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資格就是相信你擁有權利去得到任何你想要的,而根本不管別人的願望是如何的。它讓你有這樣一種感覺,那就是你不受限於那些能夠限制別人的規則。你把自己看成是在別人之上的。他們的活動在你看來無聊和不值得你注意的。

 

擺資格就是覺得你從根本上就是高人一等的。當別人不這樣看待你時,你就感覺沒有被欣賞。你的資格感並不是建立在技巧和天分之上的。你覺得你就是有資格得到你想要的,即使你不想去做那些為了得到它而需要做的事,或者還沒有發展出相應的去獲得它的能力。

 

在你擺資格的表象下,掩蓋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真相。然而一個還在擺資格的人是覺察不到這個真相的。只要他還覺得自己是有資格的,他就無法意識到它。資格是一個人戴的面具,這樣別人就無法認識他。然而這面具也讓他無法認識自己。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帶了一張面具,或者意識到他在隱藏什麼。這張面具將他跟自己的恐懼隔離開來。他成了這張面具,這面具控制了他的感知、思想、和行動。

 

這張面具被用來逃避更深的內在狀態,而那個狀態是無價值感。她並不覺得自己值得擁有她的生活。拒絕讓她感覺到恐懼。她拚命地需要被接受。她擺的資格是一個防禦,但是她並不知道自己在進行防禦。她害怕人、害怕失敗,也害怕自己的生活。但是她不是去體驗這些恐懼,而是去逃避它們,感覺自己有資格。

 

擺資格是一種拒絕。拒絕並不是不去承認你所知道的,而是不去看到它們。你沒有意識到什麼對你是重要的。而在你能夠認識到你所抗拒的東西之前,你無法從其中解脫出來。如果你在抗拒一個恐懼,你就無法在體驗它之前從中解脫出來。你就會創造出痛苦的結果,然後又對這結果感到吃驚。比如說,擺資格阻止了親密,親密的缺失會創造出孤立,而孤立又創造出一種不被欣賞的體驗。如果你不去治療自己對資格感的需要,你也就無法治療感到不被欣賞的痛苦。它們是一起的。

 

一個有資格感的人覺的自己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樣。她不覺得有其它可能的方式,她也無法想像別人不是這麼覺得的。感覺自己有資格就像是飛過雲端而不想下來。你相信整個天空都是屬於你一個人的。當其他的飛行者出現時,你不想看到他們。

 

「親密的缺失創造了孤立」

你將自己看做是在所有人和事之上的,你俯視他們。你更喜歡高高地在他們之上,以至於你根本無法看到他們。你感覺自己是一個國王或者女王。你並不享受別人的陪伴,除非他們所想要的跟你的是一致的。你想要自己一個人佔據整座山、整片草地,整條路,或者整個大洋。

 

在擺資格的背後隱藏的就是對嘲弄和拒絕的恐懼。擺資格和貧乏是成正比的。當貧乏的感覺增加時,想要擺資格的感覺也就增加了。當擺資格的感覺很強烈時,跟他人有意義的互動是不可能發生的。施與受也無法發生。你不會帶著興趣去聆聽或者真實地分享。

 

在資格的幻象中,分歧根本就不重要,因為你根本就不重視別人的意見。你在別人拒絕你之前已經拒絕了他們,而你將你孤立的痛苦解釋為一種孤立的權利。

 

擺資格就是感覺到你有權去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別人身上,你覺得這是一種無法被質疑的權利。這種高貴的孤立是空洞的,它就是那沒有其它飛行者的天空,它就是在一座沒有其他登山者的山上,它就是一個缺乏親密感的生活。

 

擺資格需要你擺出一個不會受到傷害的樣子。它使得求助和接受都變得不可能。它就是一種感覺到除了跟自己平等的人之外,沒有人能夠幫助自己,但是你又感覺沒有可以跟你平等的人。擺資格就是在自我宣判中,將自己關在一個單獨囚禁的監獄裡,在那裡面你獨自受苦而別人也沒有權利進來。你的痛苦超過了別人的理解,你的需要是他們沒有能力提供的。你害怕他們會將你看成你看他們的樣子-沒有價值。

 

你越是害怕,你越是感覺你有資格。擺資格就像是一個小孩在黑暗中抱著的毛絨玩具,房間越是黑暗,這玩具對這孩子就越是重要。其實只有打開燈才能夠將這小孩的恐懼去除,而只有去除這孩子的恐懼才能夠去除他對這玩具的需要。這個玩具就是你的資格感。去承認你的恐懼就是打開燈的第一步。

 

探索資格感

 

當你閱讀這一章時:

1.你看到了自己嗎?

2.你是否情緒強烈地說:「這不是我」?

3.你覺得這是你認識的一個人的行為模式?

 

如果對前兩個問題的回答是肯定的:

 

那麼去感覺一下你有可能是恐懼的。對你的身體進行一個快速的掃瞄。溫柔地對待自己,讓自己慢慢敞開去看到這個恐懼。每一次你感覺到自己是有資格的時候就去重複這個練習。

 

如果對第三個問題的回答是肯定的:

 

那麼去感覺一下那個你認識的人是恐懼的,否則他(她)不會這樣的。

 

你真正有資格獲得的是慈悲和智慧。你也有資格獲得一個有創造性、意識、和自由的生活。你有資格擁有一些用心來彼此連接的同伴。你有資格獲得喜悅,不過要在與他人的共同創造中,而不是在孤立中獲得。你也有資格去創造,不過要跟他人一同合奏。

 

這些體驗很自然就能到來,就像雪在冬天到來,草在春天變綠一樣。擺資格則是通過你恐懼的過濾去感知你的最高潛能。擺資格是對恐懼的暫時防禦,你恐懼宇宙不夠大、不夠豐盛、不夠公平、不夠仁慈來滿足你的需要。但是宇宙是這樣的。你靈魂的需要在每一刻都是被滿足的。

 

當你的個性的意願跟你的靈魂的需要是一致的時候,它們也總是被滿足的。當你的個性跟你的靈魂調整為一致時,這個資格就永遠不會從你手中被奪走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轉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886d1b0100hiwb.html

 

 

友善提醒:多一分的瞭解就少一分對未知的恐慌,對訊息無須批判分析,知悉即可。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困擾、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