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個月,他坐在那裡,持續不斷地質疑,探究。開始,他還試圖遵守醫囑,每天都花大半天的時間臥床休息。但他堅持不下來,他的頭腦太活躍了。這項新研究是他曾經做過的最令人興奮的事情,他就像他過去做其他項目時的那樣,不斷地嘗試、體驗,把全副身心都放在尋找答案上了。

 

他用的是自問自答的方式。首先,他問自己一個問題,然後,他仔細地考察每一個有可能的答案,直到他可以完全排除、或肯定那個答案。通過這樣認真的探索,他有了第一個重大突破,發現了他第一個真正的答案。

 

那是他開始自我探索後,大約一個月後的一天,他在探查有關幸福的問題。他已經排除了一些答案,並再次問自己,“什麼是幸福?”

這次出現的答案是,“幸福是當你被愛的時候。”這答案似乎顯而易見。

他繼續道:“嗯,你會說自己現在幸福嗎?你覺得快樂嗎?”

答案是,“不”。

由此推出的結論是,“嗯,那麼,你一定是沒人愛?”

“嗯,這不完全正確。”他反駁道,“你的家人愛你。”

 

他停了下來,陷入沉思,眼前又浮現出家人在醫院裡見他病得很重時那擔心的面龐;他記起每次見到久不歸家的他時,他們眼裡閃耀的喜悅;好像又聽見他姐姐多瑞絲電話裡那親切的聲音,“親愛的,你好嗎?”哦,是的,他是被愛著的,對這點他毫不懷疑。

 

還有那些女人。他能記起不止一個只要他開口就馬上會答應嫁給他的女人。他知道她們願意嫁他,因為她們曾經問過他,並因為他不願意結婚而和他分手了。

 

還有那些像朋友一樣愛他的男人。這些是他知根知底的朋友,是無論他經歷什麼樣的困難,都一直支持他的真正的朋友。即便現在,他們還會經常打電話來問個好,關心一下他的近況。他們喜歡和他一起消磨時光,他們愛他。

 

意識到擁有這麼多的愛,他仍然覺得不快樂,他感到震驚。很顯然,被愛不是幸福的答案。他排除了那個答案,開始嘗試解決問題的新角度。

 

“也許幸福在成就裡。”他想。他記起那次得到羅格斯大學的獎學金,他第一次升工資,第一次有自己的公寓,第一次開店,還有他在加拿大木材業大賺的那次成功之舉…耶,這些的確曾經讓他感到自豪。但幸福?不,他不會把那些稱為幸福。

 

“嗯,那麼我是否快樂過?如果有,是在什麼時候?”他問自己。
問題的第一部分很容易回答,他當然有過快樂的時候。但具體是什麼時候呢?他開始考慮這個問題。

 

嗯,多年前的那些夏季,當他和他的好朋友們在山裡露營時,他曾經非常開心…噢,當然不是每分鐘都很開心。那麼,讓他感到開心的是哪些具體的時刻呢?他問自己。

 

第一個閃現在他眼前的畫面,是一年夏天,他在幫他的朋友斯搭帳篷。那次,斯在天快黑時才到宿營地。他帳篷的一條繩索斷了,萊斯特過去幫他。他們兩個開心地大笑著,為他們之間的友誼感到欣慰。那時,他們對自己和對對方的感覺都好極了。嗯,那個時刻的他,的確很開心。他輕輕地笑了起來。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他仍然感覺不錯。

 

“還有哪些時刻呢?”他問。下一個他記起的,是他朋友密爾頓在大學私奔時他的感受。本來誰也不應該知道這件事的,但密爾頓告訴了他的好朋友萊斯特,那使得 他感到非常高興。是不是因為密爾頓告訴了他一個秘密,讓他覺得自己很特別?

 

沉思了一會,他發現那不是他高興的原因。不,讓他感到開心的,是密爾頓和他分享自己的快樂時那臉上的神情。他是那麼興奮和幸福地和他談起他美麗的新娘,談起他是多麼地愛她,談起他們不想等到畢業才結婚。有一剎那,萊斯特心裡感到一陣妒忌,但當他仔細觀察他朋友煥發著愛的光芒的臉龐時,他知道他的確真心地為他朋友高興。即使這麼多年後,坐在這裡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仍然感到心裡升起的幸福的感覺。耶,那個時候,他是快樂的。

 

當他繼續回憶過去,那些快樂時光的片段,越來越快地在他腦海閃現。他想起了瓊,想起開車去接她約會時,他的心是如何脹滿了愛,像只鳥兒般快樂地歌唱,他是如何迫不及待地要見到她。那時的他是快樂的。

 

還有奈。哦,天哪,他已經這麼久沒想起她了。即使現在他也不願想,那裡面有他太多的痛苦,可那記憶之門已經打開。他的一生似乎都在逃避那段痛苦,他已經厭倦、厭倦了那沒有盡頭的逃避,他已經無路可逃,他已經無法再逃。他逼著自己面對那段痛苦經歷,開始質疑。

 

哦,是的,他和奈在一起時,曾經十分幸福。哦,那些他把她溫柔地擁在懷裡,希望她融化在他身體裡的時刻;那些派對上,當他的目光越過房間無意和她的交會,愛的暖流頓時傳遍全身的時刻。

 

他想起她的微笑,想起陽光在她的發上閃耀,想起他們一起學習時她那嚴肅的神情,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她開心的笑聲,她暗夜裡輕柔的嗓音:“我愛你,萊斯特。”

 

他坐在椅子裡,讓那些畫面洪水般地淹沒自己,任它們流過他的心,任那壓抑了很久的痛橫流。他的心隱隱作痛。終於,他很久前豎起的那道防護堤轟然倒塌,他第一次為他多年前失去的愛,他的奈,他心愛的人哭泣起來。

 

悲傷似乎來自那無底的痛苦和孤獨,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當他終於停止哭泣時,他感到全身虛脫無力。他坐在椅子裡,等自己恢復了些體力才站了起來,慢慢地挪到床邊,爬上床去,像個死人一樣沉沉睡去。

 

 

原文翻譯源自自由的心博客連載,提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更多的訊息請參閱釋放法網站www.shifangfa.comhttp://www.sedona.com/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NPeace 的頭像
LoveNPeace

LoveNPeace

LoveNPea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