而遭受懲罰和被逐出天堂伊甸園,夏娃在上帝眼中,代表人性的墮落原罪,被判處在分娩生產時會承受巨大痛苦,將這種自然的生產過程,被扭曲利用成是一種指責與懲罰工具,創世紀的神話章節將所有女性分娩過程跟夏娃的原罪綁定在一起,因此,認為夏娃是不幸的化身。在我的觀點中和許多人都相信,創世紀是因為更古老的神話片段,被刻意捏造出的故事,尤其在破壞女神信仰部分,故事中關於女神信仰的象徵都很重要。

 

此外,基督教信仰中,人們可能將耶和華和雷霆、火山之神視為一體,信奉他為完美、至高無上的神,而耶穌代表犧牲奉獻、垂死之神,聖母瑪莉亞被視為支離破碎的女神。聖母的形象尤其重要,她像徵無處不在的女性慈愛和溫柔、美麗與孕育生命(常見的聖母慈愛聖子的形象)在我的觀察裡,猶太教的割禮儀式,代表著聖母被剝奪的性能量,因此神性與性愛被致命的分離,進而衍生出病態的聖母妓女情節。


譯註:聖母妓女情節是由弗洛伊德提出(madonna–whore complex),被認為是男性產生厭女症的一個來源。擁有這種情結的男性,認為這個世界上的女性分為兩種,一種是「聖母」,她們是值得尊重的,同時是與性無關的,常見的角色是妻子和母親;另一種則是「妓女」,她們能夠激發男性的性慾,但得不到尊重,在各個國家的傳統文化中都屬於更下等的人群。弗洛伊德曾如此形容:「對於他們所愛的女性,他們沒有慾望;對於他們有慾望的女性,他們沒法去愛(Freud,1912)。」

 

擁有聖母-妓女情結的人,實際上是在物化女性的基礎上,給女性分配了兩種不同的用途。
原文:https://kknews.cc/zh-tw/emotion/n52akj5.html


譯註:天主教徒「朝拜」瑪利亞嗎?或敬她如敬天主嗎?萬一某個天主教徒真有這種偏差的話,他必須受到糾正。教會自創立之初,就堅持「天主之母」的名稱為正確。教會相信她的兒子耶穌基督是真天主也是真人,而她本人雖然蒙受天主的簡選,並為了她在拯救計劃中所扮演的角色,賜給她殊恩異寵,但是她始終是個受造的人。初期教會認定這「天主之母」的名稱是「耶穌基督為真天主亦為真人」信仰的維護和保證。


原文:http://archive.hsscol.org.hk/Archive/periodical/spirit/S013f.htm

 

時序至今的穆斯林文化,女性仍被冠上性誘惑的莫虛有罪名,因此她們被要求罩上面紗與被限制各種行動,甚至被迫接受性割禮。(作者註:伊斯蘭教信仰中雖然沒有特別規定女性需接受割禮,但在許多穆斯林國家中實行女性割禮比例仍是偏高的,但並非全部。)這種傳統在中東和一些非洲國家仍然存在,這類深層病態、令人髮指的行為心理,無論對於男性、女性和兒童都造成相同的嚴重創傷影響。而現代的中東舞者們,是否仍與過去的女性歷史相關?我相信,身為現代的新聖殿女祭司,處於一個獨特年代的分水嶺,我們有能力可以這重整一切。

 

在母系文化讓位後的猶太、基督和伊斯蘭教義中,關於靈性與性愛的分裂和矛盾,讓懸殊的觀點能夠達成協調共識。我們可以透過我們的身體,神聖的舞蹈、神聖而性感的性能量,活在當下珍愛生命,但我們必須先重新回歸與連結女神最富生命力的悠久信念。我不是在倡導回到聖娼行為和新異教徒的主張,但融入聖潔和健康的古老智慧和真正去實行,對於個人、社會或是整個地球都會是最好的方式。

 

身為新聖殿的女祭司,有四個重要關鍵可以回歸和連結古代女神能量。首先,我們必須瞭解,我們的肢體律動就是在呈現自然本身的樣貌,尤其是象徵孕育生命的力量。現代的科技文化讓我們與大自然分離與區隔,也讓我們的肉體和靈性分離,我們不再像古代一樣,自己親自栽種食物,不再與大地親密連結,我們必須回想起什麼才是真實,什麼是大自然,當我們跳舞時,我的身體的所有器官、細胞都在跟著一起舞動,我們一樣也在呈現大自然中的五行元素,和最真切的我們。

 

飄動如風吹撫的面紗,狂放又曼妙動人的吉普賽風情節奏,如烈火炙熱的鼓鳴。

 

我們的舞蹈散發著蓬勃的生育力,我們舞動著骨盆,捲動我們的肚子,我們尊重性行為而衍生的孕育力,幾個世紀以來,我們的舞蹈幫助了和教導婦女在分娩時的調和運動和呼吸,實際上古代的神聖女祭司的工作之一,包含協助婦女生產和擔任保姆,世世代代傳遞女性的智慧。我們透過裝扮展現豐盛、富裕的文化生命力,華麗的珠串舞衣裝飾我們的乳房和臀部,我們用昂貴的雪紡絲綢來寵愛我們肌膚和秀髮,我們開放心智一同共享強大的生命力,圓潤豐腴的身體是生命茂盛的象徵,我們該愛戀珍惜我們的身體,現代的暴食和厭食症的文化,已經變成普遍的常態,這都是對肉體的傷害,我們可以透過親身的示範,來療癒人們這方面的創傷。

 

第二點,透過舞蹈所表現出的心醉神迷和狂喜,能夠重新連結塵封的古老記憶,當氣氛熱絡和奔放時;舞者、演奏者和觀眾會共同連結高等意識和高度滿足的心靈饗宴。美麗曼妙的肚皮舞演出,無論是地板動作、獨奏的鼓樂,每一個人都可以在呼吸中感受到那股豐沛能量充斥著整個空間,舞蹈的律動能夠喚醒和激活昆達裡尼的能量,昆達裡尼也是性能量和靈性力量的象徵,由兩股纏繞蛇狀的能量在脊椎底部,當祂活絡時,會螺旋動態交錯於中脈往上,通過流動呼吸的脈輪。七個脈輪代表生命的能量中心,生生不熄的運作和平衡我們的生命。起伏律動的身體,在密宗的說法稱之為海豚波,祂透過中脈連結原始的性輪和高度的直覺及頂輪,當我們的心輪、振動頻率呈現狂喜之時,舞者越趨深入這種意識,觀眾也會跟著發生變化,體驗物理定律的相互作用下仍持續運動的狀態。


(譯註:當她的丈夫為她演奏激情奔放的鼓樂,他們的合作令她感受狂喜,作者用"Artgasms"藝高潮 ;這個形容詞,來形容她的歡愉,"Artgasms"其音似性高潮"Orgasma")

 

第三點,我們可以透過深度對舞蹈理解的意義,重新連結和喚回古老智慧,體驗到我們合一的神性,無論是印度教、道教、伊斯蘭教、猶太和基督教或新異教,所有的派別和教義都需要滿足人性對神聖源頭的渴望,而身為舞者,我們是引領人們連結的焦點,我們在深受人們愛戴的中心位置,我們轉化與連貫了一切,我們舞出了如其在上,如其在下的脈絡,創造了地球即是天堂的姿態。觀眾熱情迴響的掌聲是彼此共享體驗的一部分,相似於古代的聖婚概念,舞者象徵女神的臨在,代表神聖男性與女性在靈性與肉體的水乳交融,進而轉化提昇融入非凡境地。

 

第四,我們透過付諸善行與慈愛來認識自己,召喚與重啟連結女神的臨在。倘若孩童時期我們得到足夠的母愛滋養,到了成年後,會以正面的面向迎接和擁抱所有形式的愛,包括感動、溫柔、同情與憐憫心、感官的享受和性本能,這是一種普遍常見的女性形象歷史,像是印度神話中的漫天飛舞的天女,她們是天堂裡的性慾天使,還有希臘神話的三種美德;喜悅、風華正茂與聰慧。而希臘人、波斯人和埃及人會在十二節氣的黃昏時分慶祝和跳舞。當我們在表演時,本質上就像我們在和觀眾做愛,我們在結合時對觀眾訴說:我愛你,請你也愛我。而觀眾會接收到我們的愛,如果他們願意敞開和回饋我們的愛,這時就會創造出愛的盛宴,我們就是愛的女神,我們的愛可以幫助他們感受到自己的情感,無論是喜悅,悲傷還是幽默,我們可以融化內在武裝起自己和封閉自己的人們,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會是一場深刻覺醒的歷程。慈愛的善行也是個人內化後的美德,在美好的時刻,我們可以創造出更多美善,我們的異國情調也令人驚艷,我們透過與觀眾的關係來拓展這份美,觀眾們被灌溉了愛之後,他們會在世界其他的角落,散播更多的美與善。

 

為什麼要有這些美麗、愛與熱情和憐憫?為什麼是這些慈愛?

 

舞蹈的女祭司具備強大的力量,而我們必須持續傳播慈愛,滋養茁壯我們的愛心,你可以運用它抵抗痛苦,因為生活並不全然是美好的樣子,我們都會經歷不順心的事物,田地會休耕,可能會突然遭遇不幸,但我們需要平衡現實生活的黑暗面,和實踐女神面向所代表的光明和希望,在這層面上,我們又是兩種截然不同面向的調和者。

 

最後我想提醒所有中東的舞者,無論他人固守何種形式的風格,不管過去或未來,我們都要在重要事件和神聖儀式上保持我們的風範。我們都曾受邀參加過婚禮、慶生會、成年禮、洗禮儀式,冬至、夏至和退休派對,人們對於我們的出現,視為節慶上吉祥和幸運的象徵,有些人認為我們的工作只是微不足道的世俗娛樂要素,我們當然不僅如此!我們不會在慶生會上讓壽星蒙羞尷尬,我們會讓他倍感光榮、喜悅,給予他真正的慶生,和祝福他度過這麼多次美好的生日紀念,和祝禱他的未來日子享有豐盛!最後我們會獻上我們的愛,儘管可能我們對壽星不是如此熟識。此時,壽星的心中會接收到滿滿的愛和祝福,我們也能有收入,大家都能雙贏,何樂而不為!

 

在我們內在的靈魂深處,我們必須建立願景與使命,我們必須成為天與地之間,神性和理性、男性和女性之間的橋樑,我們是性感和聖潔的調和者。我也建議我們能夠去多方研究豐富變化的女神原型,和有意識地培養出聖潔的女神面向和找到共鳴,此外,不管是在任何表演場合,都需要建立一個協和舒適的跳舞空間,一座神聖的空間,自己的女神殿堂,我相信,當我們越是瞭解自己是領導深奧轉變和秘儀經驗的先驅,我們越深切知道我們的身份和我們的使命,我們將會獲得更多的重視和讚賞,我們亦將再一次獲得那古老記憶中,對於女祭司享有的尊崇與敬愛。

 

關於作者:贊-海蓮娜 克裡斯多福,擁有廣泛的舞蹈背景,包括東印度,非洲,現代,芭蕾舞,中東和弗拉門戈形式的廣泛學習和表演經驗。她在中東舞蹈表演和指導已有二十多年,並在當地和全國範圍內表演和教授研討會。在過去的十年裡,Z-Helene一直在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奧斯汀社區學院教授經過認證的中東舞蹈課,在那裡她製作了大規模的中東舞蹈音樂會並獲得了大量的文化獎學金。她合作製作了表演影片和音樂錄音帶,其中包括她不拘一格的民族風格,Blue Wave以及她的zils打擊樂天賦。她擁有富蘭克林和馬歇爾學院戲劇藝術學士學位,並成功完成了為期一年的艾揚格瑜伽教練證書培訓。 www.zhelene.com

 

本文是1997年5月18日在加利福尼亞州科斯塔梅薩奧蘭治海岸學院舉行的中東舞蹈國際會議上的演講的擴展版本。

 

作者註:我要感謝我的丈夫理查德芬克的生動和鼓舞人心的想法和意見,以及我的朋友蘇珊娜麥卡納,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圖書管理員,她幫助收集了本文的一些重要材料。

 

版權所有cHabibi Publications 1992-2002,Shareen El Safy,出版社。

 

關於作者表演影片: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QAThWCCGwc
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qqT9SA1Rc8&feature=share

 

 

 

 

 

作者:贊-海蓮娜 克裡斯多福
原文:http://thebestofhabibi.com/volume-18-no-2-september-2000/temple-priestess
翻譯:Ira
出處:https://www.golden-ages.org/2018/08/20180813-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 & Light 的頭像
Love & Light

LoveNPeace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