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失能遭全球背棄,人民幣蠢動欲取而代之?


油元體制鬆動,美元霸權告急的看法,原本並非主流意見,不過近來此一觀點呼聲日益高漲,CNBC一連刊出兩篇文章,聲稱美元恐遭背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不保。


CNBC 11日兩篇報導稱,High Frequency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家Carl Weinberg表示,中國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是全球原油需求的主導者。中國會迫使沙烏地阿拉伯棄用美元,改以人民幣交易原油。一旦沙烏地阿拉伯接受,整體油市將跟進,原油改以人民幣計價後,美元將痛失全球儲備貨幣地位。


1974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和沙國國王Faisal達成協議,沙國原油出口以美元計價,奠定油元體制。不過如今中國原油進口大增,不願以美元交易,頻頻向沙國施壓,不斷減少向沙國購買原油。


Weinberg估計,要是原油改以人民幣計價,美元交易規模將驟減6,000億至8,000億美元。人民幣計價資產需求將增,包括證券、商品、服務等,這對中國是利多,因此極力促成。


Saxo Bank外匯策略主管John Hardy也有類似看法,他在季度報告指出,美元失能,急需遭到替換,全球拋棄美元。報告稱,中國正在去美元化,希望人民幣能取代美元在全球貿易的地位,初步瞄準原油交易,以提高人民幣的全球需求。


與此同時,歐洲和日本祭出財政措施解決國內問題,對美元依賴度降低。Hardy說,歐洲財政支出將鎖定國防,日本打算發表規模2兆日圓的刺激方案,國際各有目標,美國更難找到資金,填補日益擴大的赤字缺口。


中國反制美元霸權,今年有望發行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並可轉換為黃金。外界認為,此舉影響重大,將改寫油市規則,顛覆油元(Petrodollar)根基。


作者 MoneyDJ
https://finance.technews.tw/2017/10/15/china-will-compel-saudi-arabia-to-trade-oil-in-yuan-and-thats-going-to-affect-the-us-dollar

 


「石油人民幣」上路


國際主要原油交易一直都以美元為主要交易貨幣,「石油美元」這個名詞正是美元霸權的象徵。三月二十六日中國證監會在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為計價基礎的原油期貨合約,正式啟動「石油人民幣」。對人民幣來說,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階段,日積月累後未來有可能挑戰當今美元的霸權地位。


一九七○年代初期發生過石油危機,當時OPEC產油國力挺美元政策,造就當今全球原油交易都用美元作為計價貨幣。美元只有美國政府才有印鈔權,美國在全球的外交和軍事力量就是維繫美元的霸權地位,這才符合美國的利益。透過美元成為全球主要的通用貨幣,讓美國享有經濟上龐大的利益。即使英國布蘭特原油期貨是在倫敦交易所進行交易,大部分進出歐洲地區的石油,甚至是從俄羅斯、中東和亞洲的原油出口國都採用布蘭特原油期貨的報價作為計價基礎,但布蘭特原油也是用美元作為交易貨幣,而不是英鎊,這就是美元霸權下的產物。


石油美元霸權地位


過去的產油國都沒有人敢挑戰美元的霸權地位,只有伊拉克前總統海珊在二○○○年十一月宣布當時伊拉克的出口原油改採歐元計價,伊拉克將歐元納入當時的外匯儲備。這是產油國有史以來首度有國家挑戰美元霸權地位,結果不到三年,美國和英國聯手出兵攻打伊拉克,並除掉海珊。美國要除掉海珊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他挑戰美元霸權地位,這和美國利益不同。


海珊之後,中國在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為計價的石油期貨,未來在中國進出口的原油將陸續用這個牌價進行交易,石油美元又再面臨挑戰。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上海曾經在一九九三年開設上海石油交易所,當時僅成立一年就因為中國國務院政策而被迫關閉。探究其原因,除了當時中國經濟才剛起飛,中國內需經濟尚待建立,更需要吸引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外國公司到中國投資才能帶動中國經濟成長。當時中國應該是在美國的壓力下,中國撤掉石油期貨交易。


人民幣國際化重要階段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不斷成長,這次不顧美國壓力成立上海石油交易所,掛牌以人民幣計價的石油期貨,上海交易所成為全球第三個掛牌石油期貨商品的交易所。中國勢力崛起一直是這幾年全球政治與經濟的主軸,到目前為止,美國都還不承認中國是經濟大國地位。中國近年來因為與美國的貿易順差逐年擴大,去年更達到三七五二億美元,占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四六%以上,美國和中國間不斷發生貿易口水戰。如今,中國要來挑戰石油美元地位,讓石油人民幣來勢洶洶,這當然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階段,卻對美元霸權地位的挑釁意味濃厚。未來美國如何和中國過招,都將牽動全球經濟板塊的變化。


鉅亨台北資料中心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093799

 

 

伊朗放棄美元孤立美國 將人民幣列入主要貨幣


消息稱,為應對美國日益加強的制裁壓力,伊朗官方本周開始將人民幣替代美元作為該國主要換匯外幣。這也表明,人民幣國際化又取得新的進展。


中國大陸媒體澎湃新聞網署名為李怡清的文章北京時間8月23日報道,據伊朗英語新聞媒體Press TV報道,伊朗中央銀行旗下的外匯牌價網站Sanarate.ir8月20日開始已將人民幣(CNY)列為三大主要換匯貨幣之一,取代了原先美元的位置。另兩種貨幣為歐元(EUR)和阿聯酋迪拉姆(AED)。


報導稱,這或將成為伊朗放棄美元貿易的關鍵一步。美國媒體援引上述外匯牌價網站的聲明稱,此舉是為了拋棄美元,讓美元不得在伊朗的商業中運作。


這是今年8月7日美國恢復對伊朗的部分制裁後,伊朗官方對美元作出的最新反應。11月5日,美國料將全面重啟對伊朗的制裁,制裁項目將包括石油。當前,法國能源巨頭道達爾已正式退出一項投資巨大的伊朗能源項目。


新加坡媒體《聯合早報》署名為陳慧璋的文章當地時間8月22日報導,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接受路透社訪問時表示,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對伊朗的經濟與民意產生巨大影響,他表示,除了經濟制裁,美國還會"在其他方面"對伊朗加大施壓。


博爾頓在訪問以色列時說:"毫無疑問,美國希望和平解決問題。但是,如果伊朗採取任何負面行動,我們完全做好應對準備。"


同時,這也表明人民幣國際化又取得進展,對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項目也提供了更好的金融支持。

 
來源:http://economics.dwnews.com/big5/news/2018-08-23/60079787.html

 

 

安哥拉幣與美元脫鉤


安哥拉因外匯存底銳減而放棄其貨幣Kwanza與美元掛鉤,導致Kwanza急貶逾20%,未來可能與債權人就其外債重新談判。


依賴石油出口的非洲第3大經濟體安哥拉,其央行元月初宣布被迫要放棄本國貨幣與美元掛鉤,因為低油價引發該國經濟危機,導致其外匯存底持續下降而不得不做如此決定。


安哥拉新政府祭出這手段後立即讓本國貨幣Kwanza(以下簡稱安幣)急貶,雖然在央行要放棄安幣與美元掛勾時,專家預期安幣兌美元匯率可能因此貶值20%,但到1月底安幣貶值幅度逾23%,比外界預期還要嚴重。


安哥拉目前外匯存底,從去年初的200億美元銳減至約140億美元。外界擔心取消與美元掛鉤後,會讓該國已達30%的通膨率進一步惡化。


安哥拉央行總裁馬沙洛(Jose de Lima Massano)表示,放棄與美元掛鉤而讓安幣大幅貶值後,最終可能讓安哥拉跟持有該國約400億美元外債的債權人重新展開債務談判。


傑克森認為洛氏大刀闊斧的行動可望鼓勵投資人對該國石油資產的興趣。雖然安幣急速貶值會帶來短期問題,但就長期來說能產生正面作用。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204000356-260210

 


觀點-港府或為與美元脫鉤布局


昨(12)日港元兌美元匯價曾多次觸及7.85的弱方兌換水平,香港金管局卻遲遲未有動作,儘管晚間傳出金管局出手買進逾8億港元,但外界仍對金管局的行動留下一地問號,甚至有分析指出,港府或許正在為港元與美元脫鉤進行布局。


香港的貨幣與利率政策一直是緊盯美國聯準會動態,然當前美元走軟,人民幣則顯得堅挺,加上中國經濟實力與國際影響力崛起的速度超乎預料,甚至在近日的貿易紛爭中已有跟美國對嗆較勁的資本,讓市場傳言香港過去在港元上緊釘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度,或將有所鬆動。


另一方面,近日香港金管會遲未出手干預港匯也引來市場諸多猜測。根據本月10日交易系統顯示,外資金融機構德利萬邦、瑞信、花旗等港元兌美元成交價,曾經一度跌破7.85的弱方兌換保證水準,但卻未見香港金管局出手承接港元賣盤。


市場人士對此認為,最大的可能性或因近日港元賣盤的規模不大,有銀行願意接盤,金管局主動出手的意義不大。此番看法也與昨早金管局發言人說法吻合。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413000225-260202

 


明年這些貨幣可能與美元脫鉤!港元名列其中?


受到油價自去年 6 月至今崩跌逾 60%,以及中國引導人民幣兌美元走貶的影響,《MarketWatch》預測,包括沙烏地里亞爾及港元等貨幣,明年有可能放棄緊盯美元改為自由浮動,追隨今年阿根廷披索及哈薩克與亞塞拜然貨幣的腳步。


中國當局本月 11 日推出 CFETS 人民幣匯率指數,以貿易加權計算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價格,暗示將逐漸擺脫長期以來與美元掛鉤的政策。而隨著中國放貶人民幣,部分國家的貨幣很可能將感受到貶值壓力,以維持相較於中國的競爭力。


另一方面,許多依賴石油出口收入來提供預算及建構外匯儲備的新興市場國家,已因油價大跌而感受到貨幣與美元掛鉤帶來的壓力。Brown Brothers Harriman 新興市場貨幣策略部全球主任 Win Thin 認為,若明年油價維持低落,部分這些國家很可能被迫讓貨幣與美元脫鉤,讓匯價由受到管理轉為自由浮動。


以下是明年可能放棄與美元掛鉤的貨幣預測名單:


1. 沙烏地里亞爾

今年 8 月《華爾街日報》報導,一些避險基金因預期里亞爾與美元脫鉤,而正在放空該貨幣。沙烏地阿拉伯是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且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發布的全球概況報告 (World Factbook),石油佔沙國預算收入的 80%,儘管沙政府正在鼓勵其他民間產業成長。


2. 科威特幣

科威特是全球第 7 大石油出口國,根據 CIA 全球概況報告,該國經濟幾乎完全依賴石油出口,這使其貨幣名列阿拉伯國家中,因與美元掛鉤而受到最明顯衝擊的貨幣之一。


3. 安哥拉幣

安哥拉是全球第 8 大石油出口國,且過去一年政府已 2 度讓貨幣貶值,以對抗油價直落。因此油價若仍跌跌不休,安哥拉面臨放手匯率控制的壓力恐更大。


4. 委內瑞拉幣

由於委內瑞拉政治勢力更迭,社會黨恐失去掌控優勢,其複雜的外匯體系也可能遭受威脅。此外,委國同樣是主要石油出口國,並且是石油輸出國組織 (OPEC) 的成員之一。目前該國主要出口品的參考匯率是 6.4 委幣兌美元,但政府幾乎自由浮動的匯率卻是 200 兌 1 美元,黑市匯價更是該水準的 4 倍。


5. 港元

雖然可能性較低,因為香港經濟大致上並未受到大宗商品價格崩跌的影響,主要仰賴觀光及金融業。但由於港元主要對手貨幣人民幣看貶,使得目前匯價仍盯在 7.75 兌 1 美元顯得過高。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82590

 

 

 

 

 

 

 

 

 

 

 

 

 

 

 

 

 

 


友善提醒:閱讀文章時請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哪些是對自己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或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個活在永久和平、自由、繁榮與實現真善美之新世界的可能。感謝所有光愛存有們的付出,感謝一切美好的發生~

 

    全站熱搜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