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避這個世界就是世俗性。我們以各種方式來逃避這個世界。逃避就是對"事實"的抗拒。理想主義者與知識份子,感性的人,宗教人士和世俗的人們,他們都以各自特殊的方式來抵抗"事實"。所以從未有過任何本質上的改變或革命。這種抵抗或逃避從我們孩提時便開始被培養,一直到我們死去。無論在東方還是西方,這都已成為傳統。



它並不是屬於東方或是西方,因為人不是按歐洲人,亞洲人或是美國人劃分來的。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有可能在每天的生活中沒有任何的抗拒,也就是說,沒有任何的防衛。我們是否有可能是打開的,也因此是高度敏感的,卻仍然從事著我們日常的工作?


由於做不到這點,其不可避免的結果就是我們通過防衛機制所培養起來的分隔過程,而這個分隔的過程也必然導致在所有關係裡的衝突。這種內在的衝突轉變成外在的衝突,導致了國家,宗教和道德等等的劃分。


是否有可能在這個社會裡過著這樣一種生活,它沒有衝突,沒有抗拒,也沒有對"事實"任何形式的逃避?"事實"一直就是這個活生生的現在。對這個生動的活力的抗拒來自於對於過往"已然"的記憶和對於"或然"的希望。這種對於過去的回憶和對於未來的希望就是對於"事實"的逃避。


我們抗拒真實的東西。而真實的東西是危險,或悲傷,或絕望,或片刻的歡愉。我們能否看著悲傷,不帶任何形式的抗拒或逃避,看著它,不只是用感官,還要去除自憐的過程,也不從那裡逃開,既不對它譴責,也不試圖接受,因為這兩者都是對於"事實"的逃避?"事實"就是悲傷或是痛苦。


看永遠是此刻的事。如果你說"我已經看過了",然後帶著你從"看過"裡所學到的東西以及關於那個"看過"的記憶去看現在的話,那麼實際上,你的眼睛就會被過去的記憶所遮蔽,因此你也就根本不是在看。真正地去看這個悲傷,它從人類誕生以來便伴隨著我們,就是不帶時間地去看。當沒有抗拒的時候,悲傷也便失去了刺痛。而對悲傷的接受,崇拜或是把它解釋掉,永遠都不會使我們直接接觸到它。


我們通過酒精,通過性,通過有組織的信仰,我們稱它為宗教,通過對於國家或是某些意識形態的服從,來編製我們逃避的網,這個網實際上就是對於"事實",內在的和外在的抗拒和逃避。所有對抗拒這一傳統的培育都是對於自由的否定。對於過去行動的記憶其實是沒有行動,因為行動是在現在的活動,行動源自"事實",而非源自對"已然"的回憶。





選自《教育就是解放心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xf3p.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轉變~感謝一切~歡迎轉載~NAMAST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