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嗎?我剛才來這裡的時候經過天狼星,那裡有紫色的海灘喔,美麗極了。要是你看到那裡同時有兩個夕陽落下的奇景,一定會興奮得不得了。」

 

「你是用光速旅行的嗎?」

 

「如果我的速度這麼慢的話,那我還沒到達這裡就變成老頭了。」阿米覺得我的問題很好笑。

 

「那你旅行的速度有多快?」

 

「我們並不旅行,準確地說是『到位』。」

 

「什麼?」

 

「簡單地說,『到位』就是迅速出現在我們希望到達的地方。」

 

「非常非常快嗎?」

 

「是的。不過飛行器必須事先進行複雜的計算。例如從銀河系的一端栘到另一端要用掉…」他取下腰帶上的計算器:「按照你們計算時間的方法…嗯,要花一個半小時:從銀河系移到另外一個星系也要幾個小時。」
  

「真是了不起!你是怎麼辦到的?」

 

「你能向一個小嬰兒解釋為什麼二加二等於四嗎?」

 

「不能。」我回答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同樣地,我也無法向你解釋有關時間、空間的收縮和彎曲,以及其中的關聯。

 

「你看,那些小鳥跑得多快,好像在滑水一樣。真妙!」
阿米望著那些在海灘上成群奔跑的小鳥,牠們在浪花沖刷的沙灘上覓食。這樣的情景讓我忽然想起夜色已深,該回家了。
  

「我得走了,我奶奶……」

 

「她還在睡覺呢。」

 

「我有點擔心。」

 

「擔心?別傻了!」

 

「為什麼?」

 

「『擔心』有『事先』的意思。事情發生之前沒有必要擔心,只管去做就行了。」

 

「阿米,我不懂你的意思。」

 

「別活在想像的牢籠之中,整天幻想著沒有發生過,也不會發生的問題。為什麼不盡情享受眼前的一切呢?你應該好好利用生命,追求幸福,而不是自尋煩惱。如果真的出了問題,到時再去解決它就好啦!」

 

「我想你是對的,不過……」

 

「假如我們兩個在這裡胡思亂想,擔心巨浪會把我們吞沒,你覺得有必要嗎?不好好享受眼前這一刻,浪費了這美好的夜晚,那可太傻了。你看看那些小鳥多麼無憂無慮,為什麼要為了某個不存在的問題而辜負眼前的大好時光呢?」

 

「可是我的奶奶是存在的啊!」

 

「沒錯,但是她並沒有遇到任何問題。眼前這一刻對你,難道是不存在的嗎?」

 

「可是我擔心……」

 

「唉,地球人啊地球人!好吧,我們來看看你奶奶。」

 

阿米解下腰間的電視儀器開始操作。屏幕上出現通向我家的路。鏡頭不斷往前移動,沿路經過我熟悉的景色;畫面上五顏六色,十分明亮,好像白天一樣。然後鏡頭直接穿過院子圍牆進入屋裡,奶奶出現了-她正在床上沉睡,甚至可以聽到她老人家呼吸的聲音。
  

阿米的儀器真是不可思議!

 

他笑著說:「她睡得像個天使。」

 

「這不是電影吧?」

 

「不,這是『現場直播』我們到廚房看看吧!」
鏡頭穿過臥室的牆壁來到廚房。餐桌上鋪著大方格的桌布,我常坐的位子上放了一個餐盤,上面覆蓋著另一個盤子。

 

「看起來好像我的飛碟喔!」阿米開玩笑地說。「我們來看看奶奶替你準備了什麼晚餐。」他動一動儀器,餐桌上面的盤子居然變得像玻璃一樣透明。我看見盤子上放著一塊烤肉、一些炸洋芋片和幾片西紅柿。
  

「噁心!」阿米大叫:「你們怎麼能吃死屍呢?」

 

「什麼死屍?」

 

「母牛的死屍。那是一塊死牛的牛肉啊!」
  

聽他這麼說,連我都覺得噁心起來了。

 

「這個儀器是怎麼運作的?攝影機在哪裡?」我好奇地問。

 

「它不需要攝影機,因為內部有個零件能聚焦、取景、透視、放大和顯示。很簡單吧?」

 

看來他是在取笑我呢。
  

「現在是晚上,為什麼屏幕裡看起來像白天啊?」

 

「宇宙裡還有你的肉眼看不到的其它光線,這個儀器可以接收得到。」

 

「真複雜啊!」

 

「一點也不複雜。這個小東西是我自己動手做的。」

 

「你自己做的!」

 

「這已經是個老古董了,不過我很喜歡它。這是我小學時候的美勞作業。」

 

「你真是個天才!」

 

「當然不是。你會乘法嗎?」

 

「當然會啦。」我大聲回答。

 

「那對不會乘法的人來說,你就是天才。一切都是程度和等級的不同而已。就像對於深山裡的原住民來說,隨身聽簡直就是奇蹟。」

 

「有道理。你認為將來我們地球上能製造出這個玩意兒嗎?」

 

他頭一次變得嚴肅起來,目光裡流露出些許憂傷。他說:「我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你不是什麼事情都知道嗎?」

 

「我不是什麼事情都知道。未來的事情沒人能知道,幸好誰也不知道。」

 

「為什麼幸好誰也不知道?」

 

「想像一下吧:如果人們知道了未來的事情,那生活多沒有樂趣啊。你想事先知道一場正在進行的球賽結果嗎?」

 

「不想。那樣的話所有看球賽的刺激和期待都沒有了。」

 

「你喜歡聽一個早就知道內容的笑話嗎?」

 

「不喜歡。那會讓人覺得無趣。」

 

「你希望過生日之前就知道會收到什麼禮物嗎?」

 

「一點都不想,那就沒有驚喜了。」
  

他舉的例子讓我很快就明白了。

 

「如果人們預先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生活就失去了意義。因為有人會整天忙著計算種種的可能性,而完全不管現實生活的一切。」

 

「什麼意思?」

 

「比如說,整天想著地球人要怎樣才能逃過劫數。」

 

「逃過劫數?為什麼要逃過劫數?」

 

「什麼?你沒聽說地球上充滿環境污染、戰爭和各式武器炸彈嗎?」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這裡也有危險?就像充滿惡魔的星球一樣?」

 

「有許許多多種可能性。在你們地球上,現在科學與愛心之間的關係是嚴重地朝著科學的那一邊傾斜-有幾百萬個像地球一樣的文明已經因為這樣而自我毀滅了。現在的地球正處於能否進化的緊要關頭,對你們來說是一個既危險又敏感的時刻,而這幾十億人口在你們的當權者帶領之下,不知道會偏向哪一個方向…」
  

阿米這番話讓我害怕起來。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想過第三次世界大戰或者類似的大災難是可能發生的。我陷入了長長的沉思之中。
  

突然,我腦海裡冒出一個很棒的點子,可以解決地球上一切問題:「你們可以做點什麼啊!」

 

「比如像什麼?」

 

「我也不清楚。嗯,好比說讓外星人開來幾千艘宇宙飛船登陸地球,對各國總統曉以大義:停止戰爭、不要互相殘殺……等等。」

 

「如果我們這麼做,會先嚇壞一大群人。因為你們在電影中把我們抹黑成無惡不作的大壞蛋,如果我們真的派大批飛碟登陸地球,不把一些人嚇得心臟病發才怪!事實上,我們並不冷酷無情,也不願挑起事端。再說,如果我們勸你們把武器改造成生產工具,那麼你們可能會認為:這是外星人為了削弱地球人的實力、好趁機佔領地球的計謀。而且,就算你們瞭解我們並沒有惡意,也不會放下武器的。」阿米微微一笑。

 

「為什麼?」

 

「因為你們會害怕其它國家入侵,誰都不願率先解除武裝。」

 

「可是大家應該互相信任啊。」

 

「孩童會互相信任,大人不會,更不要說國家元首了,他們這樣彼此猜疑是因為有些人野心很大,企圖統治全地球。」

 

我心中難以平靜。我繼續思考著如何避免戰爭、拯救人類。我想了好久,想到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外星人用武力接管地球、銷毀炸彈、強迫地球人過和平的生活吧!總之,如果能讓人類得救,即使有幾個膽小的老人家嚇得心臟病發,仍然十分划算。我把這個想法告訴阿米。
  

阿米笑了,接著他用嚴肅的口吻說:「你無法放棄地球人的思考方式。」

 

「為什麼?」

 

「什麼使用武力啊,銷毀啊,強迫啊,這都是地球人的想法。對我們來說,這是原始人類的思維方式。自由,無論是我們的自由還是別人的自由,都是神聖不容侵犯的。因此在我們的世界裡,『強迫』這個詞並不存在:每個人都很重要,都應該受到尊重。武力和銷毀是暴力行為,這與我們的思想精神完全對立。另外,雖然你以為『少數幾個人嚇破膽子無關緊要』,可是我們不能也不願意侵害他人。」
  

「那你們是不打仗的囉?」  

 

我一說完就覺得問這種問題實在是笨到極點。

 

他親切地看著我,拍拍我的肩說:「我們不打仗,因為我們愛神。」
這句話讓我吃了一驚。我是相信神的-雖然不大堅定-不過我的恐懼多於熱愛。最近我對這件事產生了懷疑,因為我有個在大學教核物理的叔叔說:「聰明才智足以消滅神。」
  

「你叔叔是個傻瓜。」阿米猜中我的心思之後斷言道。

 

「才不是。大家都認為我叔叔是全國最聰明最有智慧的人之一。」

 

「他是個傻瓜。」阿米堅持他的看法:「蘋果能消滅蘋果樹嗎?浪花能消滅大海嗎?」

 

「我以為……」我開始思考神的形象。

 

「喂,別想什麼鬍子和長袍了!」阿米在笑,因為他看到了我心中神的形象。

 

「難道說神沒有鬍子-他不用刮鬍鬚嗎?」

 

「你腦海裡的神太像地球人了。」我的外星朋友看我一臉困惑,覺得很好玩。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說神長得像外星人?如果是這樣,那麼外星人長得也不像我們地球人囉?

 

「可是,我記得你說過別的星球上的人類長得並不奇怪,不像我們在電影裡看到的怪物。再說,你自己看起來就像個地球人。」

 

阿米微笑著拿起一根樹枝,在沙地上畫了一個人像。

 

「我們星球上的人和地球人的長相差不多,都有頭部、軀幹、四肢,但是兩個星球上的人彼此之間會有些小變化,像是高矮、膚色或耳朵的大小。這就和地球上不同種族的人們外形也會有些差異是一樣的。」

 

「我知道。可是你明明長得就像個地球上的小孩子。」

 

「因為我們星球上的人本來就長得和你們很像,所以我才被派來這裡執行任務。可是,神並沒有人類的臉孔和外形。」

 

「什麼?難道神長得像魔鬼?」

 

他哈哈一笑說:「不,不是這樣。彼得羅,我們去散步吧。」

 

我們沿著小路向村裡走去。阿米摟著我的肩膀,我覺得他就像是我哥哥-雖然我從來沒有哥哥。

 

一群夜鳥哇哇地聒噪著向遠空飛去.阿米似乎很喜歡聽這種鳥鳴。

 

他吸了一口海上清新的空氣說:「神沒有人的外表。」

 

一說到神,儘管是在夜裹,他的臉仍然閃閃發亮。

 

「神並沒有特定的樣子,不像你或我一樣有人類的形體,訑同時是很多事物的化身:他是具有高超智慧的造物者,也是全然無私的愛……」

 

「哇!」他對神的描述讓我感動不已。

 

「因此宇宙是美好的,神奇的。」

 

「可是壞人呢?」我想起阿米說過的「下面」星球的居民,和地球上的壞人。

 

「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好人的。」

 

「要是他們從一出生就是好人,該有多好!那樣的話就沒有壞人了。」

 

「如果人們不瞭解『壞』怎麼能感受『好』?又如何評價『好壞』呢?」

 

「我不太懂。」

 

「你的眼睛看得見,你不覺得很美好嗎?」

 

「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想過。」

 

「假如你一出生就看不見,有一天看得見了,那你會覺得有一雙明亮的眼睛真是美妙無比。」

 

「啊,是呀!」

 

「就跟曾經歷過艱苦、困頓生活的人們一樣。一旦他們擺脫了困境,能夠活得更有尊嚴的時候,他們就會比任何人都來得珍惜。因為,要是一輩子都過著像天使般完美的生活,其實也滿無聊的。相反地,如果人生中總是有進步的空間,能不斷地克服困難,不斷地學習,這樣的生活才更有意義。就好像如果沒有了黑夜,就無法體會黎
明有多美。」
  

我們沿著小路走著,皎潔的月光把樹木的影子映照在地上。我們走到我家門口,我躡手躡腳溜進去拿了一件運動衫。我看見有一個碟子蓋在我的餐盤上面,正等著我掀開用餐呢。我覺得自己很厲害,因為不用掀開我就知道裡面有什麼食物了-但是這時我突然感到好奇,便掀起盤子瞄了一眼,果然不錯!菜色就和在阿米的小電視裡看到的一模一樣。不過我現在還不餓。
  

我輕輕帶上家門,回到阿米身旁,兩人繼續散步和聊天。阿米一面說話一面四處張望。我們還沒走到村子裡最主要的街道上。這一條小路上看不到任何路燈。
  

「你知道你正在做什麼嗎?」阿米突然問我。

 

「啊?我在做什麼?」

 

「你在走路。你能走路。」

 

「當然囉!可是這有什麼奇怪的呢?」

 

「如果有一個人腿部受過重傷,經過長期復健後又能自由行走,那麼,對他來說,能走路就是件難得的事。他心裡會充滿感激,充分享受走路的能力。而你呢,你正在用健全的雙腿走路,卻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享受,絲毫不覺得走路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阿米,你說得對。這些事情我以前從來沒想過。」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