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開創性的專案已經減輕了維西塔辛穀中學(Visitacion Valley)的學生壓力,提高了他們的成績,還積累了其他學校可以借鑒的經驗

Anna Leach

 @avleachy

 

2015年11月25日星期三 2點51分,最後一次修改於2015年11月26日星期四3點50分

 

 

“安靜時間”冥想實施的第一年,維西塔辛穀中學(Visitacion Valley)的學生停學減少了45%。

 

曾有一段時間,三藩市的維西塔辛穀中學(Visitacion Valley)可以被拍成一部美國犯罪劇情片。孩子們被毒品和幫派暴力包圍,壓力很大,而且情緒激動。有一天,孩子們進來發現有三具屍體被扔在校園裡。“2006年我們的社區發生了38起兇殺案。” 該校體育系主任巴里•奧德里斯科爾(Barry O’driscoll)表示。他說學生們的生活受到社區暴力的影響,每天都會發生幾起鬥毆。

 

2007年一個名為“安靜時間”的冥想專案被引入,以應對其中的一些挑戰。“當我第一次聽說它的時候,我認為它可能不會起作用,”奧德里斯科爾說。“每隔幾年我們就會被要求嘗試一個新東西,所以我對它沒有太大的信心。”但在4月份,也就是冥想開始的一個月後,老師們注意到了學生行為的變化。奧德利說:“學生們看起來很開心,他們學習更努力,更專注,更容易教,而且打架的次數也大幅下降。”

 

維西塔辛穀中學有500名年齡在11-13歲之間的學生,在“安靜時間”實施的第一年裡,休學的學生人數減少了45%。到2009年10月,入學率超過98%(位居該市入學率最高的幾所中學之一),而且現在20%的畢業生被高度學術性的洛厄爾高中(Lowell)錄取—在這之前,甚至一個學生被錄取到這所高中都實屬罕見。也許更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加州教育部門對加州健康兒童的調查發現,維西塔辛穀中學的學生是整個三藩市最快樂的。

 

在這段時間裡發生了很多變化,包括三位校長的職位更替,但是奧德里斯科爾把轉變歸結為一個不變的因素: 冥想課程的鎮靜作用。“這給我們的學校帶來了很大的穩定,幫助教職員工和孩子們順利度過生活中的壓力。”

 

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結果已促使該市更多的學校引入該專案。但“安靜時間”花費了數年發展。它起源於上世紀90年代,當時矽谷的兩位投資者傑夫•賴斯 (Jeff Rice) 和洛朗•瓦洛塞克 (Laurent Valosek) 受到科隆比納高中 (Columbine high school) 慘案的啟發,開發了一個在公立學校教導冥想的專案。“槍擊事件後,通常的罪魁禍首都受到了指責:槍支、暴力電影和電子遊戲。”賴斯說:“但沒有人觸及真正的問題—壓力。”

 

因此,私人資助的非營利性健康和教育成就中心(CWAE)成立了。當他們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說讓12歲的孩子坐一分鐘都是不可能的,但是透過超驗冥想(TM),他們證明了批評者是錯的。

 

該專案面向所有年齡層,學生每天靜坐冥想兩次,每次15分鐘。在有資質的冥想老師搖鈴後,學生開始上課。然後學生們在腦海中反復念一段個人咒語(一個來自古印度語梵語的單詞),直到他們感到深度放鬆。有時在全校集會時,整個學校的人聚在一起冥想。

 

在學生學習冥想之前,“安靜時間”專案要求所有教職員接受冥想培訓。一開始,奧德里斯科爾對冥想持懷疑態度,但試過之後,他能更好地集中精力,壓力也更小了。

 

這位老師也看到他的學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八年級學生史黛西*,自三年前入學以來一直在冥想。奧德里斯科爾說:“她過去常常在家裡惹麻煩,和家人吵架,自從”安靜時間”專案開始,她放鬆下來開始與人相處。”史黛西的學習成績也提高了,名列全班前5%。

 

但實施該計劃並非沒有挑戰。為了把這件事做好,維西塔辛穀中學把上學時間延長了30分鐘。其他學校則從午餐和輔導課中扣除了幾分鐘。

 

至於讓孩子們開始冥想,奧德里斯科爾說,最大的障礙是讓他們對閉上眼睛感到舒服。他說:“他們以為同學們會取笑他們,盯著他們看,甚至可能打他們”。一旦學生們克服了這一點,他們就會開始嘗試冥想。

 

奧德里斯科爾還表示,領導層的支持對於該專案的開展至關重要,因為需要時間和資源。從小處著手也很重要。“不要只是把它扔給2000所學校,”他說:“從一個班級或一個年級開始,讓它從那裡擴展。”

 

英國已經開始冥想實驗:400所中學開設了像Dot B正念冥想這樣的課程,該課程往往每週在個人、社會、健康教育(PSHE)課堂上進行一次。一個由所有黨派組成的議會團體還建議英國教育部指定三所學校率先開展正念冥想教學,並設立了一個100萬英鎊的基金,讓更多的學校在實踐中獲得支持。

 

超驗冥想因其價格標籤而飽受外部批評; 維西塔辛穀中學的這個專案每年花費28萬美元(185128英鎊),主要通過私人捐贈給CWAE來支付。該基金資助了四個半全職的“安靜時間” 工作人員在現場授課和幫助學生。賴斯說:他們使用超驗冥想是因為它能讓那些冥想的人得到深度放鬆,而且孩子們很容易學會。但他承認“要做到這一點,需要投入大量的資源和精力。這是挑戰之一。”

 

然而,倫敦北部一所中學的教師斯瓦拉納•帕特爾(Swarana Patel)認為強化課程有其好處。她說:“很多孩子都有嚴重的憤怒或注意力不集中的問題。也許半個小時專注於自己,會在覺知和理智上產生一些影響。”

 

這還有助於降低後續的成本。邁克爾•馬塔尼亞 (Michael Matania) 透過Mindkit專案在倫敦向年輕人教授正念冥想。他說:“年輕人壓力很大,年輕人的心理健康問題呈爆炸式增長,未來的治療將非常昂貴。專注於預防和建立心理韌性要便宜得多,正念是你可能給他們的最好的工具。”

 

對於維西塔辛穀中學來說,它周圍的地區仍然是暴力的,但是現在孩子們已經不那麼受影響了。“我們可能會有口頭上的分歧,但是孩子們能夠通過對話解決問題,而不是互相毆打,”奧德里斯科爾補充說,該校最近一次互毆是在三年前。“現在這裡很安寧。”

 

 

 

 

*此處學生名字是化名

 

 

 

來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teacher-network/2015/nov/24/san-franciscos-toughest-schools-transformed-meditation

翻譯:Ada Yao

本文出處網址: https://www.golden-ages.org/2019/04/17/20190417-01/

轉載內容請保持內容完整並附上本文出處網址

 

 

 

 

 

團隊目前有推展許多的活動,如:建設全球光網格、真相揭露/外星/靈性講座、實體聚會、管理多種媒體及訊息傳遞平台及人員培訓—等。各類工作及活動仍需金錢來協助推動。

如果您支持事件也希望地球重獲自由,請和我們一起努力,或是支持我們:

捐款連結:http://golden-ages-donate.or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