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我家過夜吧!」我邀請阿米,因為已經有點晚了。

 

「我們的友誼不要讓大人插進來!」他聳聳肩笑著說。

 

「可是我必須回家了。」

 

「你奶奶睡得正熟,不會發現你還沒回家。我們再聊一會吧。」

 

他再次讓我驚訝又佩服。他怎麼知道我奶奶的事情?這時,我想起他是個外星人,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他看出了我的心思,便說:「我從飛船上看到了你的奶奶。」

 

話才說完,他興高采烈地提議道:「我們去海灘散步吧!」說著便從岩石上一躍而下,飛奔到沙灘邊緣,然後跳起來伸展四肢,向空中撲了過去!
  

我想他一定會摔得鼻青臉腫,焦急地跑上前去...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展開雙臂在空中滑翔,然後慢慢向下降落,好像一隻銀白色的海鷗!但是我馬上想到用不著對這個來自另一個星球的小孩所做的事情大驚小怪。

 

「你是怎麼飛起來的?」

 

「我想像自己是一隻小鳥。」他在沙灘上快樂地奔跑著。

 

我羨慕地想,要是我也能像他那樣飛起來該有多好。可是我沒辦法像他那樣快樂自由。

 

「你當然可以像我一樣快樂又自由!」他又一次猜中了我的想法。

 

他來到我身邊熱情地慫恿我說:「來!讓我們像小鳥那樣飛起來!」說著拉住我一隻手,我感到全身精力充沛。我們在沙灘上奔跑起來。

 

「現在,往上跳!」

 

他跳得很高,同時用一隻手將我拉了起來。雙腳落到沙灘上之前,他彷彿在空中停留了一會兒。我們繼續跑,過一會又猛地往上跳。

 

「我們是小鳥!我們是小鳥!」他在替我加油,讓我跟著興奮起來。
  

我發現自己似乎有什麼不一樣,好像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我了。在外星小孩的鼓勵下,我的身體逐漸輕盈起來,像羽毛一樣輕盈。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只小鳥。
  

「現在,往上飛!」

 

我驚奇地發現:整個身軀確實可以在空中停留片刻,然後緩緩地落到地面,又繼續奔跑,接著再飛起來…我們飛得越來越好,真讓我不敢相信。
  

「用不著驚訝!你做得到的。很好,再來一次!」
  

我每試飛一次就感到越來越容易飛起來。在月光和星光映襯的夜空下,我們沿著海岸,好像慢鏡頭拍攝一樣,時而奔跑,時而騰空飛翔。這種感覺就像體驗了另一種生存方式,或是經歷了另一個世界的生活型態。
  

「我們熱愛飛翔!」他輕輕鬆開了我的手。

 

「你做得到的!你做得到的!」他在我身邊飛跑著,同時不停地替我打氣。

 

「現在,往上飛!」我跟在他身後慢慢地飛起來,伸展雙臂,在空中停了幾秒鐘,然後輕輕地降落。

 

「好啊!棒極了!」他稱讚我。
  

我不知道那一晚我們玩了多久。對我來說,那好像是一場夢。

 

我玩累了,便撲到沙地上,邊喘氣邊快樂地大笑。太奇妙了,真是一次難以忘懷的體驗。

 

我雖然嘴上沒說,可是內心非常感激這不尋常的小孩讓我實現了原以為根本不可能成真的夢想。
那時我根本就不知道當天夜裡還有更奇妙的事在等著我呢。

 

在海灣的另一側,廣大的海水浴場上一片燈火輝煌。我的朋友趴在月光覆蓋的沙灘上,眺望著黑夜的海面上閃爍不定的燈火,神情十分愉悅。過了一會兒,他翻過身仰望著明月,激動地說:「月亮怎麼不會掉下來呢?你們這個星球真是太美妙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地球美不美,可是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星空、大海、沙灘,還有懸在空中的月亮都美麗極了。

  
「你們的星球不美嗎?」我好奇地問。

 

他目不轉睛仰望著星星,似乎捨不得把眼睛移開。「呵,也很漂亮。這一點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也都愛護我們的星球。」
  

我想起他暗示說地球上的人們不夠善良。我猜,這是因為我們不像外星人一樣懂得珍惜愛護自己的星球。
  

「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辦法告訴你。」他神秘兮兮地笑著。

 

「為什麼?這是秘密嗎?」

 

「不是!只是你的語言發不出那個音。」

 

「什麼音?」

 

「可以念出我的名字的音啊。」
  

我覺得很奇怪。我還以為他和我說一樣的語言呢,儘管他說話的腔調有點怪怪的。不過,我很快就想到,既然單單地球上就有成千上萬種不同的語言,整個宇宙一定也有幾百萬種語言。
  

「那你是怎麼學會我們這種語言的?」

 

「要是沒有這個,我就不會說,也聽不懂。」他邊說邊從腰間掏出一個儀器。

 

「這是個『翻譯通』。這個儀器會偵察你大腦裹的思維活動,把你要說的話傳達給我,好讓我瞭解你的意思。而我要說話的時候,這個儀器會讓我的嘴巴和舌頭活動,就跟你說話的方式一模一樣-對了,是幾乎一模一樣。完美無缺是不可能的。」
  

他收起翻譯通,雙手抱著膝蓋坐在沙地上欣賞著大海。
  

「你是用這個方式來瞭解我的想法嗎?」

 

「是的。不過我在練習這種心靈感應術的同時,也不斷地在進步。」

 

「那我要怎麼稱呼你呢?」我問。

 

「你可以叫我朋友,因為我就是朋友大家的朋友。」
  

我突然有了一個好點子:「朋友在我的語言裡讀成阿米果(amigo),我乾脆就叫你『阿米』好了,好聽又好叫。」

 

他興奮地喊道:「彼得羅,這個名字棒極了!」說著還擁抱了我一下。

 

我感覺到此時此刻有一份嶄新而又極其特別的友誼在我們之間展開-後來也的確是如此。
  

「你們那個星球叫什麼名字?」

 

「哎,這個我也說不出來,因為你的語言裡沒有相對應的發音。不過,它就在那裡。」阿米笑著指指星空。

 

「你們什麼時候發動進攻?」我想起從前在電影和電視裡看過很多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影片。

 

「你為什麼會認為我們要入侵地球?」他覺得我的問題很好笑。

 

「不知道。電影裡的外星人總是對地球人不懷好意。你是外星人吧?」他大笑不已,好像聽到一個有趣的笑話。
  

我試著為自己辯解:「因為電視上…」

 

「是啊,問題就在電視!」阿米邊說邊從腰帶上取下另外一個儀器。他按下按鈕,屏幕亮了起來。這是個迷你彩色電視機,影像非常清晰。他快速地切換頻道。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海邊小區應該只能看到少數幾個頻道的節目,可是他的彩色電視機裡卻隨著頻道更換而出現了許許多多節目,像是電影、現場直播節目、新聞、廣告。每個節目的語言都不一樣,其中出現的人來自不同的民族。沒有繳費,怎麼能看到這麼多電視台的節目呢?

 

「外星人入侵的影片真的很可笑耶。」阿米仍舊很樂。

 

「你能收看多少個頻道的節目?」

 

「我可以看到現在地球上正在播放的所有節目。因為我們設在地球上的衛星會攔截節目的信號,再傳送到這個儀器上.你們看不到我們的衛星,因為它們只有一枚銅板的大小。你看,我調到一個澳洲的電視頻道了。」
  

屏幕上出現了一些長著章魚腦袋、眼球突出且佈滿血絲的動物。牠們的雙眼射出一道道綠光,正在攻擊一群嚇壞了的人類。這部電影逗得阿米很開心。
  

「真誇張!彼得羅,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有什麼好笑?」

 

「因為這些鬼東西都是拍影片的人誇張的想像。」

 

他沒能說服我。因為在這之前我在屏幕上看過太多恐怖的外層空間壞蛋,怎麼能說忘就忘呢!
  

「可是既然地球上有蜥蜴、鱷魚、章魚,那麼別的星球上為什麼就沒有可怕醜陋的生物呢?」

 

「沒錯,是有醜陋的生物,可是牠們不會製造致命的武器。」

 

「不過,有的星球上說不定有聰明的壞蛋啊。」

 

「聰明的壞蛋?這等於是說善良的壞人、肥胖的瘦子或者美麗的醜八怪一樣。」阿米哈哈大笑起來。
  

我被搞糊塗了。如果「聰明的壞蛋」並不存在,那些發明出毀滅性武器的瘋狂邪惡的科學家又怎麼說呢?卡通裡那些超級英雄不是都在對抗這些邪惡的科學家嗎?
  

阿米猜出我的想法,他解釋說:「他們不是聰明人,他們是瘋子。」

 

「那說不定存在著一個由瘋狂科學家組成的世界,他們會把我們都毀滅掉的。」

 

「毀滅地球的壞蛋要嘛就在地球上,要嘛不可能存在於其它星球。」

 

「為什麼?」

 

「因為那些瘋子的科學水平在達到可以離開自己的星球去入侵其它世界之前,他們就會先自我毀滅了。」
  

我不太相信他的話。我覺得可能有的星球上住著還不十分瘋狂的瘋子;也就是說,是些聰明、冷漠、懂科學又功利的人,這些人既殘酷又邪惡,充滿危險性。
  

阿米很快看出了我心裡的念頭,他覺得我的想法很好笑。

 

「那麼你心裡想像的這些生性冷酷、邪惡,又企圖毀滅地球文明的魔鬼到底在哪裡啊?」他一副天真的模樣。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在我所知有限的人類歷史上,還真的找不到任何外星人作惡的記載。

 

「好啦,我不知道。可是總會有第一次啊!」

 

「你這個總會有第一次的說法是想告訴我,雖然你一點根據都沒有,卻堅決相信外層空間的鄰居總有一天會到地球為非作歹?我看你根本就是被害妄想症作祟!」他大聲說著,然後笑了起來。
  

我認為他的話很有道理,可是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百分之百地相信宇宙裡所有的居民都是「天真善良」的。一定有好人-比如像阿米這樣的-也一定有壞人,就跟地球上有好人有壞人是一樣的。
  

他極力安慰我說:「彼得羅,相信我吧!宇宙裡有『過濾帶』能阻擋那些不受歡迎的東西。『上面』的世界和『下面』的世界並不是一模一樣的。當一個社會進化到接近『上面』的程度之後,就不會再發生可怕的事了。因為,雖然『上面』也有必須改善的問題,但是並不像『下面』這麼嚴重。」
  

「你能保證沒有這樣一種科技發達,可是非常殘暴的文明嗎?」

 

「我只能告訴你:製造炸彈的技術比起製造宇宙飛船要容易幾千倍。假如一種文明既沒有智慧,又不善良,可是科技達到了很高的水平,那麼它遲早都會先被高科技自我毀滅,上面的居民根本還來不及到達其它星球呢。這對整個宇宙來說是幸運的。」

 

「可是,說不定在某個星球上,因為某種偶然的原因,不善良的壞人會僥倖存活下來啊!」

 

「偶然?我們的語言裹沒有這個詞。『偶然』是什麼意思?」

 

我只好舉出幾個例子讓他瞭解什麼是「偶然」。他覺得我的話很有趣。他說,宇宙本身是一種高級而完美的秩序。萬物沒有偶然性,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相互聯繫、息息相關的。
  

「既然宇宙間有幾百萬個星球,那麼說不定在這當中,會有些壞蛋沒有自我毀滅,而僥倖地存活下來。」我還在想外星人入侵地球的可能性。

 

「你想像一下,要是赤裸著雙手拿起熾熱的鐵棒,有可能不被燒傷嗎?」

 

「不可能。這樣一定會被燒傷的。」我回答。

 

「道理是一樣的啊。如果一個世界的科技水平遠遠超過了人們的互愛精神,那個世界就會自我毀滅。」

 

「什麼是互愛精神?」我可以理解阿米所說的「科技水平」,可是我不懂什麼是「互愛精神」。

 

「人類彼此的互愛程度,可以用我們的儀器測量出來。」阿米說。

 

「真的?」

 

「當然。因為愛是一種能量、一種力量、一種振動。假如一個星球上的人類互愛程度很低,就會產生集體的不幸,帶來仇恨、暴力、戰爭;假如這個星球的人類同時擁有強大的破壞力的話,那就會
…彼得羅,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大懂。你想說什麼呀?」

 

「我要告訴你很多很多事情,不過我們還是一點一點慢慢來吧。」
  

我還是不懂為何不會有外層空間來的魔鬼入侵地球。我告訴阿米我在電影中看到的情節:一些長得像蜥蜴的外星人佔領了很多星球,因為他們有完善的社會組織。
  

阿米告訴我,一個組織如果缺乏仁慈和美德,就不可能持久:因為人類天性嚮往自由、智慧和愛,所以搞強制、壓迫或洗腦最後一定會導致造反、分裂和毀滅。
  

「如果人們缺乏善良、仁慈的心,任何一種社會組織都無法長存。當一個文明累積了相當的智慧,獲得進化時,自然而然會出現最完善的社會組織。發展出這種組織的人們是愛好和平的,他們不會傷害別人。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了,存在於宇宙問的智慧法則早就鋪設好進化的道路,非我們的聰明才智所能及。」
  

後來,他更清楚地將這個道理解釋給我聽,但是我仍然懷疑宇宙中或許存在著聰明而邪惡的魔鬼。
  

「你電視看太多了啦!」阿米喊道。他接著又補充說:「我們想像出來的魔鬼都在自己心裡。如果不能擺脫魔鬼的糾纏,就無法感受宇宙的種種奇蹟。奇蹟一直都在,就等著我們抬頭去發現它們。」

 

「阿米,有時候我聽不太懂你的話。」

 

「邪惡的人既不聰明也不漂亮。」

 

「可是,電影裡有些邪惡的女人卻很美麗啊。」

 

「她們要嘛不美麗,要嘛不邪惡。」

 

「我看過幾個壞女人,她們真的很漂亮。」

 

「也許她們的外表看起來很漂亮,可是內心呢?對我們來說,真正的美一定要與愛心結合在一起,不然就不是真正的美。」
  

我不大同意阿米對「美」的標準,不過我沒說什麼。

 

「除了地球上的壞人以外,宇宙裡還有別的壞人嗎?」

 

「當然有了,而且更壞。有的星球上面住著真正的惡魔,完全不適合人類生存。」

 

「你看!你看!」我發出勝利的歡呼:

 

「你自己也承認別的星球上有壞人了。我剛剛說得沒錯吧!」

 

「可是你用不著擔心,因為他們在『下面』-那邊的世界比較落後。他們的物質水平低到連汽車都沒看過,更不用說是飛船了,所以他們並沒有入侵地球的能力。」

 

聽到這句話終於讓我放下心來。
  

「所以追根究底,地球人並不是宇宙中最壞的傢伙。」

 

「不是。但你是銀河系裡的大傻瓜之一。」

 

我們很有默契地同時大笑起來。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