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船漸漸靠近一片天藍色的大湖;水面上有帆船和水上摩托車在航行,湖水中和沙灘上散佈著嬉戲的人群。我好想潛入這座水晶宮殿裡去。


「你不能去!」


「因為我身上有細菌?」


「沒錯。」


湖岸邊有個碼頭,我看到人們隨意取走停放著的水上交通工具,像是豪華遊艇、划槳小舟、腳踏船或者水上摩托車等等,還有五彩繽紛、大小不一的透明圓球和海上快艇。


「碼頭上的東西可以任意使用嗎?」


「當然。」


「我想大多數人都想坐豪華遊艇。」


「你錯了。很多人喜歡搖槳,也有人喜歡泛舟,因為可以體會接近水面的感覺,還可以鍛煉身體。」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玩?今天是禮拜天嗎?」


「這裡天天都是禮拜天。」阿米笑著說。


我看到有些人穿上潛水裝,鑽進水裡。「他們在水底下做什麼?在水裡打獵嗎?」


阿米聽了我的問話吃了一驚,接著似乎明白了。「打獵?你意思是說跟蹤那些比人類弱小的生物,然後殺害牠們?不!這裡沒有人會做這種事。彼得羅,這裡充滿了愛心。」


「對喔,我剛剛應該要想到這一點。那麼他們在水裡面做什麼?」


「浮潛,探索湖底,享受生活。想去湖裡看看嗎?」


「可是你說過,我不能離開飛船啊。」
  

阿米不回答,邊笑著邊讓飛船朝湖面靠近-我發現整艘飛船瞬時間已經沒入水裡。


看到這麼美的水中世界真是美得不可思議!人們乘坐各種交通工具從我面前經過,大部分的人都是坐在剛剛看到的透明圓球裡,在水中來去自如。


有個頭戴潛水鏡、腳蹬鴨蹼、身上背著氧氣瓶的男孩向我們游過來。看見飛船以後,他貼近舷窗玻璃,扮了一個逗趣的鬼臉。阿米笑了。我心裡想:如果是我在地球上的海裡潛水,我可不會這麼大膽地靠近一個「水中飛碟」。


飛船在水中前進,這時湖底出現了一座燈光閃爍、巨大透明的圓塔,原來是水中大餐廳。我看到裡面有桌椅、樂隊、樂師和舞池,人們隨著歡樂的旋律在跳舞。有些人坐在餐桌旁一邊欣賞一邊打著拍子,桌上擺滿食物和飲料。


「來這裡看節目不用付錢嗎?」


「彼得羅,無論在哪兒都不用付錢。」


「這裡簡直就像天堂一樣!」


「我們就是在天堂啊!難道不是嗎?」


我越來越能感受到,生活在這樣一個世界裡是多麼美妙。


阿米說:「所以你們必須努力追求,才能獲得這樣的生活。」


我們繼續在湖底漫遊,眼前到處是形形色色的魚類和海底植物。在水藻與珊瑚之間出現了幾座高大的金字塔。


「這是什麼?是亞特蘭提斯島嗎?」我驚訝地問道。


「彼得羅,這是水中生命研究中心.」


「這裡有鯊魚嗎?」


「沒有鯊魚、毒蛇、蜘蛛,也沒有野獸或是任何對人有害、有毒的生物。這是個進步而發達的星球,因此沒有那種野蠻、缺乏愛心的生物。殘忍野蠻的生物只會留在適合牠們生存的星球上。」


「這些進化的魚類吃什麼?」


「植物,就跟地球上的牛、馬吃的一樣。在許多像這樣的星球上,沒有人會為了生存而殺生,沒有一種動物會吃別種動物。」


「所以你不吃肉?」


「我們當然不吃死屍。殺那些無辜的小雞、小豬、小牛,多殘忍噁心啊!你不覺得嗎?」阿米笑了。


被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吃這些動物實在很殘忍。我決定再也不吃肉了。


「說到食物…」我的肚子在咕咕叫。


「你餓啦?」


「嗯,很餓。這裡有外星食物嗎?」


「當然有。你到後面找一找。」他指指駕駛座後面的櫃子。我拉起一個上下滑動的木板,裡面有個小食品箱,箱工具裝滿了標有奇怪符號的木製食品盒。


「把最大的盒子拿過來!」


我不曉得該怎麼打開那個木盒,它看起來是密閉的。


「按那個藍鈕!」阿米指點我。


我按下藍鈕,盒蓋打開了。裡面裝著類似核桃的琥珀色乾果,外表有點透明。


「這是什麼東西?」


「吃一顆吧。」


我拿出一顆乾果,它像海綿一樣軟軟的。我用舌尖舔了一下,有一點甜味。


「吃嘛,吃嘛!哎呀,沒有毒啦。」阿米慫恿我。


「我吃給你看!」我把木盒遞過去,他拿起一顆乾果放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我咬了一小口,小心翼翼地品嚐著。這東西吃起來像花生、核桃或者榛子,味道香甜可口,我很喜歡。我很快把整顆乾果吃完。 


「好好吃!」


 阿米笑著說:「這是用糖漿做成的,有點像蜂蜜。」


「我喜歡。可以帶幾個回去給奶奶嗎?」


「當然可以,不過盒子不能帶走。這些果子不能讓奶奶以外的第三個人看見。你們要把它全部吃光,不許保存!你能保證嗎?」


我說:「當然。嗯,真是美味極了。」


「對我來說,它還比不上地球的一些水果。」


「什麼水果?」


「那種叫李子和杏子的東西。」


「你喜歡李子和杏子?」


「當然。我們星球上的人都喜歡李子和杏子。我們試過在自己的土地上種植,但是味道不怎麼好。我們的飛船經常出現在地球的李子園上空。」阿米笑瞇了眼。


「難道你們去地球的果園偷李子?」我吃驚地問。


「偷?什麼是偷?」阿米假裝聽不懂的樣子。


「就是擅自拿走屬於別人的東西。」


「唉!你又來了,又是這種對物質太過依賴,還有什麼東西是誰的的想法。看來,我們還是得繼續我們的壞習慣才行」


他笑著說:「好吧!我們是偷過五個或十個李子…雖然我並不同意他的觀點,他還是逗得我發笑。我告訴他,不管是偷了一顆水果,還是偷了一百萬元,偷東西就是偷東西。
  
 
「為什麼在地球上不能各取所需,而且不必付錢呢?」阿米問。


「你瘋啦?如果大家都不付錢,不就沒錢賺了那有人願意做白工!」


「那是因為地球人沒有愛心而且自私自利。你們總是那一套:要是沒蟲吃,鳥兒就不早起了。」阿米雖然不太認同地球人的生活方式,但是他善於用幽默感解釋一些觀念給我聽。


聽了阿米的話,我想像自己是果園主人。突然來了一群人,付錢買下我的水果。
然後,又有一個不知名的生物,開來卡車載走我所有的水果。我想抗議,可是他一邊發動車子一邊嘲笑我說:「為什麼我拿你水果就生氣啊?怎麼啦?難道你連一點愛心都沒有嗎?你真自私!哈哈哈!」


阿米看到在我心裡上演的電影,便說:「在進步發達的社會裡,人人互相信任而不是互相利用。你假想的那個可憐蟲載走那麼多水果要做什麼呢?」


「當然是要把水果賣了賺錢。」


「這裡沒有錢的概念,所以用不著賣東西呀。」


我在心裡偷笑自己真笨,忘記了發達進化的世界裡是不需要錢的。「好吧。可是,我為什麼要做沒有報酬的工作呢?」


「如果你有愛心,你就會高高興興地為別人服務,因此也就有權利得到別人的服務。當大家有需要的東西,不必跑好幾個地方去拿,而是由社會有組織地把物資統一送到分配中心去,然後再發給大家。如果機器會幫你做所有你應該做的勞動工作,你覺得怎麼樣呢?」


「那誰也不用工作啦!」


「總是會有事情可做的。比如,監督、檢查機器的運轉情況,發明創造更完善的機械,幫助那些需要我們幫助的人。這些都是為了讓我們的星球更完備,同時也提升我們自己。此外,我們也享受供我們自由使用的時間。」


我想起剛剛浮現在腦海中那個開著卡車滿載而去的傢伙,便一口咬定說:「一定會有只想佔便宜而不願意出力的精明人。」


「你說的這種精明人,進化水平很低,自私而沒有愛心。他自以為精明、有本事,其實卻很傻。這樣的人不可能進入發達進化的世界。進化的人們認為工作、服務是一種天職。雖然你看到這裹有許多人在玩樂,但是多數人正在別的地方工作呢;例如:實驗室、學校、還有那些金字塔裡。有些人在不發達星球執行服務的任務,有些人在更進化、更發達的星球上學習,為的是將來能在這裡發揮更大的貢獻。


「生活的目的是為了能夠更幸福,是為了享受生命,但是最大的幸福是透過為別人服務而來的。」


「那在這裡玩樂的人,他們是懶惰蟲囉?」


一聽到阿米在笑,我就知道自己又錯了。「無論我們的工作多麼有意義,總是需要休息的。我們喜歡在工作告一個段落時到大自然裡舒展四肢,讓大腦休息,想想其它的事情,就跟在學校也會有下課時間是一樣的。」

 

「這裡的人每天工作幾個小時?」


「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狀況安排時間。」


「這真是太棒了!」我吃驚地張大了嘴。


阿米似乎猜到我心裡想的事情,便說:「這裡誰也不願浪費時間,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來這裹娛樂,因為我們覺得投身到工作和學習是很快樂的事。所以說,有時候我們也可能整天都在工作,像我現在就是這樣。」


「你在工作?我看你是無所事事,四處閒晃吧。」


「我負責的是類似教師或者傳訊使者之類的工作。」阿米笑了起來。


這也可以算是個工作嗎?


突然,我看到兩個年輕人趴在水中金字塔的玻璃窗上,好像要撬窗進去偷東西似的。阿米猜中了我的想法,噗哧笑了出來。


「他們在擦窗戶啦!瞧你滿腦子想的都是犯罪。」


「警察在哪裡呢?」


「警察?幹嘛要警察?」


「為了維護治安,為了不讓壞人…」


「什麼樣的壞人呢?」


「這裹沒有壞人嗎?」


「雖然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但是這裡的人進化水平達到七百,他們本身的知識和自尊心會約束他們的行為,根本不可能傷害自己的同類或是為非作歹,如此當然不需要警察了。」


「真讓人難以相信!」


「彼得羅,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當每個人的心中都有愛的時候,就會自然形成符合宇宙和諧定律的文明社會。真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地球上竟然有人會自相殘殺,互相折磨,無法和別人和睦共處…這些都是違反自然法則的。他們的自我意識太過強烈了。」


「阿米,你說得對。我現在覺得,地球人不可能發展到你們的生活水平。在地球上,戰爭和殺人已經不足為奇了。電影和電視裡充滿血腥暴力的畫面,甚至連卡通片裡也是如此。所以地球上的小孩愛玩打打殺殺的遊戲。」


「彼得羅,你不用對自己這麼嚴厲嘛。一般來說,地球上的電影和電視節目應該要幫助人們健康地成長,幫助人們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現在卻變成扭曲人們心靈的工具。但是會造成這個情形並不是你的錯。」


「我覺得我也缺乏愛心。有些人我就是不喜歡。」我想起一個神情總是很陰沉的同學。有時候我們都在興高采烈地玩耍,只要他站在旁邊看上一眼,大家馬上就玩興大減。還有一個同學,他自以為是聖徒,聲稱天使曾經在他面前降臨,告訴他將來一定會上天堂,而我們其它同學都下地獄,他總是譴責我們不應該調皮搗蛋惡作劇。不管怎麼說,我就是沒辦法喜歡這個同學。


阿米說:「我自己也沒辦法喜歡每個星球上的每個人。但是絕對不能因為某人難以親近,我就不關心他。也許我對他沒辦法產生愛心,但還是應該關心他,而且絕對不能傷害他。」他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不會去傷害那兩個讓人不開心的傢伙。可是你不能強迫我跟他們當中的任何一人生活在一起。」


「在這個星球或者我們那個星球上,居民差不多有將近一千度的進化水平,有些人並不特別吸引人,可是也不令人討厭。這裡沒有口角和衝突,大家相處得很好,但是還沒有哪個人能做到愛全部的人。我們應該努力接近那個人人相愛的美好境界。不過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既不該要求你們,也不能要求我們這樣做。」


「你的意思是我們地球人沒有必要努力成為完美的人啦?」


我的外星朋友快樂地笑了起來,但是很快又變得嚴肅了。他解釋說:「彼得羅,好高騖遠和思想偏激都是低度進化星球的典型特徵。」


「你能說清楚一點嗎?」


「大家都知道我們應該讓自己達到完美的境界,直到最後與神會面為止。要達到完美的境界,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生活、不斷學習和改進的。但是,地球上有些人對這件事的理解是錯誤的,他們認為人的一生很快就結束了,怎麼可能達到完美的境界呢?想到這裡,他們就失去超越自己的意志了。就像當你想去對岸的陸地,卻有人告訴你只能自己游過去一樣。」


「天啊!要真是這樣,還沒開始游之前,我就覺得累了。」


「當然會累。因此不要立下不可能達到的目標。最好是循序漸進,到達我們能力所及的地方就可以了。但是超越自我也應該跟改善世界、為他人服務相互聯繫。這是超越自我,同時幫助別人最必要和最實際的道路。」


我越來越能體會阿米所說的話。根據阿米的解釋,為了接近神,幫助世界和他人是非常重要的。但我從前一直認為,只要禱告和不做壞事就能親近神。


「如果有人跑到山上修行呢?」


阿米在椅子上舒服地坐了下來。


「假如別人需要你的幫助呢,那怎麼辦?」


「我的禱告不能幫助他嗎?」


「如果有人在河裡掙扎,你決定在岸上祈禱而不去營救他,那神會感到喜悅嗎?」阿米問我。


「不知道。也許我的祈禱會讓神高興。」


「神肯定希望你去救人。」


「我以前可沒想到這一點。」


「宇宙基本法則是什麼?」


「是愛心。」


「假設你的兄弟就要溺斃了,在岸邊祈禱或是努力搭救他,哪種做法你覺得比較有愛心?」


「不知道。要是我祈禱我很愛神呢?」


「我們換個方式來看這個問題吧。假如你有兩個兒子,一個就快要溺斃了,另一個卻對著你的肖像頂禮膜拜,而不去救他的兄弟,你覺得這態度對嗎?」


「不對,當然不對!我當然會希望他去救我另外一個兒子。但是,神的想法一定跟我不一樣啊!」


「不一樣嗎?你以為神很虛榮嗎?你以為他只關心別人如何崇拜禮讚他,而對人的命運漠不關心嗎?既然你這樣一個凡人都不會見死不救,那麼至高無上的神難道是殘酷無情的嗎?」


「我可不敢這麼想。」


「神寧可要一個沒有信仰、但是肯為兄弟朋友效力的人,而不要一個信仰虔誠、但是心腸冷若冰霜、對世人毫無幫助的傢伙-就算這位信徒努力救贖、提升自已。」


「有關神的事,你怎麼知道得這麼多啊?」


「這很簡單,因為神就是愛啊。」


「所以呢?」


「誰體驗到愛,誰就能體驗到神的存在。不是這樣嗎?」


不,不是這樣。我認為阿米把見到神這件事講得太容易了。體驗到愛心就是與神同在嗎?恩…我很懷疑。甚至最壞的人也在某個時刻感受過愛的存在吧,可是總不能說…


阿米觀察著我腦海裡起伏的念頭。


「所以說,連最壞的人也認識神。既然他們認識神,那為什麼他們在想法和行為方面卻跟你不一樣?」我問阿米。


「因為他們不能或者不願意像我這樣長時間地保持愛心。只要有了愛心,人們就可以很容易地理解、認識神:但如果沒有愛心,一切的理解和認識都會被遺忘。因此,這些可憐的人們就犯下許多錯誤。」


「你為什麼說他們是『可憐的人』?」


「當然是出自於同情啊。你要記得,傷害愛是要用大量的痛苦來償還的。」


「的確如此。但是,做了壞事本來就應該受苦啊。」我一說出口就覺得好像說得太狠了。阿米聽了似乎有些不悅,他挽住我的手臂,用同情的口氣說:「彼得羅,我們大家都會犯錯。」


「對啊,但是有些人犯了錯根本就不在乎,馬上忘得一乾二淨。」


「這樣的人更糟糕,我們更應該為他們感到遺憾。因為他們違背愛心,生活會變得非常不愉快,而且還得承受傷害愛心所造成的痛苦。這樣不是很可憐嗎?」


我十分敬仰地看看阿米,我覺得他是真正的聖徒。雖然他不這麼認為。


我問他:「你信仰什麼宗教?」


他驚訝地看了我一眼。「宗教(reunion)這個詞的本義是『重新聯結』、『再次聚會』的意思。換句話說,是與神眾會,與愛心同在。但是我從來沒有離開過神啊,彼得羅。我一直都跟神生活在一起,因為我一直都有愛心。」


他說這些話的語調真美妙,令人十分愉快,我感受到他確實是與愛心同在的。


「說得好,阿米,這是最好的信仰。」
 
 
「彼得羅,哪個是最好的信仰?」

  
「嗯,就是那個愛心即宇宙的法則。」
 
 
「可是宇宙基本法則並不是信仰,而是當一個社會在科技及心靈層面上都進化到相當的程度時,才能被驗證的原則;因為對我們來說,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如果將來地球上的人能夠瞭解愛的力量有多大,並且在科學技術中加入愛這項元素,你們就能到達這種境界了。」

  
「咦?我還以為那是一種…」
 
 
「一種迷信嗎?」阿米笑著說。

  
「差不多吧,或者說只是一種美好的願望。」
 
 
「你又錯了。現在我帶你去見一些特別的人吧!」

 

文章來自網路,內容有可能不完整,僅供參考,需要詳細內容請搜尋相關網站或購買書籍,謝謝!

阿米:星星的小孩 Ami,el Ninocho de las Estrellas
作者:安立奎.巴里奧斯 Enrique Barrios
譯者:趙德明
線上閱讀:http://book.qq.com/s/book/0/14/14268/index.shtml

 


友善提醒:閱讀訊息時請保持身心靈的平靜與開放,並善用自己的直覺與內在智慧,感知有正面幫助的訊息,提取它們,並放下沒有共鳴的部分,無須執著、擔憂、恐懼;保持心態的正面與開放,樂觀迎接新的可能,一種接近真善美的可能。

感謝一切~NAMASTE~

創作者介紹

Peaceful

Love & L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