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時,我並不知道一些母親的夥伴和我母親一同為我祈禱,希望我能停止使用大麻和香煙。在被夏令營踢出來後,我和我母親對於我使用毒品這件事有過詳談。我跟她談起大麻一點也不會不自在,我當時說我看不出大麻有任何害處。她沒有訓我,只是聆聽。

 

母親非常聰明,她用祈禱來處理這個狀況,而不是處罰我。有一天我起床後,對大麻一點慾望都沒有了。當放學後,朋友遞給我一根大麻煙共享,我居然一點都不想要。這一切就像黑和白那麼絕對:在這之前我對大麻的慾望強烈,但突然,我的內在有了改變,我對大麻沒有了半點渴望。禱告治癒了我,在我不知情也沒有我的同意之下。

 

賴瑞‧多斯醫生在他的著作《治療的話語》裡,描述了科學對禱告功效的研究。許多研究指出禱告在統計有重要的療效,不論這些病人是否知道或認識那些為他們禱告的人。好幾項研究結果顯示,被祈禱的植物成長的速度比沒有被祈禱的來得快。這個研究主要闡明了靈性療癒不只是讓病患有正面期待的安慰效果而已。

 

我個人對大麻依賴性的突然及戲劇性療癒—雖然當時我並不想被療癒,也不認為我需要治療,事先也不知道有其它人為我禱告—已經對我證明了禱告的功效。這強而有力的一課對我後來以心理療法治療上癮症的事業有很巨大的影響。

 

抽大麻會讓我的思考力降低,大概要三天我的頭腦才會回復清醒。我很高興也很驚奇,自己居然可以快速、沒有痛苦的戒掉大麻、煙和酒,而且也不會想念。這個療癒發生的非常自然,就像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

 

我已從毒品的影響走出來,自動地再次投入我在禮拜學校的靈性學習。我自身的療癒提升了我對心智和身體間的關聯的興趣。我貪心地吸收能讀到和聽到的形上學知識。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喜樂,比任何藥物引發的狀態都更為喜樂。 」

 


作者:朵琳.芙秋
譯者:詹采妮,張志華
摘錄:阿光
圖片&版面編輯:宛沂
摘自《靈療、奇跡、光行者》第三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0776da80102v2pt.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