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神學會五十週年慶還沒有舉行以前,貝贊特夫人曾試著緩和克和主要會員之間的緊張關係。他把這位年輕的世界導師請到屋裡來,賴德拜特、吉拿拉迦達沙、阿倫戴爾以及衛奇伍德都已在場。她問克願不願意接受甄選出來的十二門徒,克回答說他只願意接受貝贊特夫人。

 

五十週年慶之後,接著便是世界明星大會,克在一株古老的菩提樹下演說,陽光灑在它的枝葉和盤繞的樹根上,使它顯得出奇的茂密。克的演講進行到一半,突然從第三人稱轉成第一人稱,全場為之嘩然。他說:“他來到這個世上是為了那些懷著渴望的人”就在這個地方他突然轉成:“我來到這個世上卻是為了那些祈求快樂和同情的人。我來是為了改造而不是摧毀。”許多現場​​的聽眾都感覺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強而有力,而且音質也不一樣了。事後貝贊特夫人宣布:“這個事件清楚地揭示化身已經成功。”

 

2月,克從阿迪亞爾趕赴瓦拉納西,他將在卡馬恰學校為孩子們演說,結果因為食物中毒而發高燒,只好返回阿迪亞爾。醫生建議他最好休息一陣子,於是他北上歐塔卡孟。他在那兒寫了這段札記:

我最近一直在做一項實驗,我想弄清楚為什麼我能從自己的身體抽離。這項實驗已經進行兩三天,也許一個禮拜了,我發現有時我能很輕易地脫離自己的身體,站在旁邊看著它。有一次我站在床邊,而我的身體卻躺在床上,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從那天以後,我開始有一份清楚的抽離感,雖然我的身體有它自己的渴求和慾望,但不論怎樣它都無法影響真正的我了。

 

1926年的春天,貝贊特夫人陪同克回英國,克里希那吉對身邊的一些朋友表示,他很認真地考慮剃度出家。

 

7月克又趕赴歐門,雖然貝贊特夫人在場,“爐邊演說”的人卻是克。克當時展現出一份和宇宙合一的狂喜,他說的話已經和傳統的神智學完全不同,這使得在場的衛奇伍德非常不安。他悄悄對貝贊特夫人說,透過克演講的並不是彌勒尊者,而是一個極為厲害的邪靈。事後貝贊特夫人把這件事告訴了克,他顯得十分震驚,他告訴她,如果她相信這種說辭,他就永遠不再開口。於是貝贊特夫人只好三緘其口。

 

第二天晚上克告訴與會的人員:“去年冬天我在印度的山丘散步,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了我的老師、我的愛、我的理想,自從看到那個影像之後,我似乎在每一棵樹、每一座山、每一塊小石頭和每一隻小蟲的身上都看到他,這份了悟從此一直伴隨著我。”與萬物合一的感受,成為他當時演講的主題。

 

在最後一次演說中,克這麼說:“過去的兩星期中,我有了驚人的改變,無論是內在或外在,包括我的臉、我的雙手、我的身體,甚至我整個人都變了。要想有新鮮的氣息,就必須不斷地改變,不斷地歷經內心的混亂和磨煉。”

 

有關1926年的歐門大會,愛斯特.布萊特寫了下面這段感言:

大家圍著柴堆坐成一圈,貝贊特夫人坐在他的身邊。她對他充滿著關愛和仰慕,雖然不能永遠了解他的心,但是她深​​信時間將證明他絕對是新時代的先驅。他們穿過與會的男男女女走到柴堆旁,滿頭銀髮的老人和面貌姣好而善體人意的克里希那吉,共同點燃了營火,大家在火光中安靜地坐了一會兒…

 

有一次大夥兒坐在一起討論某個難題,他的好友拉嘉戈帕爾突然對他說:“但是你確實是我們的老師啊!”克里希那吉肅靜了一下才說:“我不過為你們點燃了一盞燈罷了。”

 

1926年的8月到1927年的4月,安妮.貝贊特和克里希那穆提都在奧哈伊,這可能是他們相處最長的一段時間。安妮.貝贊特感覺得出克需要她的陪伴,因此取消了在印度的各種活動。他們一起種樹,她同時更忙著辦理購置土地的手續,後來就在這個山谷中建立了快樂谷基金會。因為有機會和他朝夕相處,她才發覺他早已超越了通神學會的傳統教誨。

 

貝贊特夫人看到的是一個嶄新的克里希那穆提,她發現早期的預言是錯誤的,克並沒有把他的身體完全讓給彌勒尊者的片段意識使用,相反的,克的意識和彌勒尊者的意識卻合而為一了。在1012日寫給阿倫戴爾的一封信中,她確認了這一點:“克一直都在改變,但是他看起來不像把身體完全讓給了尊者,似乎更像兩種意識的融合。”

 

跡象越來越明顯,克既沒有受到賴德拜特的影響,也沒有被大戰時英國的那段苦日子所困,更沒有被貴族式的禮遇腐化。克的心智一直保持在空性中,不被干擾地觀察周遭的一切。

 

經過長時間的孕育,克終於擺脫了通神學會加諸他身上的那些膚淺的儀式和階級觀念,一點疤痕也沒有留下。如欲探索或去除人類意識的結構,深入思想和情感的核心,從層層的知識障礙中掙脫,最後煥然一新地覺知所有,就必須具備爆發性的能量才能辦得到,因此他一直都過著節制和禁慾的生活,他曾經說過:“這一切都是為了儲存能量。”

 

他的覺性越來越明澈,他的話語也益發地簡捷有力。29日他寫了一封信給賴德拜特:

我已經非常清楚我的命運和我的任務。我也很清楚我已經和尊者的意識合而為一,他的能量終有一天會完全把我灌滿。我感覺,同時我也知道我杯中的水快滿了,而且很快就要溢出杯外。我必須耐心地等候,我渴望,同時也堅信我會使每一個人得到快樂。

 

貝贊特夫人離開美國之前,向美聯社發布了一項宣言:

“聖靈再度降臨在一個人身上,他就是克里希那穆提。到目前為止,他可以說是完美無缺的,認識他的人都可以提出見證。世界導師終於再度出現。”

 

1927年在歐門舉行的世界明星大會上,克的開場白已經完全和通神學會的教誨背道而馳。630日那天他說:“多少世以來,當然也包括我這一生,尤其是前幾個月,我一直努力想得到解脫,並且從我的朋友、我的經書、我的學會之中解脫出來。你們也必須爭取同樣的解脫,你們的心必須持續不斷地在混亂中改革。”克當時正處於突變中,再也沒有任何老師或權威能令他滿足了。

 

他一直不停地質問自己:世界導師這個形體的背後到底是什麼?他小的時候時常告訴他的聽眾,他看得到吹笛子的師利.克里希那;進了通神學會以後,在賴德拜特的影響之下,他又時常見到指導靈庫特忽米和彌勒尊者;在奧哈伊當拙火覺醒時,他於狂喜之中甚至見到了佛陀。

 

“我的愛”指的就是克里希那、指導靈和佛陀,當然還有更深一層的含義,“我的愛就是一望無際的天空、花朵和每個人。克里希那穆提存在於每一個眾生的身上。他因為心中那巨大無比的悲心而與萬物合一了。”

 

吉拿拉迦達沙很快便來到歐門營區,他立刻質問克里希那穆提所說的話,因為克非常明顯地拒絕了所有的權威,包括指導靈這類牢不可破的信仰在內。623日他回答了吉拿拉迦達沙的質問,“我和'我的愛'已經融為一體,我已經見到完整的實相,對我而言這就是解脫。”接著他又說,“克里希那穆提的自我已經被火焰吞沒,將來不論自我的火花繼續存留在火焰中,或是被擠出這火焰之外,那都不重要了。”

 

1928年的夏天,克里希那穆提在荷蘭的爾德避暑,他向身邊的友人表示,他可能解散貝贊特夫人為他設立的世界明星社。

 

82日到12日,世界各地來了三千多名會員聚集在歐門營區,等著聆聽克里希那穆提的教誨。他明白地告訴所有的聽眾,必須解除心中的權威,尤其是對世界導師的盲目崇拜,每一個人都應該靠自己的光來照亮自己。後來他跟一名路透社的記者說:“無論是佛陀或基督,從來沒有強調過自己的神聖,因為門徒的崇拜,才把他們的老師神化了。”出乎這名記者的意料之外,克里希那穆提稀鬆平常地開始轉而談論打高爾夫球的事。

 

克和通神學會關係破裂的謠言立刻宣揚開了。安妮.貝贊特當時沒有參加歐門的會議,當她聽到克的說辭之後立刻重病,甚至有人說她吃驚得昏倒在地,一時不省人事。在這之前她已長期臥病,她的心智漸漸在退化,記憶力也喪失了。當時有人告訴她,克公開拒絕接受通神學會要他扮演的彌賽亞的角色。

 

回到印度,她的神智逐漸清醒,她立刻關閉了通神學會的秘授部門,宣稱世界導師已經重現,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資格再傳法。19281230日,她給克寫了下面這封信:

 

我親愛的兒子:

我已經叫瓦爾瑪捎信給所有秘授部門的秘書。我相信我們的學生應該暫時放下舊有的教誨,專心聽你的指導,因此我才暫時把秘授部門關閉。我很抱歉不能來接你,因為行程無法改變。

全心全意愛你的母親

 

幾個月之後,貝贊特夫人在會員的壓力之下,不得已又重新開放了秘授部門。她告訴克里希那穆提,她寧願辭去通神學會主席的職位,伴隨在他身邊聽他傳法,但是克拒絕讓她這麼做。

 

192983日,在貝贊特夫人和三千名會員的面前,克里希那穆提斬釘截鐵地宣布解除世界明星社。他當時對會員的演說,幾乎是他弟弟死後覺醒的般若智慧的總結,也代表了他終身不移的立場:

 

“我主張真理是無路可循的。你不能透過任何宗教或法門而達到它。我絕對堅持這個觀點。既然真理是無限的,沒有任何束縛而又無路可循,當然也就不需要人為組織了。沒有任何組織有權利強迫人們專走特定的一條路。如果你了解了這點,你就會發現信仰根本無法組織化。

 

信仰純屬個人之事,你不能也不應該使它組織化,如果你這麼做,真理就變成了僵死的教條,同時也變成那些懦弱的人和暫時無法得到滿足的人的玩物。真理無法屈就於人,人必須通過努力來親近它。高山無法自動移到你的腳前,你必須不畏艱險地穿過山谷,攀過懸崖峭壁,才能到達山頂

 

我不願意屬於任何宗教組織,請你們務必諒解這點。再一次地,我堅持主張沒有任何宗教組織能引領人們見到真理,如果為了這個目的而成立人為組織,必定造成人們的依賴、軟弱和束縛,既阻礙他們的成長,也使他們殘缺不全。個人的特色一被抹殺,便無法見到那無限的真理了,這就是為什麼我身為社長卻又解散它的原因。我這麼做完全是自動自發的,沒有受到任何人的影響。

 

“世界導師重現這件事沒什麼了不得,所以我不需要任何追隨者。一旦追隨某個人,你就不再追隨真理。我不管你們有沒有聽懂我的話,我既然要在世上完成一件事,就要毫不動搖地貫徹到底。我真正關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使人類得到解脫。我要把他們從所有的牢籠和恐懼之中解放出來,因此不再建立任何新的宗教、教會、理論或新的哲學。

 

你們可能會問我,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在世界巡迴演說,讓我告訴你為什麼:因為我不想要任何追隨者,任何與眾不同的門徒。人類是多麼喜愛與眾不同啊!他們竭盡所能標新立異,我絕不鼓勵這種可笑的行為,無論在天上或地上我都沒有門徒。

 

“有一位新聞記者訪問我的時候對我說,他認為能把一個擁有數千名會員的組織解散,是一個了不得的舉動,他說,'解散以後你要怎麼辦,怎麼謀生?那時將不再有人聽你演講,或追隨你了。'我告訴他,只要這個世界上有五個人聽進去我的話,而且徹底照著我的話去生活,也就綽綽有餘了。

 

“如同我曾經說過的,我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使人類都能得到解脫,幫助他們掙脫所有的局限,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得到永恆的快樂,證悟自性。

 

“因為我已經脫離束縛,完整地獲得自由,因此我希望那些想了解我的人也能獲得自由,而不是追隨我,把我關在籠子裡,變成一個新的教主。他們應該解脫所有的恐懼,包括宗教的恐懼、贖罪的恐懼、得不到愛的恐懼、死亡的恐懼以及存在的恐懼。畫家畫畫是因為他喜歡做這件事,在這件事中他表達了自己的榮耀與幸福,我做這件事也是如此,並不是因為我想從別人身上獲取什麼。

 

“你們已經習慣於聽從權威的話,你們以為依賴某個權威,就能得到心靈的解脫,你們希望靠另外一個人的神力幫你們得到永恆的快樂,因此你們所有的人生觀都奠基在這個權威的身上。

 

“你們聽我演說已經有三年,除了極少數的人之外,都沒有什麼改變。你們現在聽我說話,不要只是一味接納,必須分析清楚之後,才能完全了解我的意思。你們一旦臣服於某個權威,一定想在這個權威之上建立一個組織,於是就落在牢籠中了。

 

“你們所有的人都想依賴別人獲得快樂,獲得最終的解脫。你們已經等了我十八年,我現在終於有機會告訴你們必須把權威放在一邊,向你們的內心觀照,才能獲得證悟、光榮和純淨,你們卻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聽我的話。也許極少數一兩個人聽進去了。

 

“因此,我們為什麼要成立宗教組織?

 

“為什麼要讓那些偽善的人追隨我這個權威的假象?這句話沒有任何惡意,只因為我們已經到達一個必須面對事實的瓶頸。去年我曾經說過我絕不妥協,當時很少有人聽進去我的話。而今年我已經把話說得非常清楚了。世界明星社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無數的成員,他們準備聽我的教誨已經有十八年了,而他們現在卻絲毫不願意聽我的話。

 

“因此,為什麼要成立宗教組織?

 

“我已經說過,我的目的就是要幫助人類獲得徹底的解脫。只有當人們獲得理性與愛之間的和諧,才能獲得不朽的永恆。絕對真理就是生命本身,我要每一個人都像晴空中的飛鳥一樣快樂,無拘無束,獨立自主,充滿著自由的至樂。你們已經等了我十八年,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必須從糾結不清的煩惱中解脫,要做到這點並不需要宗教組織。這個世界上可能只有五個到十個人能真正了解我的話,而且能夠把不重要的瑣事放下,專心在靈性上精進。至於那些懦弱的人,沒有任何宗教組織能幫他們找到真理,因為真理不近不遠,就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你們要打字的時候,便使用打字機,你們絕不會在這個時候把打字機供在神壇上,但是當你們一心想成立宗教組織時,你們卻在這麼做。所有的新聞記者問我的第一個問題都是:你有多少追隨者?人們都從信徒的多寡來判斷這個權威是真是假。我告訴他們我不知道我有多少追隨者,我也不在乎這一點,即使只有一個人得到解脫,也就足夠了。你們總以為只有少數人握有通往至樂境界的鑰匙,其實那個鑰匙就是你自己。在你淨化自己的當下那一刻,你已經身處彼岸了。你將會發現,依賴別人帶給你快樂、安慰和力量,是多麼荒謬的事。

 

“因此,為什麼要成立宗教組織?

 

“你們一直習慣讓別人來驗證你們修得的果位,這真是幼稚極了,你的內心美醜與否,只有你自己知道,除了你之外,怎麼可能有別人知道你內心的真相,你們對這類事太不嚴肅了。

 

“因此,為什麼要成立宗教組織?

 

“但是那些一心想了解、想探索無始無終永恆的人,就會真的手攜手勇猛精進,他們也必定會激勵那些生活在幻像中的人。他們將全神貫注燃燒出燦爛的火焰,因為他們已經有了領悟。這樣的團體才是我們要創造的,只有在如此深厚的情誼之上,人們才可能互助合作。這種合作之中既沒有權威,也沒有任何動機,更不是為了贖罪,只因為他們已經領悟。這件事比任何享樂或犧牲都要偉大得多。

 

“經過兩年的深思,我才做出這個決定,這不是暫時的衝動,也不是在別人的影響之下做的。身為社長的我,現在已經決定解散世界明星社,你們有權利成立另外的組織,成立另外的牢籠,或是為牢籠點綴一些裝飾品,那都不是我關心的事了。我唯一關心的只有如何徹底使人們得到解脫。”

 

不久,所有屬於世界明星社的財產全數退還給當初的捐贈者,只留下一間小小的辦公室,由拉嘉戈帕爾主持克里希那穆提演講集的出版事務。這時,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克只是一個完全反對宗教信仰的哲人,許多通神學會的死硬派甚至主張世界導師的化身已經被摧毀。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摘自:克里希那穆提傳
作者:普普爾·賈亞卡爾
譯者:胡因夢
出版社:深圳報業集團出版社
轉載自:http://lz.book.sohu.com/lz_info.php.bookid=7561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