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飯後,我們從桌邊起身。女主人領我們來到了花園。令我們大為吃驚的是,我們看到那裡坐著耶穌、埃彌爾、賈斯特和巴德·拉赫。我們在他們身邊坐下,立刻體會到了一種說不出的輕鬆感。這使我們意識到自己現在有多麼依賴這些大師朋友。我們就像是用鐵鏈與他們聯結在了一起。我察覺到這不是一件好事。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在生活的大舞台上扮演自己特定的角色,這樣才沒有人會變成一個簡單的木偶。我明白,假如我們既不能在無助的情況下自立,又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那他們或許將不得不斷絕與我們的聯繫。不久後,托馬斯也非常坦率地談到過這個話題。


此時太陽剛落下去。在那漸漸消逝的淡淡餘暉的渲染下,整個風景呈現出極其豐富的色彩和難以描述的美麗。一絲風都沒有。也沒有一點兒聲音來攪擾我們沉浸於其中的這種寧靜。對強盜的恐懼本來一直沉重地壓在我們心上,這時徹底消失了。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安寧。我們體會到了那種完全放鬆的奇妙感覺—只有感受過的人才能明白那是怎樣的滋味。可以說我們就像在一條大河上順水漂流。


突然間我們發現自己聽到了耶穌的聲音,但卻不是說話聲。我們感應到的不是詞語,而是一種流動的、有節奏的振動。我找不出別的表達方式了。那效果比話語要鮮明得多。那種節奏和韻律是無法描述的。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全新的體驗。那些思想似乎湧入我們內在並居留在了那裡。它們一邊湧來,我們一邊將其速記了下來。後來我們把它們轉換成語句。再後來我們又將其全部提交給大師朋友們審閱。


以下就是我們記錄的那些思想:「當我說"看哪,一個上帝的基督在那兒",我看到的是那呈現出來的神人。我看自己的身體如同真正的神殿。它是工具,是完美的通道。通過它,那創造性的本源能自由地顯現出來。因此,與這本源相符的造物在形象上、形態上和相似度上都是完美的。"我是上帝"—正是抱著這樣的態度,我在各種情況下都表現出主宰的姿態並顯化出我所喜愛的。假如"我是"沒有在我整個人性中表現出上帝的話,那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將上帝顯現出來。處在這個積極、正向的態度中,人可以掌控一切情況。基督是勝利者,是必定獲勝的。上帝與人攜手同行,融合為一。從此只有一個本源,只有一個人。」


我們中的一個人思考片刻後問道:「我們怎麼才能把這光顯現出來並在實際中運用它呢?」


答覆是:「讓你們的身體成為一個發動機,使那創造性的、光芒四射的偉大本源通過它流淌出去。這偉大本源是一切力量的體現。那時你們的身體就會像一台發電機一樣運作。它會收集並放大這股能量,而你們將會使這能量顯現為純淨白光的形態。什麼都無法抗拒這白光。在這種情況下,任何針對你們的不良企圖都無法傷害到你們。你們還可以沿著這些光線發送出非常強烈的電能脈衝,足以摧毀任何試圖危害你們的人的身體。抗拒這能量的人只會使這能量變得更強大並增加其效力。因此任何以自私的意願對抗這能量的人都只會害了自己。如果沒有人對抗它,那它就會通過發送它的人和接收它的人而將其有益的芳香散播出去。


這就是上帝的純淨之光。每當沒有人給其運作設置障礙時,這個力量就會與他人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以它最高的速率振動著。所有接受它的人都會在一個和諧而又完美的和音上振動。沒有任何損害能落到他們身上,因為他們在與上帝協同振動。什麼都不能傷害一個不抗拒上帝之振動的人。振動就是生活。現在你們知道自己是如何與上帝不斷地生活在一起的了吧?抱著這樣的態度,就不會有任何分離的可能。唯一的分離就是抗拒,正是它導致了不和諧。


當你們站在聖山上、與上帝連接在一起時,任何惡都無法靠近你們。這不再是給某個人的特殊恩典,而是所有人都具有的可能性。"我是"是那絕對完美的偉大起因,在這個源頭中所有孩子都與上帝連接在一起。那時他們按照那偉大的律法生活,在以最高速率振動著的活躍思想的狀態下生活。任何不和諧的振動都無法干擾這速率,也無法滲入這個區域。在這個區域中,人們是在自己家裡,萬物都屬於這裡。這個區域構成了萬物的神聖王國。


人們也可以用這股力量把那些針對自己的錯誤想法和有害念頭反射回去。假如你們願意的話,你們也可以強化這神聖白光,賦予它上帝的力量,把那針對你們的事物或思想的能量加以放大和轉化,然後將其放入你們的反射器中,使其以光速返回到發送它的人那裡。原本以低級振動速率針對你們而來的,這時會以一道純淨白光的形態被發送回去。這光的活力是那麼強大,以致當它碰到那原先的發送者時,可以摧毀這個先創造出那低級振動的人的身體。


你們是否認識那個人或者是否知道發出那振動的地點都無關緊要,這個振動會準確無誤地返回到它的源頭。最後審判的日子到了,或者說酬報的日子到了。按照你們所給出的,你們將大大地獲得回報(依照上帝的尺度)。這回報是實實在在的,是多得滿溢出來的。


我們可以轉化上帝的力量並以一種不可抗拒的威力將其發送到外面。這就是你們看到的從我身體裡發出的那些光線。你們的身體也在放射出光,只是沒有這麼強烈。隨著你們繼續運用這股力量並使之配合那偉大律法或本源,你們會增加自己光的強度,並且可以有意識地引領這光去實現一切美好的願望。


當藝術家們描繪我在客西馬尼(*位於耶路撒冷城東橄欖山西邊的一個園子。耶穌被捕前曾在此處禱告。—譯注)的情景時,他們讓光線從天空降落到我身上,而事實上那些光是從我身體裡發出來的。這光就是上帝的力量。它在我內部孕育,然後通過我的反射器被投射到外面。而所有在其神聖遺傳中表現得如同上帝一般的人的身體都會發出類似的光—上帝的基督與所有人都是合而為一的。這也是人類的格言,是可以將其付諸實踐的。當兄弟們融入這吸收一切的"一"之中時,他們還會相互爭吵嗎?


現在,你們要強化這白光、這上帝之光,要把上帝的力量發送到它上面。給它加上轉化了的力量,使它依照你們的命令,變得比那朝你們發送過來的能量強大一萬倍或一千萬倍。然後讓這光沿著它來時的路返回。當那個本想作惡的人收到這返回的光、並把它當作來自上帝的光接受下來時,他所有被起訴的罪惡就都被抹去、被原諒、被忘卻了。這時什麼都不能傷害你們,也不能傷害那個發送出最初的錯誤想法的人了。


你們雙方都注視著上帝。你們合而為一了。一種完美的和諧取代了那個不和諧。


假如與此相反,那個發送錯誤想法的人不接受你們強力發出的白光,那他的身體就會被摧毀。只要我們允許這純淨的白光來完善我們的工作,它就會消除一切不和諧的振動。假如有人抗拒它,那這個頑固對抗它的人就注定會被消滅。他會給自己招致那創造性本源的全然敵對,其強烈程度相當於他抗拒程度的平方。


在這種狀態下,你們代表著那傳播上帝力量的天主,代表著那以德報怨的法則。但即使是在這樣的狀態下,你們也要由衷地做到謙卑,絕不去評判。要把你們全部的愛一點兒不剩地放到這純淨白光之上,還要留意保證那是上帝之愛。當你們這樣做時,那百萬雄師便會聽從你們的調遣。你們要保持溫和、謙卑,要渴望服從那純淨的上帝之光。上帝是生命、愛、純淨與美,是永恆而又深邃的。


身體包含著七個可用作反射器的中心。你們可以使它們發出比任何人造光都強烈得多的光芒。當你們有意發送這光時,它會閃耀出更強的光輝,並能到達比任何電力傳輸都更廣大的範圍。如果你們讓這七個中心同時發光,那你們就被一副無法穿透的盔甲完全包裹住了。身體會閃耀出比正午的太陽還要強烈得多的光芒。你們會站在那造物的天主面前,站在那永恆的軍神面前。你們將是坦然的、必勝的,同時又是和平的、仁愛的。那時你們的身體是美妙的、靈性的、神聖的,而上帝會君臨於你們的這個身體之中。」


當這些思想作為振動傳到我們這兒時,耶穌和其他幾位大師發出的光變得非常耀眼。這光就像是熔化的金子,它那振動的光輝穿透一切。在我們看來它似乎無窮無盡地擴展開去,但我們的所有其它感官都感覺到我們仍待在堅實在大地上。


那些思想振動又傳了過來:你們可以使自己的身體在世俗之人眼中變得完全不可見。要做到這一點,就得把自己的全部思想完全、準確地集中到那上帝的純淨白光之上,使這白光通過那七個作為反射器而協同運作的中心放射出去。然後你們可以顯現在任意一道光上,以你們想要呈現的形象出現在那些對你們有惡念的人面前。你們可以用光速沿著這光前進,瞬間移動到自己想去的地方。這時對於那些看不到物質之外的人來說,你們的身體就是不可見的。他們能意識到存在某種他們無法理解的東西,這使他們能感知到你們呈現給他們的任何形象。對於他們不理解的事物,他們會覺得那是神秘的或超自然的,而這些由於懷疑或迷信而發展出的能力很容易加以左右。


這樣你們就可以把愛發送給那些想要作惡的人,而他們施展出的能量會反射回他們自己身上。他們發送出的那些惡念描繪出一種低級的性狀。每個人在與自己深信為敵人的人爭鬥時,都具有那樣的性狀。實際上,他們是在與他們低級自我的映像相爭鬥。這樣一些映像把最好的朋友變成了敵人,激起了兄弟之間的鬥爭。


假如這伙強盜執意要攻打這個村莊,那他們最終會自相殘殺。已經給了他們機會,讓他們可以離開這個地區,不對這裡的居民作惡。如果他們不抓住這個機會,那他們就會反過頭來互相攻擊。人不可能試圖消滅自己的兄弟卻不給自己招來同樣的命運。我們只向這些人發送上帝之愛的純淨白光。假如他們用仇恨、背叛或報復心來回應這愛,那他們就會自動把這光化作燒燬他們的火焰。你們沒有什麼可擔心的。我們只獻出愛,但我們不能強迫他們接受這愛。如果那些強盜懷著愛而來,那就不會有衝突。不管怎樣,這場紛爭我們已經贏了。


就在這時,我們得知一位信使走近了村子。我們前去與他見面。他告訴我們說那些強盜已經停止了搶掠,正安靜地駐紮在距「T」字形寺三十五公里的地方。自從居民們求援之後,強盜就停止了對他們生命、財產的侵害,但為了防止居民們的武力抵抗,強盜仍把那些俘虜扣作人質。據這位信使說,有傳聞稱如果不把財寶交給這伙強盜,他們就將在明天或後天攻打我們的村子。這位信使也帶來了俘虜們的致意。他說所有居民都主動提出要冒死保衛這個村莊,但大師們告訴他不一定需要做這樣的犧牲。村民們為了他對共同保衛工作所做的努力而向他表示深深的謝意,同時勸他返回到自己那兒去。

 

 

●作者:[美國]Baird Thomas Spalding (英文版於1921年出版)
●法文版譯者:[法國]Louis Colombelle (法文版於1946年出版)
●廬影譯自此書法文版,原書名為:《大師們的生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0b07e0102w7er.html

《靈修大師們的生活與教導》
http://san23.pixnet.net/blog/category/1415040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