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啦,孩子們。趁著飛船移位到一個令人驚奇的地方,我用你們各自的語言翻譯出克拉托留給後代的話語。現在你們可以在艙內各處走走。」阿米笑著說道。

 

我問阿米飛船在進行太空漫遊時,如果突然把艙門打開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呢?

 

阿米裝出一副毛骨悚然的樣子。他看看文卡,彷彿在說:「這傢伙瘋了!」可是文卡也興致勃勃地等著答案。

 

「好吧,既然你們提到這個問題,那我就告訴你們: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好主意!那我們現在就試試看吧!」說著,他起身離開了座位。他的眼神變得很嚴肅。他向客廳走去,作勢要打開艙門。我們嚇得急忙飛奔過去攔住他。

 

這時阿米笑彎了腰,我們方才明白他是在開玩笑。

 

「你們要繼續胡言亂語的話就到那邊去講!讓我好好地翻譯這篇重要的文章,在到達那個…那個什麼地方之前一定要完成。不過,你們兩個別亂碰這裡的儀器,免得我們在太空中被炸成碎片。哈哈哈!用這些難以辨認的語言寫字,實在太困難了。」

 

阿米正前方的屏幕上出現了一張字母表,是我所熟悉的西班牙文的幾種書寫形式。在每個字母旁邊,都有一個奇怪的符號。他一面書寫一面按動鍵鈕。我著迷地看著他工作,這時文卡把一隻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文卡說:「咱們讓他安靜地幹活吧!到船艙裡看看怎麼樣?

 

「好主意!我可不喜歡有人在背後盯著我。」阿米開玩笑說。

 

雖然對飛船已經不陌生,但是我還沒有仔細觀察過這艘太空飛船。我和文卡在艙內兜了一圈。下頁是我根據記憶畫出的艙內平面圖:

 

指揮艙後面有個空問,於是我和文卡便走到那裡說話。

 

透過舷窗玻璃,只能看到一片發光的白霧。

 

「我真想知道窗外有些什麼?」文卡目光神往地說。

 

我仔細看看她,覺得能跟一個外星女孩談話實在不可思議。她走到我身邊問道:「你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這…這…要我說實話?

 

「當然!

 

我不大會撒謊,所以只好老實說出第一次見面的真實感受。

 

「不怎麼愉快…那我給你什麼感覺?

 

「也不太好。但是很快就改變了。現在的感覺大大不同。」

 

「文卡,那妳現在對我感覺怎麼樣?

 

「我感覺你就是那個我一直夢寐以求的人。」

 

這句話正是我想對她說的,只不過我無法如此精確而簡潔地表達出來。

 

「我心裡也有同樣的感覺。那是一種越來越深、越來越濃的情感。」我衷心地說。

 

她那對紫色的眼睛閃爍著光芒,看上去十分美麗。我們倆注視著對方,彷彿已經飛昇到另一個世界去了…這時,阿米的聲音從指揮艙傳來:「注意!禁止戀愛!」我們沒有理睬他的話,四隻眼睛黏得分不開。

 

「我願意永遠跟妳在一起。」我緊握文卡的雙手。

 

阿米從遠處再次進行干擾:「你們可要記住:你們各自有真正的伴侶,應該忠誠不欺!

 

這句話讓我們沉默了半晌,然後文卡問我:「你覺得我們的事是不被許可的嗎?

 

「說實在的,我不覺得。就算是不被許可,我也不在乎!我怎麼能放棄我的真情呢?這不是意志力能夠控制的。」

 

阿米提醒道:「你們想想將來還要跟『那個人』相會。要記住那個人啊!

 

我想起了那個日本姑娘。不錯,看到日本姑娘時,我的確有強烈的愛慕之情。可是現在呢,文卡是真實存在的,而那個姑娘僅僅是一段回憶。

 

我以非常堅定的語氣說:「我永遠都選擇文卡!

 

「我永遠都選擇彼得羅!

 

「這種熱情如同曇花一現,一遇到風雨就會被澆熄,就如同卡拉波羅肉或者烤小羊肉一樣。」阿米取笑我們。

 

阿米如此嚴厲地批評我們,讓我們覺得自己做錯了事。我和文卡有些懊悔地對看了一眼。過了一會兒,我們倆依然手拉著手。文卡說:「親愛的彼得羅,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無論別人怎麼說你,我永遠不會動搖對你的愛!你永遠是我唯一的愛人,哪怕你我分隔兩地…」

 

文卡的眼眶中有淚珠在打轉。我也一樣激動,情不自禁地從心坎裡湧出這些話來:「文卡,我不認識妳的時候過得很孤獨;認識妳以後,我的心靈十分充實。今後,即使妳不在我身邊,我的心中也永遠有妳;我們的關係是長長久久的。我無法表達這份感情對我有多麼重要,但是,妳在我心裡,永遠在我心裡。」

 

我們情不自禁地互相擁抱。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我們兩人從那時起彷彿緊緊結合在一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我們就這樣擁抱著彼此。阿米用他那慣有的幽默感干涉道:「別亂搞啦!這是不道德的行為。羊皮書已經翻譯完成了,而且咱們快到卡裡布爾星球了。」

 

我們睜開了眼睛,透過身旁的玻璃窗向外看,深藍色的蒼穹上佈滿了星星。我們向指揮艙跑去。正前方的舷窗外面出現了一片驚人的景象:天空中有兩個太陽:一個大一些,是藍色的:另一個小一些,是白色的。

 

「這是天狼星。」

 

「你是指哪一個?」我問阿米。

 

「兩個都是。人們從地球上看這兩顆星星好像是一個,原因是它們距離很近,而且離地球很遠。看見那個亮點了嗎?

 

阿米指指遠方一個葡萄大小的藍色小球。

 

「那就是卡裡布爾,是咱們的目的地。我們在那個星球培育植物品種。那裡就好像是一座巨大的『宇宙苗圃』,園中的一切都是我們種植的。一旦產出優良品種,我們就把它送到有需要的星球上去。」

 

「有多少人住在那裡?

 

「只有幾位遺傳學工程師,他們住在控制中心。」

 

我們迅速地飛向那個發光的圓形球體。當它逐漸變成一個巨大的盤狀物,並且佔據了整片窗前的視野時,我發現這個星球的表面是淡藍色的,和地球不太一樣。我們飛臨一大片紫色沙灘的上空,只見寧靜的淡紫色海水緩緩起伏著。

 

文卡快活地喊道:「這真是太美了!能下去看看嗎?

 

「沒問題。再說,我也答應過彼得羅去海灘上走走。」

 

沒錯。上次漫遊時,阿米對我做過這個承諾。

 

「這裡的氧氣、引力、溫度和植物對你們絕對無害。你們對這座星球也不會有影響。我得為下個漫遊目的地安排路線,你們可以到下面走走。用不著害怕!這裡沒有任何東西會傷害你們的。但是,你們什麼也別吃。」

 

艙門打開了。我們走下舷梯。我帶著文卡踏上柔軟的沙灘,淡藍色的陽光照耀著我們:太陽很大,好像我在奧菲爾上看到的一樣。

 

「空氣好新鮮啊!」文卡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花香和海藻的芬芳呢!

 

太陽雖然很大,可是陽光不如地球或者契阿上強烈,也比奧菲爾上黯淡一些,因為卡裡布爾外表有厚厚的大氣層。眼前的情景讓我想起地球黃昏時分的海灘。但與地球上相比,這片海灘的顏色變化更加微妙。此外,地球上的沙灘不是紫色的,海水也不是淡紫色的。

 

我和文卡手拉著手向前方走去。當我們走過海灣的一個彎曲處時,眼前出現了一座延伸到海邊的大花園,裡面種了很多植物,開滿了各式各樣的花朵。

 

「這裡就像是天堂啊!」文卡興奮地容光煥發。

 

我們漸漸離開海灘,從花叢中深入到園中。我們發現遠處有一片小樹林,那些樹沒有葉子,樹枝上只長了一些細細的條狀物。樹皮非常光滑,像是人工製成的一樣。

 

巨大的太陽開始向水面落下,陽光照亮了文卡的面頰,為她添上了一抹亮麗的光彩。我們兩人坐在樹下,許多細細的條狀物因為過長而垂到地上,層層交迭之下像極了一個個擺在花叢間鬆軟的坐墊。

 

我們靜靜觀賞著平靜水面上閃爍的波光。我從來沒看過如此奇異美麗的落日景象。我注意到有一道光線從文卡身後投射過來,照亮了她的頭髮。回頭看去,只見第二個太陽出現在樹梢後頭。

 

「看!又一個太陽!

 

「太神奇了!日昇和日落的景觀竟然同時出現!」我們兩人相視而笑。

 

過了一會兒,文卡面帶憂愁地說:「我認為這是不對的…」

 

「妳指的是什麼?

 

「我們知道彼此都有人在等待對方,將來…」

 

我們陷入了長長的沉默。

 

我說:「阿米不該讓我們見面。他應該事先設想到我們會互相愛慕;他本來可以避免發生這樣的事情…」

 

「但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應該感謝阿米。」文卡真誠地說。

 

她說得也有道理。我們會不時想起和未來伴侶相遇的畫面,這便是唯一阻撓我們幸福的絆腳石。

 

我好奇地想知道誰是文卡未來的知心。我問她:「你那位英雄,是什麼樣的人?」也許我有些醋意。

 

「最好永遠忘掉那件事!我們只管想著彼此吧!

 

「好主意!我忘掉那個前額有痣的姑娘,妳忘掉妳那個藍色王子!

 

「你怎麼知道他是藍色的?

 

「文卡,我們不是說好不要講了嗎?妳幹嘛又問?

 

「因為他的皮膚確實是是藍色的…」

 

「那麼,成雙成對的愛侶都有著同樣顏色的皮膚;因為我看到的那位姑娘的皮膚也是藍色的。」

 

文卡聽了十分好奇,她想知道我和藍色佳人相遇的情景。

 

「當時我漂浮在空中,附近有一片湖泊,一群天鵝向我搖頭擺尾,綠草和鮮花都在歌唱。她坐在…」

 

「她的身旁是不是有玫瑰色葉子的籐蔓,和五顏六色的墊子?」我驚訝得目瞪口呆。文卡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我想妳一定讀過我的書。」

 

「如果你讀我的書,也會發現同樣的情景;只不過敘述者是那位姑娘…」

 

「…原來是妳!

 

我們倆緊緊相擁,彷彿彼此交融在一起。此時此刻,我們已經毫無罪惡感,幸福快樂的感覺充溢全身,和那次與日本姑娘相遇時一樣…

 

「好啦,浪漫夠了。」阿米的聲音打斷我的思緒,他站在花叢中微笑地看著我們。

 

文卡假裝生氣地說:「你撒謊騙人!

 

文卡指的是,阿米曾經說過,我和文卡的知己分別在地球和契阿;他還說,我和文卡的愛情是被禁止的。

 

「我希望讓你們自己發現這個秘密。這樣難道不是更好嗎?

 

「但是你不該騙我們說…」

 

「如果我說『來,讓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你未來的另一半』,是不是有種逼迫和強制的意味,也沒有新鮮感?相反地,你們用這種方式相認不就自然多了?我故意設置了機關,看看你們能不能突破難關。你們表現得很好啊!

 

在我們回飛船的路上,我問阿米:「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在那個玫瑰色的世界裡相遇?

 

「還得經過幾次見面和分離。從今以後,你們經常要互相尋覓,一生一世都在互相尋找,但是總有重逢的機會。最後,你們會在玫瑰色的世界相遇,並且終將結合在一起,變成一個完整的個體。而現在,你們被分成兩半,分別在不同的地方追求進化。」

 

文卡傷心地問道:「那現在呢?我們得分手嗎?

 

「是的。妳得回到契阿,彼得羅得回地球去。別忘記,你們還有援助自己星球的任務呢!一個人如果不幫助自己的同胞,就顯得太以自我為中心。太自我中心的人,他的進化程度也不會高到哪裡去。而進化程度不高的人就不配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能找到另一半是一種福分,這是努力追求的結果;同樣地,生活在文明發達的世界也是一種福分。如果你們不能為愛奉獻心力,命運就會拆散你們;相反地,只要你們越是盡力幫助別人,命運就會讓你們早日團聚。」

 

我們難過地走上飛船的舷梯。

 

「硬生生把我們拆散真是太令人痛苦了…」

 

「還沒有想像中難以承受,因為現在你們知道自己的伴侶在哪裡,可以想念對方,等待對方。再說,你們可以互相聯繫。」

 

「怎麼聯繫?難道你要在我們身上放對講機嗎?

 

「用不著。如果兩顆心是由愛情連結在一起,彼此的交流可以超越時間和空間。」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裡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40016/0000FSWJ.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